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章 少女胸罩

    更新时间:2015-08-26 08:12:55本章字数:3174字

    “哥,我得告诉你实情,医生说了很多遍了,爸爸好不了的,所以不如把钱省下来,供你念书吧!”岳翎眺望大路的尽头对李学琛说,“我和我妈,已经对不起你和爸爸了,所以,真的要选择的话,我没理由不放弃!”

    “胡说些什么……”李学琛闭着眼,“这话谁让你说的?是妈吗?我找她去。”

    “不是!是我……自己……”

    “你怎么这么犯傻!我们俩读书谁好还用说么,我读不读下去无所谓,可是你……”

    “有所谓,怎么就无所谓,书读的好坏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将来,我不行,读好书对我来说或许是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呢?分配一个体面的工作,可是,你想过没有,我是女孩子,是一盆迟早要泼出去的水,嫁了人谁来照顾你们?”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说过,你只要对得起自己就行!”

    “哥,别再说了,我懂!”

    岳翎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轻轻地把脑袋靠在李学琛的肩上,不远处的夕阳正缓慢地向这边移动过来。

    这里面未必没有以讹传讹的成分,但是因缘际会也确实撇不干净,恰巧洛杰的表姐是岳翎的初中的同桌,现在也在一起读书,是个很三八的女生。据飞机头的意思,这死八婆在同学面前说岳翎的坏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岳翎就像不知道一样的,始终没有跟她闹僵,原因归根结底是为了李学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是她这回是替李学琛低的头。

    那天放学后,她很兴奋地告诉三五个女生,岳翎的哥哥李学琛为了攒学费跟她表弟的十三点妈妈搞七捻三。

    “啊哟,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李学琛这个人表面上有模有样的,你以为他是谁啊?简直是变态!”

    “你胡说什么啊,李学琛怎么会这样呢!”

    她对其中一个很崇拜李学琛的小女生说,当时,她不知道岳翎就站在她背后,刚说完,岳翎就抢走了她的书包一口气跑上楼顶扔进了水箱。

    李学琛不想报复,因为他希望就这样安然度过最后一个学期。不过,事情没有朝着他预设的方向发展,飞机头为了替岳翎出气,瞒着李学琛找人教训了那几个女生。他们干的事其实不算缺德,就是还算客气的要求她们自己动手剪破了身上穿的裤子、裙子,还有胸罩带子。洛杰的表姐穿的一条敞肩的碎花连衣裙,两条胸罩的带子在连衣裙的裙带下面时隐时现。这衣服是他爸爸刚买给她的生日礼物,要自己亲手毁了她,她抵死不从。飞机头发了火,抢过她拿在手上犹犹豫豫的剪刀,就像她们对付岳翎那样,剪得粉碎。

    岳翎隔天就忘了那件事,回到先前懵懵懂懂的样子,每天都像在梦游,李学琛不想再管她了,因为,夏天很快就要过去。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国旗下讲话,校长显得有些语重心长,说话有些干瘪的装腔作势的非要抑扬顿挫,他的讲话分成两项议程,第一就是考前动员,第二是捷报,通报了各班保送的名单。李学琛对那块小小的领操台很有感情,他从没有站上过那块方寸之地,但是就在那里,当邱如夏因为主持人大赛获奖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鼓掌和微笑,只有岳翎在下面撅着小嘴泪眼汪汪地斜视他,那天早上他第一次约邱如夏一起上学,所以死活不肯载岳翎,结果让她迟到挨了批,从那以后,岳翎就再也没坐过他的车。

    李学琛对校长陈芝麻烂谷子的演讲丝毫没有兴趣,对于他来说,班主任的一席话,似乎也预示着岳翎的名字不会出现在保送名单上,于是他四下搜索这队伍里岳翎的面孔,她正和边上的同学开小差,捂着嘴偷笑。

    他又回忆起上回岳翎靠着自己肩膀说的那些话,这些话自己不会说,因为即使自己到了真正做选择的时候,自己没有坚定的立场,“岳翎比我坚强,我懦弱、虚伪、自私……”

    掌声最后一次响起,岳翎刚抬手,夹在腋下的书就溜到了地上,她鬼鬼祟祟地捡起来。

    这回映入眼帘的不是那本《读者》,岳翎告诉过他,那篇文章真正的意义只在于某种契合,说的好像是一段时光流淌着的两种相似的命运,最终也彼此凋零在沉淀岁月的土壤。流年易逝,岁月无痕。对于岳翎来说,自己正是在努力汲取着时光中的营养,失去的未必就是珍贵,留下的才是珍藏的永恒。

    “我勤奋努力是为了什么?想来我什么都不是,我想摆脱没落的家庭、结束这种心力交瘁的命运,可是岳翎呢?我凭什么强求她?”

