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就是你欠我的

    更新时间:2015-08-17 16:16:54本章字数:3129字

    “你是个很聪明的男人。”刘莎莎刷完卡之后似乎有些不甘心:“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单纯,也没有那么天真,但是你伪装的真的很好。”

    魏潇擦了擦嘴显得意犹未尽,这种优质的食物可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

    “我真的不太清楚你要说什么。”魏潇一整晚都没让对方套出一句话:“不过真的很感谢你今晚所做的,要不是你的话,可能现在还没弄完那个文件。”

    本来刘莎莎以为可以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吃饭,但魏潇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十几分钟内几乎一个人就把整个情侣套餐都吃了,而且极其没有吃相,要不是这里灯光比较幽暗,刘莎莎几乎要羞愤死了。

    “魏潇。”刘莎莎似乎妥协了:“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在这个公司想要干什么。”

    听了对方的话魏潇心里倒是一动,因为这个公司里或许刘莎莎是第一个看出点什么破绽的人,而且魏潇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个什么目的。

    刘莎莎稍停了一下,接着压低了声音:“但是别做什么危害公司的事情,当然,也别危害到我!”

    魏潇微微一笑:“没想到啊,平时上班都很少在公司的人,竟然也会关心公司的安危?”

    刘莎莎脸色一变:“这话不是我跟你说的,而且这个公司也不是你我的公司!整个公司上下成百上千号人,如果公司因为什么事情垮了,这些人可就都要失业了!”

    听到这里魏潇似乎明白一点什么了,怪不得刘莎莎这么紧张,是不是把自己当做商业间谍之类的了?

    魏潇点点头,他扶着桌子站起来:“放心吧,我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也没想着要害谁,不过如果有人想要害我的话,他一定会后悔的。”

    说着魏潇就要走,可是刘莎莎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你就这么走了?”刘莎莎眼波流转:“你就放心把一个喝醉的女孩子独自留在这里?”

    听了对方这话魏潇差点没笑出来,因为这份情侣套餐一共就两杯红酒,而且还都是半满的,魏潇吃了绝大多数的东西,因为口渴所以喝光了自己那份,刘莎莎也只是喝了一杯红酒而已。

    “你不是经常去酒吧么?”魏潇心说这点酒还能难为的了你?

    可是刘莎莎却脸颊泛红,目光怪异的看着魏潇,那种目光就像是刘莎莎饿了几天,突然看到一条鸡腿似的。

    是不是没给她留吃的,饿坏了?这个念头在魏潇的头脑里只是一闪而过,见惯了风月的魏潇当然知道一个女孩儿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

    “我真的有事情,得走了。”魏潇可不想跟刘莎莎扯上关系,万一闹大了,搞不好这份不错的工作就丢了。魏潇可没有什么资本,他玩不起办公室恋情。

    “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呢?”看着魏潇转身就往门口走,刘莎莎也忘记自己已经‘喝醉’了,她前赶几步追到魏潇身边,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你答应要陪我一个小时的,现在才十几分钟就要走?下次你再有事我可不帮你!”

    魏潇被对方的死缠烂打弄的哭笑不得,他虽然有意要走,但总不好在门口拉拉扯扯的。

    “我说,当时就说陪你吃饭的,也没说别的啊,那饭吃得快,完事儿的也快,这你可不能怪我……”魏潇强词夺理,而刘莎莎只是颇为幽怨的看着他,倒是把魏潇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本来魏潇有些意动,合计白白吃了人家一顿,如果连家都不把刘莎莎送回去的话,好像有点太不是爷们了。

    但是当魏潇刚要开口答应的时候,他的余光突然扫到门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那人走的踉踉跄跄似乎是喝多了,魏潇急忙转头去看,而刘莎莎也松开了胳膊。

    “没看错,是你的妞儿!”刘莎莎倒是很识相:“我不缠着你了,赶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吧,一个女孩子喝的这么醉,像什么样子?”她到忘记之前自己也‘喝醉’了。

    魏潇和刘莎莎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他的雇主薛冰,上次魏潇从洪峰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就没见过薛冰,但他觉得自己的仇已经报完了,该拿的钱也都拿到了,于是魏潇也没有再去找这两个人。

    但是仅仅刚才一眼,魏潇就看出薛冰有些失魂落魄,而且一个女孩子还没到太晚就喝的这么醉,也不知道她是从几点开始喝的。

    魏潇跑出门,他向右侧看去,薛冰很容易就能从人群中分辨出来,因为她歪歪扭扭的走路似乎完全不辨方向,而且魏潇看到她不知道是不是失去平衡,竟然朝着左边的机动车道走了过去。

    “小心点!”在薛冰即将被一辆急速驶来的公交车刮倒的时候,魏潇突然从后面冲出来一把拉住了薛冰,然后将她拉回到人行横道上,那辆公交车明显的煞了一下车,魏潇也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谩骂声。

    “好险好险!”刘莎莎此刻也跟了出来,她跑到魏潇身边拍着胸脯说:“幸亏你跑得快,要不然我真的晕血!”

