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觅人

    更新时间:2015-08-17 15:08:24本章字数:3130字

    外村人?

    我摸着下巴,这几天村里就来了我姨夫爷这么一个外村人,张巧艺说的应该就是他了吧,而且她电话里突然消失的那一家子,就是我们家了吧。

    张巧艺见我指着自己鼻尖,起初还很疑惑,随后似乎明白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太好了,你知道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要找的人就是我亲戚,不过已经离开了。

    看着张巧艺懊恼的叹了口气,我急忙安抚她说道:“我姨夫爷中午吃了饭才走,应该走不了多远的。”

    “你胡说,我中午到的村口,又送你们来镇上医院,来回两趟都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张巧艺怀疑似的看着我。

    她这么一说我也纳闷儿,从我发现残册子要追上去,再到了镇上的医院当中也就一个半小时,姨夫爷就是脚程再快也不可能走出十几里山路。

    那么他去哪了,难道没有原路返回,还是……

    正在我琢磨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发现张巧艺怀疑的眼神又看了过来,急中生智,假装神秘地告诉她说我姨夫爷异于常人,行事更是诡异,说不定有什么法子能日行千里。

    张巧艺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日行千里什么的有点夸张,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既然你是他的亲戚应该知道他住哪,就带我去吧。”

    “那个我听说有重金,是不是……”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刚帮过我。

    反倒是张巧艺仔细打量了我一下,夸我耳朵尖,立刻就从车上取下两万块钱递给我。

    太好了,这些钱足够垫付一阵子住院费用了,便交给了我爹。

    张巧艺见我现在也抽不开身,便在镇子上找了个地方住下,而我整晚上都陪在老妈身边,看着她脸色一步步好转,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

    直到我被护士叫醒,才发现我已经睡到快中午了,老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找你的电话。”护士一脸无奈,似乎没想到找人都能打到她的手机上。

    我疑惑地结果电话,立刻就听出来是张巧艺的声音,说了没两句就挂了电话,我则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地址,楼阁亭台21栋。

    楼阁亭台似乎这镇上每个人都知道,随便问了几个人,都客气地给我指了方向,想要找错地方都难。

    我看着门牌号,21栋应该是这里了,不过张巧艺怎么会住在这复式小洋楼里。

    一楼的门虚掩着没有上锁,我轻轻敲了敲门,就听见里面传出张巧艺的声音,让我先在客厅等她一会儿。

    我换了双拖鞋坐在沙发上,没想到一坐下屁股都陷进去大半,这有钱人的东西实在是太舒服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幻想着我什么时候能在镇上买这么一套房子就知足了。

    趿拉趿拉的脚步声响起,我没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个人,应该是张巧艺了吧。

    我随意的扭过头,睁开眼睛,就看见张巧艺穿着短裤小吊带,正歪着脖子让头发垂下来。

    我看着她头发一缕缕从背上滑落,光洁无瑕的美背便展露在我眼前,虽然有穿衣服,但也太单薄了点,加上水珠浸湿,似有似无。

    咕噜——

    我大口咽了下口水,急忙收回视线坐好,目不斜视盯着前面看,反复深呼吸才让自己平静了一点。

    “你看电视呢?”张巧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也不敢回头看,只是尴尬的啊了一声,就听见她似乎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奇她笑什么,我刚扭头,就见她青春靓丽的双眼正盯着我看,我急忙就扭过头去看电视,才发现是关着的。

    我擦,丢人丢大了。

    “找我什么事。”我假装淡定地扭过头去看她,也只敢看她的头发。

    张巧艺先是询问了我老妈的情况,听说病情稳定下来,就要求我带她去找我姨夫爷。

    不过我还是追问了找我姨夫爷有什么事情,要是讨债我肯定不会带她去,张巧艺只是说有事求他,而且看样子也很紧急。

    既然她帮了我,我也帮她一次算作报答,便答应下来。

    张巧艺见我答应,开心地拉着我手臂来回晃,而我却瞄见了她胸前的小吊带,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晃出来一样。

    “那你穿好衣服,我们去医院问我老爹要地址。”我不敢再看下去,急忙站起来往门外走。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听到后面传来张巧艺的笑骂声:“真是个土包子。”

