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 能屈能伸

    更新时间:2015-08-17 15:58:11本章字数:3328字

    不过当天下午得到的消息表明,陈飞的兄弟们,白哭了。因为红发并没有死,是的,又活过来了。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心脏都停止了,呼吸也没了,是怎么活过来的啊。后来赵铁柱告诉我,原来红发本来心脏就有点不正常,心律严重失常,受到比较大的惊吓,停下来的可能性确实很大。幸好救护车来得及时,几分钟就到了。不然红发可就得真死了。

    红发虽然没死,也受了很严重的伤,但由于陈飞也是未成年,拘留了几天以后,还是把他给放了。不过,医药费什么的,还是需要陈飞负责。陈飞和陈冉本来就是孤儿,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钱,赔的钱都是他几个兄弟凑起来的。

    不过陈冉一直待在家里,再加上我们几个对她的隐瞒,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为了她干出了这种傻事。我也是重重地松了口气,幸好是虚惊一场,不然如果哥哥入狱了或者判了死刑,陈冉不还得哭瞎?

    可是,就当我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的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陈飞被人揍了一顿,鼻梁都被打断了!

    我和赵铁柱灯子他们一起去医院看陈飞,见到陈飞的时候,灯子暴跳如雷:“麻痹的,到底是谁干的,要是被劳资知道,劳资一定灭了他!”

    “先别嚷嚷了,让大哥休息一下吧。”赵铁柱对灯子说道。这时陈飞忽然说:“对方告诉我他们是谁的人了。”

    “该不会就是周紫岚吧?”我诧异地问道。陈飞摇了摇头,灯子紧张地问陈飞,那到底是谁的人,告诉我们几个兄弟,我们一起去收拾她!

    陈飞顿了顿说,算了吧,这事情就先这样,你们回去吧。

    陈飞看向玻璃窗外,我第一看到陈飞如此沧桑的表情。可是灯子和赵铁柱都表示不乐意,赵铁柱说,大哥,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去啊?现在不去报复他们,他们还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就像以前的我一样!

    “这次就算了,否则,会引火烧身。我不想失去你们。”陈飞看向赵铁柱和灯子,眼神里满是关怀。

    灯子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是被陈飞瞪了一眼,虽然他们几个都不服气,可后来陈飞说,他要好好休息,他们就还是先回去了。

    而我却依然还留在医院。

    我重新回到陈飞的病床前,问道:“不是红发,是谁?周紫岚?还是......能告诉我吗?”

    “你不需要知道,这件事,你还是被牵扯进来的好。”陈飞无奈地说道,表情若有所思。

    而我却捏紧了拳头,回想起了一些事,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一定是周紫岚叫的人。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牛掰人物,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现在不反抗,你敢保证,她不会继续欺负你吗?对方恐怕会认为你认怂了,以后还是想尽办法欺负你,那些人就是这样!”

    我的话语有些激动,可陈飞却是这样回答:“我没关系的。不就是被打吗?又不是没被打过。”

    “那陈冉呢?你觉得,他们就只会对你下手?”我立马反问道,而陈飞却是咬着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他愤怒地说:“如果她们真的动了小冉,我一定......一定和他们拼了!即使同归于尽!”

    “那还不如,防范于未然!我相信我,能想到比较好的解决办法。”我注视着陈飞的双眼,意思是,让他信任我,将真相告诉我。

    可是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陈飞还是一言不发,此刻的他,内心一定无比纠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后我深吸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道:“等红发恢复过来,他一定想杀了你。”

    陈飞看着我,这次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害怕。我们都明白了一个实事,也就是,之前欺负陈冉的事情,很可能并不是红发干的,我们是完全误会红发了。因为之前把红发干倒以后,红发都奄奄一息了,但还是不承认欺负了陈冉的事。这事情是本来就有蹊跷。

    现在把红发整得这么惨,红发的兄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尤其是陈飞,随时都可以可能被干翻进医院。

    “到时候,谁来保护小冉?如果你觉得,我可以保护小冉的话,那就请不要瞒着我!大家一起,想办法。”我厉声说道,说完以后,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对陈飞说这些。

    这次陈飞犹豫了许久,终于愿意开口回答了:“是沫沫和莉莉的人。” 

    “沫沫和莉莉?”我心想,这两个人的名字,我好像从来都没听说过啊。是我们学校里的吗?

