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容器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6:50本章字数:3031字

    我猛地后退跟张巧艺拉开距离,才发现她低着头,脸色跟白纸一样,完全没有了人样。

    “巧艺,你干什么?”我大喊道。

    可张巧艺就跟没听见一样,缓缓抬起头,深紫的眼圈跟纸白的肤色形成强烈对比。

    咕噜——

    从张巧艺的喉咙里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我看到她缓缓裂开嘴,嘴唇上有一层黑色的液体,随着上下嘴唇分开,拉着黑色的丝线。

    让我惊讶的是,她嘴唇裂开已经到了极限,还在继续,眼看着皮肤一点点撕裂,露出了鲜红的牙龈,直到耳朵才停下来,却没有出半点血。

    我明显看到张巧艺的喉咙又动了一下,鼓囊囊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要呕出来。

    刷拉一声。

    张巧艺一低头,就有一只黑色长舌头从裂开的嘴巴里吐了出来,上面不少黑色粘液淌下来。

    我捂住嘴不让恶臭钻进鼻子,不知道张巧艺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容器比之前的好太多了,好久没有这么自在了。”张巧艺的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

    我盯着眼前的张巧艺,看来并不是她之前的三生灵找麻烦,那会是……

    “瓜娃子,刚才我可真差点死了啊。”失真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这口气,难道是已经化成干尸的洛三?!

    我震惊地盯着眼前的张巧艺,她正不断打量着自己,还在嘀咕什么头一次使用女人的身体,索性就当一次女人好了,之后找到合适的容器再转移什么的。

    尼玛,原来这家伙之前盯着张巧艺说什么容器,就是利用别的人身体,看来变成干尸的那具身体也不是他自己的。

    有了之前便干尸的经历,我便不敢随便对洛三下手了,万一张巧艺的身体也变成干尸,那岂不是活不成了。

    张巧艺比划着手中的绳子:“怎么了?不舍得动手是不是?那我就要勒死你了!”

    见张巧艺有些不自然地朝我冲上来,在我还没拿定主意的情况下,还是先跟她周旋一下的好,于是就往旁边一闪。

    出乎意料的是,我就这么简单的躲开了她。

    如此反复几次,洛三都没有抓到我。

    “怎么变得这么灵活了。”洛三气恼地瞪着我。

    看来洛三刚控制了张巧艺的身体还不适应,但洛三并不傻,立刻用绳子勒住张巧艺的脖子。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太难缠了。

    “乖乖自己过来,别耍花样。”洛三勒着脖子威胁我。

    就在我想不出好办法要就范的时候,忽然看见张巧艺肩膀剧烈抖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了过来,警惕地盯着我。

    洛三四处看着天花板,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嘴里不停地嘀咕什么,我听不真切。

    “别,饶了我,饶了我吧,师……”洛三突然跪在地上不断求饶,吓得眼泪都落下来了。

    我也仔细看着周围,只有昏迷的张战和沈冰了,似乎并没有其他什么人。

    洛三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似乎是在求谁放过他,随后便说什么册子之类的话,结结巴巴听不清楚。

    “对,就在他身上。”洛三很肯定地说道,似乎是在邀功。

    不过接下来洛三脸上就出现恐惧,然后捂着头大叫,最后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地上。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当我定了定神,正要过去查看张巧艺的情况,就见她猛地转过头盯着我,嘴角慢慢扬了起来。

    我心里一突,站在原地没敢过去。

    可下一秒她就恢复了原样,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脸上的黑子眼圈和咧嘴的伤口都消失不见了。

    随着洛三的死,那些傀儡尸也都纷纷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一套衣物。

    我看着周围一片狼藉,打算先一个一个把张战三人给抬出去。

    可当我已经把张战搬出去放在大厅,回来打算搬张巧艺和沈冰的时候,就听见通道里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听了以后我浑身一层鸡皮疙瘩,心想这尼玛洛三不会还有什么后招吧。

    我刚背上沈冰,另一只手扶着张巧艺,就被从通道里赶来的一群人给堵住了。

    “不许动。”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些警察,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刚要开口就见带队的队长模样的警察又大喝了一声:“别动,慢慢把你手里的人给放了。”

