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失踪的人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9:00本章字数:3025字

    眼前的这个张巧艺低低地笑了几声,弓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看样子很畏惧我。

    “你手上的那串珠子从哪来的?”忽然张巧艺有凝视着我的手臂。

    珠子?

    我抬起手臂,看着手腕上用奇怪系法缠在手腕上的珠串,这不正是姨夫爷林中前送个我的吗,难道这人认识?

    沉默了一会儿,我假装肯定地说道:“我在文玩市场淘的。”

    张巧艺狐疑地盯着我,然后冷笑了一声,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立刻否定了我的说法,称这串珠子是有主之物,不可能流落到市面上去。

    经她这么一说,我更加肯定他是知道我姨夫爷的事情,而且还很可能认识他,但这一系列的手段来看,并不像是什么好人。

    见我没有说话,张巧艺就开始打量我,又皱起眉,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我找准一个机会,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忽然扑了上去,还没靠近就看见她一脸惊恐地看着我,这么近的距离想要躲已经不可能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已经脱离了张巧艺的躯壳。

    眼前白光一闪,我就感觉眼前花了一下,当我再能看清楚的时候,我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而张巧艺还在那个角落里,双眼空洞地看着前面,齐腰的长发倒竖起来。

    过了几秒钟,张巧艺的眼睛就缓缓闭上,同时头发也垂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我凑过去一看,她已经昏了过去。

    我见她身上的奇怪咒文已经消失,便用浴巾将她裹好,然后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从她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我就奇怪为什么每次都是张巧艺被附身,难不成跟她之前三生灵的经历有关系?

    这里面太多的事情我不知道,必须像个办法才行。

    而且最让我担心的是,有人已经盯上了我,而且目的还是那本残册子,怪不得姨夫爷让我扔掉它,可那人说我出卖灵魂又是因为什么?

    天知道张巧艺会不会再被附身,我便找了一间她隔壁的屋子睡了,反正她家屋子这么多。

    隔天我睡到自然醒,好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睡觉了。

    我刚伸了一个懒腰,就看见床尾的位置做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长发及腰,除了张巧艺还能有谁。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昨天的事情,立刻警惕地坐了起来。

    “你醒了啊,睡的跟死猪一样。”张巧艺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转过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看她的样子没什么异样,不过昨天我也是被她的演技给骗了,还是确认一下的好。

    “那个昨晚……”我刚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问好,毕竟不能直接问女孩子要看她的裸背。

    提起昨天的事,张巧艺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她连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出来的都不清楚,整个过程中晕晕乎乎的,直到今天早晨在完全清醒过来。

    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怕她害怕,就说她身体虚弱,还没有从上次的惊吓中恢复过来,现在恢复了就没事了。

    我心里暗自一算,看来张巧艺在医院的时候就被附身了,应该是我去她和张战之后的事情了。

    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洛三说的‘容器’两个字。

    我对这两个字印象很深,当时洛三不就是盯着张巧艺说的嘛,难道跟这次的事情有关?

    “想什么呢?”张巧艺纳闷儿地看着我。

    “啊,没,没事。”

    张巧艺心思本来就多,想必是猜到了我可能对她有所隐瞒,也不知道跟张战说了什么,张战就找上我,要我代替大川的位置,当张巧艺的兼职保镖。

    有个兼职工作也不错,而且还是在一个美女身边,我又担心她再出什么状况,简直是一箭三雕的美差。

    不过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去看老妈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便跟张战说回来再说工作上的事情。

    张战倒是爽快,直接让张巧艺开车送我过去,从今天就可以开始正式当张巧艺的简直保镖。

    出发之前张巧艺带着我去南都的商场里买了一套衣服,一开始我还偶尔看一下价签,后来每次看心脏都好像受到重击一样,索性就不去看了,反正是张巧艺掏钱。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这尼玛简直是抢钱啊,一套衣服就要个万八千的,不带个几万块钱根本不好意思进去。

    也许是猜到了我的疑问,张巧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可得对你好点,不然让我老爸看出了破绽就糟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有点空落落的,可还是点头应了一声。

