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六十三岁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4:14本章字数:3053字

    噔噔噔——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听起来有些杂乱,应该有不少人往这边来了。

    我把东西装进裤兜,想都没想就从窗户跳了出去,然后小心翼翼拉上窗户,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见有开门的动静。

    是张战回来了?

    本来打算溜走,听到有人开门,我就又慢慢挪了回来,紧靠着墙壁向里面偷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正好看到张战推开门,洛三大摇大摆走了进来,然后一脸嫌弃地扫了一眼周围站在桌子前。

    我怕被发现,就立刻缩了回来,不过听见张战跟外面什么人说着话,似乎是在嘱咐什么,我猜应该是工头和监工们吧。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张战这么富贵的身份,怎么让洛三大摇大摆先进来了?

    出于好奇,我又冒险偷看了一眼,这次却让我更加吃惊。

    洛三正翘着腿坐在椅子上,那里明显是张战之前的座位,而张战就这么恭恭敬敬地垂手站在对面,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那小子是什么来历?”洛三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小子?难道是在说我?我心里直犯嘀咕。

    张战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女儿好像很喜欢他。”

    我勒个去,还真的是在说我。

    早打算开溜的我,听到洛三似乎是在背后要算计我,就打算留下来听听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敢跟我玩起阴的来了。

    张战话音落下之后,屋子里就没了声音,静的出奇。

    过了一会儿之后,恍惚刷的一下打开,我看到洛三立刻探出头左右张望了一下,还听到他嘴里嘀咕了几句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

    我长长出了口气,还好反应快,纵身一跃就扒住上面的屋檐翻到了屋顶,正好看见洛三探出头向外张望的样子。

    没想到这个洛三还挺谨慎,我应该没有发出什么动静才对啊。

    从屋顶上下来,我就听见洛三问张战要保险柜的钥匙,然后张战没有找到,洛三正对着他大发雷霆,甚至骂出带着祖宗的脏字。

    堂堂张战也算是个老总,会任由一个江湖术士这么辱骂?

    可我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也不知道张战为什么会服服帖帖,到底昨天我们下车了之后在张战身上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我猜对了,这个洛三就是贪图张战的钱,这才第二天就着急找保险柜的钥匙了。

    让我没想到是,我身上这串钥匙也许就是他要找的,可我明明只是问张巧艺要一件张战的随身物品,张巧艺应该也不知道这是保险柜钥匙,所以便告诉给了我。

    这下发达了,我竟然有可能揣着保险柜的钥匙!

    这时候我感觉裤兜嗡嗡一阵响动,急忙捂住,才想起来是张巧艺给我的手机,为了以防万一,我又翻身上了屋顶。

    张巧艺给我的时候还没注意,现在拿在手里感觉果六太高级了,从来没用过这么流畅的系统,想起我原先那个塞班手机眼泪都要出来了。

    当我打开信息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我已经到警局了。

    我立刻确定这是张巧艺的短信,去警局也是我告诉她的第一步,在警局她应该也会很安全,于是我收起手机从上面翻下来,却发现屋里只剩下张战一个人了。

    这一会儿的功夫也不知道洛三去哪了,只剩下张战一个人笔直地坐在板凳上,目视前方,就跟一个植物人似的。

    该死的,果然对张战也动了手脚,我暗暗骂了一句。

    现在不是久留的时候,我四下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便朝着小树林方向跑了过去。

    阿嚏——

    我揉了揉鼻子,这已经是第十六个喷嚏了,实在是太小看深秋的寒冷了,想必现在我鼻子一定冻得通红。

    好不容易撑到天色暗下来,我又紧了紧衣服,透过树林的缝隙看了一眼暗红色的棺材,我已经躲在这里几个小时了。

    又过了很久,我偷偷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已经快到十二点了,竟然都不见洛三的人影。

    难道是我猜错了?

