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偷窥无罪

    更新时间:2015-08-17 16:17:19本章字数:3149字

    魏潇好不容易才把薛冰弄到家里,当然这个家并不是魏潇的‘陋室’,而是刘莎莎的闺房。

    “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耻!”刘莎莎虽然这么说,但仍然让魏潇将薛冰抱进客房,而她则跑到卫生间弄了块湿手巾,然后来拎了个水盆出来。

    魏潇知道刘莎莎是想给薛冰擦身子降温,所以他站起来就往房外走,但是却看到刘莎莎将手巾递到自己的面前。

    魏潇疑惑的看着对方,而刘莎莎则白了魏潇一眼:“怎么的?我还得一条龙服务咋的?都让你把她带回来了,我还的帮你伺候她?”

    “我也没法伺候啊!”魏潇摊了摊手:“莎莎姐,我都跟你实话实说了,这个女孩儿我真不熟,只是她托我帮个忙而已,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行了!”刘莎莎将手巾塞进了魏潇的手里:“你们男人我太了解了,到了嘴边的肉还能不吃?况且这是‘醉鸡’,你就算做了什么她都不知道!”

    说完刘莎莎说自己要去洗澡,走到门口还回头飘给魏潇一个飞眼:“等我冲完澡出来的时候,如果你还有体力,我也可以奉陪!”

    看着刘莎莎消失在门口,魏潇心说这可真是个小妖精!要不是魏潇更看重这份工作的话,就冲刘莎莎这样反复挑逗,魏潇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回头看着那个躺在床上嘴里嘟嘟囔囔说着什么,脸上留着不知道是泪痕还是酒痕的薛冰,魏潇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当时薛冰赖账的时候,魏潇真的有心要杀了她,但是当魏潇见到了洪峰,知道薛冰之所以没钱还,都是因为她把所有的积蓄都填进了洪峰这个无底洞的时候,魏潇又心软了。毕竟爱一个人是没有罪的,只是薛冰爱的太过于执着,她的双眼已经被感情遮挡,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亦或是这个女孩儿根本就不想看到其他的,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魏潇当然不能脱了薛冰的衣服真去擦身体,所以只是轻轻的将薛冰的脸和手擦净,然后就靠坐在床边喘口气。

    不过同时外面传来一阵水声,原本魏潇已经渐渐平静的心不由得又沸腾起来。

    不用想那肯定是刘莎莎在洗澡,说实话,像是刘莎莎这种身材好、长得又妩媚的女人,魏潇怎么可能不动心呢?但即便是刘莎莎真有那种想法,魏潇也绝对不能动手,他知道在办公室搞这种事情的后果,现在魏潇还没能力寻求一份类似的高薪工作,所以他绝对不能冒险。

    虽然明知结果,但魏潇无法阻止自己想象,再加上身边就睡着一个女孩儿,魏潇觉得体温急剧升高,他下意识的拿着那块手巾在脸上擦了一把,不过那股酒气熏得魏潇差点没吐了,他回头看着薛冰,心说妹子,你到底喝了多少啊!

    魏潇不愿再在房间里待着,于是走到客厅想要离开,但他总觉得应该跟刘莎莎打个招呼有个交待,毕竟她跟薛冰不熟,如果不是魏潇的话,刘莎莎根本就不会收留这个酒醉的女孩儿。

    于是魏潇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这种感觉很奇妙:一个少女醉卧在房间里,还有个熟透了的美妞儿在卫生间洗澡,魏潇就坐在外面,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那里无聊的胡思乱想,把自己弄的心神不宁。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什么时候,那吵人的水声终于停了。

    “魏潇,你方便么?”刘莎莎的声音传了出来,不过魏潇却暗骂了一句:我又没干什么,有什么不方便的!

    魏潇答应了一声,而刘莎莎则叫他过去帮个忙。

    “实在不好意思啊,我发套在卧室的床上,帮我拿过来……”刘莎莎有意的在气魏潇:“我故意洗的时间长点,还有体力帮忙么?”

    本来魏潇是不想帮刘莎莎拿什么发套的,但是听了对方这话,他如果拒绝的话还指不定要被刘莎莎怎么取笑。

    于是魏潇就真的进了刘莎莎的卧室,但是他不但发现了发套,而且还在床上发现了一套让人一看就起火的内-衣……

    “对了,顺便把我的内-衣递给我。”刘莎莎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我刚才太着急了,所以忘了,现在没穿衣服出不去……”

    魏潇真的有点犹豫了,因为他大概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毕竟现在看来刘莎莎确实在反复的给机会,而且她此刻还一丝-不挂!

    “你在干嘛?赶快过来啊!”刘莎莎步步相逼,根本就不给魏潇考虑的时间:“干嘛这么久?你是不是在做那些猥琐的事情?”

