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下水道

    更新时间:2015-08-17 15:20:33本章字数:3019字

    当牛队长带着我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这里聚集了很多警车。

    我顺着牛队长指着的方向看去,整个街道都被警车团团围住,不断有居民从楼里出来,然后由协警护输送到安全的地方。

    一大批警察看起来个个都提起了十二分精神,而且人数不在三十人之下,怎么牛队长还能接到需要增员的电话呢?

    这时候我看见沈冰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了过来,见到牛队长就挂了电话,然后才看见我,当即愣在了原地。

    “他怎么会在这。”沈冰不解地看着牛队长。

    还不等牛队长说话,我就抢先说道:“我是来增援的。”

    沈冰质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跟牛队长说我是她抓到警局里去的。

    我一听这个沈冰怎么这么不顾情谊,天一阵子才帮她挪了坟,怎么这才几天不见就给我带到警局里去了。

    不对,莫非我在昏倒之前,扑到的人是……

    后面我不敢往下想了,甚至不敢跟她眼睛对视,怪不得我下身挨了那么重的一下,而且脸上还爱了一个耳光,扇得我眼冒金星。

    牛队长也好奇沈冰为什么会把我给弄进去,正询问她我们两个当中是不是有误会,就见她低着头,脸上有一些尴尬。

    我急忙打断牛队长,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牛队长,你拿这么多东西也累了,我来吧。”

    似乎是借着机会,我听到沈冰笑声跟牛队长说怎么可以带他来这里,当牛队长支支吾吾说也许我能派上用场的时候,我正闷头组装着手里的东西。

    沈冰执意地看着牛队长,然后指着我手上的东西:“这些?”

    牛队长也不知道我带他去超市买那么多管灯来做什么,见我利索地装上了电池,在那里拨了几下开关,就对着沈冰耸了耸肩膀。

    这些管灯全都是我在超市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个都是最大功率的紫外线灯,而且可以在充电或者电池下使用。

    既然我是牛队长带来的,沈冰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举手投足间都在注意着我,生怕我跑了似的。

    我试了买过来的三个管灯都没问题,便站起来跟牛队长寻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沈冰,你跟小洒说说现在的情况。”牛队长用缓和的口气说道。

    我看着沈冰一副不甘愿的样子,似乎她没想到会跟我汇报情况吧,刚刚还针对我的人,现在要老老实实跟我汇报,想想都刺激。

    从沈冰冷言冷语的汇报中,我才知道他们一直追铺的人很厉害,已经打伤了几名警察,两名警察失踪,现在已经钻到下水道中去了。

    其中沈冰要求增援也是因为没有办法,下水道相互连通,想要封锁根本不可能,这才向牛队长要求增援。

    根据沈冰的形容,并没有看清凶手的样子,但凶手速度很快,力气也比一般人的大很多,一对一正面对上,胜算不大。

    “没开枪?”我诧异地看着沈冰。

    沈冰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牛队长这才跟我解释了一下,说这里居民太多,冒然开枪会引来恐慌,而且这里下水道中有天然气管道,很危险。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那事情就难办很多了,要挨到天亮还有五个多小时。

    不过话说回来,沈冰是怎么突然出现的,她不是带着骨灰回县城了吗?

    沈冰双手交叉胸前,一副冷漠的样子看着我:“回到县城我就接到了升职的信息,今天你才刚刚过来办完手续。”

    牛队长也在旁边点头称是,现在沈冰跟牛队长是同一级别。

    我滴个乖乖呀,不知道这是不是挪坟的缘故,要是几百年累积的气运全都爆发下来那还了得?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一个呼救声,我看到不少警察都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见到这个情况,牛队长立刻呵斥警员回到原位,守好自己的位置,便跟沈冰一起追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跟在后面,擦身而过的警察看起来年纪都不大,一个个惊慌的样子,但都还在严格把守自己的位置。

    “跑了跑了!”一名警察扶着自己的帽子,冲着牛队长大喊。

    我见他指着一个下水道口,旁边还散落着被打碎的井盖,旁边就有一人倒在地上哀嚎着,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

    我从牛队长那里拿过手电筒,伏在下水道旁向下照了一下,正好就看到一个脸色惨白的人影在光线下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果然是井大山,想不到白天让他给逃了,晚上又出来祸害人。

