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这又是什么尸

    更新时间:2015-08-17 15:19:29本章字数:3064字

    看到这种情况,张巧艺率先跑了过去。

    就在我快走两步要追上去的时候,就听见那群工人又叫叫嚷嚷着,似乎因为什么事情起了争执,同时张巧艺也慢了下来。

    我靠的近了,才听见被人堵住的那扇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正撞得当当作响,大有阻拦不住的架势。

    “别吵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张巧艺一走过去就大声说道。

    这些工人见到张巧艺来了,立刻停了下来,但明显彼此见因为意见不一,互相都在憋着一口气。

    在张巧艺出声的同时,那扇门也没有再发出声音,这也让堵门的几个人松了口气。

    我走过去的时候,这些工人正跟张巧艺汇报刚才的情况,我听了以后心里咯噔跳了一下。

    原来失踪又回来的那名工人就被关在这间屋子里,起初大伙没有在意,又在一起共事了不少个年头,一听说他回来了都纷纷过来探望。

    但这探望的人中,更多的是好奇他怎么那晚发生了什么,都想听他讲讲他都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谁料想大伙刚进去的时候还没什么,只是什么话都不说,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对劲,大伙又不敢再多问什么。

    就在大伙觉得无趣,要离开的时候,走在后面一个工人忽然被他抓住,然后不停地用手臂殴打,大伙一开始还阻止,可那家伙变得力大无穷似的,几个人都拦不住,又都害怕被伤到,这才一股脑的跑了出来。

    用手臂殴打?这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我边听边捉摸,这用手臂殴打是个什么动作,正常人不都是用拳头的嘛。

    听到后面,我才知道刚才那两拨人在争执着要不要开门救人,因为被手臂殴打的工人还困在里面,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张巧艺听了以后点点头,看着那扇门,这会儿竟然没了动静。

    “刚刚我听到有人惨叫了一声,那名工人不会已经……”我一直纳闷儿,这群工人竟然忘了说惨叫的事情。

    听我说完这些工人都愣了一下,互相迷茫地小声嘀咕,最后一个工人似乎有些后怕的告诉我说,刚刚他也在后面,听得真切。

    那声音根本不是什么惨叫,而是井大兄弟发疯前一秒自己吼出来的。

    井大兄弟,这还是我头一次听到失踪这人的名字。

    我又从这些工人那了解到,这个被成为井大兄弟的人叫井大山,当晚壮着胆子去小树林当看守的还有他弟弟井小山。

    看来那晚回来报信,又被工人发现死在小树林的就是井小山了。

    咣当——

    忽然一阵剧烈的撞门声,几个靠着门近的工人立刻堵住门,就见门明显向外开了一个缝隙,门框边缘都发生了裂痕,整个简易房的这面墙都晃悠了一下。

    其余人被这一声吓得后退了几步,俱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由于是简易房,门上没有窗户,我肯不到里面的情况,就让几个工人把我抬起来,从门上面的通风口向里面看。

    这一看不要紧,竟然跟你里面穿着工服的井大山对视上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是知道我要从这里向里面看一样。

    我感觉周围气氛一下子变得滞缓了下来,看着将大山外表似乎没什么异样,只是他在盯着我看了几秒之后,突然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然后向房间的角落走了过去。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急忙让抬着我的工人挪了一下,我这才看见那个角落里正有一个人躲在那里,像是害怕极了。

    眼看井大山慢慢靠近,我咕噜咽了下口水,急忙对着那人很大喊道:“窗户,从那里能逃出去!”

    听我这么一说,那人也只是犹豫一下,就拼了命的大叫了一声朝着窗户撞了过去。

    啪擦一声,窗户碎裂。

    井大山双手落空,急忙追到窗户边,看着摔倒在碎玻璃中的猎物,似乎很气愤地砸了一下窗台,然后回头呲牙咧嘴地怒视着我。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我见到井大山怒砸窗台的时候发现一个奇怪的细节,于是就叫他们放我下来。

