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深夜中的医院

    更新时间:2015-08-17 15:21:37本章字数:3043字

    直到晚上也不见沈冰来,也许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或者只是一个缓解尴尬的话,我却真的当真了。

    而晚上的医院总会跟灵异联系起来,倒是我躺在这里挺自在。

    我随意拿起手边的苹果啃了起来,其实我不爱吃削了皮的,张巧艺白天在的时候总喜欢削皮,也不管我吃不吃。

    用她的话说,闲着也是闲着,多削几个留着吃呗。

    平时我挺爱吃苹果的,也许是小时候村里只有苹果树,吃苹果已经成了习惯,可我手上的苹果才吃了半个,就有点吃不下去了。

    可能是白天吃了太多的苹果,现在楼道里还有灯光,不如出去转转消化一下。

    说来也奇怪,我这间病房是整个楼道里最后一间,没有其他病友,整个屋子里三张床就我一个。

    当我推门出去的时候,就看见有护士从其他屋子里出来,见到我了就问我家属在哪,然后让我上完厕所就立刻回去,别打扰到别人休息。

    上厕所只是我的一个托词,我也不知道该去哪转转,索性就去厕所好了。

    一想到上厕所,我还真有点尿急,沿途路过几个病房的灯都关了,偶尔有护士拿着吊瓶从我身边路过。

    走到中间护士台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住在了七楼,是骨科病房。

    也许是护士这会儿都忙去了,我看到739号病房的指示灯亮着,我这才想起来张巧艺临走时嘱咐我,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就按这个按钮,护士会过来照顾我。

    我在感叹现在大城市的发达同时,想起来老妈住院的时候,老爸为了找一下护士,要一间挨一间病房找护士,还要扯着嗓子大声喊。

    忽然一阵尿急,我才想起来是要去厕所的。

    厕所并不是很远,在整个楼层靠中间的位置,灯光亮堂看起来比我家里装修都好上很多。

    我刚迈进去就感觉地面有些湿漉漉的,也不知道哪里渗水,走起路来啪叽啪叽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空间内。

    头顶上的换风机呜呜转着,抽走了异味的同时也让整个厕所温度很低。

    我打了一个哆嗦,看着前面又有不少水,索性找了一个最靠近门的小便池。

    兹兹——

    头顶的灯泡灭了又亮,反复几次之后似乎终于支撑不住,整个厕所瞬间黑了下来。

    我顿时感觉整个人被恐怖的气息笼罩,只想着赶紧完事儿然后出去。

    好不容易方便完了,可我一直手提裤子总有点不方便,心想这么晚了外面也不会有人,大不了先提着裤子到屋里在系好。

    就在我忙手忙脚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头正要进来,还好我反应快侧身一让,不然还真就撞个满怀。

    我无奈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正要走就听那老头对我不急不缓地说道:“走路多看着点,不然可是会死的。”

    尼玛,这是倚老卖老,专门欺负年轻人啊!

    让我气愤的是,这老头故意把死字咬得很重,像是特别恨我一样。

    我已经受伤住院了,还有这么诅咒人的,况且刚才这老头很奇怪,见到我了也没有避让的意思,还固执的往里走。

    这老头说完也不等我说话,就自顾自到厕所里面去了。

    我往回走的时候越想越生气,大晚上怎么遇到这么个老头,可仔细一想又不对,刚才我提着裤子出来,根本没听到脚步声啊。

    越想越不对,光顾着道歉了,感觉刚才听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是完全放大了出来的,而不是击中跟在嗓子里发出来的。

    想起那老头我就浑身发毛,感觉整后背跟贴在冰块上似的,赶紧往回走。

    路过护士台的时候,看到739病房的灯还亮着,难道护士没有过去吗?

    沿路我特别注意了一下病房号,739号病房正好在我那边。

    当我心算着739号病房的时候,才发现就在我房间的隔壁,走过去一看,里面正有几名和是和一名医生围在一个病床前。

    这时候有一个护士推门走了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也是吓了一跳,然后白了我一眼,问我住在哪间病房。

    我指了指旁边,护士有些歉意说打扰到我休息了,让我赶紧回去,他们这边在抢救,让我多担待一些。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白天睡了挺多,这会儿晚上有点精神了。

