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看不见的火

    更新时间:2015-08-17 15:21:06本章字数:3010字

    我迟疑了一下,井大山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啪的一声,管灯被我关上。

    就在这个时候,躲在井大山后面的人影也站了出来,同时从井大山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很得意。

    “现在可以放开她了吧。”我指着沈冰说道。

    沈冰抓着井大山的手腕不停挣扎,却无法撼动分毫。

    井大山咧嘴冲我笑了笑,忽然脸上神色一变,大手一甩就将沈冰重重扔到墙壁上,沈冰只是闷哼了一下就没声音了。

    “沈冰!”这下糟了,再弄出人命就麻烦了。

    我急忙打开管灯往沈冰那边靠了过去,谁想我才没走几步,就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忽然出现,紧接着我手腕一疼,管灯就掉到地上摔坏了。

    可恶,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跑到我后面的?

    我捂着手腕踉跄了几步,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有些矮小的井大山,这个似乎跟我之前解决掉那个一样,是个假的。

    不管是哪一个,都跟原本的井大山一样,细微的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眼前的井大山抬起手臂,我能看到上面有锋利的切面,跟钢刀一样,瞬间就劈了下来。

    虽然他速度很快,可这一下的准备时间似乎有些长,我刚要往旁边躲就感觉两边腋下有什么东西伸过来。

    糟了,我心中暗叫不妙。

    我刚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固定在原地,根本没有时间再想别的办法了。

    眼看着钢刀落下,我心想就算死也得拉一个垫背的,就将手里的管灯往前面那井大山嘴里塞了过去。

    左肩一阵剧痛,紧接着是痛到极点的酥麻感,我余光瞥了一眼,幸好我的手臂还在,刚才我还以为整只胳膊被切下去了。

    反倒是攻击我的井大山嘴里被我塞了管灯,整个脑袋从里到外透着灯光,可令我不解的是,他刚刚攻击我的手臂像是融化了一样,几秒钟半截就不见了。

    从融化的手臂上,我看到了警服的袖子,不等我多想,一直从后面勒着我的井大山也大吼了一声,推开我向后退了好几步。

    怎么回事?

    我奇怪地看着井大山,见他慌张的在自己肩头拍着什么,那动作看起来就像是身上着了火,着急灭火。

    我捂着肩膀,蹲下去检查了一下沈冰,还有呼吸,看来是被刚才那一下给撞晕了。

    这时候井大山呼哧呼哧喘着大气,动作也停止了,一脸惊恐地盯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让他这么狼狈。

    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这井大山是怎么一回事,看起来似乎跟棺材里爬出来的腐烂人一模一样,到底哪个是真的?

    我摸了摸腰上,现在就剩下一个管灯了,可就在我捉摸该怎么办的时候,井大山竟然快速朝我跑了过来。

    就在我后退两步拿出管灯的时候,井大山一个转向径直奔着沈冰去了。

    这该死的东西,智商明显提高了不少啊。

    我毫不犹豫的将光线照向沈冰,却见井大山翻身跳起来抓着头顶的墙壁快速朝我爬了过来,等我再自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井大山一下子将我按在了脏水里,肩膀撞在地上又是一震让我眩晕的疼痛。

    摔倒的时候我手一滑,管灯就掉在旁边不足半米远,可我被死死按住,手根本就够不到。

    井大山歪着头看我,一副得逞的样子。

    不过他似乎刻意避开了我受伤的肩膀,完全不符合常理,而且抬起一只手臂准备攻击我的时候,明显停顿了很多。

    也不知怎么回事,井大山忽然嘶吼了一声,惊恐地从脏水里爬起来,向后退了一米远,完全顾不上我。

    我晃晃悠悠站起来,就见他全身开始僵硬,有一层层好似鳞片一样的东西从身上慢慢剥落,然后整个人不断在身上拍着,就跟之前一样。

    井大山犹如被火焰吞噬一样,嘶吼哀嚎,最后在地上翻滚,不断有鳞片一样的东西散落在地上,又被他身体碾过,变成了渣粉。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分钟,井大山就不再挣扎了,我凑过去一看,竟然已经面目全非,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烤成碳的人!