    紧接着我就纵身跳了下去,刚落地站稳,就听见牛队长惊慌地探下头来喊我:“小洒,别下去太危险了。”

    “没事,你们封锁好周围的出口就可以了。”说着,我从腰间取下来一个管灯。

    漆黑的下水道里只有我手电筒的灯光,我尽量沿着边缘走,不让自己发出踩到水的脚步声,可走了没多远,就遇到了第一个岔路。

    我探着头向外面照了几下,都没有看到井大山的踪迹,正纳闷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声音。

    我猛地回头,刚按下管灯的开关,就见到一个高挑纤瘦的人影同样用手电筒照着我。

    “你怎么下来了?”我迟疑了一下之后关上管灯,用手电筒在沈冰身上来回扫着。

    沈冰一副倔强的样子看着我:“废话,我是警察。”

    “再说了,凶手有三个,你一个人能应付得了?”沈冰说着拍了拍腰间的配枪,这是她今天出任务刚刚领的。

    我刚要自夸一番,听到沈冰说凶手有三个,立刻愣住了。

    三个?可我就看到了井大山一个啊。

    听到我的反问,沈冰这才说我着急下来了,根据多名警察的描述,才确定可疑的凶手有三个。

    看来沈冰并不是要吓唬我才这么说的,三个的话我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

    就在我考虑着先回去的时候,就见沈冰看着我的眼睛逐渐放大,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啪——

    我立刻打开管灯向后照去,就看见一个惨白的人影已经快跟我贴上了!

    惨白的人影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发抖着,沉闷的嚎叫声不断传出,挣扎了几下之后用手打了一下我的手腕,光线刚偏离就快速遁走了。

    糟了,居然让他跑了。

    我立刻追了上去,刚刚我已经看出这个是井大山的模样,不过被我照了之后,更加没有人样了。

    我和沈冰寻着声音来回追了几条岔路,最后来一个宽阔很多的下水道口停了下来。

    沈冰用手电筒仔细照着周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死路?!

    我四处大量,我跟沈冰都判断声音是从这里消失的,怎么死路却不见了井大山的影子?

    我在来的路上有扫了一眼,看起来不像是某种陷阱,而且井大山似乎也不具备那么高的智商。

    就在我捉摸的时候,沈冰忽然惊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就发现他被一个人影给按住了。

    我打开管灯照了过去,井大山畏惧地后退了几步,想要从旁边溜走,几次都被我堵了回来。

    “拿着。”我一边照着井大山,一边递给沈冰一个管灯。

    沈冰匆忙从脏水里站起来,没有接我递过去的管灯,而是气愤地甩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用枪指着井大山。

    “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沈冰大声喊道。

    我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难不成还要把其他两只给引过来?

    也不知道沈冰那么做会不会引来另外两只,眼下还是先解决掉这只好了,于是我又打开一个管灯。

    被两个管灯同时照射,井大山立刻就支撑不住,蜷缩着软倒在地上。

    我看着井大山越来越萎靡,双手也渐渐垂下来,似乎是没有能力再抵抗了。

    我明显看到井大山的皮肤开始慢慢变化,其中出现了不少裂纹,像是龟裂的大地一样,干巴巴的,看起来很硬的样子。

    更让我惊讶的是,井大山脸上的皮肤一块块脱落,里面竟然露出了另外一张脸,只是这张脸沾了不少泥土。

    我凑上去一检查,这人果然还有气息,而且从领口往下,竟然穿着警服!

    沈冰得知之后也过来查看,不解地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吧,警察怎么会伪装成这样来犯罪。”

    看你来沈冰还是相信科学多,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刚要把我们的位置告诉给牛队长,就见沈冰惊呼一声,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对讲机掉在脏水里,正传出牛队长喂喂的通话声。

    我一转身,就见到有一个人影将沈冰挡在身前,在后面还有一个影子鬼鬼祟祟,不过我看着抓住沈冰那人,竟然也是井大山。

    怎么可能?!

    我惊讶地盯着抓着沈冰的井大山,这个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应该就是白天在简易房发现的那只了,只不过他的手臂已经长出来一截了。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井大山竟然人性化的对我做了一个手势,难不成他是要我关掉手里的管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