    魏潇扫了一眼刘莎莎:“你跑的也不慢啊,酒劲儿醒了?”

    刘莎莎自然知道魏潇在揶揄自己刚才装醉,她却嘴硬不服软:“吓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

    “你是谁啊?你干嘛拉着我!”薛冰此刻反应已经不清了,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有人在拉着自己。

    薛冰用力的推魏潇,似乎想要将他推开,可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哪有那么大的力量?魏潇仍然紧紧的拉着她的双臂,生怕薛冰一不留神再摔一跤。

    “行了啊,闹够了!”魏潇用力摇了摇薛冰:“你干嘛喝的这么醉?是不是那个男人欺负你了?”

    “啊呀……”刘莎莎眼睛一亮,小声嘟囔着:”原来还有第三者?”

    薛冰甩了甩头,然后向上一扬脸,那双眼睛又红又肿,而且还很朦胧根本就睁不开的样子,显然是喝的不少。

    薛冰盯着魏潇看了好久,才长长的哦了一声。

    “原来是你啊!”薛冰笑了,笑的很傻很疯:“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拿到钱了么?你还来找我干嘛?”

    “谁找你了?”魏潇没好气的说:“我总不能看着你被撞死吧?”

    “死了就死了!现在跟死了有什么区别?”薛冰又开始傻笑,然后她突然向上一蹦,魏潇差点没抓住她。

    “我好难受,让我死了吧!”薛冰大声叫道:“你没良心,我对你那么好,你的眼里只有别的女人!你当我是什么?有用的时候想起我,没用的时候连正眼都不看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不就是胸脯大一点,屁股翘一点,她,她就是个婊-子!”

    薛冰歇斯底里的叫声立刻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薛冰喝醉了倒不怕什么,但魏潇跟刘珊珊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了。

    因为薛冰一边骂一边捶打着魏潇的胸脯,就好像那个负心汉就是魏潇似的,而魏潇也没安好心,他不断的看着身边的刘莎莎,刘莎莎心里这个恨啊!早知道我跟出来干嘛?现在别人都以为我是小三?亏不亏的慌?

    周围的那些人都在低声纷纷议论,而薛冰不知道为什么,叫的更加来劲儿了。

    “你就让他这么叫啊?”刘莎莎始终是放不下面子:“公司就在附近,如果有同事看到了,咱俩就出名了!”

    魏潇当然也知道不能任由薛冰在这里胡闹,但是薛冰醉成这副样子,魏潇也问不出她家到底住在哪里,难道能带回自己家?魏潇怕他妈妈心脏受不了。

    “对了!”魏潇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转头不怀好意的看着刘莎莎。

    “干嘛?”刘莎莎显然意识到不好,但是她又不知道魏潇到底想了什么损招。

    “你刚才不是让我送你回家么?”魏潇一副好心的模样:“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送我?”刘莎莎戒备的向后退了一步:“你有这么好心?你只送我一个?”

    魏潇耸了耸肩膀:“我总不能把她丢在这里,我送你俩一块去!”

    “呸!”刘莎莎当然是连忙拒绝:“我又不认识她,干嘛把她送我家去?要送就送你家去!实在不行就开-房么!”

    魏潇说自己跟薛冰也不熟,如果真的开-房等到薛冰醒了就说不清了,毕竟一个宿醉的女子,醒来之后某些部位会感到不适甚至是疼痛都很正常,就看薛冰刚才差点冲下马路的样子,谁知道之前她有没有在什么地方摔跤过。

    “没责任感的男人!”刘莎莎想溜,可是却被魏潇一把拉住了。

    “大哥,你干嘛啊?”刘莎莎想哭了:“放我走吧,我要回家。”

    “我跟你走!”魏潇右手搀着薛冰,左手拉着刘莎莎,路人看到如此情景不由得感叹:“我擦,左拥右抱,完美人生啊!”

    刘莎莎看到事已至此,而且她也不想被人品头论足,关键是被熟人看到了忒丢人了。

    刘莎莎拦了一辆出租车,魏潇也没放刘莎莎坐前排,似乎是怕她跑了,于是三个人竟然全都挤在后座上,只是魏潇把薛冰放在了中间,两个人分左右将她夹住了。

    “我跟你说魏潇!”刘莎莎瞪了一眼魏潇:“你欠我的,这辈子都欠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