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鬼香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1:14本章字数:3132字

    “喂,到底,行不行啊……”张巧艺试探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便从张巧艺手上接过一张卡,她说这里面有二十万让我先用着,解决了麻烦会把剩下的钱打到卡里。

    “谢了。”我不敢看她的眼睛,但我肯定她此时是信任我的。

    把卡交到老爹手里,老爹一直追问我哪来这么多钱,还好我都用话题巧妙的岔开了,不过当老爹询问到姨夫爷情况的时候,我顿住了。

    见我一句话不说,老爹叹了口气:“今天我往族长家打电话的时候,族长跟我说王麻子的儿子最后还是没挺过来。”

    我听了之后觉得可惜,才两岁的孩子,不过看老爹的样子似乎还有话没说完。

    “他也过世了吧。”老爹顿了一下,猜测地说道。

    听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老爹才告诉我说,姨夫爷在救王麻子儿子的时候就提醒过他了,如果那天早晨没醒过来,就要他将姨夫爷的尸体带回黄龙村,扔到一口井里。

    一提起姨夫爷的过世我心里就不是滋味,这事情八成跟那晚戴面具的男人有关,我一定要把他给找出来。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当下必须为了我老妈振作起来。

    于是我便说我遇到了贵人,从张巧艺那里得到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努力的话老妈的医药费不成问题,只是要离开家一段时间。

    老爹听了以后反而很高兴,拍着我的肩膀说早就不希望我窝在大山里,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懂得男儿志在四方这个道理。

    我重重点头,这也是老妈一直希望的。

    辞别。

    两天之后,我便跟着张巧艺到了南都。

    我走在南都繁华的商业街上,没心思去看那些打扮花哨的美女,从我离开家乡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现在到了南都还是没有摆脱。

    究竟是什么呢?

    “看不出来你眼光还蛮高的,那么多漂亮姑娘都不看一眼。”张巧艺调侃地说道。

    我这才回过神儿来,尴尬的笑了笑:“我们现在去哪?”

    说着我就被张巧艺带到商场,让我又试又买了几套衣服,折腾了大半天才带着我回到她自己的住处。

    我站在窗台前,俯视着下面的街景,想不到十四层楼这么高,而且这栋楼有二十层楼高,很难想象二十层楼往下看是什么样。

    “觉得南都怎么样?”张巧艺一脸得意地看着我。

    南都的确比我上大学的城市好太多了,跟我们大山里一比,简直不是一个时代。

    似乎已经不用我回答,张巧艺就在我脸上找到了答案。

    忽然间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回过头扫视了整个客厅,又到两间大屋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这股味道的来源。

    奇怪了,整个房间不算很大,这股味道究竟是哪来的?

    “找什么呢?”张巧艺好奇地跟着我转了一圈。

    当她自信地说她从来不用香水的时候,再结合她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事情也许远没有我预期那样简单。

    见我上下打量着她,张巧艺展示她身材的摆了个姿势:“好看吗?”

    “今晚咱们住一起。”

    话刚出口我就知道说错了,好在她不是暴力的性格,她也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便急忙解释说要先帮她解决她身上的麻烦。

    一提到她的事情,张巧艺脸色就凝重了很多,看样子这么多年来也吃了不少苦头。

    “要怎么做?”张巧艺似乎有些担心。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记得小时候袁胖子家请来的人并没有一开始就做法,而是隔了一天,后来听袁胖子邻居说他们家折腾了一个晚上,给孩子累得实在睁不开眼睛,睡着了。

    而做法结束后拿孩子才醒过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照猫画虎,我便有了一个想法,灵不灵姑且先试试。

    “我们做运动。”

    可我这话刚出口,张巧艺就一脸羞怒地瞪了我一眼:“流氓!”

    张巧艺说完转头就要离开,可不止怎么脑袋一晕,扶着墙才勉强站稳,我见了急忙扶她坐在沙发上。

    就在我靠近她的时候,发现那股香味儿竟然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愣了一下,而就在我惊讶的时候,发现张巧艺忽然睁开眼睛带有敌意地瞪着我,不过很快就闭上眼睛皱着眉,一副头疼的样子。

    “你没事吧。”我稍稍离远了一些,咽了下口水。

    看着张巧艺缓缓摇头,脸上痛苦也少了很多,我便让她去床上躺一会,应该是这两天开车赶路太累了。

    张巧艺躺在床上,锁着的眉渐渐松开,想必是睡着了。

    我关上门坐在客厅,不知道她发生这样的事情有多少次了,上次跟她住在旅馆里我天亮才睡着,也不见她这样,难道……

    因为黄龙村?