    可护士一低头看见我一只手提着裤子,脸色有些尴尬,似乎是注意到我一只手不方便,就提出要帮我系上裤子。

    “真是谢谢你了。”我有些尴尬,这还是头一次除了我老妈意外的人给我提裤子。

    这名护士倒是觉得没什么,只是笑了笑。

    忽然我看到旁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转过头一看,高挑的身材,过肩的头发再配上那绝世的容貌,除了沈冰还有谁。

    护士似乎也注意到我的眼神,顺着看过去:“你女朋友吧,真有福气。”

    沈冰见我注意到她,这才不急不慢地走了过来,护士对她点了点头,沈冰一脸冷漠的样子也点头回应了一下。

    我见她手里还拎着东西,就急忙带着她进了病房。

    “你怎么来了?”我帮她把东西放好,躺回到床上。

    沈冰冷哼了一声,似乎是故意调侃我:“我要是不来,还看不到护士给某个人提裤子呢。”

    我怎么感觉沈冰的语气不太对劲,这当中似乎有些嫉妒的意思,而且她看护士眼神也很不友好,虽然回应了护士的点头。

    “我这不是手受伤了嘛,上了厕所才发现没办法提裤子。”我嘿嘿一笑。

    “对了,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我立刻换了一个话题。

    听我这么一说,沈冰就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保温桶,然后抽出筷子递给我,又从保温桶里拿出米饭和汤。

    在她打开盖子的时候我就闻到一股西红柿牛腩的味道,顿时让我食欲大增。

    也许是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这些饭菜几口就下去了大半,这才想起来沈冰还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吃了没有。

    显然我这么一问让沈冰愣了一下,看她点了点头,我这才继续。

    最后我捧着汤喝了一口:“没想到你的手艺不错嘛。”

    沈冰一下子别过头不看我:“买的。”

    买的?这怎么可能,完全没有饭店的味道呀。

    “喂。”我叫了她一声。

    “干什么。”沈冰有些不耐烦地回头看我。

    我拿起筷子来在她眼前晃了晃,见她不解地看着我,我才说道:“饭店里什么时候开始不送一次性筷子了?”

    听我说完,沈冰一下子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不吃我就收拾了。”

    我吃,我吃,我急忙喝了一大口汤。

    这时候我听见隔壁忽然有人放声大哭,这声音遗传出来,隔壁就跟炸开了锅一样,好像很多人,不知道在干什么。

    放下汤,我掀开被子下床,沈冰诧异地看着我:“干什么去?”

    “我去看看隔壁怎么了。”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沈冰搀扶着我的手臂,一瞬间我愣了一下,回头看她,却跟她视线对上。

    “看我干什么,你不是要看看隔壁么。”沈冰狠狠瞪了我一眼。

    啊,对,我这才回过神儿来。

    刚一开门,拿哭喊的声音就大了很多,像是恨不得让整个楼层的人都知道一样。

    透过玻璃窗,我看到里面这会儿聚集了不少人,护士医生却都站在旁边,有几名穿着很色西装的人围着刚才的病床不知道在忙活什么。

    “让让。”

    从我们身边推过来一个担架,上面摆了一个黑白相间的纸盒子,起初我还纳闷儿是什么,就看到这担架推进去以后,纸盒子被人打开摆成了长方形。

    寿字!

    我从纸盒子侧面看到了一个寿字,怪不得这长方形看起来那么眼熟,原来是一个纸棺材,而沈冰告诉我,那些就是殡葬馆的。

    听沈冰跟我说医院的人病人去世之后,会有殡葬馆的人来接手,从医院拉出来的时候会用一个纸棺材临时代替棺材。

    我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原来大城市都是这样来给去世亲人下葬的。

    里面忙活了一阵,病房门就被护士给打开了,从里面推出来一个担架,上面有一副纸棺材,其中还摆了不少白花。

    也许是本能的对死人有些恐惧,沈冰拉着我后退了一些。

    哭嚎声中,我看着纸棺材从我面前一点点推了过去,这才看清里面躺着的死者,不正是刚刚我在厕所门口差点撞上的老头么!

    我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想是怎么回事,担架就在我面前停住了。

    顿时我感觉周围空气都停滞了下来,想要呼吸一口氧气难上加难,紧接着纸棺材里的老头一下子睁开眼睛,眼球整个都是黑色,没有眼白。

    我整个人吓得激灵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老头忽然伸出手抓住我受伤的胳膊,没有痛感,反而有一股寒冰彻骨的感觉顺着胳膊传遍全身。

    “1117……”那老头嘴巴不动,我却能认定是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