• 第四百九十章 曹端妃的遭遇

    更新时间:2015-08-26 16:49:10本章字数:2711字

    在牛前方的心里面,自己这一声吼叫,一定会让他们为之一震,即使哪怕再不济也能救下这曹端妃一命,可是结果却让牛前方没有料到,他的这一声喊叫,非但没有人回应,那些个太监宫女就跟没有看到一样,依旧在脱着那曹端妃的衣服。

    牛前方愣了愣,眼看着自己说的不行,他只能想办法自己动手,用自己的力气把那些太监和宫女扒开,但当牛前方彻底上前,伸出双手的时候,又傻眼了,他亲眼所见,自己的手竟然在这些太监的身上穿透了过去。

    紧接着,眼前得一幕也突兀的消失了,方皇后,王宁嫔,曹端妃等等都消失了不见,就连地下那被鲜血染红了的地面也都变成了一开始的样子,刚刚的一切恍然如梦,就如同是记录片一样,记录了某个时间段,发生的某件事,在某个机会中,在某个人的面前上演。

    “你看明白这些了吗?”突然,在牛前方还有些惊魂未定之际,从后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女声。

    牛前方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披肩散发,全身穿着古代的那种薄布内‘衣’的女人出现在了眼前,当牛前方看到她的面容的时候,立刻像是想到了什么,惊讶的指着道:“你…你不是那曹端妃吗?” 

    女人点了点头:“我的确是刚刚你所看到的曹端妃!”

    牛前方诧异了:“这么说,那铜镜里面的一直是你,而迷惑我们的也是你了?你竟然是嘉靖皇帝的妃子?”

    “是的,那些早已经不复存在了,我被间人所害,怨气丛生,一直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在这铜镜之中生活了几百年,我一直想找个人听我诉说我的故事,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你了!”

    “你难道把我推进来就想我听你讲讲你的身世不成?”牛前方才不会傻到相信,这么一个恶心的女人。

    牛前方的问话。那曹端妃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牛前方一句话:“不知你听没听过明朝时嘉靖年间曾发生过一起宫女联合暗杀嘉靖帝的运动,史称“壬寅宫变。”

    牛前方愣了愣,这女鬼没有要攻击自己,也没说放走自己,却跟自己谈起了历史,这是想做什么。“壬寅宫变。很熟悉的词。”疑惑的同时也莫着下巴想了想,之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你所说的可是由15名宫女挑起的?”

    那曹端妃点了点头:“正是那一次!”

    牛前方点了点头道:“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不过听说最终刺杀好像是失败了,十几名宫女全部处死不说,还牵连了两个妃子。”接着嘴一吸,上下打量了一眼曹端妃:“难道那个受到诬陷的女妃就是你?”

    牛前方这一声惊讶,让曹端妃相当的欣慰。她点了点头:“没错,那个被诬陷而凌迟处死的就是本宫,当时皇上在本宫的寝宫里过夜,就在当晚发生了刺杀一事,那王宁嫔得知了此事之后,嫉妒我平日得宠,心中嫉妒,便散布谣言,说刺杀一事本宫是幕后黑手,而那方皇后也嫉妒本宫的美貌,轻信了那王宁嫔的话,于是把本宫诱骗至这坤宁宫里,凌迟处死!”

    牛前方听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后宫果然就是一个杀人游戏的屠宰场:“可是,刚刚我看到了有一个女人叫王宁嫔,她难道也被方皇后凌迟处死了吗?”

    “哼,他那是罪有因德,她王宁嫔是什么样的人,也能躲得过方皇后的眼线,她早就视王宁嫔为眼中钉了,正好趁此机会,除去我俩,这样她就可以稳掌后宫了!”

    还真的是一场苦逼的宫斗剧,牛前方大致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恐怕刚刚那曹端妃在自己的面前弄出这么一个场景,就是想让自己看看她的身世,可是真的就是看身世那么简单吗?

