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黄龙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0:06本章字数:3072字

    姨夫爷奇怪地看着我,从他眼里,除了奇怪的神色之外我还看到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像是不可置信和惊惧混合在一起。

    我正要把残册子拿给姨夫爷看,却被他制止住了,他看了看张巧艺,便叫我们跟着他到里面去。

    张巧艺正要开车载我们进去,姨夫爷就招呼她回来。

    “再往里面就不能开车了,免得扰了别人。”

    听姨夫爷这么一说,我和张巧艺对视一眼,俱都不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秉着入乡随俗的观念,我们就跟着姨夫爷缓缓往里面走去。

    虽说姨夫爷走得很慢,可走了个把小时了,我感觉周围除了开阔了很多之外,完全没有看到村庄的影子。

    忽然我感觉有人从后面拉住了我的手臂,回头一看竟然是张巧艺,我这才发现她总是小心翼翼地盯着周围,而且有意靠近了我一些。

    看样子她是有些害怕了,其实我心里也有些没底,尤其是昨天经历了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到了。”

    就在我瞎琢磨的时候,姨夫爷忽然停了下来,但我看着四周,除了黑色的土壤和一口不知年代的古井之外,就剩下零星的破木片了,哪里有村庄的影子,更别说开车扰到别人了。

    这时候张巧艺已经躲到我后面了,小声在我耳边说道:“喂,你姨夫爷是人是鬼啊?”

    被她这么一问,我心里一突。

    姨夫爷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我们,惨淡地笑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抱歉啊小姑娘,是不是吓到你了,你们放心吧,我还没死。”

    说完姨夫爷就剧烈咳嗽了起来,我急忙帮他拍背,这才缓和了一些。

    姨夫爷摆手让我停下,叹了口气才说告诉我们,这里就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黄龙村,五十年前还是民风淳朴的祥和景象,因为突发疫病才变成这个样子。

    当时疫病肆虐,村里又没有先进的医疗手段,几乎在一夜之间全村就死了六十多口人,三天之内全村死光,只剩下刘家一户。

    那时候姨夫爷和养父将全村的尸首堆到村子西边,为了防止疫病传播出去,便一把火都给烧掉了。然后在村口分出了一条岔路,另外一边就是通往当年村子的西边。

    此后不久姨夫爷的养父就去世了,全村除了当时外出的几个村民外和姨夫爷之外,全都丧生在那场疫病当中。

    听姨夫爷说完,我看着周围焦黑的土地,怪不得隐隐约约会有一股烧焦味儿,看来那一把火也把整个村庄都给烧了。

    当我注意到张巧艺的时候,她已经捂住嘴,皱着眉,似乎极度不想呼吸到这里的空气。

    可姨夫爷对我们的反应似乎见怪不怪了,也不多说什么,就径直朝着那口古井走了过去,然后费力地迈了上去。

    “我住下面,跟我来吧。”

    就在我要跟上去的时候,张巧艺一把拉住我,对着我摇了摇头,不过眼看着姨夫爷要下到井里面去了,我就让她在外面等我。

    从井口开始,就有旋转的石阶直通下面,每隔一米就有一个燃着的火把,一眼就能看到最下面。

    我刚往下走了两步,就见张巧艺也跟了上来,看样子她更害怕独自一个人。

    越往下走,空气反而清新了许多,尽管内壁上已经布满了青苔。

    整个古井直上直下,在最底下只有一床、一桌和一盏油灯,让人奇怪的是,石阶似乎还通往下面,却被泥土给埋住了。

    床很窄,桌上摆着一小摞书,其中残破的纸页已经蜡黄,皱巴巴的使书隆起了一些。

    “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地方。”张巧艺看着周围,满脸不可置信。

    任谁也不想住在这样一个地方,我想姨夫爷肯定有他的苦衷,而且村子就剩他一个了,如此一想,也挺可怜。

    虽然是在井底,可这里打算得很干净,姨夫爷拿出凳子给我们坐,但张巧艺笑着拒绝,似乎来到这里已经让她很不舒服,宁愿站着好了。

    姨夫爷也没勉强她,见我坐下来,便叹了口气:“把那册子拿出来吧。”

    我听了一愣,刚才姨夫爷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自己落了东西,现在又直接叫我拿出册子。