    因为以防万一,我用紫外线灯又照了一遍,发现他身上不再有变化,这才确定他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靠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慢慢适应了肩膀的疼痛,这才从脏水里捡起对讲机通知牛队长我们大概的位置。

    管灯被我立在旁边,方便牛队长带人来找到我们。

    也许是我流血太多,我见牛队长来了之后,整个人放松就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影正往门外走,可我嘴里太干了,嗓子也发不出声音。

    就这样迷迷糊糊躺了不知道多久,就问道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我的动作惊醒了旁边睡着的张巧艺,她见我醒过来高兴坏了,急忙给我倒水。

    “慢点喝。”张巧艺又给我倒了一杯。

    喝完水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也顾不上擦干嘴角的水,就询问张巧艺刚才离开的那人影是谁。

    张巧艺听完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些害怕地紧了紧衣领:“你别瞎说啊,这里是医院,你不会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

    我看着张巧艺小心翼翼打量周围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好笑,也可能是我梦里看见的吧,又或许是我之前醒过来迷迷糊糊看见的。

    刚要撑着坐起来,肩膀上就传来一阵疼痛,让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别乱动,你的肩膀受了伤。”张巧艺急忙说道。

    不过之后听张巧艺说没有伤到骨头,但那么深的伤口也缝了十一针,要是乱动伤口裂开了,还要重新缝针。

    十一针?有这么严重?

    让我稍稍宽心的就是手臂没什么影响,当时我还以为手臂断掉了。

    “沈冰和那两个警察没事吧。”我这才想起来沈冰被撞晕了过去,知道牛队长来的时候都没醒过来。

    从张巧艺那里得知,沈冰早在两天前就醒过来了,倒是我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整整两天半的时间。

    另外那两名警察也没有大碍,只是问他们发生了什么,就只知道被人袭击,后来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这时候我看见门口有人影晃了一下,似乎外面有人从门口看了我一会儿,在我发现的时候离开了。

    “去看看谁在外面。”

    张巧艺听了纳闷儿地看着我,但又似乎想起了我刚才的话,迟疑了一下才站起来。

    就在张巧艺走到门口的时候,们忽然被人给推开了,吓得她急忙捂住嘴。

    “吓死我了,是你啊。”张巧艺松了口气。

    沈冰奇怪地看了一眼张巧艺,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理会,径直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见沈冰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刚才我还有点担心。

    张巧艺刚走回来要坐下,沈冰就对她冷冰冰地说道:“你先出去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张小洒。”

    “我就不。”张巧艺也是从小被骄纵惯了,遇到沈冰这么说话,立刻就感觉被宣战了。

    当沈冰出示了警官证,并且告诉她配合工作的时候,张巧艺这才嘟囔了几句走了出去。

    我看着这两个女人,互相都不示弱,还真有点一山不容二虎的意思。

    沈冰见门关上,这才坐在床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上次的事,真是谢,谢……”

    我诧异地看着她,想必是很少说出谢谢这两个字,连道谢都这么磕磕巴巴,索性摆手示意她我知道了。

    “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跟你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我知道你刚醒还需要休息……”沈冰脸色有些尴尬。

    我坐直伸了个懒腰,除了受伤的手臂不能活动意外,我感觉整个人精神都不错,甚至有些前所未有的好。

    可沈冰却忽然站起来,背对着我。

    “怎么了?”我见她脸上有些泛红,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沈冰咳嗽了一下,犹犹豫豫地说道:“下午的时候我再来,你先休息。”

    直到沈冰出去了,我才注意到被子上支起了一个小帐篷,可能是连着睡了两天,精力太过旺盛了,连我都没有注意到。

    这回丢大人了,竟然被沈冰给看到了。

    仔细一想,沈冰脸红害羞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张巧艺推开门向里面探了探脑袋,我急忙将尴尬给遮住,就听她进来不怀好意地质问我做了什么,怎么沈冰急急忙忙而且脸红着就离开了。

    这我哪能说实话,只是告诉她沈冰是来道谢的,而张巧艺却提醒我现在还处于假装情侣的时期,让我多注意一些,免得被她老爸抓住什么破绽。

    还在假装情侣?这要到什么时候?我听了有点头疼。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看到窗口有一个人影闪了过去,之前沈冰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沈冰在外面徘徊,现在她走了,外面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