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谁吓谁

    更新时间:2015-08-17 15:08:57本章字数:3063字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脑子一片空白,半响后发现自己没有事情,这才长长出了口气,再看旁边的张巧艺,似乎也吓得不轻。

    是什么东西忽然冲到车前面来了,还好张巧艺反应快,不然撞在上面可就惨了。

    推开门刚下了车,我就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不用想也知道是轮胎摩擦地面造成的,回头一看,后面果然有将近一米的车轮印。

    咣当咣当——

    古怪的响动从车头传了过来,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张巧艺这才回过神儿来,推开门下车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往车头一看,就发现车头在那里不断的晃动。

    一只鹿?

    这只鹿的鹿角卡在了前保险杠里,这会儿正不断的晃动着脑袋要挣脱,蹄子不断蹬着,见到我们之后挣扎得更厉害了。

    我四下望了望,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虽说两侧都是大山,但这个深秋的季节能看到一只活蹦乱跳的鹿实在稀奇。

    “喂,过来把它弄出来。”

    张巧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看着她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我无奈得耸了耸肩,可我才刚靠近了一步,那头鹿挣扎得更疯狂了。

    见状,张巧艺着急的不得了,却又不敢靠近。

    我见这头鹿嘴里呼哧呼哧的喘气,而且只要我靠近就拼了命的挣扎,难道是在怕我?

    如此我便退开了一些,这头鹿才稍稍安分一些。

    “你离那么远干什么?”张巧艺催促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示范了一下又退回来,让她自己看。

    最后实在没办法,耽误下去天黑倒不了镇子就麻烦了,张巧艺索性壮着胆子上去,还好这头鹿对她没有敌意。

    解放了这头鹿,它甩了甩脑袋跑到一边,用乌黑的眼睛盯着我这边,最后打了一个鼻息跑掉了。

    张巧艺看着前保险杠皱眉,似乎很心疼的样子,而我则看着那头鹿渐渐消失,总感觉那头鹿给我一种古怪的感觉。

    重新上路,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在天黑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小镇。

    张巧艺开车在镇子上转了一大圈,我实在搞不懂她要做什么,可问了之后让我大吃一惊,竟然要在这里买一栋房子,原因竟然是没有找到四星级以上的酒店。

    这可是我这辈子的梦想啊,她竟然随随便便就能实现!

    想到这里我心咯噔一下,那栋楼阁亭台的小洋楼不会是她那天刚买下来吧,我僵硬得转头看她,而她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最后在我的劝说下,我们找了一个我看起来还不错,她看起来却不怎么样的旅馆。

    我见张巧艺站在门口不愿意进去,便率先推门走了进去,可能是由于怕黑是女孩子的通病,她见我进去了也就乖乖跟着进来了。

    “两个房间。”我跟前台的老板说道。

    “一个。”老板也不看我们,低着头用很沉闷的声音说道。

    听老板这么说,我顿时心里生疑,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我们要两个房间。

    “一个。”老板再次说道。

    张巧艺似乎不知道我跟老板在嘀咕什么,不怀好意地瞪了我一眼,走过来指着我鼻子警告我不要对她有什么不纯的念头,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我又不是城市里的男孩,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一脸冤枉的叹了口气,跟她解释了一遍刚才的情况。

    还好张巧艺是见过世面的,当即一拍桌子,振起了一层尘土。

    “喂,刚进来的时候我看你这店都黑着灯,根本不会客满,快给我们两个房间。”张巧艺不容置疑地说,随即有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一脸嫌弃的样子。

    我站在旁边听着她跟老板说话,忽然间老板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张巧艺:“我这是为了你们好。”

    我奇怪地看着老板,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倒是张巧艺一听这话脸刷的一下红了。

    “我,我们,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张巧艺同时解释道。

    不过最后还是我们败下阵来,张巧艺气呼呼地从老板那里拿过钥匙,头也不回地就朝楼上走了过去。

    我奇怪地看了老板一眼,心想还是头一次碰到有生意不做的店家。

    好在房间倒是挺干净,让挑剔的张巧艺也说不出什么,不然我耳朵可真是要受不了了。

    整个房间有两张单人床和一个卫生间,每个床旁边都有一个床头柜,简简单单的设施让人一眼看尽。

    我走到窗子前拉开窗帘,没想到我们这间屋子正对着马路,放眼看过去,镇上已经全熄了灯,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你睡门口那张床。”张巧艺指着门口的床。

