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0) 渗透作战(1)

    更新时间:2015-08-21 11:03:40本章字数:3473字

    我随便拉住了一个男生,问他:请问高三16班怎么走?

    这个学生个头不高,穿着一件紫色的耐克运动衫,他告诉我,直走过两栋楼,然后左转,楼顶上有个电子表,正在进行高考倒计时的就是高三教学楼,高三16班在四楼,左手第一个教室。

    我接着问:那你认识张思嘉吗?

    对方似乎有些不乐意,说张思嘉啊,那是我们校霸,怎么了?

    其实这货的潜台词是,你是他的朋友,还是想搞他?

    我分析了一下,这个男生看上去和张思嘉的关系不是很好,不然怎么说他也要喊一声嘉哥,但是他现在反而露出不太高兴的样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要把这个男生发展成内线,不过我要先试探一下,我想。

    霍元甲的徒弟陈真说过,消除一个人怀疑的最好方法,就是反过去怀疑他(原话是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我在胡扯呢),一方面为了消除怀疑,一方面为了试探,我反问道:如果我是他的朋友又怎样,你这副态度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对嘉哥不满啊?

    对方赶紧说,我哪敢,哪敢啊!

    好了,我确定了,这个男生和张思嘉的关系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果他是张思嘉的朋友,一定会说,哦?那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既然这样,那哥哥我就大胆地问了,张思嘉开的车不是奥迪吗?你们学校开布加迪的都有,为什么偏偏张思嘉做了校霸?

    对方反问,你难道没看过他左手上戴着一块百达翡丽的表吗?

    哦!我明白了,穷玩车,富玩表,宅男玩电脑,屌丝玩小鸟……

    张思嘉这么有钱,我不禁产生了怀疑,刘叔真的能搞定他吗?

    不过反过来想呢,刘叔在答应援助我的时候,一定也考虑到了这点,他能混成现在这个样子,考虑问题不可能不周密,其实张思嘉是校霸对他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情况,如果张思嘉只是一个小混混,是校霸手下的一个小弟,那问题就变得复杂了。

    假设情况变成了后面一种,那我报复张思嘉,首先张思嘉的老大就不可能放过我,到时候刘叔要对抗的不仅是张思嘉,很有可能是张思嘉背后的一个团体,如果这种情况刘叔都有信心能摆平,那我还担心什么呢?

    我又问,张思嘉住校吗?

    对方摇了摇头,说不住。

    那娜娜呢?我有些焦急地问,张思嘉身边是不是经常跟着一个叫娜娜的女生?

    男生仰起头想了想(应该是张思嘉身边的女孩很多),说有,女孩叫李娜,高三3班学生。

    我问,有照片吗?

    对方终于察觉了我的企图,说大哥你是想搞破坏吧?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说:谢谢,你叫什么名字?能留个电话吗?

    就这样,我要到了男生的联系方式,男生叫黄韬,他见我不愿意透露信息,也没多说什么,应该是个很有心计并且能够保守秘密的人。

    黄韬走后,我一个人溜达进了校园里,在夜色的保护下,我并不担心自己被张思嘉看见。

    学校的东边是操场,东南角有个娱乐室,东北角是食堂和厕所,西边是宿舍楼,西北角有个小储物室,储藏的都是一些生活用品,西南角有个池塘。

    张思嘉我是没碰到,但是我碰到了落水女,我很友好地和她打招呼,她诧异的问我,咦,你怎么来了?

    我想了想,然后很坚定地说,我是来找你的!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每天回到家做梦都能梦见你,今天终于忍不住了,想来见见你,能陪我走走吗?

    落水女表情复杂(可能是被我吓到了),说你了解我吗?你连我的姓名都不知道,哪来的喜欢我?

    我决定赌一把,于是说,你叫李娜,对吧?

    落水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好吧,不过我不明白啊,我究竟有哪点值得你喜欢?

    其实这货的潜台词是,我究竟有哪点值得你喜欢,我改还不行吗?

    我叹了口气说,我也说不好,这就是一种感觉吧,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那个,我们要站在这里说话吗?

    李娜笑道:好吧,那我就陪你走走吧。

    这天晚上是月圆之夜,皎洁的月光照在草地上,就像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我们在湖边坐了下来,这里人很少,很安静。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李娜侧头问道,怎么说你也是救过我命的人,我应该报答你的,但是直接给钱又不礼貌,这样吧,我把电话给你,遇到困难找我。

    当时我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弄到女神的联系方式,我一边存电话,一边激动地说,我叫陈凯,是三中高三的学生,有空来找我玩呗!

    李娜微微皱眉,说陈凯?三中的?我听说过你的事情。

    我立刻开启装逼模式,说对啊,哥哥我是不是很厉害?