    当他看到我手里果然拿出一本残破的册子后,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更多的是解脱。

    姨夫爷如若至宝地接过册子,爱惜地拍了拍上面的尘土,看似随意的翻看了一眼,便将册子放在桌子上。

    “既然这册子现在出现了,你就帮我保管,有机会就找个峡谷或者深渊丢了它便是。”姨夫爷说完咳嗽了两声。

    姨夫爷的话让我有些惊讶,虽然不知道这册子是干什么用的,但看他的样子像是极为爱惜,怎么舍得让我丢掉它。

    张巧艺似乎也觉得奇怪,就追问这破册子是干什么用的。

    不过姨夫爷只是在那里摇头,完全没有告诉我们的意思。

    “顽固的老头。”张巧艺一脸不悦,没想到这一趟竟然这么失败,见到人了却不肯出手,开始怀疑其姨夫爷有没有真本事。

    既然姨夫爷不肯说这册子的事情,我便要他给我讲讲什么是棺人。

    姨夫爷迟疑了一会儿,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此时张巧艺也凑了过来。

    但姨夫爷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瞄了一眼那本残册子,还是摇了摇头,张开手臂让我们看看这周围的环境,然后指着自己:“住在井底,人不人鬼不鬼,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就让棺人从我这一代彻底消失。”

    说完姨夫爷便叹了口,低头看了看自己枯瘦的身子和手臂:“天谴,天谴啊。”

    姨夫爷当了一辈子棺人,而且祖辈也是棺人,这当中究竟有什么蹊跷让他有如此决意?不过老爹老妈口中说的断子绝孙,似乎我在姨夫爷身上已经得到了印证。

    我看着姨夫爷苍老干枯的脸,深陷的眼窝已经流不出泪水,内心也极为同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变成这个样子了。

    “看起来那棺人也不是很厉害吧。”张巧艺鄙夷地看着姨夫爷,从他身上完全看不出他话中的风光。

    似乎是被激怒了,姨夫爷强撑着站起来,伸出苍老的手指着张巧艺:“你个女娃娃懂什么,我们刘家世代单传的……”

    话还没说完,姨夫爷就剧烈咳嗽起来。

    张巧艺还要说些什么,我就听到一股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哭嚎声,隐隐约约,若不仔细听还以为是风声。

    我摆手让她不要说话,认真分辨着声音的方向,最后缓缓抬头看向井口。

    应该没有听错,这诡异的声音是从井口传进来的。

    “你听得到?”姨夫爷诧异地看着我。

    昨天经历了那么诡异的事情,我还以为只有我能听到,同样诧异地看向姨夫爷:“你也能听到?”

    张巧艺不知道我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傻愣愣站在一边,顺着我的视线看向井口,却又疑惑地收回视线看着我,那表情就想是在看一个疯子。

    “看来生人的气味儿还是把它们吵醒了,它们是村西边的。”姨夫爷叹了口气。

    我听了一愣,姨夫爷口中的村西边难道是另外一条岔路,那里不就是曾经火化了所有村民的地方嘛,怎么……

    看着我质疑的眼光,姨夫爷缓缓点头,印证了我的猜想。

    “我现在快要入土了,压不住它们了,不过我早就布置好了,不会让它们离开村子的。”姨夫爷示意我不要担心。

    倒是张巧艺有些害怕的看着我们:“你们,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什么村子西边,吵醒谁了呀,我怎么听不到。”

    紧接着姨夫爷从脖子上取下一串项链,用它在我手腕上绕了几圈,打了一个奇怪的结,并且忠告我除非项链坏了,不然不能轻易取下来,它可以让我们安全出入整个村子。

    摘下项链之后,姨夫爷的气色又差了很多,我想要扶着他躺在床上,却见他一把拽掉了被褥,紧接着张巧艺尖叫了一声!

    棺材!

    我惊讶地看着被褥下面的棺材,其中半截已经埋在地里了,只露出上半部,起初我以为只是很窄的单人床而已。

    被张巧艺的叫声吓得浑身都了一下,刺耳的回音在井内回荡。

    “扶我躺进去。”姨夫爷费力的说道。

    活人躺进棺材是很不吉利的事情,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姨夫爷催促了我几句,我这才掀开了棺盖。

    姨夫爷从跟我说话到躺进去,张巧艺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尽量站得远一些,似乎吓坏了。

    “就让棺人在这个世上消失吧。”姨夫爷躺在里面,如释重负的长出了口气。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解,便说他活不到明天早晨,今天能看到亲人来已经很欣慰了。

    我从没感觉棺盖如此沉重,最后姨夫爷还不忘嘱咐我,千万要找个深渊把那册子给扔掉,至于原因和棺人的事情,在最后也没有告诉我,也不许我打听。

    在盖好棺盖之后,那股隐隐约约的哭嚎声竟然消失了,对着棺材说了声保重,我便拉着吓坏了的张巧艺往上面走。

    才走了一半,张巧艺见我停忽然停了下来:“怎么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