    我刚下来,里面的井大山就朝着大门撞了过来,要不是几个工人堵住,这扇门恐怕坚持不了两下了。

    虽然没看到里面的情况,这些工人也听出来有人从窗户逃生了,立刻便有几个人绕了过去。

    同时我看那扇门也撑不了几下,而且堵门的工人也都没了力气,便让他们看着我的手,只要我一落下手臂,他们就立刻散开。

    也许担心这些工人不听我的,张巧艺特地重复了一遍。

    我听着井大山撞门的频率,在一声冲击之后,立刻挥手让堵门的工人散开。

    当啷——

    果然井大山下一次撞门,连门带强整个给撞飞了出去,门框挂着墙体整个撕裂开来,就连两边的屋子都受了牵连。

    众人见到连门带人一起摔出来,都惊呼着退后了几步。

    可让我有些失望的是,井大山连门带人并没有飞出来很远,距离我期望的位置还稍稍有些距离。

    井大山从一堆尘土中站起来,若无其事地扫视了一眼周围,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一样,同时对周围这些人呲牙咧嘴,一副样生吞了人的样子。

    这时候井大山似乎注意到有几个工人离得不远,愤怒地看了一眼之后,反而朝着稍远一些的另外一名工人扑了过去。

    果然跟我猜的一样,我心里暗自念道。

    同时我也朝着井大山扑了过去,就在他扑出去的前一秒。

    井大山似乎是发现了黑影,这才扭头看过来,见到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我用力地撞了出去。

    我落在地上就觉得胸口一闷,有些喘不上气来,不过我却注意到井大山在被我撞飞出去,接触到阳光直射的同时,就已经用手臂挡住了眼睛。

    井大山落在地上用手挡住眼睛,不断地翻滚挣扎着,周围工人都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根本没有人敢靠近。

    这家伙果然是怕阳光,怪不得我注意到他砸窗户的时候没敢把手伸出去,而且那名逃走的工人就落在窗户外不远的地方。

    “你们都站到阳光里,别乱走。”我大声喊道。

    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声音,井大山用另外一只手胡乱挥舞着,似乎想要捞到一个人,可这些工人个个都害怕极了,早就躲得远远的,哪还会被他抓到。

    抓人的念头落空,井大山翻过身来低着头,一只手挡着阳光,像是在偷偷观察着周围。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还以为他到阳光下就不会有什么作为,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活动。

    就在井大山目光锁定了简易房的时候,我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

    果然下一秒井大山就朝着简易房跑了过去,见看着他接近影子范围,脸上就越来越有什么,不过在他还有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就被动地停了下来。

    我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另外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幸好在他得逞前拦住了他。

    井大山用力挣扎了几下都没成功,回头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软在地上了。

    我松了口气,看来他在阳光下力气也减了不少。

    不过井大山虽然趴在地上,可还是朝着影子慢慢爬了过去,我骑在他身上,用手勒住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再靠近半分。

    “有两下子啊。”

    “我们几个人都拦不住,他一个人就给制住了。”

    似乎是见到我已经擒住了井大山,不少围观的工人又靠近了许多,都想看清楚这个井大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虽然井大山在眼光下力气弱了很多,但我仍旧废了不少劲,他明显还在跟我抗衡着,真是个棘手的家伙。

    就在我要叫几个工人过来帮忙按住他的时候,周围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同时我就感觉井大山的力气一下子没了,我抬头一看,正有一片云彩飘了过来,遮住了整片工地的阳光。

    就在我心里暗叫糟糕的时候,一直被我压住的井大山忽然发力,我们五个人只坚持了两秒不到,就被他一下子掀翻!

    井大山喉咙发出一个嘶吼,快速地转过身来盯着我,嘴角一咧,就扑了上来。

    我吓得就地一滚,井大山的两个手掌噗的一下直直插在地面当中,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没想到他恢复了力气竟然这么恐怖。

    刷的一声,井大山抽出手掌,掀起一阵尘土。

    当他再要朝我扑过来的时候,云彩的阴影慢慢从我身上褪去,井大山还没反应过来,我就抓住了伸过来的手臂。

    再次曝露在阳光下,井大山挣扎着吼了几声,想要抽出胳膊逃开却被我给抓住,后来用力过猛,就听见嘶拉一声,胳膊从肩膀处撕裂。

    井大山踉跄几步跑进了简易房里,我抓着一条手臂愣了一下,就扔到一边。

    似乎是见到自己手臂在阳光下渐渐燃烧起来,井大山愤怒地对我大吼了一声。

    我站起来拍拍手,只要让他在阳光下就没有什么危险,今天我就是把这些简易房拆了,也要把你给废了。

    正想着,我就听见有警笛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报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