    张巧艺依旧是昨天那身皮衣皮裤,纤瘦的身材驾驶着这么大的越野车,还真是给人一种强大的反差。

    病房里,我进去的时候老爹正守在旁边。

    老爹见我进来,刚要责怪我大中午跑哪去了,就见张巧艺也跟着进来,客客气气寒暄了起来,没有工夫搭理我。

    我见老妈跟睡着了一样,脸上没有难受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稳定了。

    张巧艺和老爹聊天的时候,我有听到她说她父亲跟姨夫爷是朋友,这次来村里就是找姨夫爷的,没想到碰见婶子生病之类的云云。

    说着,张巧艺又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放在桌上,说是给婶子买点补品。

    老爹推拒了几次未果,这才收下。

    这时候我抢过话头,就向我老爹询问姨夫爷的住址,说姨夫爷有东西落在咱们家,正好跟张巧艺同路去一趟,将东西给送回去。

    可老爹却神神秘秘地把我拽到一边,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小子是不是被灌迷魂汤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显然老爹对张巧艺说的话也是一半一半,不过我说的可都是真话,正要拿出姨夫爷落下的残册子,却发现怎么也找不着了。

    完蛋了,昨天找急忙慌的,不会是掉在哪了吧。

    当下我实在解释不清楚,而看见那残册子的老妈还没醒过来。而老爹见我着急的样子,拍着我肩膀说道:“量你小子也不敢跟你爹撒谎。”

    我听了急忙点头,却被老爹一把拽过去,凑近我耳朵才说道:“你姨夫爷是做棺人的这你应该知道了,很邪的,我可不想我们家以后断子绝孙,总之把这姑娘送到,你就给我乖乖回来。”

    这还是我老爹头一次这么严肃的叮嘱我,我愣了一下,心想是做棺人又不是当太监,便点头答应下来,不过转念一想,老妈突发疾病会不会……

    “黄龙村,从这里往北三百里外有个镇子,你到了以后去那里问问,应该会有人知道的吧。”老爹的话打断了我思绪。

    我听了以后愣了一下,上次老爹去请姨夫爷回来,也就用了一天时间,难不成老爹也是搭车去的?但老爹又说不出刘家村的位置。

    老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我是在这镇子上碰见你姨夫爷的,说来也是巧了。”

    “听说黄龙村早些年发生过一场疫病,你到了以后也要小心点,尽量少接触其他人。”老爹紧接着嘱咐,似乎对我很不放心。

    我拍着胸脯保证,老爹这才放心让我去,让我办完事儿就赶紧回来看看老妈。

    临走时我犹豫了一下,还要向老爹问问棺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可看他的眼神分明知道我要问什么,只瞪了我一眼就让我嗓子眼儿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坐在副驾驶上,我刚打算回去找找残册子,要是没了它,我岂不是白跑一趟。

    正当我回忆可能掉在哪的时候,脚边就踢到了什么东西,弯下腰一摸,残破的触感立刻就让我心中一惊。

    我拾起来一看,果然是残册子,看来是昨天掉在车上了,能找到太好了。

    收起残册子的同时,张巧艺奇怪地看着我:“坐好了,我可要开车了。”

    她开车我可是领教过的,还没来得及答应,推背感就再次席卷而来,我也只好抓住扶手听天由命了。

    可没走多远,张巧艺就猛打方向盘,越野车就硬生生拐了一个直角,朝着一个胡同钻了进去,然后到了另外一条街道。

    “停这儿干什么。”我好奇地看着她。

    张巧艺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加油。”

    我看着油表慢慢涨满,却还不见张巧艺过来,服务员已经是第三次提醒我到里面交钱了,可我身上的钱哪够。

    就在我心里犯嘀咕的时候,车窗被人敲了几下,扭头一看是张巧艺站在外面。

    “怎么了?”我下了车,以为她遇到了麻烦。

    张巧艺指着收费口的方向,那里有两个大的黑色垃圾袋,叫我拿过来放在车后备箱里。

    我疑惑地走过去,刚要弯腰,就听见服务员叮嘱我要小心一些,我这才小心翼翼弯下腰,没想到这大垃圾袋里的东西这么沉,走几步还能听见里面有晃荡的水声。

    “这里面是什么,这么沉。”我抱怨地看着一幅监工模样的张巧艺。

    “汽油,我废了好大劲儿才让他们卖给我。”

    汽油?这车上装两大桶汽油做什么?

    后来在路上,张巧艺才告诉我说这车费油,而且她偷听到了有三百里路程,以防万一,还是带两桶汽油的好。

    不过目前路段还算好走,没一会儿功夫我们就找到了直通北面的公路。

    上了公路之后我就一直在捉摸这个棺人是干什么的,但就在这个时候,路边却忽然出现一道棕色影子扑了上来,眼看着就要撞到车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