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章 看树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5-08-26 08:08:23本章字数:3234字

    李学琛在医院没有被检测出暂时性失聪症状,然是被误诊为低血糖在医院挂了一天一夜的葡萄糖。本来医生是安排李学琛醒来之后就可以出院的,但是王美琴为了照顾好这个“儿子”,一定要求多住一天院。

    第二天,岳翎去上学了。两个人差了一岁,但是由于李学琛在农村念的小学,上初中的时候基础实在太差,留了一级,如今两个人同为初三。

    中考的关键阶段,岳翎不敢把学业落下,只是说放学了就来接他回家。最后,来接他回去的还是李继根和王美琴。睡了一夜,耳鸣早就好了,李学琛看着王美琴热情的照顾,嘘寒问暖,在床头柜上放满了零食。

    其实王美琴也没打算靠这些“恩惠”来贿赂他,李继根早说过,李学琛根本不吃这一套。但是王美琴“爱子心切”,多少表现的令李学琛有些不好意思再冷言冷语,更合况他对岳翎都没有再过多排斥。他在内心已经莫名其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习惯叫她“阿姨”,但是李继根总是让他改口,王美琴每每都会说“没事,孩子顺口就好!”

    消失了好多年的母爱重新回归,对李学琛来说本来就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到了中考前后这段转折时期,李学琛越来越沉默寡言。最终的结果也着实出人意料的,一向不被李继根看好学习前途的李学琛以超市重点高中择校线蛮高的分数考进了最好的一所高中。

    岳翎轻轻松松地升学进入高中,结果两个人成了同学,而且就在一个班。李继根虽然要花四五千块钱给李学琛择校,但是内心由衷地感到一阵激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了,他都向同事,甚至车上的乘客炫耀自己的一对儿女。的确的,子女双双考进重点高中,是件脸上贴金的喜事。岳翎后来告诉李继根,“其实哥就差了一分,老师说,他要是把字写的好点,这一分是妥妥的。”

    王美琴却一点也不心疼,“没事,学琛很努力,人都瘦了!我高兴,真的高兴!”

    可是考上高中的李学琛依旧没有多少喜色,常常一脸阴郁,总是有心事。

    之后发生的事,就像一路顺风顺水之后的急转直下——李继根开着满载的客车与一辆货车相撞。虽然事后认定货车司机疲劳驾驶,但是李继根当时情急之下的闪避,造成整车侧翻,自己也受伤送进了医院。

    家境一下子惨淡下去。生存的压力让这对原本互相排斥但实际在精神上几乎相依为命的兄妹俩不知不觉堕入了违背伦理道德的情感漩涡中。

    岳翎和李学琛之间若有若无的微妙的情感还游离在美丽与飘渺之间。一切只在朦胧中,虽让人感到悲伤和隐约的绝望,但仍为兄妹俩相依为命的默契而深深地感动、着迷。

    从教室最靠近黑板的左边的窗户望出去,就可以看见岳翎说的那一排树。

    李学琛已经在学校呆了三年,几乎忽略了那一排树,自然也不了解它们是什么品种,什么名字。

    “就你这样还把自己吹到天上去啊?”岳翎瞪他一眼,有点取笑的说道:“连广玉兰都不认识!”

    从这个学期来时,李学琛就开始研究不远处的那一排树。树上还没有花瓣,看来还不到这种木质花卉的花期。一般来说,这一类的木质花卉花期都会有几个月之久,此时他打定主意要好好看看这些树开花时候的样子。

    李学琛看花却无法断定那到底是什么花,于是岳翎常把这件事挂在嘴边,耻笑他的模样特别痛快,就像庆祝好不容易揭穿的谎言。

    “你上课好端端的干嘛老是看树?”岳翎忍不住还是问了。

    “因为寂寞。”

    一直都是这样,岳翎对李学琛即使平常的时候不会把他当做哥哥看待,但是当李学琛严肃的时候,岳翎也很认真,让人无法怀疑他的怀疑没经过思考。

    “你不寂寞吗?”这个问题,本不是问题,李学琛根本就没有等岳翎回答,“我现在只要一想到每天都在重复相同的乏味,就忍不住在这空虚弥漫心头的四十五分钟里做些别的事情!”

    “所以你就看树?”

