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剖尸

    更新时间:2015-08-17 15:22:07本章字数:3031字

    听了老头子的话我整个人打了一个冷颤,就感觉整个人掉进冰窟中似的。

    “你怎么了?”沈冰的声音忽然传进我耳朵。

    我吓得一激灵,回头去看沈冰,见她正奇怪地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不过我却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当我再回过头的时候,担架已经从我眼前缓缓推走了。

    追了几步,发现纸棺材里的老头虽然正是我在厕所碰见那个,但却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安详地躺在那里。

    刚才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觉?

    我不禁摸了摸受伤的手臂,仍旧隐隐约约有一股寒意传递过来。

    这时候我拉住一个医生,询问了一下这老头子的病情,没想到医生告诉我说这老人是因为车祸,双腿被车轮碾过,大部分肌肉组织坏死必须要截肢。

    没想到这老头没挺过来,抢救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抢救过来。

    说完医生就叹了口气,我在心里一算,半个多小时前不就是我上厕所的时间嘛。

    而且医生说这老头子是双腿截肢,那我在厕所却碰见他独自去上厕所,还嘱咐我说走路的时候要看着点,不然可是会死的……

    沈冰拽了拽我,我这才回过神儿来,跟着她回了病房。

    外面哭天喊地的声音一消失,我感觉整个医院都安静了下来,让我出乎意料的是沈冰竟然留下来陪床。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总感觉耳边有什么声音叽里咕噜,像是在对着我说话,我还梦见有几张脸在我面前,这些人似乎就站在病床旁边,弯着腰盯着我。

    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就感觉光线格外刺眼。

    扭头一看,沈冰嘴唇上正含着一根发卡,双手在脑后整理着松散的头发,柔和的阳光照在白嫩的皮肤上,整个动作犹如浑然天成。

    好美,我不禁吐出来两个字。

    沈冰双手放下,狠狠瞪了我一眼,显然是听到了我嘀咕地话:“找死。”

    说完也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把保温壶收拾好装进袋子里,正要出门就听见有人轻轻敲了两下门。

    我和沈冰疑惑地对视着,看样子都不知道谁会这么早来敲门。

    沈冰去开门,我看到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小伙子站在那里,正拿了一个什么文件递给沈冰,刚要说什么就见沈冰摆手示意他等一下。

    我好奇地看着沈冰又走过来,拿起我的手机按了几下又还给我,这才又拿着文件走了出去,我能看见她们在站在门口说着什么,沈冰是不是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

    拿起手机,我找了半天才发现沈冰是用我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内容只有一个逗号,不够这号码……

    是沈冰的手机号!

    没想到沈冰这样的极品美女主动留号码给我,可正在我窃喜的时候,沈冰忽然推门对着我说道:“走了。”

    “啊,哦……”我愣了一下。

    就这样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都是张巧艺每天会来看我,牛队长也来过几次,不过沈冰都没有再来。

    更让我奇怪的是,牛队长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找我,叫我出院以后找个时间去他那里。

    出院之后我就做起了大川的工作,偶尔跟着张巧艺去街上转悠转悠,闲暇时间也很多,正好想起来牛队长让我过去一趟,顺便看看沈冰在不在。

    刚到警局门口,我就看见沈冰从警车上下来,怀里抱着一堆文件急匆匆进了警局。

    我急忙追进去,刚一进门就叫住沈冰。

    沈冰回头诧异地看着我:“你不会又惹事了吧。”

    什么叫又,我可是大大地良民。

    我说牛队长找我好像有事情,所以我就过来一趟,刚好在门口见她,就先打个招呼。

    沈冰点了点头,看了看我的肩膀,虽然还缠着纱布,但看起来好多了,也就没有过多在我伤势上多说。

    “那天之后怎么都不见你来?”我随便问了一句。

    倒是沈冰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反应过来就不耐烦地王她办公室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无业游民啊,我可有很多案子要查。”

    砰地一声,沈冰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其中一个文件从当中滑落,掉在地上,几张纸散落出来,其中一张就落在了我脚上。

    我低头捡起来一看,上面正是一个人男人的资料,年龄72岁,可我一看照片就吓了一跳,这不就是我病房隔壁那个老头嘛!

