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九十一章 镜中镜

    更新时间:2015-08-26 16:49:48本章字数:4339字

    牛前方摆了摆手:“客气了不是?我猜恐怕你这是遭到了封印,所以才出不去的,想出去我有办法。”

    牛前方神秘的一笑:“你钻到这里来。”牛前方指了指自己的戒指。

    “陛下这戒指?”曹端妃有些惊讶的道。

    “没错,是空间戒指,只要你钻到了这戒指里,也就代表你已经脱离了整个空间,而镜子的封印只不过是针对这个空间而为之的。所以这样你不就顺理成章的出来了?”

    曹端妃一听,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接着立刻跪了下去:“多谢陛下的救命之恩,陛下的恩情,小女子终身难报!”

    牛前方把她扶了起来:“什么报不报的,渡过每一位苦主是我们道家的职责,行了你也别客气了,赶紧钻进来吧,我带你出去。”

    曹端妃点了点头,接着主动化成了一缕烟钻进了牛前方的戒指当中,等曹端妃钻进戒指之后,牛前方也不在逗留,直接通过那时间隧道,从整个空间里走了出来。

    又是一阵光芒闪现,等牛前方在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宫墙已经变成了卧室,是张朝阳的卧室。

    此时的张朝阳和马健林以及老神经病三个人正在卧室里面不停的走动着,三个人面上那焦急不安的神情无一不证明着他们此刻的心情。

    当三人看到牛前方的时候,立刻一喜,尤其是老神经病,看到牛前方直接就扑了过来,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呜呜,大哥,他们说我把你推进去了,呜呜。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啊。还好你没事,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看老神经病那真情实意的样子,牛前方就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被吓坏了,不过也不能怪他,毕竟他是被那女鬼操纵了,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了,好了,大哥这不没事吗,你就别自责了!”

    把老神经病安慰了好一会,牛前方才朝着马健林和张朝阳走了过去,张朝阳和马健林见牛前方并没有什么事才长舒了一口气:“牛大师,可吓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您在里面遭遇不测了呢,还好还好没事!”

    牛前方呵呵笑道:“让二位费心了,张总刚刚我进那镜子里已经把那女鬼给带出来了,这个镜子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以后您就可以用了!”

    “啊!”听到牛前方前一句话的时候,张朝阳先是一惊,女鬼已经带出来了,顿时让他感觉自己得卧室都没有了安全感,不过在这之后又听到牛前方下一句话的时候,心头又是一凛:“这镜子已经恢复了正常,这!这太好了,太好了,牛大师果然是高人啊,高人!”

    虽然没有眼见牛前方把里面的女鬼带出来,但他却是知道牛前方进镜子里都不死,必然是高人,这种人都是非常注重名声的,犯不着为了二百万骗自己。

    张朝阳这前后的反应直接证明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牛前方摇了摇头,心头一动,那女鬼又从戒指里飞了出来,接着立刻跪下,牛前方看着她淡淡道:“曹端妃,我已经带你出来了,你现在也可以告诉我这镜子的玄机了吧。”

    这还是几百年来曹端妃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有新奇,也有怀念,听牛前方这么说,才想起了在铜镜里的时候约定好的,她行了宫礼,解释道:“回陛下,陛下之所以从外观看不出来这镜子具体的问题,就是因为这个镜子它不只是一个,而是两个。”

    “两个镜子?!” 牛前方直接就愣住了,回头去看桌子上的铜镜不禁直接好奇了起来,然而盯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哪里像是两个镜子。

    “陛下只从外观是看不出什么的,必须要拆开才可以,这是嘉靖当年送给臣妾的定情信物,一开始的时候臣妾也不知道这镜子里面还有另一番天地,也是死了以后,钻入这里才发现的。”

    听着曹端妃的讲解,牛前方独自跑到了铜镜旁边,把铜镜拿了起来,翻看了好几下,不得不说这铜镜的做工太细致了,任由牛前方去鼓捣,愣是没有鼓捣出一点猫腻。

    “还是臣妾来吧!”那曹端妃主动请缨接过牛前方手中的铜镜,只是在镜子后面的游龙戏凤装饰上用刀具割了一个小口,接着三两下就直接打开了,打开了之后,牛前方赫然发现,里面还真的有一个镜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镜中镜。

