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一条癞皮狗

    更新时间:2015-08-17 16:18:35本章字数:3375字

    “昨天晚上谢谢你了!”刘莎莎扔给魏潇一个袋子,魏潇打开看了一眼,竟然是一份便当。

    “是你做的?”魏潇没想到刘莎莎还有这手,不过只看她干净的房间就知道应该是个勤快的女孩儿,这跟魏潇之前的印象完全不同。

    刘莎莎没有回答魏潇的问题,而是转过身看着外面大街的景色:“他骗了我两年!不但欺骗了我的感情,而且还骗了我十几万!”

    魏潇倒是有点惊讶,本来魏潇以为刘莎莎跟这个汉博在一起是图钱的,没想到竟然还要倒贴这个小白脸?看来长得帅的男人还是有优势啊。

    魏潇没说话,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对自己讲这些,他也不知道应该安慰什么好,等了一会儿魏潇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所以甩了甩手里的袋子:“多谢你的午餐,算是省了一顿。”

    刘莎莎慢慢的转过身,然后盯着魏潇看,突然她问道:“你就不问问我,那个女孩儿怎么样了,她都跟我说了什么?”

    魏潇其实一直都在猜测,这次刘莎莎找自己上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但是他又不能肯定,所以只是耸耸肩膀:“反正我俩的关系跟你想的不一样,我没害过她,更不欠她的,如果非要论的话,或许她还要欠我的人情。”

    “嗯。”刘莎莎低下头:“她什么都没说,只说你是个好人,还托我告诉你,她今后会振作起来的,让你放心。”

    魏潇没想到薛冰会这么说,不过他也总算是放心了,魏潇走到刘莎莎身边,单手扶着护栏向外看,从公司的楼顶几乎能俯视大半个城市,这种视野并不是随处能见到的,而如此开阔的地方也让魏潇的心随之打开了。

    “好人总会有好报的,对吧?”魏潇侧头看着刘莎莎,而刘莎莎此刻也正看着他,当魏潇说完这句,刘莎莎笑了:“你好老套啊!你才二十出头吧?怎么说着上世纪的台词?土死了!”

    “再土我也得说,谢谢你的午餐。”魏潇转过身想要离开,而刘莎莎则在身后喊道:“这个便当是那个女孩儿跟我一块做的!”

    魏潇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变得很暖,虽然前一阵接连受到打击,甚至对他自己的处事原则产生了怀疑,但是现在他又被这个融汇了双份爱心的便当打动了,魏潇真的很容易满足,也很容易快乐。

    本来魏潇以为梁俊开完会就会找自己的麻烦,但是谁知道那个家伙竟然一整天都没回办公室,而且下午的时候张权也被一个电话叫走了,不知道公司出了什么大事情。

    因为没人找麻烦,所以魏潇难得的能按时下班,走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街道,看着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街景,魏潇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平静,甚至说他松了口气,起码不用再去担心薛冰了。

    魏潇在前面快步的走着,而在他身后跟了两个女孩儿,不过这两个引起路人侧目的女孩儿倒不是特意跟着魏潇的,只是偏好走在一条路上。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曼舞才发现魏潇的背影,她皱了皱眉眉头:“莎莎,咱俩慢点走,还有别的路过去么?”

    刘莎莎没明白曼舞的意思,不过她也看到了魏潇,刚要招手跟魏潇打招呼,可是却被曼舞一把拉住了。

    “你干嘛?”曼舞十分不解。

    “魏潇啊!我们办公室的小弟!”刘莎莎倒是略有些兴奋:“那小子可好玩了!要不然叫他一块去吧?”

    曼舞放慢了脚步,一脸好奇的看着对方:“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失恋之后饥不择食了?你忘了,今晚是我陪你的‘失恋’闺蜜之夜,找个男人干嘛?而且还是那种人!”

    “那种人?”刘莎莎笑了:“你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啊?我之前就感觉你好像对他有意见似的。”

    “我跟那种人有什么事情?”曼舞争辩道:“就是个公司新人,也不熟,还是别打扰人家了!”

    说着曼舞看到前面的魏潇突然停下了脚步,周围是一小片绿化公园,里面有些健身器材,这个时候还有老人在这里散步,不少孩子在里面奔跑。

    魏潇看到那些孩子,不由得嘴角出现了些许的笑意,在他小的时候这个地方还是一片空旷的荒地,他的童年几乎都在这里度过,即便有不愉快的回忆,但这个地方对于魏潇来说还是很亲切的。

    魏潇本来只是在公园里扫了一眼,但是很快他的视线就定格了,因为他看到一个孩子,魏潇其实跟这个孩子只见过两次,但是这两次给他的印象却很深。

    这是个有点圆脸的男孩儿,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衣服虽然并不漂亮却洗的干干净净,魏潇记得两次都是这个男孩儿撞到了自己,可是却又很有礼貌的道了歉,或许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否则魏潇怎么会记住这样一个孩子?