    “开始我也没觉得有什么意思,不够后来慢慢有趣了。”

    时间一晃眼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夏季的前奏已经吹响。李学琛依然在看树,他现在会偶尔关注一下教室里的一个座位,那是岳翎的座位,朝着窗户的方向,就在一条直线上,岳翎也在看。

    那是种常绿大乔木,很高。树皮淡褐色或灰色,呈薄鳞片状开裂。叶长椭圆形。如今花期已临,陆陆续续白花绽放枝头,形如荷花。自从这所高中在全市范围内开始统一招生之后,因为师资和各方面的原因,想要进入学校念书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其实,倒也未必都是学生们一厢情愿,校长也说过,自从扩招以来,被教育局问责以及被带走的领导已经不再少数。底下的学生也清楚,没有哪一个家长去校长办公室是空手进去的。

    扩招之后,整个高三年段已经有16个平行班,人一多,校园的花坛边、树下面便到处挤满了各式各样自行车。

    李学琛的也在里面,永久牌,二十八寸,属于岳翎本来应该是一辆二十四寸的小凤凰。李学琛的那辆车,后来还引发过一个美好的故事“结局”——虽然李学琛一直认为自己的故事远远没有尾声,他称之为“末了”,在他后来的笔记上,为了区分“未了”,他还特地注释了拼音。

    那时候他就是每天晚上骑着这辆车送邱如夏回家的,她害羞地搂着李学琛的腰间,李学琛卖力地蹬着,车子飞速地掠过行人,行人惊愕片刻,随即就是一阵熙攘。在很多人面前,女孩子特别容易害羞,于是她死死的掐住李学琛的皮带,不再搂着他。远处是夕阳,在一条满是银杏树的人迹罕至的公路上,两人依偎奔驰在林荫道上,而车轮碾压过的地方,几片银杏的发黄的落叶轻轻飘动,它们像是朋友,最终目送。

    这的确是幅不错的风景画,但岳翎却认为李学琛的审美有问题,她管这叫做选择标准“太次”。李学琛一般不会反驳岳翎这么说,他也觉得那个叫邱如夏的女孩其实很一般。

    不过时间一久,她还是爽快地接受了邱如夏和李学琛的交往,说是想看看两人到底能走到什么时候,反正按照李学琛的理解,就是“看不得自己好!”。后来,邱如夏嫌他的后座不舒服,索性自己买了一辆,紧挨着李学琛的永久,和他共用一把锁。

    李学琛觉得高三最寂寞的时候未必是在课堂上,而在于耳边岑寂的时候,尤其是每天放学的时候打开车钥匙,看着邱如夏把书包甩在小凤凰篮子里的时候,他觉得对不起岳翎,虽然不过几站路,可一想到她会被一些粗鲁的人挤来挤去,就觉得很内疚。

    可是,她到底看见了什么呢?李学琛推车的时候还在想。

    “你那么聪明,怎么老上你妹妹的当?”邱如夏觉得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非常可笑,“你最好回家给她洗洗脑,都高三了还整天胡思乱想神经有毛病。”

    “她是我妹妹你别胡说。”

    “又不是我说的,你也不问问他们班主任是怎么评价她的。”

    邱如夏不高兴地把锁丢到地上,李学琛决定以后不再和她谈论岳翎的事情,他不愿为这和她吵架。李学琛身上的一股痞气在岁月的沉淀中有所消散,但是他身上愤世嫉俗的秉性却得以保留甚至愈发彰显,他不和邱如夏一般见识,这是他的原话,邱如夏总会在他这样严肃的时候选择和他妥协。

    她说:“我不是怕你,就是感觉你对你妹妹挺不错的,有你这样的哥哥,岳翎应该满足!”现在学校隔壁新开了一家熟食店,他打算买点卤味送到医院去,一半给爸爸,一半给岳翎,她说除了泡面总得吃点别的,否则会变成木乃伊。

    到医院的时候,岳翎正在食堂里泡开水,看见李学琛有点意外。

    “爸很好,你跑来做什么?”

    他打开塑料袋让她闻了闻,然后抓出一块大叉烧塞到她嘴里,她没怎么嚼就吞了下去。

    “好吃!”

    看见她开心的样子李学琛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记得要把功课做完,以后上课专心点,别再看树了,不就是几颗广玉兰吗。”

    “你晓得我的秘密了?”岳翎的眼睛闪着惊讶的光彩,但是她似乎意识到说漏嘴了,补救了一句,“啊哟,你总算知道那是广玉兰了啊!”

    李学琛没有理会她:“没有,想不出来。”

    “那……要告诉你吗?”

    “还是让我慢慢想吧!”

    她诡秘地笑,露出很调皮很可爱的酒窝。

    李学琛知道不能呆太久,妈会担心。现在李继根住院了,情况不见好转,他意识到王美琴操持一家子的确不容易,于是改口,叫她“妈”。王美琴多年的夙愿也算是得以实现,作为母亲,没有什么怨言。

    李学琛更担忧的是还有堆积如山的试题在等他。可是,他犹豫了一下,“你……不回家?”

    其实,他是没有理由直接就扭头离开,他的一切理由都不是理由,“妈”不是亲妈,而亲生女儿还没有离开的意愿。还有,岳翎的功课下滑的很厉害,现在也只有比自己胜过一筹。

    “也罢,我陪你一会儿!”李学琛告诉自己,至少,应该陪岳翎吃完饭,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