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尸臭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5:47本章字数:3061字

    整栋别墅我转过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张战和洛三的人影,甚至连刚进来不久的沈冰也找不到了。

    其中让我奇怪的是,这栋别墅是张战的住所,竟然平添了几个看起来跟保镖似的人。

    我站在二楼的角落里,前面不远就是通往一楼的楼梯,透露栏杆刚好能看到一楼大厅的大部分情况,虽然这里不是什么隐蔽的地方,一发现动静却能第一时间跑开。

    这会儿大厅里正有两个人背对着我,负手站着,跟保镖一样在屋门两侧。

    越看那两个人就越眼熟,衣服风格像极了带着沈冰进来的那两人,但如果这两个人就是,那么沈冰能去哪呢?

    吱呀吱呀——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旁边走廊里木质地板被人踩得作响,赶忙一个侧身躲到另外一条走廊里,不过这条走廊似乎只有两个房间。

    听着不断接近的脚步声,我已经悄悄挪到了其中一个房间门口,伸手握住了门把手。

    随着脚步声逐渐靠近,我也开始慢慢转动门把手。

    咔嚓,门被我轻轻拧开,就在我正要闪身进去的时候,就听见那个已经走到拐角的脚步声停下了。

    似乎是顿了几秒钟,脚步声竟然换了一个方向,听声音像是朝着通向一楼的楼梯去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刚才的确好险。

    可就在我要轻轻带上门的时候,就听见屋里传出了呜呜的微小声音,若不是走廊里安静还真听不真切。

    推开门闪身进去,屋里没有开灯,借着走廊的光线只能稍稍看清一些。

    走廊的光线从门缝照进来,细细一条,刚好沿着地板照到床头,在床上似乎有一个躺着的人影正在来回挣扎着,时不时还发出呜呜地声音,似乎是在求救。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这才看清楚宽大的被褥下面有人在动。

    我刚一掀开被褥,就听见那人用鼻子长长地吸了口气,想必被闷在被褥下面给憋得够呛了。

    怪不得叫不出声,原来是被封住了嘴巴。

    我刚伸出手,那人就惊恐的甩着头,瀑布般的头发挡住了侧脸,想不到竟然是个女人。

    看到那头发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是张小洒。”我轻声说道。

    听了我的名字,这人果然不挣扎了,愣了一秒之后急忙往我这边挪,看样子手也是被人给绑上了。

    我拿出手机照亮,这才看见这女人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副较好的容貌。

    张巧艺泪眼婆娑地盯着我,把嘴巴凑了过来呜呜叫着。

    “嘘。”撕下她嘴上胶布的同时,我立刻让她噤声。

    我看着她已经被勒红了的手腕,有些心疼,却想不到刚解开,她就一下子扑到我怀里把我抱住,哽咽着哭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被女孩这么抱着,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只能小声跟她说已经没事了。

    不过没一会儿张巧艺就慢慢松开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我这才站起来,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做,便一把拉起了张巧艺。

    “快走,我们必须赶紧去找张战。”我拉着他扭头就要走,却发现她没有动。

    我疑惑地回头看她:“怎么了?”

    她又开始有些哽咽:“老爸他,他好像已经……”

    听了张巧艺慢慢说了她如何来到这里,才知道她跟我通完电话,就被张战骗到了这里,然后就被人给捆了起来。

    我皱着眉,现在一切事情还不能下定论:“也许还有办法。”

    “真的吗?”张巧艺红肿的眼睛有了些神采。

    对她重重点头,便拉着她悄悄走到楼梯口,往下一看,却发现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两人已经不见了,而且四周安静得很。

    这些人都去哪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张巧艺皱着眉:“看什么呢,我们下去吧。”

    我哦了一声,告诉她这里所有房间我都找遍了,只发现了她,完全没有看到张战和洛三的影子。

    当我把沈冰也来了的事情告诉给张巧艺时,她惊讶地捂着嘴。

    “她人呢?”

    “不知道,被两个人带了进来就不见了。”

    听我这么一说,张巧艺四下看了几眼,便走在前头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这个方向我是去过的,当时有两个人在这里来回转悠,我只偷偷望了一眼,见这里的柜子上都是藏酒而且地方不大,就没理会,难不成这里有什么玄机?