    只见这铜镜里面所包裹的也是铜镜,但是相比于外面的铜镜,里面的要显得更加的粗糙,甚至是有些破败,这镜子大概也就巴掌大点,但在镜子两侧却有两条黄金雕刻的凤凰,整个镜子不能用日常使用的铜镜来看。只能用装饰的去看。

    牛前方这一发现,张朝阳和马健林也立刻走了过来,当张朝阳看到又出现了一个小镜子的时候,直接愣了:“牛大师,这…这是……”

    牛前方拿起来那小镜子递给了张朝阳,道:“这是在这铜镜里面发现的,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价值!”

    张朝阳如获至宝般的接过这小铜镜,然后小心翼翼的观察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放大镜,对于搞古玩的这些人来放大镜就是必不可少的仪器,张朝阳观察的时候。所有人也都很配合的没有说话,等张朝阳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的时候,牛前方才问:“怎么样,张总,可有什么价值!”

    张朝阳面如一朵盛开的桃花,激动到不行的道:“有价值,太有价值了!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有生之年画中画没有遇到过,竟然遇到了这极尽稀少的镜中镜,牛大师可能有所不知,这小镜子虽然外观看起来不如外边的华丽,但是他的价值远远比外边的这个大的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明朝初期的,你看这上面的刻字是不是有朱元璋时期的刻字风格!”

    牛前方顺着张朝阳所指的地方看去,还别说,真有一副小字,不过牛前方对于历史并吃不透,所以朱元璋时期的刻字风格什么样,他也不知道,但是看张朝阳的面相都要乐疯了,价值一定不霏,牛前方问道:“那这东西能值多少钱。”

    “最少一千万!”张朝阳丝毫不避讳的说道。

    牛前方差点一个没站稳摔下去,盯着这巴掌大点的东西,惊诧道:“就这东西能值一千多万。你们古玩的可真是会玩。”

    “不是我们会玩!而是时间日期,和市场对这方面报价在那摆着的。这一千万还是我的保守估计。”

    牛前方咽了一口唾沫,怪不得都说这古玩,赌石之类的都是一夜暴富的东西的,这要是闯一次准的,就直接富裕了起来。

    啧了啧嘴,那张朝阳又把铜镜递给了牛前方,一脸肉疼的道:“这镜子是牛大师发现的,理应归牛大师所有。”

    要说牛前方还真的想要,这么值钱的东西谁会不想要,但理智告诉他却是不能要的,他伸出手把张朝阳递过来的镜子重新推了回去:“我只不过是帮了张总一个小忙而已。这铜镜是张总的,里面的东西自然理应归张总。我要它也没什么用。还是张总自己留着吧!”

    牛前方这么豪爽。说不要就不要,可把这张朝阳给感动的要哭了,他看着镜子又看了看牛前方,人家那么爽快,他也不能太抠门,于是他豪气万丈的说:“牛大师。这镜子既然是您发现的,就应该您有份,您既然不要这镜子我就折合成人民币给您六百万怎么样?”

    “咳!”牛前方差点咳嗽死,六百万啊,那可不是六百块啊,说给就给,这张朝阳还真是客气:“张总,六百万就不必了,您这东西不知是花多少钱买的呢,您要是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就给我一百万就行了。”

    “一百万那哪成,虽说我张朝阳是名商人理应把利益看的最重要,但那是对待其他一些商人的,对于牛大师这么魄气,况且帮我解决了那么大问题的人怎么可能还拿一百万糊弄,这样吧,三百万!我在多给牛大师三百万,这样凑够五百万,牛大师不要推辞了,不然就是看不起我张朝阳了!”

    人家都这么说了,牛前方还能说什么呢?他点了点头,抱拳道:“那就多谢张总了!”

    “牛大师客气了,大师把卡号告诉我吧,我立刻让财务部去打钱!”

    牛前方把卡号告诉了张朝阳之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牛前方的手机就收到了五百万的转账信息,加上上一次给马健林除鬼一百万,给陈梦霞烧纸烧了十万,一共还有五百九十多万!

