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章 《当玫瑰花开的时候》

    更新时间:2015-08-26 08:12:33本章字数:2983字

    “下午陪我去图书馆好吗?”

    早上晨练结束的时候,邱如夏的心情很激动,李学琛在与她并肩跑步的时候这样问她。

    如夏很开心李学琛终于想到要在毕业前和她正式确定恋爱关系。对于她而言,那么即使自己没考上,她的高中时代还是画下了一个很美丽的句点。

    可是现在,她捧着一本书页崭新几乎没有翻阅的书痴痴若有所求的坐在李学琛身边,有些若无其事的盯着李学琛专注于书本的样子,样子有些好笑,曾经有很多次,飞机头告诉李学琛,邱如夏出神的时候就像是个典型的思春的少妇。

    “是不是太紧张了?”她想,“这家伙平时挺机灵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拖泥带水?”

    “我们走吧!”他突然凑到她耳边小声说。

    邱如夏点点头,小脸就情不自禁的红的像一个苹果。

    李学琛在阅览大厅替邱如夏找到一个舒适的位子,点了杯冰红茶,叫她休息一下,“到外借书库找本书,马上就回来。”

    邱如夏的眼睛跟着他结实的背影走了一会儿,觉得很窝心。

    李学琛去书库找书另有目的,飞机头告诉他,岳翎除了每天站在窗台上观察那几棵广玉兰之外,还经常夹着一本翻烂的《读者》。那本《读者》她翻来覆去地看,飞机头乘着岳翎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翻看了那本书,岳翎在其中一篇文章的地方特地加了一个五角星。

    那是一篇外国小说,名叫《当玫瑰花开的时候》,作者是智利作家佩·普拉多。李学琛好不容易才找到,虽然版本很旧但印刷还算清楚,小说不长,所以他就站在书架后面的角落里飞快地读了一遍,“这不是上次模拟考的阅读吗?那次考试……岳翎考得不错啊!”

    “这到底有什么玄机?”

    “一种断残的东西其生命是十分短暂的”,不知是谁,在这本书上,将这几句话用线画出来,“长到何时才能算是一朵完整而有生命的玫瑰花的时候,他不会去采折玫瑰。”

    老园丁的感情生活没有圆满的结局,是因为那些女人都只是看中了他的局部,却没有爱上他的全部,因而她们的爱是不完整的。

    看完他就放回原位马上离开了那里,

    邱如夏发现他两手空空很奇怪,他说,书没找到,算了还是走吧。

    出了图书馆,李学琛邀邱如夏去看电影,可她却提议到公园逛逛。

    “原来我一直不知道那几棵树到底叫什么,花开得很漂亮,像荷花一样,而且洁白纯净!”

    邱如夏有点泄气,她很了解李学琛,知道他是个有理想有出息的人,但就是无法忍受他一天到晚为个不长进的妹妹团团转。

    “李学琛,我们接吻吧!”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接吻吧,难道你不想吗?”

    李学琛呆呆地看着邱如夏坚决的表情,全身僵硬,他竭力要从身体里找出将嘴唇靠上去的理由,可是没有,连最起码的冲动也没有。

    “你根本不喜欢我。”这短短一分钟让邱如夏的自尊心彻底灭亡。

    “不是这样的……进大学之前我还不想谈恋爱。”

    “撒谎,你眼里只有你妹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考不上大学,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会考上的,我相信你。”李学琛心里很难过,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变态!”她眼圈红红地骂,狠狠推了他一把,扭头就跑。

    “等等,你听我说……”

    李学琛意识到也许压抑自己的感情去维持理智的亲密无间是一种错误,他的拒绝无可挽回地伤害了邱如夏,可他没有后悔,现在,抑或不久的将来,即便不是邱如夏,他也会拒绝别的什么人,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就没有了那样的心情。

    回家的路上,他决定去学校接岳翎,补课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不料,在门口撞上飞机头,他脸色发白,神色慌张。

    “你来得正好,快点,岳翎出事了!”

    李学琛跟着飞机头一直往顶楼跑,凭着一直以来打架的经验,凡是上楼顶阳台的,一般不是什么好事,两人没多想,便拆了两截桌腿握在手上以防万一,他们赶到时,平台上就剩下岳翎一个人,披头散发脏兮兮地蹲在地上,脚下到处是粉笔涂抹的圈圈叉叉。

    李学琛冲过去,站在她面前大喘气:“人呢?”