    “你不怕靠窗子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呀。”我故意吓唬她。

    可张巧艺抿着嘴,能看出来她很勉强,似乎憋了很久也要咬着牙摇头,说自己才不相信什么鬼神。

    我睡哪倒是无所谓,既然已经达到吓唬她的目的,索性就脱下鞋,摆成鞋头对鞋跟的样子,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为什么那么摆?”张巧艺好奇地询问。

    听她这么一问,我心里窃喜,果然是发现了,看我这次不吓吓你。

    于是我咳嗽了一声,告诉她说这是住旅店的常识,鞋子按照一正一反的样子摆,如果睡醒了发现鞋子被摆正了,那就说明昨晚你跟不干净的东西同住了一个房间。

    张巧艺听了捂着嘴巴,愣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勉强挤出笑容,硬是撑着说她不怕这个。

    看着她花容失色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笑场,其实这都是我上大学那会儿听室友说的,是真是假也不能确定,当时权当是听个笑话。

    昨晚在医院里也没睡好,一沾到床眼皮就沉了下来,听到张巧艺说要洗澡,我含糊的应了一声就返身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就听到一阵尖叫,揉着眼睛坐起来,就看到厕所的灯还亮着,透过磨砂玻璃能看到里面有个人影。

    “怎么啦?”我大声询问,没敢贸然进去。

    过了一会儿我见里面还没有动静,就好奇地下了床,发现拖鞋是摆正了的,心想她居然趁我打瞌睡的时候想要吓我,就走过去轻轻敲了敲磨砂玻璃做的门。

    可当我敲了两次门之后,里面还没有动静,我心里就有些着急了。

    我拉了一下门把手,发现从外面打不开,又使劲儿拽了几下,未果之后,我准备用全身的力气了。

    忽然我感觉门晃动了一下,紧接着门在我诧异的目光下缓缓打开,同时从缝隙里先钻出了一股股水蒸气。

    张巧艺披散着长发从里面跌跌撞撞出来,看到我之后,一下子就扑上来抱住我,头埋在我胸口,用手指着浴室里面。

    被她从正面抱住,我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看她害怕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顿时从心底生出一股勇气。

    “里面,里面有,有……”张巧艺断断续续地说着,似乎被吓得不轻。

    我眉头一皱,从打开的门缝看向里面,出来白腾腾的水蒸气之外,根本看不到别的什么,如果怀里的张巧艺是在演戏,那真可以拿金马奖了。

    “慢慢说,到底怎么了?”我安抚着她的情绪。

    可就在我要挪一步往里面看看清楚的时候,张巧艺却忽然阻止我,似乎真的看到了什么,被吓得不轻。

    我拍着她的后背,让她稍稍松开我一些,这才看清楚她只围了浴巾,怪不得刚才的接触那么的真枪实弹。

    我收敛了一下心情,把注意力放在浴室里面,示意她在门口等我。

    走进了浴室,我感觉自己进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她是怎么弄出来这么多水蒸气的,才在里面呆了几秒钟就感觉水蒸气进了气管,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由于厕所的门开着,水蒸气没一会儿就散得差不多了,却没有看到什么可怖的东西,我也稍稍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正对面满是水珠的镜子中,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

    我猛地回头,就看到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站在后面,着实吓了我一条,不过下一秒看出是张巧艺。

    “你成功了,吓到我了。”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心想她的恶作剧成功了。

    我甩着被水蒸气弄湿的衣服走出厕所,没想到刚才还在吓唬她,却被她的逼真演技给骗了,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直到我脱下湿漉漉的外套晾好,都没再听到有脚步声传出来,心想她又在厕所里搞什么飞机,于是回头一看,隔着磨砂玻璃能看到里面有个人影。

    我心里觉得奇怪,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以前听舍友抱怨女孩子总是磨磨蹭蹭,现在算是见识到了。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突然被缓慢而沉重的节奏敲了三下,似乎见里面没有动静,又轻缓地敲了三下。

    “谁啊?”想不到大半夜还有人来敲门,我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我一出声,敲门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传来了,可能是没听到我的声音就走了吧。

    可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轻缓的敲门声响了起来,于是我就趴在猫眼上,想看看是谁大晚上的来敲门。

    是张巧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