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意外中的意外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7:57本章字数:3051字

    沈冰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似乎不知道是哪里发出的声音。

    我把手臂横在她身前,示意她后退。

    “怎么了?”沈冰奇怪地看着我。

    似乎是见我没有理会她,她左右看了看,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就只有那口棺材了:“难道是……”

    就在沈冰刚开口的时候,那口棺材忽然晃动了一下,从棺盖的缝隙渗出一股一股的黑水,跟我之前见到的一样。

    沈冰一下子捂住嘴,瞪大了眼睛,根本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这棺材发生了什么,目前还没有什么威胁,便站在旁边先观察一下。

    当啷——

    又是一声,这次盖子是被力量推开的,跟之前几次的力道不同,而且我分明看到有一双手掌从里面撑着棺材。

    我就感觉背脊发寒,这大白天的还能闹怪事,拿这棺材里面的鬼物得多厉害啊。

    想着就害怕了,这功夫沈冰却朝着棺材跑了过去。

    我擦,难不成失心疯了?!

    我一把拉住沈冰:“别过去,你疯了不成。”

    “有人被困在里面了,你没看到吗?”沈冰好像已经忘了恐惧,指着那边的棺材说道。

    人?那里面怎么可能有人!

    沈冰根本不听我的解释,挣扎了几次之后终于甩开我的手,我再次伸手抓了个空,便急忙朝着她追了过去。

    其间棺材晃动得更厉害了,黑水不断喷溅出来,沉重的棺材被掀开了一个大缝隙,已经能清楚看到一对手腕了。

    就在沈冰距离棺材只有几步距离的时候,棺材盖砰地一声被掀飞了几米高,然后重重落在了地上,砸出一片尘土。

    沈冰似乎被这意料之外的情况给吓得愣住了,站在原地就这么盯着那副棺材,就连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更让人背脊发凉的是,从黑水当中慢慢爬出了一个人,但在我看来却根本没有了人样。

    这人皮肤被水浸泡得发白肿胀,脸上和胳膊外露的皮肤已经溃烂,甚至有几处都能看到森森白骨。

    出来以后,这人先是站在棺材旁边没有动,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我们,然后又把脑袋伸进棺材里面,喉咙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他在喝棺材里的黑水?!

    我看着这个头发几乎掉光,眼球只剩一个的人转而晃晃悠悠朝我们走过来,才发现他身上竟然穿着特别眼熟的工装。

    对了,这是张战工地的工作服!

    这人是那里的工人?我心里正纳闷儿,却见沈冰竟然只是捂着嘴一动不动,连跑的意思都没有。

    来不及多想,正常腐烂成这样早就是死人一个了,先把沈冰拉回来再说。

    就在这个时候,那人踉跄几步就停了下来,盯着满脸惊恐的沈冰,这才低头打量着自己的手掌,我才看见他手掌已经被腐蚀出一个大洞。

    “我,我怎么会……”

    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半人不人的东西竟然说话了,沈冰身子也明显震了一下,回过神儿来之后回头想我这里看了看。

    这人似乎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烂了,一副害怕的样子,然后抬起头盯着我们。

    “求求你们,救,救救……”

    他话还没说完,脸部溃烂的肉就掉下来一块,下巴的一边也随着掉了下来,只剩下另一边的肉还连着。

    这一幕吓得沈冰大叫了出来,可他似乎还在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我想应该是在求救吧。

    我上去一把将沈冰拉过来,顺手捡起一根粗树枝:“你别过来,不然……”

    似乎是听懂了我的话,这人明显顿了一下,不过喉咙里还在咕噜咕噜说着什么,但我半个字都听不懂。

    咕噜了一阵之后,这人又缓缓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可这次没走两步,就听见嘎啦一声,其中一条腿折了。

    这人跪在地上,双手捂着喉咙,从一直没有眼球的眼窝中不断冒出黑水。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痛苦,而且另外一直眼球慢慢开始股长起来,突出来将近三分之二,嘴角不断有黑水溢出来。

    就在我觉得事情不对的时候,听到一个清脆的骨骼错位声,想都没想就抱起沈冰向后躲了过去。

    似乎是太意外了,沈冰被我抱起来后大叫了一声。

    由于太匆忙了,抱起沈冰之后我一直在注意着那边的情况,没有顾及脚下,没跑两步就摔倒在地上了。

    就在我倒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那人的脑袋飞了出去,被黑水喷出了几米高,而黑水就跟喷泉一样,射出一道水柱。

    为了保护沈冰不被摔到,我倒在了地上,而沈冰却压在我身上,我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扶沈冰,可入手却十分柔软。

    我擦,难道刚才倒下来的时候,沈冰是用胸口压在我脸上的?

