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活纸人

    更新时间:2015-08-17 15:05:03本章字数:3086字

    庞大的灵帐子里很安静,偶尔能听到大风刮过的声音。

    我坐在角落里面,烛光几乎照不到我这里,所有人都默默低着头,只有我偶尔抬起头看看横躺在帐子中央的人。

    躺着那人是我奶奶的妹妹的丈夫,也就是姨公,我们这里叫姨夫爷,在我印象里只有小时候才见过一次。

    “小洒,躺着的那人是干嘛的?”旁边的三鼠子用胳膊肘碰了碰我。

    我瞪了他一下,让他别出声。

    不过说到这次请姨夫爷过来,我听说是因为王麻子家的小孩。

    今天姨夫爷过来的时候就先在我家吃了饭,我见他七十岁的年纪,双眼还透着精光,身子骨也硬朗得紧,老爹还说他中气十足,姨夫爷听了也只是谦虚的摆摆手,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

    不过吃了饭之后姨夫爷就把老爹叫到隔壁屋里,锁上了门,老妈不准我偷听,拉着我去了外面院子。

    “姨夫爷这次大老远来是做什么?”我回头瞄了几眼那扇屋门,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些什么。

    老妈叫我不许打听,说让我赶紧去镇上找个工作。

    我倒是觉得在家里帮着干农活挺好,老妈总是想把我往外赶,也听到过爹妈闲聊说起过姨夫爷是做棺人的,我也不知道棺人是做什么的,就开玩笑说不如我也当个棺人玩玩。

    一听我这么说,老妈脸色立刻严肃下来,把我拉得更远了有些,让我呸了几下口水收回刚才说的话,告诉我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词儿。

    棺人不吉利?我有些发懵。

    然后老妈生怕别人听到似的,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当什么棺人,你从哪听来的,想我们家断子绝孙不成?”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老妈这么生气,当真有些吓到我了。

    这次村里的王麻子找上我爹,当时我在屋里,一进屋就听见扑通一声,就见王麻子给我爹下跪,跪得那叫一个结实,任凭我爹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后来也不知道王麻子跟我爹说了什么,我爹便就把姨夫爷给请了过来。据说在这十里八乡当中,最灵的就是他了,灵到发邪。

    老妈正嘱咐我不要碰那些偏门儿的邪东西,老爹和姨夫爷就从屋子里出来,披上褂子就出去了。

    傍晚的时候老爹一个人回来,脸色不是很好看,我跟老妈迎上去问姨夫爷怎么没回来,老爹只是摇了摇头,让我抬着家里的床板跟他走。

    路上老爹卷了颗烟,郁闷地吸了一口,我问起请姨夫爷来是什么事,老爹这才把王麻子求他的始末说了一遍。

    我听完以后惊得愣住了,原来王麻子刚两岁的儿子死了,那孩子眉清目秀十分可爱,一点都没有遗传到王麻子的特征,乡里邻居都喜欢极了,前些天路过王麻子家的时候还见他在院子里哄儿子。

    王麻子的儿子死得蹊跷,眉心上留下了一颗血珠,就再也找不到伤口了。

    听老爹说,姨夫爷去王麻子家看了他儿子,当时脸色就变了一变,本来打算不管这件事,可王麻子哭天喊地的求他。

    姨夫爷耳根子软,见不得人求,便严肃的告诉王麻子,说他儿子是童子命,而且有人早就盯上他儿子了,是被人害死的。

    村里人都听说过童子命,说的就是小孩生下来十分可爱,活泼乖巧,但寿命往往不长,最多只有三年的寿命便会夭折,都说是天山神仙看了都喜欢,召到座下当童子去了,便有了童子命的说法。

    当时王麻子听了就不做声了,不过姨夫爷说还有办法,只是这办法要走偏门,捞邪道。

    王麻子听说还有救,便立刻求姨夫爷,抱着大腿不肯撒手,老爹则在旁边直叹气。

    平时我跟老爹像好哥们儿一样,便向他打听棺人是干什么的,却想不到跟老妈态度一样,叫我不要打听。

    还没到王麻子家,就能看见一个大帐子已经搭好了,外形有点像电视剧里的军帐,走过去才听王麻子说是姨夫爷让这么搭的。

    庞大的帐子坐西朝东,太阳升起第一时间就能照进来。床板横放在正当中,四角支了白蜡,蒲团散在周围。 

    姨夫爷见灵帐子搭好了,便要王麻子亲自去请乡亲们过来,最好把蒲团都坐满了,特别加了一句时间不多。

    王麻子愣了一下,便找急忙慌的冲了出去。

    “明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要是我没起来,就找个偏僻的地方把我埋了。”姨夫爷说完拍了拍老爹的肩膀。

    我当时听了之后吓了一跳,不是王麻子的儿子死了嘛,怎么还牵扯到姨夫爷了?