    心有灵犀,岳翎这时也转过头来与他的目光交会,冲她甜甜一笑。

    李学琛并没有因为考前紧张的复习而停止兼职,他坚持每天打工,几乎连吃饭的工夫也没有,除了抓紧赚学费,他还要赶在开学之前为岳翎买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自从父亲生病,母亲就很少开口讲话了,除非为了钱。

    她省钱省到了抠门的境界,几乎一分一厘也不放过,为父亲医疗报销的事到单位的领导面前耍赖也干。她现在不太关心岳翎,也不知道她目前的处境,听之仍之,她这么做无非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一家父子,自己是个扫把星,她不允许李学琛接近父亲,说:“那没用的老东西早死早干净。”也不喜欢他管岳翎,“不要管你妹妹,你要好好念书。”

    这个家对于李学琛而言,似乎意义早就不大,但是不能违背了王美琴的心愿,至少她听不容易的,他不想连支撑大家活下去的最后一点安慰也失去。

    那个胸罩,破的不成样子,岳翎就索性不戴了,反正她的胸部真的很小,所以即便是在夏天也影响不大。上次飞机头的提醒一直困扰着李学琛,他仔细观察了岳翎的身体,的确精瘦得不太正常,很好的皮肤在她身上就显得很苍白,不过,李学琛还是看见了她衬衫下面微妙突起的顶端那颜色略深的一粒,觉得很可爱。

    是很可爱,他的确这么想,并试图在她身上找到更可爱的地方,比如,五官清秀,脸上没有任何青春痘,光滑的肤质在日照下会发亮,还有身材也很匀称。这是她与生俱来的,李学琛觉得,岳翎无论是少女、少妇还是老妪都会保持那个样子,就连营养不良也不能剥夺这样的可爱。虽然他不知道母亲每天给她吃什么,让她看上去那么单薄,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连一只像样的胸罩也没有。

    李学琛有些偷鸡摸狗的从岳翎书房的垃圾篓里找出那只破旧的胸罩,记下了上面的尺码,然后到华联超市详细请教了售货员,最后买了一只进口的,用粉红色蕾丝精制而成的少女专用胸罩,价值二百七十八元。

    “你妹妹真福气,我哥从小到大就没买过一件像样的东西给我。”售货小姐羡慕的表情让李学琛很惭愧,他也并不是个好哥哥。

    晚上,父亲的情况有了变化,母亲去医院交接,岳翎回来时发现枕头底下的胸罩,愣住了。

    “哥,睡啦?”

    “还没,有事吗?”李学琛刚睡着就被岳翎吵醒了。

    他打开阁楼的小门,看见岳翎穿着睡衣,光脚趴在楼梯上,手里还抓着条毛巾毯。

    “干嘛?”

    “没干嘛,妈不在我要跟你睡。”

    “你几岁了?”

    “这跟几岁有什么关系?”

    李学琛见她一脸固执,“没商量?”

    “嗯!”没办法,李学琛只好同意她上来。

    “你不知道,我小时侯这儿还有个天窗,能看见月亮。”李学琛指着屋顶上的一块墙壁,她平躺在李学琛身边,静静聆听。

    “你很快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岳翎呆呆地望着随时可能掉下来的石灰缝。

    “我希望是你。”

    “不,我不会,没那个命。”

    “你何必为了我而放弃!”

    “你说对了一半,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为了我妈!”

    “要是我们都走了,留下妈一个怎么办?”

    “……”

    “哥,”她把脸放在李学琛的胸脯上面,“只要你好,我怎样都无所谓。”

    “我好,你就一定能好。”

    “省省吧!”她不屑地离开他的胸膛转过身去,李学琛忽然感到心口有什么跟着也离开了,不见了,于是,自己也翻了个身,两人背对背不说话。

    “喂!”她叫道。

    “又怎么了?”

    “……没什么。”

    “……”

    “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喜欢胸部比较大的女生?”

    “实话实说?”

    “嗯!”

    “不是!”

    李学琛觉得自己回答时的语气不够坚定。

    岳翎又安静了一会儿。

    “其实,我不是没有梦想,只是那太遥远了,根本不切实际。”

    “说来听听。”李学琛有点兴奋。

    岳翎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我……想成为作家。”

    “所以你更不能放弃深造的机会,将来大学毕业了,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们俩个只能一个人离开这个家,你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忘记这里的一切,包括我。”

    李学琛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这话从何谈起,“哦……”

    岳翎没有上来前,是很容易入睡的,可现在,李学琛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想,“我该不该去抱抱她,也许这样她就哭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