    看着手机上那么多的零,牛前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感觉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牛前方也不在多做逗留,他开始和张朝阳和马健林告辞,自从上次的幽冥鬼王事件之后,牛前方对自己的家就没有了安全感。

    今天牛前方做了那么多的事,张朝阳本来是想请牛前方去享受享受的,但是遭到了牛前方的婉拒,一是他不喜欢那种风花雪月的场所,二是他对家里头不放心,最后没有办法,张朝阳只好放弃。

    又想送牛前方回去,也被牛前方拒绝了,最近一段时间,牛前方很不安全,尤其是晚上跟着他的人难免会受到牵连,所以他婉拒也是为了张朝阳好。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张朝阳和马健林把牛前方和老神经病以及曹端妃给送到了小区门口,直到牛前方和老神经病消失在了视野中,他们才回去。

    因为张朝阳的别墅。虽然是在市区,但却不是闹市区,毕竟有钱人买别墅就是想安静的,谁还愿意天天吃尾气。

    牛前方和老神经病就得走好一段路才能到达主干道,找到出租车,老神经病走着走着突然问道:“大哥,您为什么不让他送咱们呢,这么走得走到猴年马月。” 

    “你懂什么,大哥不让他送咱们也是为了他们好,万一那幽冥鬼王再来复仇怎么办,这不是害了人家了!”

    老神经病想了想,大哥这话说的倒是也有些道理,就是可怜这两条腿了。不知道要走多远的路。

    两个人绕过街道,就需要走一条胡同了,这条胡同牛前方进来的时候也没注意,但是走着走着就发现了问题,因为看似并没有多远的胡同,竟然在里面走了二十分钟。而眼前的胡同出口依旧是在那个地方。

    “大哥,这胡同怎么那么奇怪?”老神经病也发现了问题:“咱们该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

    “别吵吵!”老神经病跟个苍蝇一样,在耳边嗡嗡个不停,牛前方都没办法思考了,老神经病闭嘴了之后,牛前方抬头看了看这条胡同的出口,可以肯定这个胡同的出口和刚刚进来的时候一样。

    也就是说,刚刚走了二十分钟都在原地踏步,牛前方又往后看了看,但是后边的胡同口。却不是在身后,而是在距离他差不多有几十米的地方,这一看牛前方就知道是有鬼怪算计自己了。

    “我感觉到有人来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曹端妃,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牛前方的神经瞬间绷紧。

    也就是下一秒,就见到前面漆黑如墨的胡同口,突兀的出现了两个黑影,这两个黑影高约两米,一比比牛前方高出了一个脑袋,看出对方不是人,却在这里等着自己,牛前方就想起了一些什么,他抱了抱拳:“不知二位大人为何要拦牛某的路?是不是牛某哪里得罪了二位?”

    “看来,你就是牛前方没错了!”前面的黑影身形没动,但是嘴巴却是说出了这句相当肯定的话语。

    老神经病在一旁吓得打了个寒颤:“大哥,他们好像认识你啊,该不会是找你算账的吧。”

    “你猜的没错,我们就是找他算账的,看你这个老头是与此事无关的,我血仇大人网开一面,饶你一命,你尽快离开吧!”

    “血仇?!”牛前方眉头一皱,然后在脑海里仔细的想了想,接着恍然大悟的道:“你们是幽冥府的人!”

    “哈哈!算你小子还识点像!”那声称自己是血仇的黑影疯狂的大笑道。

    “陛下。幽冥府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堵陛下?”曹端妃因为几百年一直都在镜子中,对这些是根本就没有印象的,看对方很厉害的样子,就不自觉的问了一句。

    “待会再跟你解释!你们两个往后站,距离我越远越好!”牛前方知道这二人是为了幽冥鬼王来找自己的,在此之前炎龙将军就说过,而他怕张朝阳送自己就是这,今天幸亏没让其来,不然还真是麻烦。 

    “大哥,你可小心点。”老神经病提醒了一句。

    牛前方点了点头。

    等老神经病和曹端妃都退了之后,牛前方才站直了身体:“你们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