    王麻子回来的时候脑门儿都红了,来的几个相亲都是认识,按照姨夫爷的吩咐坐在蒲团上,见我年纪小,便给我安排在了角落里。

    随后姨夫爷笑声跟老爹嘱咐了什么就躺在了床板上,可时间过去了很久,都不见他动过一下。

    直到我半夜困得脑袋在那里晃荡,被一阵窜进来的冷风吹得清醒了许多,才注意到周围的乡亲们个个都耸着肩膀低着头,好像要把脸埋进胸口一样。

    我若无其事的舔了舔嘴唇,扭头去看我旁边的三鼠子,见他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似乎拼命把脸往胸口埋。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他的脸,虽然只是一点,但我能确定他的脸是白色,而且颧骨位置还有一点点的红。

    我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差点就叫出来,急忙捂住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看着三鼠子,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不知不觉我的后背碰到了帐布,才发现自己向后躲了这么多,看着前面一个个耸拉着头的人影,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

    这些人都保持着一个同一个姿势,还好一动不动,我也稍稍安心。

    我回到蒲团上,好奇地用手碰了碰三鼠子,可刚触到他的肩膀,我的手就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我急忙收回手,也许动作大了一些,三鼠子的身子似乎变得很轻,竟然晃了晃。

    刚才我手上的触感让我吃惊,这种触感很熟悉,为了验证这个熟悉的感觉,我把手再次伸了过去。

    刷拉拉——

    这次我手指稍稍用了些力,便能听到了一阵清脆响声,稍微用力就将三鼠子给提了起来,转过来一看……

    纸人!

    三鼠子怎么变成纸人了?

    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儿来,我就看见那些原本埋着头的人影全部抬起头来,动作十分的慢,还伴随着沙沙的纸皱声。

    整齐的声音听起来全身发麻,我感觉后脖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怎么这些乡亲们都变成纸人了?

    不容我多想,这些纸人都转头看向我这边,如同看到了异类一样,然后或站或趴的朝着我这边过来了。

    这些纸人手脚僵硬的动着,我急忙推开离我最近的三鼠子,正要转身撒腿开跑,后背上就扑过来什么东西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肩膀。

    一回头我就看见一个圆形的纸手,慌忙拍掉,刚要转过身眼前就扑过来一个阴影。

    我被一个纸人扑倒在地上,越来越多的纸人围了过来,我挣扎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事儿,最多就是给我吓得不轻,这才胡乱推开我身前的这些纸人。

    刚才压住我的纸人见我起来,还要压过来,被我轻易的推开了。

    我看着被我推到的纸人脸上有几个黑点,穿着墨绿色的纸衣服,这幅样子分明就是王麻子,而旁边摔倒站起来的纸人,竟然就是我老爹!

    就在我愣神的片刻,我发现那些纸人也都看着我,没有再动。

    本来我以为是逃跑的好时机,没想到刚要起身,这些纸人就朝着我这边挪了一点,我又坐回蒲团上,这些纸人便不再动了,只是面对着我。

    如此反复尝试,我发现只要我离开蒲团,这些纸人就会找我麻烦,于是我缓缓伸出手去拿旁边的蒲团,这些纸人便盯着我的手。

    就在这些纸人朝我手扑过去的时候,我一把抓住蒲团,这些纸人立刻后退。

    给你们点厉害尝尝,我心里暗笑着,同时用手挥了挥蒲团。

    可这些纸人只是被蒲团制造的风吹得晃了晃,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本来我心里打着小算盘,借着蒲团逃跑,却一点作用都不起。

    就在我打算从这里坐到天亮的时候,这些纸人忽然一下子都站直了,像是得了令的士兵,一个个整齐的朝着帐子口蹦了出去。 

    不知道这么多纸人要去哪,我一把抱住我老爹那个纸人,竟然被挣脱开了,显然比刚才力气大了许多。

    擦,老爹的纸人跑出去了,还不知道这纸人跟我老爹有什么联系,还是跟上我爹的纸人去看个究竟。

    就在我刚要迈出灵帐子的时候,才注意到帐子最当中的床板上空无一物,原本燃着的白蜡也熄灭了,凑近一看,这些白蜡上竟然还缓缓渗出蜡汁,顺着白蜡掉在床板上。

    刚才被那些纸人吓得不轻,竟然没发现我姨夫爷何时不见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凉风夹带着雾气吹进了帐子,当中的沙子进了我眼睛,耳边风声一过,就听见隐隐约约有小孩的啼哭声传了进来。

    我缩了缩脖子,心想这大半夜哪来的小孩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