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非礼勿摸

    更新时间:2015-08-17 15:20:01本章字数:3065字

    糟了,现在要是警察也来了,那场面就混乱了。

    我四下看了一眼,还好从刚才开始围观的工人们就已经躲得远远的了,先不管他们看到听到了什么,眼下要先解决掉这个井大山才行。

    当我看向井大山的时候,他正恶狠狠地盯着我,完全不理会丢掉的手臂,像是没事一样。

    不过井大山只能在有影子的范围内活动,现在简易房成了他最好的地方。

    我顿时觉得有些棘手,不知道该怎么把他引导有阳光的地方来,他待在简易房里,简直就是天然屏障,易守难攻。

    一时间我拿他没有办法,而他的目标显然就是我,但这么耗下去,到了天黑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情况,而且警察似乎已经快要到了。

    干脆我直接进去跟他拼了!

    “小洒,你别进去。”张巧艺见我往简易房里走,惊慌地跑了过来。

    我立刻停住,回头呵斥她,让她赶紧回去,有可能的话尽量帮我拖延警察几分钟。

    我看着井大山,我张小洒几次险中求胜,都命大的活了下来,我就不信这大白天的还能有什么鬼什么尸的出来害人。

    似乎是见我毫不畏惧地走过了,井大山歪着脖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然后咧嘴干笑了两声。

    我站在井大山面前,抬头看着他,他也还是咧嘴冲我笑着。

    忽然井大山嘿嘿笑了两声,我预感不妙,就见他一拳打在我的腹部,动作快得即便我有准备也还是来不及反应过来。

    强忍住疼痛,我即刻还击。

    可我的拳头打在他身上,就跟打在沙袋上一样,准确的说,那种感觉就像是打在一堆死肉上,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紧接着我感觉眼前一黑,一只大手按在我头上,把我向后推去,一下子撞在墙壁上。

    还好简易房的墙壁材质没有石头硬,不然这一下恐怕我就晕过去了,即使这样,我还是感觉脑袋翁的一声,估计脑后的墙面肯定凹下去了。

    这该死的,没想到他在影子里和阳光下差别这么大,力气简直翻了几倍。

    我双手猛地向上朝他手腕打过去,整个人顺势向下,这才让他的力气错开,他的手一下子打在墙面上。

    好不容易脱身,我揉了揉后脑勺,刚才那一下当真不轻,果然墙面上凹了下去。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把他引到阳光下才行。

    这么想着,我就朝着窗户慢慢移动过去,似乎这个井大山智商并不高,只是这么呆呆地盯着我咧嘴笑,一点没有阻止我的样子。

    我冲着他勾了勾手指,挑衅他过来。

    果然这个没脑子的井大山一下子扑过来,同时我也微微蹲下去一些,在他扑过来的时候抱住他往窗户外面跳。

    玻璃被井大山撞碎,我正拦腰抱着他打算找一个安全的着陆点,这一切都在几秒之内瞬间完成。

    可就在我心中得意的时候,忽然发现我和井大山在半空中定住了,没有朝着我预想的位置落下去,只能看见我们的半截影子在阳光中。

    我回头一看,这才发现井大山用仅剩的一直手臂抓住了上窗框,正面墙壁都稍稍斜了下来,硬是让我们没有掉下去。

    我擦,这尼玛是什么怪力,我不禁喷了几句脏话。

    毕竟只是平房,我们离地没多高,我立刻下来把井大山往有阳光的地方拽。

    井大山半个身子曝露在阳光下,嗷嗷大叫,那只手却死死抓住窗框,任由墙面发出变形的声音也不撒手。

    最后我的力气不敌,井大山一下子挣脱,跳回了简易房里。

    我看着半个身子都被烧伤的井大山,心里暗自遗憾,差一点就能解决掉这个家伙了,没想到竟然功亏一篑。

    井大山冲我怒吼了几声,现在我在用同样的办法引他出来已经不太可能了,这下的确是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杂乱脚步声快速向这边接近,看样子应该有十来个人。

    同时井大山愣了一下,立刻跳起来重重踩了一下地板,简易房的地板就这样木屑横飞,被他硬生生踩出一个大洞。

    紧接着井大山蹲下去埋头挖着什么,一阵阵沙子被抛了出来。

    糟了,难不成他是要逃跑?