    李娜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这么自恋呢?你一点都不厉害,相反的,我很看不起你躲在女生身后,凭借女生的保护解决问题的行为。

    我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说我,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说?

    李娜说,我举个例子,你在酒吧里被人打的那件事我也听说了,如果不是刘璐出手制止了他哥,你想想你的后果会怎么样?让一个女孩为你求情,这算什么?这是懦夫的行为!

    我立刻辩解道,刘叔叔在面对我时具有碾压性的优势,我有什么办法?

    把自己的错误归结为他人的原因,真是个逃避痛苦的好方法。李娜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为什么不增强自己的实力呢?

    我哑口无言。

    李娜站起身,下了定论:以你现在的状态,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我先走了,有缘再见,拜拜。

    我看着李娜远去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心中很忧伤,很迷茫。

    朝着女神喜好的方向改变吗?为别人改变,而不是为自己改变,那样女神岂不是会更加看不起我?可是,我又为什么要为自己改变呢?我该变成什么样,仅仅是不靠女人保护码?

    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家睡觉了。

    临睡之前,我给手下的弟兄们发布了一条任务,明天早上自行潜入北城中学(进入学校需要校牌,但是这个问题可以通过伪装、翻墙等方式得到解决),遇到熟人一定要装作不认识,进入校园后到厕所集合待命,上课期间看见校领导进入厕所就装作解手,没有我的准许不可以行动。

    毕竟我们是到别人的地盘上闹事,进入学校的最多只能是十几人,多了会引起门卫的怀疑,而对方至少有几十号人,要想获胜,就要在张思嘉落单的时候动手。

    于是第二天北城中学出现了上课期间十几号人一齐蹲厕所的壮观场面,北城中学的校领导甚至因此被教育局通报批评,各种琐事,此处不表。

    第二天是星期二,第一节课下课,我们没找到机会,第二节课下课,我们依然没找到机会,直到课间操的时候,前去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报,张思嘉带着几个人去了娱乐室,正在打桌球。

    当我让兄弟们上的时候,他们早就忍不住了(你们在厕所里呆几小时试试,熏死你),一个个都想把怨气发泄在张思嘉身上,虎吼着冲向娱乐室,一个很壮实的兄弟一脚踢开娱乐室的门,然后我看见了娱乐室里的两个熟人,张思嘉,还有,李娜。

    张思嘉身边只有四个跟班,形势瞬间倾覆,我们以碾压性的优势,不到五秒就把对方干倒了。

    当张思嘉被弟兄们把手拧到背后,押到我面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喊着放开我,放开我!我没惹你们吧!跟着便是一连串的脏话。

    我笑眯眯地走到他面前,用手勾起他的下巴,对他说,嘉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一定会喜欢。

    可能张思嘉的大部分对手在和他争斗的时候都是愤怒的,我这么一笑他反而毛骨悚然,对我说大哥我错了,只要你放过我,你要钱我给你钱,要女人我给你女人!

    我不想和他废话,手一挥:带走!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女声喊道:慢着!

    我在万分惊愕中,慢慢转过身子,看着李娜,问道:刚才是你在对我说话吗?

    李娜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正色道:放开他。

    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智商立刻不够用了,难道李娜和张思嘉真的有超过朋友的关系不成?

    震惊,伤心,愤怒……各种情绪纷涌而至,我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情绪,想起朱凯伦对我说过,要想让一个女孩喜欢上你,就不要对她态度太好,于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多管闲事。

    李娜走到我面前,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多管闲事,你能怎么样?

    我感觉我再次被雷劈了一次,劈得外焦里嫩,看着李娜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李娜似乎决定打破僵局,对我说道:既然你是三中的校霸,这样吧,我和你单挑,你赢了,把人带走,我赢了,你放了他。

    这他妈是在逗我,我喜欢的女生,要为了我的敌人,不惜冒着受伤的危险,和我干架?

    我憋了半天,憋出三个字:你也……配?

    李娜微笑道:是,是,我不配。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你的黑历史,当着众位同学的面说一说。第一条,林凌曾经帮你用手(她做了两下动作),不到半分钟,你就出来了。

    娱乐室中的人顿时发出了一阵哄笑,有人对我指指点点,说这小子长得挺高,原来是个秒男啊!

    还有人说,你没看他长得很白吗?皮肤白的男生肾都不好!

    更有人说,他还是个处男吧?长这么大,连女人都没碰过,也是白活了!

    李娜板着手指,说道:第二条,这小子的初恋是陈冉,他在和陈冉谈恋爱的同时,居然勾搭了二中校霸的女友,结果和陈冉掰了不说,还被二中的人揍了一顿。

    这尼玛是篡改历史,但是说的和真的一样,周围的人看我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

    张思嘉居然对我说,陈凯,原来你也是个花心大萝卜啊,同道中人同道中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