    看着下面的简介,死因果然是因为车祸。

    “局里的东西你不能乱看。”沈冰伸出手要我把资料交给她。

    可我一把抓住沈冰的手给她拉过来,她一下子抽回手,我这才感觉有些唐突,不过指着我手上的资料说道:“这老头不就是咱们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嘛。”

    沈冰一脸平静:“这有什么奇怪。”

    她觉得没有什么,可我在这个老头身上遇到了两次怪事,双腿截肢还能自己上厕所,而且那个时间医生正在给他抢救,我遇到的分明就不是人!

    沈冰将所有文件摞放好,坐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显然这几天很累了。

    我倒是一直在想着那个老头,不过沈冰却让我坐下来,有其他的事情要问我。

    “什么事?”我好奇地看着她,想起来她第一次来看我的时候,似乎就有事情要问。

    沈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是想要问一下那天在下水道,她昏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听她这么一说,我急忙摆手,说我可没有对她做什么不法的事情。

    “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是怎么对付凶手,从哪里救出来的我两个同事?”沈冰只知道牛队长发现我们后的事情,对于当时情况是不知道的。

    我也不想这个事情传播出去,就说紫外线灯在黑暗的情况下对眼睛有杀伤力,先让对手看不见了,再收拾就轻而易举了。

    如此简短含糊的说辞沈冰是半信半疑,我见她犹豫了很久,这才站起来说带我去个地方。

    我跟着沈冰来到了警局一个地下类似库房的地方,刚走进去我就感觉周围温度急剧下降,口中已经能哈出白气,而且越往里走温度就越低。

    在门口的位置沈冰出示了一下证件,就率先走了进去。

    我抬头看着门框上的小牌子,上面清楚地写着三个字。

    停尸房!

    我擦,我还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果然跟印象中的一样阴森恐怖。

    “快进来。”沈冰回头催促道。

    刚进去的时候沈冰就递给我一副橡胶手套,她自己也带了一副,这才推开沉重的大门往里面走去。

    整个停尸房很宽敞,一侧全是存放尸体的冰柜,正当中有五个手术台并排拜访,上面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血迹,想必很多尸体都在上面被解剖过了。

    我注意到这些存放尸体的冰柜,上面有的没有标签,有的则写了名字和编号。

    沈冰从旁边的书架上取了一个档案递给我,然后有从冰柜中拉出了一个尸体。

    我看着手上的档案,名字和照片正是井大山。

    档案一开始只是一些基本资料,可后面的备注上却写着推测死亡的时间,我仔细推算一下,不正是他失踪的那一天么。

    窒息?我看着下面的死因。

    就在我纳闷儿的时候,沈冰把我叫了过去,我回头就看见井大山的尸体被她拽了出来,尸体上面已经挂了一层白霜。

    井大山的尸体跟当时没有什么两样,也许早就已经是尸体了,看不出什么差别,只是上面多了一些切口,显然是解剖过了。

    不过沈冰却小心翼翼用镊子从其中一个切口伸进去,然后翻开皮肤,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

    沈冰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疑惑:“经过我们化验,死者身上的肉和骨头很奇怪,我们在上面分析出了鸡、鸭、猪、牛和羊肉的成分。”

    “什么意思?”我诧异地看着她。

    沈冰也不敢确定,最后说了自己猜测的结论,这个人除了跟井大山一模一样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井大山的。

    之后沈冰说了一个更让我后怕的事情,那就是在解剖的时候,没有在井大山体内发现任何脏器,体腔里面全部塞满了肉和沙子。

    而且骨骼虽然从外面看起来跟人类似,却只有四根肋骨,脊椎骨只分成三节,而且许多细小的骨骼都不存在,比如指骨。

    说完沈冰凝重地看着我:“我在学校也没见过这种尸体,你应该知道什么吧。”

    “你们警察都搞不明白,我怎么会知道?”我还是装糊涂,不过这应该是某种行尸,用比较好找的五禽炼制而成。

    这么说来,那天我们见到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井大山应该是真的,而眼前这具尸体是炼化的行尸。

    既然是行尸,就应该有驱策它的符咒才对。

    果然沈冰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里面放着一个咒符和一个眼球:“这是我们在这具尸体的喉咙里找到的。”

    喉咙?

    我拿着结果塑料袋仔细看着,这个眼球应该就是井大山的了,我记得他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就少了一个,可是这咒符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