    牛前方这么想着的时候,那曹端妃突然表情一变走了过来:“帅哥,我看你长得不错,在那人世间有什么好呆的,不如陪本宫一起生活在这深宫里吧,你做你的皇上,本宫做本宫的嫔妃,每天共享鱼水之欢,不需要操纵国家大事,也不需要每日上早朝。只有你和我怎么样?”

    就知道这女人不可能就是让自己知道知道她的身世而已,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那曹端妃的模样看着还真是美人一枚,但是牛前方同时也记得之前那个满脸是血,钻满了虫子的脸:“还是你自己在这里生活吧,朕就不奉陪了!”

    “想走?哪那么容易!”那曹端妃眼看着自己的猎物马上要跑,岂会善罢甘休,一伸手就把牛前方给拦住了:“今天只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陪在这里陪着本宫,要么就是本宫让你死,你选一个吧!”

    意识到了今天想全身而退是不太可能了的牛前方,也不在躲避,做出了攻击的状态:“那如果我选三呢?”说完,弹出匕首果断出击。

    对这个女人牛前方是有同情的,毕竟如此一个妙龄女子饱尝那凌迟的痛苦后,又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早脱苦海,入往轮回,实在是可怜,但是同情不代表就可以任其胡作非为,这女鬼想要困死自己在这幻境当中,哪有那么容易。

    于是牛前方果断的出手,那女人虽然厉害,不过也仅仅是百年的道行,与红媚妖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那红媚妖姬牛前方都不怕,更别提这女鬼了。

    结果没几下,那女鬼立刻就甘败了下风,牛前方这次根本就没喊炎龙将军,就靠着炎龙将军送给他的那把匕首,把女鬼给打的立刻没有招架之力了。

    牛前方并不想赶尽杀绝,见曹端妃已经被自己压倒性的压住了,他也没在进一步攻击,而是淡淡道:“本来你想要我的命,我是应该也取了你的性命的,不过看你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今天就饶你一命。我可以助你早入轮回,远离这里的疾苦,你可愿意?”

    那曹端妃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知道自己不是牛前方的对手,在这么打下去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对方给了一个台阶下,她自然愿意:“臣妾愿意,感谢陛下饶臣妾一命!”

    “行了,既然你已经知道悔改了。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你起来吧!”再牛前方的宽容之下,那曹端妃,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看向牛前方的时候充满了尊敬。

    “皇上!臣妾有一事不明白,还请皇上能够告知。”曹端妃恭敬的道。

    牛前方摆了摆手:“有什么事但说不防!”

    那曹端妃点了点头,她先是嗫嚅了一番,接着问道:“在平日里如果是其他的高人,被我这么一迷糊,自会以为自己真的是皇帝了,而且在遇到这些宫女,太监的时候更会飞扬跋扈,可是你并没有为什么?”

    牛前方神秘的一笑:“想知道为什么吗?”

    曹端妃点了点头。

    牛前方嘿嘿一笑:“那是因为那些宫女都太不真实了,现实和虚幻总会有一些差距的,而且我仅仅是进了镜子。怎么可能会穿越!仔细一想,就能想出个所以然了!”

    曹端妃竖了一个大拇指,接着牛前方又不解的问道:“你那个铜镜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为什么从外观看出来。却是什么都看不了呢?但是你却真真实实的待在了里面。”

    “这个要等陛下出去了之后才能告诉了!”那曹端妃卖了一个关子。

    “什么东西,还整得那么神秘。”

    曹端妃款款一笑,却是沉默不语,接着只见她朝着空气一挥,立刻出现了一个隧道一样的东西,她指着隧道,对着牛前方道:“陛下,这就是那镜子的出口了,您赶快出去吧。”

    “你不出去吗?”牛前方多嘴了一句。

    “奴婢自从进了这里之后就再也出去不了了,一直熬过了几百年,所以才想个人陪伴的,可是那些什么道士和尚大多是看一两眼就走了,根本没有机会,今日如果不是陛下,恐怕奴婢还是没有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