    想到黄龙村我就打了一个激灵,那里全村人都死了,而且这么多年过去土地都是血染般的焦黑,可见戾气极重。

    以前听老辈人说过,人横死的地方通常会有怨气,因为那些人不甘心死掉,普通人接触到怨气就会大病,轻的也是上吐下泻。

    而黄龙村的村民都横死于疫病,怨气凝聚,整个村子就是一个阴戾之地!

    最开始有姨夫爷在我还没在意,便让张巧艺跟着,没想到回来以后张巧艺才说了她的事情,多半是因为那些戾气让夭折的灵苏醒了。

    这么一想,那岂不是我闯祸了,这该怎么办?

    咔嚓——

    这时候张巧艺的屋里忽然传出动静,很清脆,我确定我没有听错,便立刻去推门,反复拧了几下都没打开。

    我低头看着门把手,出来的时候明明没有锁门才对啊。

    难道刚刚的声音,是这门被人从里面反锁的声音?

    我一边敲门一边叫着张巧艺的名字,半天都不见有人应声,就在我采用暴力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哼小曲儿的声音。

    糟了,‘她’已经出来了!

    我后退两步,看着木质屋门,心里冷笑一声,这玩意儿可阻挡不了我。

    砰地一声,屋门连带着门框一起飞了出去。

    我顾不上有些发麻的腿,跑进屋里一看,发现张巧艺已经起来,就坐在床头的梳妆台背对着我。

    张巧艺对我闯进来没有任何反应,手上僵硬地拿着梳子,从头顶开始对着长发一下一下,偶尔停顿又缓慢的梳着。

    我叫了一下张巧艺的名字,她完全没有反应。

    我又连续叫了几次她的名字,见她都没有反应,我心里也是一凉,看来这次是真的见到了那东西。

    跑?这个念头在我脑中闪了一下。

    不行,带着张巧艺去找姨夫爷的是我,这件事跟我有关,我决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张巧艺!”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用尽最大力气喊道。

    这一嗓子我感觉脖子上的青筋都崩出来了,费了好大力气,大口喘气的时候愕然发现张巧艺梳头的动作停在那里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真希望她能听见我的声音,叫醒她应该就没问题了。

    不过她却缓缓垂下了手臂,手里的梳子啪叽一声掉在地上。

    就在我以为她又睡着了,我准备靠近的时候,她先是动着肩膀,费力的将两条胳膊放在梳妆台上,那样子就跟胳膊断了一样。

    看到她动了,我就立刻停下来,看样子这还不是张巧艺,不过接下来张巧艺的动作让我感觉整个人被笼罩在恐怖当中。

    我看到她原本放在梳妆台上的双手抬了起来,放在脑后,十根手指左右掀开后脑勺的头发,一张惨白的脸突然出现。

    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那张只有轮廓没有五官的脸,顿感头皮发麻。

    “你、书、杂、就、我、马?”

    失真、别扭、沉闷的声音从张巧艺嗓子里传出来,与其说是嗓音,不如说是胸腔里的闷响,就跟不熟练的腹语一样。

    虽然说话不真切,但我还是立刻就听明白了,她说的是‘你是在叫我吗?’。

    不过让我松口气的是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听老辈人说过,如果那张脸七窍全部出现,便会取代主体,以另外一个身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以前我还以为是吓唬小孩的,现在一见果然有这么回事,不过我有点后悔没问怎么对付那张脸。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我看见那张脸缓缓裂开一个缝隙,两边微微上翘。

    竟然是一张鲜红的嘴唇!

    我没想到这张脸变化这么快,裂开嘴巴便是出了一窍。

    那张嘴巴微微上翘,似乎是在冲我咧嘴笑着,就在我愣神儿的工夫,鼻窝和眼睛的轮廓也渐渐清晰了很多。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阻止,脑子一热就扑了上去。

    我刚扑上去,迎面就感觉眼前一黑,全身好像被什么裹住了一样,从缝隙中能看到那张脸越凑越近。

    “我要活!”那张嘴就在我眼前,声音也比之前流利了很多。

    我这才发现我是被头发给缠住了,可我越挣扎,这头发就跟蛇一样越缠越紧,很快就绕到了我脖子上,肋的我喘不过气。

    当我看见那一对跟张巧艺一模一样的美眸出现时,我抬起手想要挣扎,却发现手臂也被缠住了,而且冲着我手腕去了。

    就在手腕被缠住的时候,面前那张惨白的脸满是痛苦的表情,口中胡乱喊着让我放开她,同时我感觉脖子越来越紧,渐渐喘不上气,眼前也开始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