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又一种尸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5:13本章字数:3051字

    我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个穿着大风衣,戴着口罩和墨镜的人,就是大川。

    他不是被我烧掉了嘛,怎么会突然站在这里?

    虽然口罩和墨镜遮住了他把部分的脸,可我还是能从露出来的部分看到烧焦痕迹,而我也是第一直觉就认出了是他。

    我后退了一些,眼前这个大川肯定不是人了,但究竟是不是鬼也不好说。

    “你个瓜娃子,一连灭掉了我两个小鬼,还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鲜肉给烧了,看在你还对我有用的份儿上没跟你计较,你还得寸进尺了。”洛三的声音从大川身体里传了出来。

    一开始我听到声音,就注意到大川的口罩没有动,却明明发出了洛三的声音。

    鲜肉?难不成说得是大川?

    我冷笑了一声,嘲讽他躲起来不敢见人。

    倒是洛三似乎并不生气,只是提出来要我把要是交给他,里面的钱由我们两个人平分,之后便要我不要在插手他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

    其实这一点我也想过,也犹豫过,但为了救治我老妈,总不能再去断送掉另外一个生命,那样我这辈子都不会睡踏实吧。

    洛三诱惑地声音再次传了过来,甚至控制大川的身体张开手臂:“怎么样,只要我们打开了保险柜,能让你少奋斗十年。”

    刷拉——

    我从兜里拿出钥匙我在手掌心里,洛三明显见到我的动作,稍稍低头凝视着我的手:“这就对了,我们两个合作,有钱大家一起赚。”

    手指从钥匙环里穿过去,让钥匙随意耷拉在手上,同时朝着大川走了过去。

    大川伸出手:“交给我。”

    我攥紧钥匙,在大川惊讶的同时挥舞出拳头,刚感觉到拳头接触到一个结结实实的东西阻力就消失了,如同打到了泥人上面。

    我向前踉跄了一步才稳住,回头一看,大川身上的衣物软塌塌落在地上,只有被我全欧打中的口罩飞了出来。

    怎么回事?

    我低头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刚刚还存在的不论是尸体还是什么,现在怎么在一拳之下就消失不见了。

    刚才明明打到了什么,我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手腕上的珠串也没什么两样。

    噗地一声,我注意到大川的衣物之间,有一个黄色的符纸着了起来,没一会儿就燃烧殆尽了。

    傀儡尸!

    又是十八种行尸中的一种,相比于符尸,这种傀儡尸已经具备了伤人的条件。

    我大概能判断出刚才洛三为什么会借用大川的身体出现了,看来这个洛三对尸术有些研究,不过目前还都是无关痛痒的手段。

    也许刚才那小鬼就察觉到了洛三,所以才那么害怕。

    不过从刚才洛三的语气上看,似乎我手里的钥匙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只是希望我不要破坏他的好事,甚至愿意跟我平分保险柜里的钱财。

    既然他这么想,我就偏偏不如他意。

    “你在哪,我们赶紧碰面。”这时候张巧艺的电话打过来了。

    我心中大喜,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把人给带回来了,便约定好了在她家楼下碰面,然后再具体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当我到了她家楼下,就看到了张巧艺的车子,却没有看到她的人影。

    人哪去了?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铃声却从车里传了出来,我一下子就拉开了车门,想不到她离开的时候手机和车钥匙都没有拿。

    我心里咯噔一下,她肯定是遇到突发状况才没来得及拿手机和钥匙。

    拔下车钥匙我就奔着楼上跑去,可到了张巧艺家门口却发现门是紧紧锁着的,把耳朵贴在门上也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响动,似乎没有回来过。

    糟了,人到底哪去了?

    就在我乘电梯下楼的时候,忽然挤进来一个女人,对我点点头,站在旁边,似乎也是去一楼的。

    可就在我看到这女人的第一眼,心里咯噔一下,印象中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对,我肯定见过这个女人!

    “菁菁……”我下意识地开口叫了一声。

    不知道是声音太小还是什么,这女人并没有回头看我,而是一脸焦急地盯着逐渐下降的楼层。

    期间我却一直在打量她,乌黑的头发配上一对美眸,跟我在梦中小树林见过的那女子一模一样!

