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还没有完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7:26本章字数:3068字

    我点了点头,示意队长明白他的意思。

    队长一直没有出声,似乎是在等我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就刚才队长所说的,洛三的干尸竟然是自燃了起来,这已经够奇怪的了,最后竟然烧的连个渣都不剩,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我一样。

    这太蹊跷了,似乎法医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不想跟我说实话?”队长显然把我之前的话当成了故事。

    之后我在这里被队长盘问了很久,又换了不少个警员来问我,每个人都不相信我说的话,直到外面有人通知我说沈冰醒了。

    听到沈冰醒来的消息,我立刻就站起了起来。

    还在盘问我的警员似乎被我动作下了一跳,扶了扶眼镜,有些怯弱地对我说道:“你,你要做什么,快坐下。”

    我愣了一下,哦了一声坐了回去。

    我看见那名警员跟外面的警察说着什么,声音太小听不真切,但只要沈冰醒过来,我就不用在这个破地方被来回问话了。

    可他们两个说着说着就离开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我扒住铁门想要往外面看,可门被锁的结结实实,喊了几次也没人搭理我,索性拍了一下铁门气冲冲地坐回凳子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才醒过来。

    “请你跟我来。”警员打开门站在那里说道。

    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心里纳闷儿怎么警察的态度一下子变了?

    刚出了铁门,我才注意到外面的阳光非常刺眼,一边用手挡着一边跟在那名警察后面。

    这条路我还记得,我就是从这里被带进来的。

    我被带到一间屋子门口,那名警察轻轻敲了敲门,我看见门牌上写的是刑警队长办公室,莫非是……

    “请进。”

    果然是队长的声音,昨天他可是跟我聊了很长时间。

    站在门口我愣了一下,那名警察示意我进去,推开门就看见队长正在桌子上整理什么,见到是我就露出笑容,走过来把我让了进去。

    刚一进门,我就注意到沈冰也在屋子里,换上了一身警服,看起来很精神,又让人不敢接近。

    被让进来的时候,我注意到沈冰也在盯着我。

    这时候队长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才知道他叫牛大发,是负责这个片区的刑警队长,刚好事件出现在所管辖区域,便由他来接手。

    后来牛队长告诉我说,这个案子不成立,因为最有嫌疑的我却被沈冰她们三人认定无罪,在现场又没有找到任何凶器。

    之后验血也没有在我们身上发现嗑药的迹象,那些带着沈冰进屋的傀儡尸又找不到,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从牛队长的话中,我知道张战和张巧艺也醒了过来,便询问他们怎么样。

    这时候沈冰站起来,用一副冰冷的口气说道:“自己差点进去还关系别人,他们还在医院,你不用担心。”

    我听了一愣,心想这个女人还真不好接近。

    牛队长拿起刚整理好的文件,看了看我:“我还有案子要办,你们聊你们的,我先走了。”

    沈冰把牛队长送走了以后,轻轻关上门,然后双手交叉胸前,一副审视的样子盯着我:“昨晚的事情你在说一遍。”

    我已经记不清我是对第几个人说第几遍这个事情了,看沈冰的样子显然已经听过这个事情了,似乎只是为了再次确认。

    “昨晚进屋之后你怎么昏倒的?”说完之后我疑惑地问道。

    沈冰告诉我说,昨晚他跟着那两人进屋之后就觉得不对劲,偷偷拿出手机报警的时候被发现了,胡乱找了一个房间钻进去,之后就不清楚了。

    不过在她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被人抓着手臂,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听了以后,我怎么觉得跟我救人的时候很像,便问她有没有看清是谁救她,沈冰只是默默摇头,有些回避的意思。

    对于这个蹊跷的案子沈冰也没有再提,似乎警方不希望再有什么岔子,沈冰便对我说,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可以离开了。

    “还没完。”我这时候才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

    沈冰愣了一下:“什么事?”