    陈飞给了我解释。原来,沫沫和莉莉是十一姐妹花里面排行第八第九的存在。虽然被分别叫做姐妹花,可实际上,她们两个是玩百合的。这种事情,在女校里经常发生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她们两人,长得非常漂亮。又因为她们唱歌很好听,学校一旦举行什么活动,都会请她们两人一起登台表演唱歌。平时学校广播站,也经常请她们过去现场演唱,因此,得到了一大批粉丝。有几十个粉丝,还是狂热份子,一旦她们两个有什么需要,都是直接以跪舔的态度帮忙的。

    也就是说,与此说她们是一个混混团伙,还不如说她们是一方教团,她们两个,就是粉丝们心中至高无上的教皇!

    “可是,怎么会是她们的人?”我听完了沫沫和莉莉的故事以后,提出了这个疑问。

    “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周紫岚的事情有关联......总之还是别惹她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陈飞叮嘱我道。

    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我就告别了陈飞,之后我就去了红发所在的医院,买了点水果,看望红发。

    因为这一次,陈飞确实做得不对,如果运气不好,这次红发还真会命丧黄泉。所以这一次,我想向红发道歉,看看能不能以此化解矛盾。而且,还可以和他谈谈心,问问看欺负陈冉的事,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红发住在的是市第二人民医院,当我再次见到红发的时候,红发正在一群兄弟的簇拥下嘘寒问暖。好像才刚刚醒了过来。

    而我的出现,却成为众矢之的。红发的兄弟们,全部都上来堵住了,其中一个当头就问我“来这干什么,我大哥差点死了你可知道!”说着就一脚踢在我的大腿上,我大腿本来就还有伤,一下没站稳就倒在地上,他们想要继续揍我,我就说我是来道歉的,可是他们好像还很生气,都在说:“道歉你麻痹啊,我打死你,再向你道歉成不?”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被揍了几拳以后,他们的行为却是被红发喝止了。不过从红发的语气就可以听出,红发本人也非常的生气,他对我说:“陈凯,你给我,过来!”

    我重重地咽了口唾沫,我好像真的误入虎穴了,真的还能回去吗?

    “陈飞呢?”红发问我。

    我说,在医院,被人打惨了。

    “在医院?谁打的。”红发疑惑地问我。

    “据说是沫沫和莉莉。”

    “她们两个?呵呵......陈飞竟然惹到了他们,那就等死吧!”红发还是一点都不留情况,接着还哈哈大笑起来。不过看他生龙活虎的样子,一看身体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当红发开怀大笑完了以后,他又冷冷地问我:“那你又来干什么?向我道歉?你觉得,道歉能解决问题吗?”

    “我不认为道歉能解决问题,不过,做错了事要道歉,是人之常情吧?作为男人,应该有所担当,所以即使要被你们揍一顿,我也还是来到了这里!”我义正言辞地说道。之所以这么说,同时也是为了陈飞兄妹俩。如果这份矛盾不化解,陈飞估计真的会被红发玩死。

    “有骨气,揍你是必然的,呵呵......不过我还想知道,你所说的,做错了事,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没做错什么,你们还要把我往死里整,你特么给我个理由啊!”红发忽然厉声吼道。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缘故吧,我没被红发的声音所震慑,而是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和猜想。

    “事情是这样的,陈冉前两天,被人殴打了,衣服也被剪得破破烂烂,最后还被反锁在厕所里,陈飞以为是周紫岚干的,直接就去揍了她一顿,可后来想想,可能是你在嫁祸,事情是你干的。所以就来找你算账......你也知道陈飞的性格,”没等我说完,红发就打断了我:“你先慢着,这尼玛哪是我干的!劳资早就不想和陈飞扯上关系了,他那不怕死的,我惹他干嘛啊!”

    “真的不是你干的吗?”我怀疑地看着红发,结果他的兄弟们就不乐意了。说我们大哥怎么会这么无耻,说着就想打我,却是再次被红发给制止了,红发嗤笑了一声对我说:“你看我现在的情况,还有可能向你说谎吗?反正,你们都打了我一顿了。就算我承认,你们也不能再打我吧?”

    红发继续说:“我敢以我红发的名义发誓,这事情,这尼玛不是我干的!槽他么的,被我知道是谁干的,劳资也一定不会放过他!害劳资被整得这么惨。” 

    “我姑且可以,相信你。”我想了想,说道。

    “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做错。同时,也不可能原谅你们。回去叫陈飞小心点,千万别走夜路!”红发语气凌厉,这是红果果的威胁,也就是说,永远都不会原谅陈飞了。可是这样下去的话,陈冉也会......想到这里,红发的兄弟也想对我动手了,报上次的仇,而我却是“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上,跪在了红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