    果然听张巧艺说这里是她老爸的酒窖,不过在其中一个酒架的后面有个隔间,里面放着公司机密文件和保险箱。

    我站在那扇酒架前,就感觉到有一丝丝阴气从里面渗透出来,比之前见到的阴气要寒冷彻骨许多。

    这时我注意到张巧艺有些怕冷地摩擦起手臂,便拉住她的手,她这才觉得好了很多,感谢的冲我点点头。

    说不定这酒架后面的阴气会更加浓郁,我便挡在了她身前,回头示意她可以打开了。

    当张巧艺打开机关,却只看到了一个类似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我刚刚根据电影里猜得,没想到是个通道。”张巧艺脸上尴尬,定是没有偷偷来过的。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从沟通道里喷出一股阴气,远比我预料中的猛烈许多,推得我甚至向后退了小半步。

    张巧艺捂着嘴:“好难闻的味道。”

    尸臭!

    我盯着那不断传出臭气的通道,也不知道洛三在里面都干了些什么,竟然弄出这么个充满尸臭和阴气的地方。

    狭窄的通道里,我拉着张巧艺走在前面,下来以后还没走两步光线就已经照不进来了。

    吧唧吧唧——

    后面的张巧艺忽然停下来,腾出一只手从我哪里要过手机,打开闪光灯一照,吓得就要惊叫出来,还好我反应快及时捂住她的嘴。

    我提醒她不要出声,她点了点头我才松开手。

    借着光线,我才注意到我们脚下湿漉漉的,两侧上布满了红色的苔藓,本就不高的头顶上时不时有水滴下来,简直跟下水道没什么两样了。

    我见张巧艺几乎要呕出来,便急忙拉着她往前走,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便开始泛起了淡淡的薄雾。

    通道并没有多长,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一间小房间,顶上有昏黄的吊灯,不过大部分光线都被前面一排人影给挡住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们,这些人影在同一时间回头面对着我们,我这才注意到这些人跟大川穿着相似,都是墨镜加口罩的打扮。

    我心里咯噔一下,居然这么多傀儡尸!

    从缝隙中间,我看到张战木讷地站在那里,脚下还躺着一个人,而洛三就在张战对面,用手指在张战身上画着什么。

    张巧艺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我刚要冲上去就被那些傀儡尸挡住,推搡了几下,没想到这些东西力气还不小,竟然把我给围在了中间。

    “呀,救命!”

    我听到张巧艺大声喊着,回头才发现她也被围住了。

    我见到洛三淡淡地瞥了这里一眼之后,又继续在胀闸你身上画着什么,完全没有搭理我们的意思。

    “钥匙在这里,放了她!”我伸出手将钥匙晃了几下,钥匙之间发出几次碰撞声,叮当作响。

    洛三刚伸出去的手停在那里,转过头盯着我手里的钥匙,这才缓缓垂下手臂走了过来。

    “算你识相。”洛三伸手从我手中取下钥匙。

    就在他拿钥匙的一瞬间,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将他给拽了过来。

    我和洛三都被傀儡尸围在当中,洛三使劲儿推了几下没有出去,就被我从后面给抱住了。

    本来我打算拖住他让张巧艺想办法去就张战,还没来得及去喊张巧艺,肋下就被洛三狠狠来了一下,疼得我急忙去挡第二下。

    摆脱掉我,洛三便在那些傀儡尸心口处点了一下,那些傀儡尸就不再围着他了。

    我捂着肋骨跪在地上,幸好刚才洛三的动作被我看见了。

    这些傀儡尸不断拽着我衣服,我忍着疼痛在其中一个傀儡尸心口点了一下,那个傀儡尸便僵住不动了。

    如此一来,很快我就连同张巧艺一起救了出来。

    当我们从傀儡尸当中走出来的时候,洛三似乎才发现情况不对,瞪大了眼睛来回大量我和张巧艺,最后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洛三惊讶过后满脸的欢喜,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赞许地看着我:“果然是天生的好材料,那天晚上我果然没看错人。”

    “怎么回事?”张巧艺诧异地看着我。

    我缓缓摇头,这个事情跟她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不过没想到在帮王麻子儿子的时候,洛三就开始盯上我了。

    一想到王麻子的儿子,那个幼小的生命,我全身就充满了愤怒:“洛三,王麻子的儿子才两岁你都下得去手,不怕遭天谴吗!”

    “哦?你是说那个童子命的小孩?”洛三出奇的平淡。

    说完洛三无奈地笑了笑:“那个小孩的寿命最多还有一个月,我收了他和老天收了他有什么分别?”

    洛三说着在张战身上点了一下,然后后退了一点,像看着一件艺术品一样满意地笑道:“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