    “你跟我走。”

    我站在警局门口等了好半天,女人就是麻烦,连去个医院都要换次衣服。

    就在我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就发现一个身材高挑,踩着高跟靴子的长发女人从警局里走了出来,看着这身成熟打扮,我差点没认出来是沈冰。

    “你的。”沈冰递过来一个牛皮纸袋。

    我打开牛皮纸袋一看,里面装着我的手机和钱包,这才恍然大悟,刚才出来太着急了竟然把这些东西给忘了。

    这时候一辆警车开过来,车窗被摇下来,沈冰探头出来:“上车。”

    我刚上车还没系好安全带,就感觉后背紧紧贴着靠垫,这一脚油门肯定是踩到底了,车子跟窜出去了一样。

    我用手拽住安全带,好不容易等车子速度慢了下来才喘了口气。

    “开这么快干什么?”昨天晚上那么危险我都没事,要是死于车祸就太冤枉了。

    沈冰平淡地甩了一句:“怕什么。”

    也许是因为我的话挑衅了她,车速再次暴涨,真难为这普通的警车在沈冰手里这么卖力。

    医院门口一个急刹车,我见车子停稳就立刻下车,后面水泥地上两道车辙,我甚至还能闻到橡胶烧糊的味道。

    女司机这个生物不好惹!

    沈冰得意地看了我一眼,就自顾自地进了医院,我无奈地跟在后面,看她轻车熟路的样子似乎已经是来过了。

    在一间病房门口停下,我朝里面一看,张巧艺正坐在旁边给张战倒水。

    我敲了敲门进去,张战一看是我进来,满脸的愧疚。

    “你们没事就好了。”我打破尴尬率先说道。

    张巧艺给我们拿来凳子坐下,满脸的感激,看他们两个人的样子,想必已经是知道事情经过了。

    “这次多亏了你,不然……”张战脸上尴尬,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摆了摆手,说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眼下还有一个紧急的事情要办,我担心越拖越容易出现什么变故。

    三人都疑惑地看着我:“还有什么事情?”

    我盯着沈冰,把请她来挪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并且把棺压棺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沈冰听了以后开始有些不信,经我推测她家族是由盛转衰的时候,她才震惊地看着我,似乎完全印证了我的说法。

    “你说的都是真的?”沈冰激动地抓着我手臂。

    其实气运这个说法早在几百年前就流传下来,是真是假,要经过至少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才能看得出来。

    不过眼下沈冰的家族的确衰落至此,我没有给她肯定的答案,只是建议她拜祭一下先祖,然后将坟迁走。

    沈冰思考了一下点点头,看来让她这个警察相信封建鬼话,还不如实实在在让她把坟挪走。

    “我跟你们去。”张战想要从床上起来,却没有什么力气。

    我急忙让他躺下,估计他被洛三控制了两天,体力应该消耗很大,现在正是恢复的时候,就让张巧艺陪在旁边照顾,挪坟的事情由我和沈冰去就可以了。

    为了抓紧时间,我和沈冰很快就从医院里出来,她直接上去打开车门叫我上车,似乎见我没有动,便探出头来催促我。

    我晃着手里的钥匙,这是我临出门的时候,从张巧艺那里借来的。

    “山路不好走,我特意借了辆车。”我见沈冰盯着手里的钥匙,心中得意,可不能再坐她的车了,不然小命早晚不保。

    我把车停在小树林外面,凭着记忆带着沈冰往里面走,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一尊黑红棺木,四周还插着之前洛三布置用来压制冤魂的符纸。 

    “怎么不走了?”我诧异地看着沈冰。

    沈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说她有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又说不太清楚,好像是发自血液里的。

    我一听果然没找错人,沈冰就是这尊棺材主人的后人,不论从她个人感受上还是样貌,都完全符合。

    “这,这是红衫木?”沈冰看清之后惊呼出来。

    红衫木我也认识啊,不算是一种特别昂贵的木料,我就说她不用这么大呼小叫的吧。

    沈冰轻轻放下捂着嘴的手,指着棺材:“这棺材也有几百年了吧。”

    “看起来是有些年头了。”我摸着下巴,虽然我不是考古学家,但看它破旧的样子也知道在地下埋了不少年了。

    “我家以前肯定是富甲一方。”沈冰很肯定地说道,不过很快她神情就暗淡下来。

    后来听沈冰说了我才知道,红衫木原产地在北美洲的亚热带丛林中,相距万里,现在也许不算什么,但在几百年前,红杉木那是比金子还贵。

    也不知道沈冰的祖先做了什么孽,埋在这里应该就是为了躲仇家,却还是被找到了。

    沈冰收拾好了情绪,换上一副镇定的样子:“说吧,挪坟具体要怎么做。”

    就在沈冰话音刚落的时候,那副棺材的盖子猛地颤了一下,发出一个沉重的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