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似曾相识

    更新时间:2015-08-17 15:09:38本章字数:3234字

    我一下子后退了两步,吓得我差点叫了出来。

    刚才透过猫眼,我分明看到昏暗的楼道里站着一个女人,长发及腰,中分的黑发让人觉得她脸色惨白。

    没错,我不可能看错的,是张巧艺。

    这时候厕所的门被推开了,虽然我没回头,但我能感觉到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如果说外面的是张巧艺,那我身后的是…...

    忽然一只手从后面搭在我肩膀上,吓得我身子一震,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愣着干什么?”张巧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听不出什么异样。

    咚咚咚——

    这时候轻缓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咽了下口水,反问她有没有听见敲门声,却给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

    没有,这两个字直接把我拽进了冰窖。 

    又是一阵敲门声,比之前急促了很多,也频繁了很多。

    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听着那扇门在敲击下传出的声音,最后那声音在我听来,根本就是在砸门,而且门剧烈震动着,眼看就要吃不消了。

    就在我觉得门要被砸开的时候,敲门声戛然而止,消失得就跟不曾有过一样。

    整个空间仿佛凝滞住了一样,我能清楚的听到空气在我肺里进出的声音,同时心脏挤压血液的律动让我感觉全身血液都缓慢了下来。

    虽然这个过程很短暂,但对我来说,足够让我体会到窒息的讶异了。

    忽然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被缓缓抽了回去,那一瞬间感觉要连我的灵魂也一并带走一样,同时后面响起了冰冷的声音。

    为、什、么、不、开、门!

    近乎咆哮的质问声差点让我魂不附体,惊慌见我急忙回头,却发现近在咫尺的距离就有一张惨白的脸。

    我拼命后退,后背撞在门上实在无处可退,可那张脸却这么近的盯着我。

    闭上眼睛,我拼命的要推开那张恐怖的脸,却发现双手什么也接触不到。

    “你干什么呢?”

    听到张巧艺好奇的声音,我这才睁开眼睛,发现眼前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有两侧飞退的树影。

    我还在车上,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张巧艺扑哧笑了一声,似乎没有想到我在车上睡着了,还做了噩梦。

    还好她只是笑笑就没再提这个事情,不然我一个大男人还真下来台面,而且就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我竟然睡着了。

    夜色渐渐黑了,我看着有些熟悉的路面,果然在前面出现了一个小镇,镇上黑灯瞎火的,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我的预感越来越不妙,到了镇子门口,更是让我无法表达心里那种感觉。

    梦中一模一样的镇子!

    而且更让我纳闷儿的是,张巧艺同样是开着车在镇子里面转了两圈,我壮了壮胆子才问她在干什么,她的回答果然跟刚才的梦里一样。

    当车停下来的时候,我们同时看到了一家门面干净的旅馆,倒是张巧艺先下车,站在门口观望了一下,而我已经没有进去的打算了。

    在她要走进去的时候,我急忙拦住她。

    “怎么了?”张巧艺奇怪地看着我。

    我一直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总不能跟她说我做了一个怪梦,所以劝她不要住在这里吧。

    各种古怪的事情我在小时候也经历了很多,不过那时候都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我也完全不当回事儿,现在发生在我身上,我才知道有多么诡异。

    既然梦里是我先进去的,那我又何必畏畏缩缩,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我看着昏暗的大厅,吧台后面坐着的老板低着头,整个环境异常熟悉,就跟我第二次来这里的感觉一样。

    “两个房间,别告诉我只有一间。”我把话说在前头了。

    老板诧异地抬起头看了看我,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当他确定没有见过我之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一间。”

    这时候张巧艺闪身到了我旁边,一拍桌子,掀起一阵尘土,嫌弃地皱着眉:“你这鬼地方怎么会客满。”

    “一间,为了你们好。”

    听了老板的话,张巧艺脸瞬间红到耳根,我也不理会她跟老板争辩什么,张巧艺拿了钥匙便上了楼。

    “黄龙村距离这里还远吗?”我突然想起来,折回来便跟老板询问。

    老板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似乎考虑了很久,看他疑惑的样子我就猜到七八分了,最后果然说自己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我缓缓点头离开往房间走,心想这镇上老板定是见过不少人,怎么连镇子附近的村子都没听过?

    整个屋子里依旧只有两张床和一个卫生间,在床头的位置都有个柜子,倒是张巧艺赞许这里还算干净,而我已经如入冰窖。

    我脱下外套扔在靠门口的那张床上,顺势就躺在上面,头也没抬地说道:“你是不是喜欢睡靠窗的那张床?”