    似乎是惊叹于天下竟有如此相似的人,我才开口叫了菁菁两个字,我记得梦里有人是这么喊她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一楼,电梯看门的一瞬间,她就抢先我一步走了出去,而且还回头警告似的瞪了我一眼,我这才注意到刚才在电梯里一直盯着她看的确不太礼貌。

    她在我前面出了大厦,就在我出去的时候,她却猛地回过身来瞪我:“有完没完,在电梯里还看不够,你个死变态!”

    我被她莫名其妙的连珠炮说得愣在原地,完全没有我印象中羸弱的样子,倒是多了一些蛮不讲理。

    “你误会了,我是看你长得像我一个朋友,而且我要去取车。”我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像一个朋友,这么老的套路也说得出来。”

    我被噎的无话可说,只能尴尬地走开。

    可我刚打开车门坐进去,安全带还没来得及系上,就被人打开车门从里面给拽了出来。

    我捂着磕到的额头,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怎么又是你啊?”

    “这车是你的么?”她那冷冰冰地语气似乎已经宣判了结果。

    我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看着她有些诧异的目光,一瞬间似乎明白过来了。

    “张巧艺呢?”我俩异口同声地说道。

    相互认识了之后我才知道,这个跟菁菁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也姓沈,而且有一个让人不可亵.渎的名字,沈冰。

    原来张巧艺找到那副棺材主人的后人就是沈冰,而且沈冰自幼丧父丧母的悲惨经历也附和被压棺的特征。

    特别是知道她家原先真的是一个名门望族,却慢慢败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沈冰也只考了个普通的警员。

    从沈冰那里得知,张巧艺应该是给我打完电话之后就把车停在了这里,然后去大厦里上了厕所,就再也没见到了。

    “你知道去哪里找她?不如我们报警吧。”沈冰坐在副驾驶说道。

    “这件事警察帮不上什么忙。”我笃定地开着车往张战家去,不过这句话倒是只换来了沈冰的白眼。

    张战的住所位于南都二环,一处偏僻的山脚下,从远处就能看到几栋别墅,后来我才知道这里全部都被张战给买了下来。

    车一直开到了院子大门口,值岗的保安似乎见车子是张巧艺的,只是对我们示意点了点头,便轻松放行。

    “张巧艺回来了吗?”我摇下车窗问道。

    保安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小姐回来了,不过似乎喝醉了,被老爷抬着进去了。”

    我跟沈冰对视一眼,一脚油门就开了进去。

    刚下了车,我就感觉对面别墅里的气氛有些邪门,正犹豫是直接进去还是找个地方溜进去先查探一下,沈冰就开口说道:“看什么看,听说我家的祖宅子比这个大多了。”

    我晕,原来沈冰还以为我被这阔气的别墅给震慑住了啊。

    见沈冰径直往里面走,我一把就拉住她的手。

    “你干什么啊!”沈冰一下子抽回手,瞪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这么做。

    我把手指竖在前面,示意她噤声。

    沈冰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看着我,觉得有些可笑:“张巧艺神神秘秘找上我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你们究竟在刷什么把戏啊。”

    “她没告诉你?”我反问道。

    刚说完这句话,我就见沈冰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但现在也来不及解释了,只是叫什么跟紧了我,免得分开了出状况。

    我带着沈冰绕着房子转了一圈,打算选一个开着窗户的房间进去,却一下子被她给拦住了。

    沈冰拉着我说道:“你干什么?”

    “进去啊。”我理所当然地说道。

    但沈冰说那边有门,我这才耐心地跟她解释说整栋别墅都冒着一股阴气。

    似乎是听到阴气这个词,沈冰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看你也应该是上过大学的人,怎么还那么……”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屋里似乎有人要开门出来,我便先一步从窗户跳进屋子,然后着急地示意她赶紧跳进来。

    “喂,你是干什么的?”一个男人地声音喊着,同时有脚步声向这边接近,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人。

    沈冰给了我一个眼神,我立刻靠着墙躲了起来,从窗帘的缝隙能看到两个人影朝这边走了过来。

    我见到沈冰一副从容的样子,冷傲地双手交叉胸前,抢先说道:“怎么?”

    也许是被沈冰那副样子颇有威严的样子给唬住了,其中一人跟她小声交谈着什么,另外一人向我这边探头探脑看了好几眼。

    三人谈话中我听到了沈冰询问张巧艺的事情,但这两个人都不清楚她是否回来了,含含糊糊之下便答应带着沈冰先进屋。

    我见沈冰跟着那两个人走了,悄悄对我比了一个耶的手势,转身就从大门光明正大地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