    我觉得不应该,按照我的猜测,洛三这么贪图钱财的人朋友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不止于保险柜里的钱,我估计他是看上了张战的家产!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人影似乎毫不掩饰地走了过来,在棺材面前站定。

    看到来人是洛三,我心里有喜有忧,不枉我在这里冻了这么长时间。

    只见洛三看着那副棺材冷笑了一声,说什么你们这一家遇到我就别想再翻身之类的话,然后就朝天撒了一把符纸。

    洛三伸出手指夹住其中一张,对着那棺材一点,就听见棺材里面传出咣当咣当的响动。

    似乎有些出乎意料,洛三明显愣了一下,再次对着棺材点了一下。

    砰地一声,棺材被里面什么东西掀飞,正好砸在我面前的树干上,同时从棺材里面泛出阵阵浊气。

    借着月光,我看到棺材里充斥着液体,犹如墨水一般乌黑透亮。

    “吸吧,尽情的吸吧。”洛三有些放肆的声音在小树林里回荡。

    我疑惑地看着洛三,这家伙不是要转移气运么,没有看到张战得影子不说,怎么开始对这幅棺材做起手脚来了?

    愣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这棺材里有尸体,而张战似乎又很擅长利用尸体来作怪,不知道又在弄什么鬼把戏。

    我抬头看了一眼月光,不知道他说的吸吧是吸什么,总之感觉很不妙。

    就在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一些,而且闪烁了几下。

    尼玛,怎么来短信还有闪光灯提示?

    这回糟糕了,白天用的时候也没注意有闪光灯,这大半夜岂不是……

    果然洛三已经注意到我这边,我急急忙忙看了一眼手机,竟然是广告短信,想不到现在做广告都这么敬业,凌晨也发来信息。

    “什么人!”洛三大喊道。

    躲是躲不掉了,我索性直接走了出去。

    洛三见到是我,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便冷笑了一声:“呵,原来是你个小娃娃躲在那里。”

    这家伙总是小娃娃的叫我,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似乎是见我脸上有些不耐烦,洛三眉毛动了动,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又开口说道:“叫你小娃娃别不服气,我已经是六十三岁的人了。”

    六十三岁?!

    我诧异地打量了洛三几遍,的确不像是如他所说那么大岁数,但我却注意到他夹着符纸的手指一直没有松开,似乎某种手段仍在继续。

    “唬我。”我可没见过村里有谁六十三岁了这么年轻。

    洛三咧嘴干笑了几声,似乎也注意到我发现他手上的符纸了,却仍旧不慌不忙地咳嗽了几声:“世界这么大,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说罢,洛三一挥符纸,我还以为他要对我使什么鬼把戏,却不料只是虚晃了一枪,转而指向那副棺材。

    棺材被他这么一点,里面的黑水顿时咕嘟咕嘟冒泡,有白色浊气从里面破出来。

    我看着那些浊气快速附在棺盖上,棺材只是晃动几下就飘了起来,然后结结实实重新盖在了棺材上。

    见洛三法术似乎还在施展什么,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朝着他扑了过去。

    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洛三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我扑倒在地,第一时间就是要抢夺他手上的黄色符纸,直觉告诉我那是关键。

    “你个瓜娃子……”洛三骂骂咧咧地想要推开我。

    没想到这个自称六十三岁的洛三有这么大力气,我一个年轻小伙子也只跟他持平,不过我的另一只手已经攥住了符纸的一角。

    刷拉——

    我感觉下巴一疼,脑袋发懵地跌坐在地上,手里正好攥着一角黄纸。

    “你个……”洛三还没骂出来,见到我扬了扬手里的黄纸,就立刻从怀里又掏出了一张完整的符纸对着棺材一点。

    但似乎没有他意料中的效果,紧接着快速拿出几张一起使用,好像都没有奏效。

    洛三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一会儿再收拾你。”

    说完洛三就朝着那副棺材大步走了过去,同时我也爬了起来,刚要扑过去阻止他,就见那副棺材的棺盖从内到外被撞了一下,发出砰地一声。

    瞬间出现的缝隙中,有不少浊气喷了出来。

    我和洛三都是愣了一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先朝着我冲了过来。

    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我脸上,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然后就感觉他骑跨在我身上,更多的拳头开始落在我身上。

    期间我有还击,洛三根本不躲不闪,一开始还自信会把他打趴下的拳头,几次落在他脸上都跟没事儿一样,反倒是我挨了几下重的之后有些找不着北了。

    我保存力气护住头部,却不想胸口挨了几下之后,洛三开始抓住我的胳膊挪向两边,然后在我脸露出来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我会再受上一拳,却想不到他用手在我嘴角蹭了一下。

    感觉身上一轻,我勉强晃晃悠悠站起来,就看见洛三手上在我嘴角蹭了不少血,正朝着那副棺材大步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