    在医院里看到老妈已经醒过来,我心里有一种复杂的喜悦,不敢多有太多太过分的表现,因为在我进去看她之前,在门外老爹就跟我说了,他一直在对老妈隐瞒她的病情,好让她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在门口的时候我就把钱交给老爹了,老爹难得的肯定了我,说我已经长大了。

    不过当他问及这钱我是怎么赚的,我来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还好是张巧艺帮我说话,说是她家暂借给我的,用打工来还。

    老爹得知钱的来源正常,这才放心收下,我和张巧艺对视一眼,她调皮地冲我做了一个鬼脸。

    后来我又把话题往姨夫爷那边带,可老爹似乎是察觉到了,支支吾吾不肯跟我说,每次都是含糊其辞,从来不正面回答。

    看来这次我也不能从老爹那里套出什么了,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老爹是知道姨夫爷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表现得这样。

    老爹奇怪地看着我:“你最近都干了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我愣了一下:“没干什么啊,就是帮张巧艺家里做事,偶尔去工地上转悠一下什么的。”

    听我这么一说,老爹点了点头,似乎还不放心,叫我不要碰那些邪门歪道的事情。

    然后老爹又问了我很多最近的近况,还好我都勉强能答上,幸好张巧艺急匆匆赶过来,说家里现在有事情,要赶紧回去。

    好不容易摆脱了老爹的问话,估计再玩一会儿我就撑不住了,我坐在副驾驶上松了口气:“多谢你帮我解围。”

    “解围?你弄错了,真的有件很棘手的事情。”张巧艺一脸正经地说道。

    “怎么了?”我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张巧艺用一副不理解的表情看着我,问我还记不记得第一次跟她去工地的时候,听她老爸说起过那副红木棺材的事情。

    那件事情我当然记得,当时洛三也在,那副棺材在抬出来的时候还砸断了一名工人的双腿,后来就被放在小树林了。

    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而且那副棺材也被我烧掉了,沈冰已经带着先祖的骨灰挪坟走了,还能有什么事情跟棺材有联系?

    张巧艺点了点头,这些情况她都是知道的,可却说我似乎漏掉了一件事情。

    我漏掉了一个事情?

    “还记得我老爸曾说过,挖那副棺材出来的当晚,花重金找了两个胆子大的工人去看守的事情吗?”张巧艺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

    她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听张战说当时是有两个工人看守,不过一个当晚就死了,另外一个下落不明。

    忽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这才想起来那天我带着沈冰去挪坟,从那副棺材里面不正是爬出来一个全身高度腐烂的人嘛。

    当时我就认出来那人穿着工地的工作服 ,现在这么一想,那人应该就是当晚失踪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进到了棺材里面,这才被黑水给腐蚀成那样。

    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怎么事情还能跟那副棺材有联系?

    张巧艺摇了摇头,说事情并不是跟那副棺材有关系,而是失踪的那个人找到了!

    我一听当即就愣住了,失踪的那人找到了?

    “怎么找到的?”我一边问着,一遍催促她快开车,事情似乎又麻烦起来了。

    张巧艺告诉我说,在电话里她也没听得太明白,总之这个失踪了好几天的人是自己回来的,走到工地附近的时候被人发现,然后带了回来。

    自己回来的?

    这就奇怪了,正常人就算在树林里迷了路,几天不吃不喝应该也是熬不住的,况且还要自己走回来,那么他好端端的看守着棺材怎么会走丢了?

    路上我做了好几种假设,唯一有些可信度的就是,这人是假冒的。

    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和判断,那天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腐烂人应该就是走丢的那个,现在出现这个也不可能是符尸,因为符尸要用到本体的尸体才能制作。

    傀儡尸?也不可能,究竟是什么?

    刚到了工地,我和张巧艺就直奔张战的办公室,可在路上却忽然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就有不少工人从一个简易房里跑了出来。

    我见这些工人都满脸惊慌,叽叽喳喳指着屋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其中两个个头高大的工人用力堵住了门,似乎害怕里面跑出来什么怪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