    “走了。”

    “哪个班的,脸认清了吗?”

    “别找他们,是我先动的手。”

    李学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搞砸了邱如夏的约会,就为了来观看自己的妹妹像个女流氓一样和别人打架?

    “你给我站起来!”

    岳翎一动不动地把脸夹在膝盖中间,留海上耷拉着几片破树叶,两只手在水泥地上搓来搓去。

    那是李学琛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李学琛扔掉手里的棍子抓起她的胳膊强迫她站起来。

    他过了许久才意识到为什么岳翎一直不肯站起来。她的衬衫、裙子全部被剪成了碎片,除了小腿和额头有轻微的擦伤外,好几处瘀青已经从白皙的皮肤上突显出来,她低头缩紧身体,用另一只手挡在前面,柔弱的肩膀上隐约露出被扯断的胸罩带子。

    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如此狼狈。

    飞机头一脸沉重地脱下身上的外套为她盖上。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和你打架?那些人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你说话啊!”

    李学琛摇撼的手越捏越紧,手心里的汗粘乎乎地渗进她的毛孔里面,他的鼻子很酸,为了止住眼角滚烫的液体,脸庞抽搐了起来,把原本要杀人似的表情扭曲得异常恐怖。

    “学琛你别紧张,我看好像是五六个女生围着她,所以没轻举妄动,还是先送她回去吧,搞清楚前因后果再慢慢算帐。”

    飞机头拍拍李学琛的肩膀。

    “是女的吗?”

    她终于点点头。

    李学琛虚脱地垂下手臂,觉得所有的力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综。

    他们商量了一下,还是让飞机头骑车到医院的病房,替岳翎备上一套衣服,再回家。

    李学琛到卫生室要了点酒精棉花和创可贴,在平台的水槽边上为岳翎清理伤口,手绢搓了三次才把她的脸擦干净。岳翎刚站起来傻傻的,突然一下子哭出来。

    李学琛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的无可奈可,时间是流淌的,至少在他脑海里清清楚楚,可是——他根本不会照顾她,因为他或许也从没真正照顾过她。他努力回想一切之前可以与眼前的场景相似的时候,没有,他找不到,回忆不起来。

    “她根本不会哭,她原来是多么有型的女孩子!”李学琛的记忆里,岳翎除了被李继根拿来与自己比较,然后得意洋洋的觉得自己有生之年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是多么的老天垂怜,“我是多么一无是处!”

    他已经不是自嘲了,因为眼前的场景只会让自己陷入到无尽的晕眩之中,他经历过这种痛苦,如今隐隐微微的一丝危机感,使他本能的开始自我保护,“来,我帮你清理伤口!”

    简单直白,只要她不哭,那一种往耳道里钻的声音就不会再刺激他,他的脑海里的沉闷的震响也就随之缓解。李学琛飞快地完成这一系列工作,他觉得自己的手是不应该在岳翎身上停留太久的,也许是第一次触碰少女的缘故,他感到非常紧张,所以始终没能将自己的目光汇聚在一个地方。

    脑海里不停地闪过《玫瑰花开的时候》里的情节,忍不住开口问了,期待的回答证明,这只是一种不太合理的假设,至少,岳翎觉得自己的灵魂深处与老花农有着某种精神价值的契合。“飞机头告诉你的吧?”

    “哦……”

    “我是挺喜欢玫瑰花的,但是你知道吗?浴血的玫瑰才是真正美丽的,你看到我在泣血吗?”

    这句话让李学琛忍不住颤抖,“别胡说!”

    岳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脸,任凭他的手在她伤痕累累的身上忙来忙去,直到李学琛把她背起来往楼下走去。

    “哥!你以后别再做家教了。”

    “怎么了?”李学琛停下脚步。

    “那女人是个荡妇。”

    “是不是有人传了什么流言蜚语?”

    “没……谁都没说……”

    “即使是这样,那又何必呢?你哥是怎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我在意的只是钱,其他的,我不会做的!”

    “可是……”

    “可是什么?”

    “我真的了解你吗?”

    “你怎么了啊?”

    “你知道我为什会动手吗?”

    “你好要强,不是她们惹到你,你不会动手的!”

    “她们在老师面前装出同情友爱的样子,其实从骨子里讨厌我,我要让她们知道,我更厌恶她们。”

    李学琛不再说话,心里不是滋味。

    两个人在校门口有些哆嗦的将就了一餐,然后坐在路边等飞机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