    来不及多想,我余光看到刚才喷了几米高的水柱已经停止,而黑水现在正落下来。

    沈冰一下子被我放到在地上,把她的腿蜷缩在她胸前,这样我就把她完完全全挡在身子下面了。

    好在我衣服上有个帽子能挡住脑袋,刚戴上帽子就感觉有水滴在我后背上和裤子上。

    “没了。”半响沈冰才用蚊子般的声音提醒我。

    天知道那些黑水有没有毒,但看那人腐烂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刚要起身脱掉沾染黑水的衣服裤子,就看到沈冰的袖口有一块水渍,黑乎乎的,明显是被黑水给弄脏了。

    二话不说我就开始脱沈冰的外套,开始沈冰愣住了,一对大眼睛吃定地看着我。

    当我从她肩膀上要脱下外套的时候,我感觉眼前一花,嘴巴子上就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我捂着脸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沈冰往后挪了一点,一声不吭地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扔在地上。

    回过神儿来,我尴尬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然后默默地朝着停车的方向走过去。

    这时候沈冰追上来,有些不好意思看我:“对不起啊,刚才我本能的就……”

    “啊,这都是小事。”我也很无奈,可当时情况危急,况且我现在身上就只有一件四角裤了,实在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从车上我和沈冰一人抱下一个汽油桶,这还是之前我跟张巧艺出发去找我姨夫爷的时候预备的。

    回到小树林里,我用脱下来的衣服把散落有黑水的泥土都聚在一起,然后浇上汽油,一把火给点了。

    之后我才注意到沈冰已经蹲在那具无头尸体旁边,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沈大景观,有什么发现吗?”我也学着她蹲下来。

    这具无头尸体也许是喷了一肚子黑水出去,整个身子都比之前缩水了很多,就好像一个皮囊一样,干瘪的贴在地上。

    沈冰皱着眉,嘴里嘟囔着奇怪,摇了摇头。

    募得沈冰忽然站起来转了过去,一副不满地口气说道:“穿那么少就不要蹲下来。”

    我一听她这话立刻就站好,尴尬地笑了两声,尼玛难不成刚才我走光了?

    把无头尸体和脑袋找了回来,然后我将汽油淋在上面,连同之前染了黑水的衣物都扔进了火里。

    也不知道这些黑水是什么东西,遇火之后就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形容不出的难闻气味散发出来,让人胃里一阵翻腾。

    沈冰捂着嘴指了指那副棺材,我会意地点了点头,拎了汽油桶走了过去。

    果然这幅棺材里的黑水已经干涸,露出了里面有些发黑的骨头架子,上面仅有一点布条包裹,想必经历了太久的年月。

    我搬起汽油桶,见沈冰点头,这才用汽油里里外外淋了个遍,最后将棺盖抬过来放好,从之前那团火中取来一根火棍递给她。

    沈冰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将火棍扔到棺材上。

    只一瞬间,忽的一声光焰就将棺材尽数包裹,袭人的热浪让我不得不后退了一些,倒是沈冰仍旧淡定地站在原地。

    从侧面看向沈冰,此刻我好像看到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有那么恍惚的一刹那,觉得她真的就是沈菁菁。

    我不知道她留没留眼泪,那么近也许眼泪一出来就被蒸发掉了吧,可沈冰毫发无损。

    渐渐的火焰开始萎靡,可我却仍旧能够看见火光中的长方形形状。

    沈冰似乎也看到了,不可置信地捂着嘴,也许她正跟我想的一样,这么猛烈的火都对这棺材无济于事?

    等到只剩下火苗,我才上前去查看,发现这幅棺材烧掉以后,竟然还留下来一个黑乎乎,类似框架的东西。

    现在这幅棺材成了黑乎乎的长方体,正当我犹豫的时候,沈冰已经走了过去,蹲下来用手指在上面蹭了一下。

    我急忙跑过去,就看见沈冰两根手臂不断撵着:“这上面是一层碳而已。”

    见洛冰手指上的黑色曾两下就淡了,我这才蹲下来看着被沈冰蹭过的地方,上面有些凹凸不平,将手靠近就能感觉到一阵阵热气。

    忽然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便捡了一些树叶团在一起,然后在那篇黑乎乎的地方用力擦了几下,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有这种棺材,怪不得我搬起棺材的时候觉得异常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