    接着魏潇听到一阵笑声,那笑声大有调侃的意味,而且还有点诱惑和勾-引的意思,魏潇叹了口气将床上的东西包做一团走到浴室门外,然后敲了敲门:“我还有事,你赶快把衣服穿上吧,我要走了。”

    “什么?你要走?”刘莎莎听了魏潇的话好像很惊讶似得,而且她做出了一个让魏潇同样吃惊的举动!

    刷拉——浴室的拉门竟然就这样打开了,魏潇连忙将头扭过去略显得有些慌乱,而迎面扑来的除了潮湿的水汽,还有夹杂在里面的一股撩人心魄的香味,这种场面魏潇即便是过来人也不由得心跳加速。

    “怎么,不敢看啊?”刘莎莎笑的那么妩媚:“你应该是个胆子很大的人啊!现在已经没有外人了,你还放不开么?”

    魏潇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对方:“我真的要走了,不闹了,帮我照顾好薛冰。”

    刘莎莎没说话,只是伸手拉住了那团衣物,不过魏潇却觉得手里一紧,刘莎莎竟然用力一把扯住了魏潇的手臂,将他往自己身边拽!

    魏潇下意识的回手反拉,只听到刘莎莎一声轻笑竟然顺势倒入魏潇的怀里。

    “你这个人好心急啊!”刘莎莎的声音就像是根羽毛,撩拨着魏潇的心,而魏潇则触电般的放开了手,然后向后退了一步,而他的视线仍然没有移到刘莎莎的身上。

    魏潇的呼吸声顿时急促了一些,他不再跟那个小妖精搭话,直接往门口走,而刘莎莎却没想到魏潇能经得住诱惑,她大声叫着魏潇回来,但是魏潇却已经走到了门口。

    就在魏潇即将伸手碰到门锁的时候,突然他听到外面有一种轻微的窸窣声,好像是掏钥匙的声音,接着钥匙插-入门锁的响声在魏潇耳边如同炸雷般响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回头求助的看着刘莎莎,却看到刘莎莎围着浴巾同样有些紧张,但是当两个人的目光接触在一起的时候,刘莎莎的视线中又多了一份戏谑的感情。

    “汉博,汉博来了!”刘莎莎压低嗓音冲着魏潇打手势,让他赶快从门口离开。

    魏潇第一次过来,也不知道能藏在哪里,不过门口却传来钥匙抽出去的声音,显然是拿错了钥匙。

    “汉博是谁?”魏潇打开了门口的鞋柜,却发现里面全都是各种女鞋,别说是他了,就连一双袜子都塞不下了。

    “废话!是我男朋友回来了!”刘莎莎不知道是不是早知如此,所以她才敢如此大胆的挑逗魏潇?但即便如此也容易引火烧身,毕竟刘莎莎刚刚洗完澡出来,屋子里多了个陌生的男人,任凭谁都会误会。

    第二次开门的尝试终于成功,魏潇已经听到钥匙在卡簧中扭-动的声音,他也没有时间多想,跃身翻入了厨房外的酒台,在他收身藏好的同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随之出现。

    “莎莎,我来了……咦,你刚洗完澡啊?”那男人似乎在脱外衣,魏潇听到有什么东西扔到沙发上的声音。

    “死鬼,你来了怎么不先打个招呼?”刘莎莎的反应倒是很快,她那腻腻的声音也出现在了客厅里,接着发出一种很暧昧的呼吸声。

    汉博跟刘莎莎亲热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朝着酒柜走来,刘莎莎也随之跟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汉博的胳膊。

    “口渴么?想喝什么我给你拿吧?”刘莎莎将汉博拉回到沙发边:“你也忙了一天了,放松一下,让我来!”

    “哎呀!”汉博倒是颇为意外:“这可不像你的一贯作风啊!怎么了?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放屁!”刘莎莎破口骂道,更像是做贼心虚:“如果我要做什么事情,也不会在家了,明知道你有钥匙,我不怕被你发现啊!”

    刘莎莎走到了酒台边,她居高临下的看了魏潇一眼,虽然说话比较强势,但仍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显然她还是怕被男朋友误会的。

    刘莎莎问对方要喝什么,但魏潇却听到一阵脚步声朝着酒台这边走来,刘莎莎已经在旁边,那么走过来的肯定就是汉博了。

    汉博快步来到刘莎莎的身边,一手抄住她的腰,一手顺着浴袍往里面摸索着,而他的嘴唇也同时堵住了刘莎莎的嘴巴。

    “别着急啊!要亲热也回房好不好?”刘莎莎呜呜的说着,她根本就摆脱不了对方的束缚。

    “你害羞什么,我们也不是没在这里做过!”汉博的手更加不老实:“这是你家,还怕被别人看?”

    我擦!魏潇听了对方的话哭笑不得,因为他现在的位置确实就等于在看现场直播!实在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尴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