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章 漂亮的签名

    更新时间:2015-08-26 08:07:36本章字数:2415字

    那一天,是丝毫没有预兆的来临的。那天他翘掉了最后一节自修课,偷偷回到了家里。和他往常的习惯一样,往桌子上扔下书包,就要往厨房“觅食”。但是这回,眼见他已经跑出了几步,可是他骤然停住了,似乎注意到什么东西,然后惊疑的回身仔细观察。

    书包下面压着几本书,这些书很眼熟,正是他每天都要碰到的教科书。

    “奇怪,这几本书明明都在我书包里!”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掏出这几本书,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断定,这不是他的书。因为他的书,无论是封面还是书脚,都有翘卷的,而手里的书,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个女生的书本。

    “难道是老爸借来的书让我复习中考的?”李学琛有这样的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中考的确已经迫在眉睫。但是显然李继根管得儿子并不是成功的案例。李学琛在这个年纪,还是十分任性,儿子顶撞老子对于李继根来说是家常便饭,老婆死得早,自己一个人既要养家糊口又要操持家务,的确有些“不堪重负”。所以,这个念头就像触电一般,闪瞬即逝。

    越是好奇,越有冲动。李学琛的手不自觉的翻开了封面,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潇洒俊逸的签名——岳翎。这两个字,当时似乎极具魔力,让一向自负、目中无人的李学琛也由衷地赞叹了一句,“这字不错!”

    但是,很快的,一个清脆、尖锐,并且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些刺耳的声音传来。一个女声,从家里的厕所门内传出来,“你别动!”

    李学琛下意识的合上书,有些窘态地将书放下,“你……你……你谁啊?”

    那个女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有些娇气地唤道:“妈……”

    “妈?”李学琛有些不解,“我们家就我和我爹两个大老爷们,哪有什么妈啊?再说我妈早死了,这女的八成疯了吧,要疯怎么就闯进我家来了呢?”

    但是之后的事情,有些出人意料。从李学琛的房间里走出两个人,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李继根和那个女生唤作“妈”的人。说实话,李继根没有想到李学琛又会翘课逃回家,因为刚刚两个星期前,李继根还打过李学琛一顿。没想到李学琛丝毫没有长进的在此潜回,李继根的一团怒火再也遏制不糊。

    “你个小畜生,又逃学!”

    但是这回,李学琛显然更加暴怒,“这俩女的是谁?”

    他的这个质问,的的确确让李继根的火气顿时熄灭,“这——”

    女生的妈妈见此情形,一把拉住李继根的手,“第一次见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美琴,是你爸爸的同事。”与此同时,给李继根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好好解释!”

    王美琴与李继根认识三年,同在公交公司上班,两人常常搭班一辆车,李继根是司机,她是售票员。王美琴是二婚,不过和前任是离异,岳翎是法院判给王美琴的,其中的各种因素很难说清楚,她自己一直认为是自己太过软弱,前任或许觉得不好意思了,没有再坚持女人的抚养权。

    李继根暂时压下火气,“对,是是是是,我们是同事!”

    “这个野丫头是谁?”

    “谁是野丫头?你说谁呢?”

    李学琛其实并未仔细看过这个女生。这一次他两眼直盯着她,原本是想嚣张地让她知难而退,但是,对方显然没有买账,她一双明眸,闪过的不是电火花,而是雷电般的触痛。她瞪大的眼睛,让李学琛一下子没有了直视对方的勇气。

    “好吧,你赢了!说吧,你来我家干什么?”

    “这里也是我的家!”

    “我去,姐姐,你开什么玩笑!”

    “哥哥,我可是认真的!”

    李学琛略带痞气的冷哼两声,“呵呵,呵呵……”但是当他再次注视她的时候,她一脸的严肃和较之刚才对李学琛行径的愠色完全不复的那种温和神情,李学琛迟疑了一下,然后似有所悟的,失声道:“不是……你们……”

    李学琛别过头去看着李继根:“爸……”

    李继根有些没有底气的开了口,他挠挠头,吞吞吐吐地:“孩子,那个……这是岳翎,以后你们就是兄妹了!”

    李继根遮遮掩掩的话语,令李学琛听得天旋地转,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他第一次有了暂时性失聪的经历,眼睛了看到的人物都动着嘴巴,但是他却丝毫听不到。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李继根:“什么?”

    此时岳翎的妈妈在李继根大腿后面拧了一把:“说啊!”

    “噢,还有这是你妈妈!”

    可是李学琛还是没有听到,他此时眼中只有王美琴由紧张到变得异常激动的样子,他疑惑不解的看着岳翎。可是岳翎笑得很开心,笑得似乎毫无芥蒂。

    他有些痛苦地蹲下去,双手将头死死抱住。此时,王美琴和李继根似乎觉得李学琛并没有反对,他们正异常高兴地庆贺。而李学琛,自己却陷入到与世隔绝的无限困惑的茫然之中。

    好一会儿,他才渐渐恢复听力,耳朵里耳鸣得厉害。这个时候肉体上的痛苦远比失去听力时更多,他有些晕眩地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别吵了!”

    一阵歇斯底里的嗥叫,王美琴和李继根的神经再度紧绷。但是眼见儿子表情如此痛苦,李继根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对,“遭了,这孩子是不是病了?脸色这么难看?”

    “是啊,我看哥面色很难看,爸你带哥去医院看看吧。”

    “可是你们……”

    “行了,行了,都是一家人了,你看孩子也挺懂事的,赶紧……”

    “一家人?”这是李学琛昏过去前脑海里最想知道的问题,他不明不白的接受了这个陌生女人当妈妈,一个本来还要吵架的女生转眼就是自己的妹妹。

    “我这是怎么了?”

    “你醒了?”

    睁开的第一眼,见到的是一张甜美的笑容,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端详这个“强塞”进自己亲戚关系网络的妹妹。

    岳翎对他毫无嫌隙,她凑上来,几乎脸对着脸,一个甜蜜的笑脸。不得不说,女人的笑脸有种涣然冰释的作用,李学琛已经开始对她放松了警惕,“我这是在哪?”

    “医院,hospital!”

    “我英文不好,别在我面前卖弄!”

    “啊哟,你这是怎么了?听爸爸说你可是最不可一世的!怎么你也有承认自己不好的时候?”

    “你好烦呐!那是我的事!”李学琛显然耐不住性子,他本不情愿的与岳翎交流,也从未接受过这个妹妹,一句话本来按照他的性格是要脱口而出的,“哎?不是……”

    “谁是你爸爸啊?”但是他只说出了前半句,后面半句他忍住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眼前岳翎的轮廓却似乎像美术课本中文艺复兴时候的圣母画像,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有个这个一瞬间的虔诚。最后,他只是补充了一句,那是更像是对自己的“窝囊”的抱怨,“行吧,你这个混蛋!”

    “你说什么?”

    “哦,没有,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