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上身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8:32本章字数:3046字

    石棺!

    这副棺材外面包裹的红衫木被烧掉之后,石头框架被保存了下来,这会儿已经黑得不成样子了。

    我用木棍撬开上面的棺盖,石头摩擦之间发出沉重的闷响。

    可就在我稍稍用力的时候,啪啦一声,棺盖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大裂缝,从当中断成两截之后摔在地上,碎成几块。

    紧接着整个石棺似乎也支撑不住,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我愣在原地,倒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沈冰的表情。

    倒是沈冰比我先回过神儿来,蹲下来捡起一个石棺碎片,看了看之后便在碎片当中找着什么。

    见了我也跟着往外面挑拣着碎片,我注意到沈冰动作忽然停住了,然后快速在那里用手拨开细小的碎片。

    微微泛黄的粉末,是骨灰!

    我见沈冰用手捧了起来,莫名的有些心酸。

    之后我们带着骨灰回到警局,看着沈冰神情有些默然地下了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忽然打了一个哆嗦,才想起来一件重要事情。

    摇下车窗,我对沈冰喊道:“喂,能不能借我这个良好市民一套衣服。”

    “等着。”沈冰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打了一个喷嚏,顺手打开了车内空调,没想到精神缓和下来之后感觉这么冷。

    咚咚咚——

    我摇下车窗,一对衣物就被人给扔了进来,我刚要说些什么,就见沈冰已经转身要走了,不过还是回头看了我一眼:“谢了。”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这个冰冷的美人连道谢都这么酷。

    两天之后张战出院,张巧艺邀请我去她家里做客。

    我坐在沙发上颠了几下,有钱人的东西就是好,比我家那木板床软太多了。

    没一会儿张巧艺就端着水果出来,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慢慢削了一个苹果给我,可我哪有吃东西的心情,今天我可是要钱来的。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意思,张巧艺神秘兮兮地递给我一张卡:“这里是答应给你酬劳。”

    我接过卡也送了口气,冒这么大的险赚钱,有生以来我还是头一次,不过洛三临死之前的行为很古怪……

    “你怎么了?”张巧艺似乎见我皱着眉,疑惑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不过我记得洛三看到我那本残册子的时候,表情极为惊讶,似乎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东西一样。

    究竟这个残册子有什么来历,我觉得越来越神秘了。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张战笑呵呵地走了过来:“这次要多谢你了。”

    我摆摆手,跟张战谦虚了几句。其实我不太懂这里面的事情,对付洛三也完全是靠运气,只要不招惹其他麻烦,别被人盯上就好了。

    正跟张战说话的时候,张巧艺又故意靠近了我一些,各种亲昵的举动让我有些受不了。

    奇怪了,张巧艺不是说假装情侣嘛,怎么现在有些假戏真做的感觉,在她爸面前也用不着这样啊。

    后来张战又问到挪坟的事情,我便只说了烧掉棺材,沈冰拿走骨灰的事情,也从张巧艺那里知道沈冰已经带着骨灰回去了。

    没想到沈冰这么快就回去了,想来也见不到了吧。

    聊了一阵之后,张战似乎是大病初愈觉得有些累了,便要张巧艺陪着我,自己却先回屋休息去了。

    张巧艺拉着我的手往楼上走,说有东西给我看。

    这是我第二次进到张巧艺的房间,上次来的时候她被绑在了床上,现在我就坐在上面,她则到卫生间去了。

    什么好东西会放在卫生间啊。

    我正纳闷儿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张巧艺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不少水蒸气。

    看着张巧艺裹着浴巾,肩头手臂上还有不少水珠,皮肤似乎因为热水的缘故白嫩透红,正稍稍低着头,咬着下嘴唇。

    咕噜——

    我喉咙发干,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张巧艺小脸红红地偷看了我一眼,两手挡在胸口,分开腿横跨在我腿上。

    一股香气扑到我脸上,瞬间我就感觉连魂儿都差点被她给勾走了,而且那一对胸脯呼之欲出的样子,让人忍住不立刻去品尝。

    “喜欢吗?”张巧艺用手臂环住我的脖子,这让我更加靠近了她的胸口。

    送来门来的鲜肉,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吧。

    似乎是见我没有拒绝,张巧艺嘴角微微上扬,把头凑过来盯着我的眼睛,我能感觉到她的鼻尖已经碰到了我。

    水嫩的嘴唇就要凑上来,我却在她眼睛里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一下子用手扶住张巧艺的肩膀,让她不能再靠近:“等等。”

    “怎么了?”张巧艺眉头一皱。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这里有眼屎,没有擦干净。”

    听我这么一说,张巧艺立刻用手指擦了一下,然后就凑上来要吻我,可我仍旧向后躲了一下,警惕地看着她。

    就在刚才她凑过来的时候,我的手在她后背上摸到了什么,似乎是一种凹凸不平的东西,触感有些像留下来的疤痕。

    也许是看出我的变化,张巧艺尴尬地笑了笑:“到底怎么了嘛?”