    而这个孩子此刻却蹲在那里,似乎做着什么专心的事情,魏潇不知道怎么的,此刻竟然非常好奇的走进了公园,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让那个孩子如此专心致志。

    当魏潇走到那个孩子背后大概二十多米的时候,他从侧面才看到在孩子蹲着的那棵大树下躺着一条狗,魏潇虽然对狗不太了解,但也知道这应该是一条普通的土狗。

    在这个城市里,其实流浪狗和流浪猫很多,那都是被主人遗弃掉的,有些生命力顽强的才可能存活下来,有一些都不知道会死在哪里。

    就像是这条土狗一样,癞皮狗这个词用在它身上再贴切不过了,本来就没有多长的毛几乎都掉光了,身上疤疤癞癞的还有的地方化脓了,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其实就是一副骨头架子上披着一层赖皮,魏潇不用死神技能就知道,这条狗应该是快要死了。

    但是那个男孩儿就这样蹲在那条狗旁边,也不怕那狗咬到自己,也不怕惹到跳蚤或者什么传染病,一只小手轻轻的摩挲着狗头,那条狗似乎也有些灵性,虽然整个身体都瘦的皮包骨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一双混黄的大眼睛却睁得大大的,舌头探在外面耷拉在地上,静静的看着那个男孩儿。

    “这条狗快死了。”魏潇站在孩子身后叹了口气:“这狗是你的么?”

    那孩子听到声音转过头,他仰着头看了魏潇一眼,接着他似乎认出了魏潇:“叔叔你好,撞到过你两次,对不起了。”

    魏潇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也记得住自己!看来他们还真的有缘分。

    “这条狗不是我的,但是我不想看着它就这么死了……”孩子的那双天真的大眼睛里有些闪光,似乎眼眶中晕着泪水。

    魏潇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心肠也这么好,他叹了口气蹲在孩子身边,一边伸手在那条土狗的身上抚-摸着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刘翰聪!”孩子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不过他随即充满期待的看着魏潇:“叔叔,你能不能帮我救救它啊,它告诉我,它不想死。”

    哎,魏潇叹了口气,他不会怀疑这个孩子是怎么跟狗沟通的,但是生命对于每个生物都是平等的,在生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刻,即便是一条狗也会不舍。

    但是谁又能真正的阻止生命的流逝,避免那一刻的真正到来?

    不过魏潇在抚-摸这条狗的时候,发现这条狗的生命力还很顽强,虽然生命的迹象微弱,但这些伤势却并不致命。

    但魏潇也知道,如果没人愿意出手救这条狗的话,那么这条狗挺不过今晚,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出现在这里,魏潇也不会管这个闲事。

    “刘翰聪?”魏潇问那个孩子,就算把这条狗救活了,它没有主人,或许每天都会被一些无聊的孩子追打伤害,或许几天都吃不到饭,那样早晚也会死掉的。而且这条土狗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估计也不会有人收留。

    “这就是它的命吧。”魏潇试图开解这个孩子,从另外一个方面去认识生命和死亡的关系,但是刘翰聪却异常的倔强。

    “叔叔!”刘翰聪仰起头认真的看着魏潇:“虽然我不能收留这条狗,但是我也不想看着它死在我的面前!我相信,只要它还活着,一定能找到好心人收留,也一定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并不希望它就这么死掉!”

    魏潇倒是觉得自己轻看了这个孩子,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但却说出了与年龄不相符的话来,魏潇当然明白刘翰聪的意思,只要还活着生命就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或许刘翰聪并不真正了解自己这句话的含义,但魏潇还是有点被打动了。

    “那我告诉你!”魏潇站起身来:“这条狗外伤不是太严重,只是好几天没吃饭喝水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救它,就给它找点吃的和水来!”

    刘翰聪听了魏潇的话高兴的跳了起来,他一脸欢欣的问:“叔叔,你说的是真的么?”

    魏潇本来以为这个孩子会让自己帮忙,可是刘翰聪却转身就往公园外面跑,跑出几步他才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着魏潇大叫:“叔叔,你帮我看着它,我马上就回来……”

    孩子飞也似的跑出了公园,他在门口的时候快速的从两个时尚打扮的女孩儿身边掠过。

    “莎莎,干嘛躲在这里,你偷窥上瘾了?”曼舞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刘莎莎拉到这里,而刘莎莎则一脸好奇的往公园里看。

    “你说魏潇跟这个孩子什么关系?”刘莎莎突然回头看着曼舞,把曼舞吓了一跳。

    “私生子吧?”曼舞对魏潇的人品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而且先入为主的思想让她觉得魏潇就是个非常不堪的家伙:“下了班,带着孩子……埋狗?”

    曼舞不觉得这里有什么意思,但刘莎莎却好像忘记了失恋之夜,曼舞暗自叹了口气,好朋友既然能暂时忘记失恋的痛苦,曼舞也不会主动提起的,算了,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