    我巴不得有人替我将她们两个给抬出去呢,听了队长说话,立刻就松开,然后有警察过来将她们带了出去。

    “把手举起来。”队长又对我大喝。

    真是莫名其妙,但对方是警察,我只好乖乖把手给举了起来。

    队长瞪着我横冷一横,摆手让两个警察将我给架住了。

    我觉得队长这个举动有些不合理,我可是救人的,怎么对待跟犯人一样,听他这么一说就反抗了几下,却被那两个警察给擒得死死的。

    这时候通道外跑过来一个警察,小声跟队长说人质已经安全,连同在大厅发现的一共三人都送往医院去了。

    什么?人质?

    “喂,我不是绑架犯,我是刚刚救了他们三个人。”我挣扎着大声对队长喊着,可队长这会儿不耐烦地摆手,我就被那两个警察压上车了。

    我坐在警车后面由一名警察看守着,只要我稍稍一动,那名警察就极为警惕地盯着我。

    无奈叹了口气,看来我今晚要在警局过夜了。

    忽然我想到一个事情,我走了以后,那个密室该不会是由警察来清理吧,那里可还有一句洛三的干尸,不管洛三死没死,都不能保证那干尸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可我现在解释也不会有警察信,干脆等张巧艺她们醒过来再说吧。

    就在我被推进看守所里的时候,我身上的手机和钱包都被收走了,屋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个凳子。

    趴在桌子上越来越累,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着没有,就听见有开门的声音。

    还没抬起头我就听到有人坐在对面了,然后用手敲了敲桌子,似乎是示意我抬起头。

    我刚睁开眼睛就感觉光线刺眼,便用手遮住光线,才勉强能看清是刚才在密室里见过的队长,正坐在那里,桌子上摆了一个档案袋。

    等我适应了光线,队长才开口说道:“我们调查过了你的档案,从小生活在农村,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可你是这几天才突然来到我们南都的,紧接着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是我干的。”我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

    队长想是听惯了这种说辞,沉默的从档案袋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这不就是那间密室嘛,其中还有那具干尸的照片。

    “我们在这具尸体的身上和三名受害人身上都发现了你的指纹,而你身上的手机被证实是受害人张巧艺所有。”队长一板一眼地说道。

    我靠,要不要这么认真,我似乎才没进来多长时间,现在警察办事效率也太快了吧。

    队长拿出干尸的照片:“这具干尸是什么来历?”

    反正说了他也不会信,一开始我便没有打算告诉他,后来为了拖延时间等张巧艺她们醒过来,这才把洛三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一开始队长还在认真给我做笔录,后来导师放下笔,像是听故事一样,没有打断我。

    不过在我的叙述当中,有意把棺压棺的事情给剔除了。

    听我说完,队长眉毛挑了挑:“你的意思是这具干尸绑架了你们,你奋力反抗,想要把三名受害人解救出去是吗?”

    “对。”我心里高兴,看来队长也在认真听我说。

    队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让外面的警员尽快联系一个医生来确诊我有没有精神病。

    我心里暗骂一声,果然是把我当精神病了。

    队长用笔尖指着我,叫我尽快跟警方合作,不料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我见赶过来的警员有些慌张地在队长耳边说着什么,队长听了以后脸色大变,似乎事情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真的?”队长再次确认,见那名警员点头,这才摆手让他离开。

    看队长的样子不会是出什么麻烦事儿吧,要是牵连太多人可就麻烦大了,也不知道警察是怎么找到密室的。

    很明显我看到队长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重新坐在我面前,不过额头上的汗根本无法掩饰。

    “三名受害人当中有一个是警员,你要是不老实跟我交代,那你的罪可不轻。”

    听队长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沈冰跟我提起过,她从警校毕业只考上了一个小小的警员,难不成是她跟着那两人进了屋子之后,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让她偷偷报了警?

    似乎是见我沉默,队长犹豫了一下,将干尸的照片推到我面前。

    我低头看着洛三干尸的照片,只见队长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悄悄凑近我的耳朵,告诉了我一个消息。

    看着队长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坐了回去,我听完后也十分惊讶,不过队长冲着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似乎不想让太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