    我也立刻笑了笑,说过程太快有些不适应,能不能先让我抱她一下。

    听我这么一说,张巧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欢喜地扑到我怀里,我就势一把抱住,用双手揽住她的小蛮腰。

    低头一看,果然在她的后背上有一个淡红色的痕迹,像是刻痕。

    真是疤痕?

    就在我诧异的时候,忽然发现张巧艺的胳膊动了一下,我立刻就抓住,低头一看发现她正要解开自己的浴巾。

    “这……”我心中痒了一下。

    张巧艺似乎很害羞的不敢看我,将头埋进我胸口:“怎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不,不是的,只是……”也许是在村里呆久了,我的思想还是放不开。

    刷拉——

    张巧艺一下子解开浴巾,我能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体卧在了怀里,那感觉就像是抱着一块温暖的软玉。

    我被张巧艺按在床上,她跨坐在我身上,长长的头发挡在身前,一脸不好意思的在我上衣纽扣上解着。

    好不容易跳掉衣服,张巧艺就轻轻往我身上趴了下来。

    可我还没感觉到美女入怀,就有一股猛力将我向下震开,我整个人瞬间陷进床垫当中,要不是这床垫,恐怕我的腰都要断了。

    同时张巧艺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撞到墙上发出砰地一声。

    我急忙撑起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但刚才那股力量是从哪来的?

    就在我要过去扶张巧艺起来的时候,就发现散落在她胸前的头发下,隐隐约约有一些奇怪的花纹,跟背后我看到的疤痕差不多。

    前面也有?我心里大吃一惊。

    这时候张巧艺慢慢醒了过来,似乎第一眼就看到了我,然后双眼惊恐地看着我,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你,你没事吧。”我觉得她似乎有点不对劲。

    张巧艺歪了歪脖子,然后缓缓朝我走过来想要抱着我,却仍旧被一股力量给弹开,而我也后退了两步。

    就在刚才,我明显看见自己身前冒出一股淡淡的白光,就是这股光芒在排斥着她。

    张巧艺纳闷儿地盯着我:“奇怪,已经有主了?”

    我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但我能肯定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张巧艺!

    两次没能让对方得手,看来我身上是有什么东西不能让她接近,胆子也大了不少:“你到底是谁?”

    张巧艺冷笑了一声,站直了身子,撩拨一下头发,摆出一个妩媚的姿势:“我?我不就是张巧艺嘛。”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身前的花纹竟然是类似符咒的东西,又不像是画上去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附在了张巧艺身上。

    但意外的是,那些符咒颜色比我第一见到的时候淡了很多。

    “你到底想怎样?”我大声说道。

    洛三明明已经死了,又会是谁在张巧艺身上动了手脚?

    忽然我想起来那天晚上在密室,最后张巧艺倒在地上,表情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会不会跟这个事情有关联?

    张巧艺盯着我舔了舔嘴唇,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要慢慢地生吃了你,如果你肯交出那本册子,我可以考虑吃得快一点,让你少痛苦一会。”

    册子?

    这家伙想要那本残册子?想必他已经是知道这本册子的来历?

    姨夫爷临终前嘱咐我要找一个深渊将这本册子扔下去,当时他只是说要让棺人从世上消失,看来还有一点就是不想让别人得到它。

    这么多人窥视这本残册子,它到底有什么用,又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我家里?

    我怔怔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张巧艺,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了残册子:“你在说什么?”

    “少装蒜,上次我都看见了,赶紧交给我。”张巧艺换上一脸的不满。

    “躲在别人背后的卑鄙小人。”说着我就冲了过去。

    似乎是吃了两次苦头,张巧艺灵活地躲开了,气喘吁吁地盯着我:“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出卖了灵魂的家伙。”

    出卖灵魂?在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