    “你怎么知道?”张巧艺惊讶地看着我,走到床边坐下。

    听了她的回答,我一把捂住脸,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靠着床头坐着,最后张巧艺困得不行了便翻身睡了,而我仍旧靠在那里,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还好整个晚上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我看着天色见见亮了,心里才有了点安全感,眼皮再也撑不住,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被张巧艺的声音叫醒,刚睁开眼睛,就见到厕所的磨砂玻璃后面有人影晃动,我心脏立刻咯噔一下。

    “喂,小洒,你醒了没有?把我的外套递进来。”

    我浑身一激灵,急忙应了一声,回头看见她床上果然有衣服随意扔在那里,我走过去刚要伸手拿,动作就定格在那里了。

    怎么衣服也脱下来扔在这里了,莫非里面的张巧艺是……

    我不敢想下去,否则鼻血要喷出来了。

    这时候厕所门忽然打开了,我听到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湿漉漉的脚步声,应该连拖鞋都没有穿。

    “磨蹭什么呢,让你给我拿个外套。”张巧艺在我身后说道。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现实的美好和梦中的恐怖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别挡着。”张巧艺说着就从后面用胳膊给我推到一边,拿起床上的皮衣利索穿好。

    我看着她换了一套衣服,只有皮衣还套在身上,甚至还换成了平底长靴,尴尬地笑了两声:“我还以为……”

    张巧艺瞄了我一眼,将换下来的衣服一股脑扔进大纸袋中:“以为什么,以为我不穿衣服就从走出来站在你后面?”

    没想到我心里想的被她说中,顿时觉得无地自容。

    “替我拿着,我们今天要早点到你姨夫爷的村里。”

    说完她就把大纸袋递给我,我像是做错事儿的孩子,哦了一声就跟在她后面出了屋子。

    到了旅馆大厅,稀薄的阳光投射进来,让这里显得依旧阴沉,我看着窗户上的一层土,昨晚竟然没有注意到,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擦了。

    大厅里空荡荡的,连老板的影子都没有。

    张巧艺把门钥匙放在前台,只等了一会儿就不耐烦的要走了,看来连押金也不打算要了,况且那点押金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虽然是早晨了,可这镇子仍然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街道上半个人影都看不见,直到出了镇子我才松了口气。

    路上我问了张巧艺昨晚有没有什么不妥,她皱着眉看了我一眼,随后摇了摇头,似乎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问。

    也许真是我多心了,竟然被一个梦搞得疑神疑鬼。

    这时候车子忽然停了下来,我看着前面的岔路,并没有从老爹那里得知会有岔路。

    “怎么走?”张巧艺拿不定主意。

    我摇了摇头,四处看了一下,没有路牌,而且我老爹肯定也没来过这里,不然有岔路的话他肯定会告诉我。

    张巧艺疑惑地说道:“难道我们走错路了?”

    倒是我觉得不应该走错,如果我们走错的话,就不会走到那个镇子里,除非我们一开始就找错了镇子。

    我看着张巧艺在车载雷达上鼓捣了半天,又拿出手机在那里不知道查阅些什么,最后无奈放弃:“这里太偏僻了,网络地图都没有这里的消息。”

    一想也是,谁没事儿会跑这穷乡僻壤来,到了这里,有钱都花不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前面右侧岔路上缓缓走来一个人影,步履蹒跚,手里还拄着手杖。

    “姨夫爷?”待我看清之后,我惊讶地叫了出来,急忙下车跑了过去。

    我急忙上去搀扶住姨夫爷,看着他的样子,我惊讶地有些说不出话来。

    姨夫爷没有拒绝我的搀扶,脸上轻松一些,这似乎能让他省去不少力气。而我则惊讶于他衰老的速度,这才一天不见,他整个人老了将近二十岁。

    张巧艺似乎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近九旬的老者,就是她一直要找的人。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姨夫爷看着我缓缓摇了摇头,便看向旁边的张巧艺:“是你让小洒带你来的吧。”

    “那个……老伯……听说你懂一些奇门异术,所以想请你……”

    张巧艺的话还没说完,姨夫爷就惨笑着摆了摆手:“你看我这样子已经一只脚踏进棺材了,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可是……”张巧艺还要说些什么,却咽了下去。

    “你们回去吧,不要再来了。”姨夫爷拍了拍我的手背,一副关爱的样子。

    这时我才想起我是归还残册子给姨夫爷的,急忙拦住他说道:“姨夫爷,你忘了一件东西在我家里,我给你带来了。”

    听了我这句话,我能感到姨夫爷瘦弱的身子狠狠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