    我急忙冲过去要拦住他,却发现地板的大洞下面,已经被他挖出一个深深的坑洞,其中不断有沙子往外冒出来。

    我蹲下去用手往外挖沙子,这些沙子俱都松软无比,肯定是井大山刚刚挖过的。

    该死的家伙,竟然挖洞逃跑,怪不得他在攻击我的时候,两只手那么轻松地插进地面当中,当时还真给我吓了一跳。

    这到底是什么来历的怪物,挖洞这么快。

    就在我失望地坐在地板上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声音,我也来不及反应是什么,立刻就朝着声音来源扑了过去。

    我感觉扑到了什么东西,心想这个井大山竟然能想出来偷袭我,还挺不简单,我是动用了全身十二分的力气。

    我把井大山压在下面,好不容易逮住他一只手臂,死死按住,我的腾出来另一只手按在胸口的位置,生怕他在挣脱。

    咦?怎么这么软?

    刚才跟井大山交手的时候感觉他跟干尸一样,整个身子是硬邦邦的,怎么我按在胸口上的手感……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下身被什么东西重击一下,顿时感觉什么七情六欲都被撞到九霄云外去了。

    哎呦两个字我刚叫出来,就感觉眼前一道黑影,紧接着眼前一片金星。

    还不等我求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抵在我后背上,一股强大的电流让我全身颤抖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不停的在生与死边缘来回摇摆着。

    在我昏倒的前一秒,我清晰地听到有脚步声走过来,然后隐约有人叫着沈警官。

    也不知道昏迷过去多久,当我有点直觉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在晃晃悠悠地,周围还有两个人在说话,至于说着什么我不记得了。

    当我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已经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了。

    我慢吞吞坐起来,不知道这是哪里,刚要站起来就发现下身一阵疼痛,这才想起来有人在我要害上来了一下,而且我还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我揉了揉已经不疼的脸,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外面的环境,这里应该是警局。

    尼玛,我是抓坏人,怎么反倒给我关警局里了?

    在身上找了几遍,我心里一突,糟了,看来手机也被警察给收缴上去了。

    我强忍着下身之痛,走到门口,大声喊了几遍都没有人搭理我。

    我坐在椅子上休息上了好一会儿,感觉疼痛减轻了一点,这时候才听见有脚步声。

    “你怎么在这?”牛队长奇怪地看着我。

    看到是牛队长,我高兴地不知道怎么解释,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带到这里的,支支吾吾也说不明白。

    不过牛队让我先不要着急,既然能被带到这里,肯定是有警察带我来的,不过现在警局多半人手已经出任务,只能等他们回来再说了。

    出任务?发生什么恶性案件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之前再抓井大山的时候,不就听到了警笛的声音,难道他们还在工地没有回来?

    不过牛队长是个细查入微的人,看到我稍稍弓着身子,一下子就知道我肯定是被人重击了下身。

    这个的确是,我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牛队长用手指了指我:“你小子应该是没干好事儿吧,想不到你一个农村出来的乖孩子……”

    我擦,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好不好!

    任凭我怎么解释,牛队长宁可相信他二十多年的破案经验,也不听我的解释。

    就在我央求牛队长至少先把我手机还给我的时候,牛队长的手机响了,一接电话脸色就沉重下来,然后故意避开了我。

    从细微的声音中,我听出见牛队几次惊讶的反问,都是类似什么伤亡和增员之类的,而且从牛队长的语气中已经能够确认,这次的事情很棘手。

    “不是已经让几个警局联合出动了吗?怎么还没抓到人?”牛队长怒气冲天地大吼了一声。

    后来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牛队长直接挂了电话,然后自己点了颗烟。

    我感觉应该是遇到什么难缠的事件了,就小心翼翼地跟牛队长打听消息,便先询问了一下现在的时间。

    “已经晚上十点整了。”牛队长似乎不想理睬我。

    已经到晚上了?那我被带到这里岂不是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怎么被电一下能昏过去这么久?

    还是因为我下面……

    直觉告诉我,肯定是因为什么东西让我昏睡了过去。

    “那个,牛队长,能告诉我这么多警察都干什么去了吗?”我见牛队长慌忙着要走,就急忙追问。

    牛队长也没想到我话这么多,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让我少管闲事。

    为了让牛队长先把我放出去,只好吓唬他说道:“牛队长,你派了这么多人都抓不到对方,也许对方没有那么简单,或许……”

    “有话快说。”牛队长看样子也没辙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或许不是人!”我神秘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