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章 离世

    更新时间:2015-08-26 08:13:22本章字数:3051字

    李继根终于在那个有些令人悚然的夜里去世。

    据说,那个夜里,街上发生了一连串暴力刑事案件,有一大帮荷枪实弹的警察追着一伙匪徒,从二环一直把他们逼进居民区。这时候,居民区的老百姓就成了无辜的被害者,他们随时会成为人质。

    警察没有办法,事后得知那个刑警队长在枪战中走火击中了一个行人,一个恰巧放学回家的男生。岳翎很担心会不会是李学琛。当李学琛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她看李学琛的表情,就很怪异,唯恐他受了什么伤害。

    暴徒被击毙的时候,是头部中弹,死的时候有些恐怖,光天化日之下,警察开枪击毙暴徒,在一般人眼里,这并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是,反而惶惶终日,惴惴不安,有个剃头的老人就受了枪声惊吓就一直神神叨叨,反反复复的说,今天有大事发生。

    岳翎说,李继根弥留时挣扎了很久,眼睛一直怨怒地盯着医院潮湿的天花板。

    “爸爸到死也没闭上眼睛。”

    李学琛终于见到了父亲,他觉得李继根之所以怨怒是因为他一直没看见天堂到底在哪里,即便是断了气,脸上的表情也很狰狞,仿佛延续着某种惨不忍睹的苦痛。

    “我合了好久才为他闭上了眼,一直不愿闭上!”

    “好了,岳翎!”

    王美琴一滴眼泪也没流,很利落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寿衣,农村人的一种习惯,两兄妹也说不出是对是错,反正除了这个时候暂时顾不上马克思的伟大叮嘱,无神论的信仰在这里一文不值。

    王美琴把热水倒进脚盆里,李学琛看见她额头上的汗争先恐后冒出来,就像急于摆脱身体里好不容易活跃起来的细胞那样痛快。

    帮父亲擦身时,王美琴只许李学琛站在一旁看,仿佛靠近半步就会玷污了什么似的,岳翎的手在父亲干涸的胸膛上揉搓,就像李学琛替她清理伤口时那样细致认真。

    李学琛无法忍受这个,他从心底里并没有憎恨王美琴,但是他无法忍受她让岳翎含苞待放的人生布满了枯萎的荆棘。李学琛希望她能赶快完成这一切,可是,岳翎的动作慢了下来,老是反复地在一个地方磨蹭,她的长发垂在胸前,无法看清脸上的表情,但是,李学琛还是注意到她一遍一遍抹去的是忍不住滴在父亲身上的眼泪。

    李学琛突然领悟到,岳翎和父亲之间有着他和王美琴永远都无法了解的感情,父亲在病床上度过的无数个痛苦的夜晚,唯一陪伴他的只有他十八岁的女儿。而其实,真正流露的感情里,岁月给他们弥足珍贵的记忆也就短短四年。

    那个时候,他们会说些什么呢?说不定除了生命的无奈和死亡的恐惧,他们还说了别的,比如,那广玉兰的秘密。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父亲的死在岳翎的脸上幻化成隐性的图腾,那上面刻着李学琛永远无法揭开的故事。

    头七很快就要过去,在李继根发丧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这一家人内心酝酿的东西有些发酵,李学琛越来越觉得时间紧迫,火烧眉毛的时候,真正有一种迫在眉睫的压力,最终,他没能忍住。

    “妈,我想,咱们应该好好谈谈!”

    “学琛,你想说什么?”

    “岳翎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可以残忍剥夺她一生的幸福,她应该去考大学,她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未来!”

    王美琴不知道李学琛这些话在心中窖藏了多久,反正说出来的时候有些不合时宜的让人感觉不经过大脑深思熟虑,“我就是这么一块茅坑石料,又臭又硬,也没什么出息,可是岳翎不一样,她是优生,她完完全全可以去念北大,甚至更好的大学!”

    王美琴有些窘迫的看着他,“学琛,你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

    “我没法冷静!”

    李学琛摔下手中的筷子,“这些天,岳翎的成绩下滑的这么快,你不管,让我也不要管,那是你女儿,眼见她要跌入万丈深渊,你不去拉一把,反而要将她狠心推下深谷,你既然这么决绝,当初又何必生下她!”

    王美琴的眼角泛着泪光,这时必然有得一种表现,她必须镇静,早有预料的叹了口气,“天下母亲,谁会忍心抛弃自己的孩子,可是……”

    “可是我!”李学琛有些动怒,他已经许久没有再这样说话过,这种语气,带着当年的叛逆和嚣张跋扈的不可一世,“可是我告诉你,你用不着这样,我叫你一声妈,因为你是我爸的老婆,咱们谁也没欠谁的,但是你也要知道,岳翎也叫你妈,一碗水要端平,何况是你的女儿,你这样子胳膊肘往外拐,算什么,我感激你吗?是的,我很感激你,但是我良心上过不去,我不能把我的一生的幸福建立在岳翎一辈子的黑暗里!”

    李学琛的话越说越有杀伤力,他的字字句句都带有一种冲击力,他从不憎恨自己的家人,对于他来说,自己不算是孤儿,从王美琴那里得到的,总的来说是他想要的,他明白做人的道理,他明白一个女人对自己心爱的丈夫从一而终的意义,他尊重王美琴,敬爱她,但是这不能抵消,他对王美琴这个做法的不解与斥责,他谁都会翻脸,就看着脸什么时候翻过去,自己才算翻得适宜。

    他觉得时候已经成熟了,在最没有退路的时候摊牌,他直截了当的告诉王美琴,如果岳翎不考大学了,自己也会放弃继续读书的想法,自己宁可两不相欠,将来各走各的,也不会对不起她们母女,这已经不是拖累不拖累,他觉得自己才是拖累,不仅拖累岳翎,也拖累她们的将来。

    王美琴没有忍住泪水,她哭起来的样子简直令人心碎,没哭一下都强忍过无数回,哭得时候就想难产。李学琛于心不忍,却没有妥协,“反正时间也没剩下多少了,大家都没有选择!”

    “不过,你放心,要是我们都考上了,就算卖了房子,颠沛流离,我们都会照顾你,无论是岳翎还是我!”

    “我……不……你们……照顾……”

    在阁楼上的岳翎似乎发觉了两个人的谈话有些异常,她忍不住下来看看,看到眼前的场景,没有多说,恍然大悟。起初是一阵沉默,三个人互相之间不说话,保持了有十多分钟,场面除了挂钟的摆锤的敲击声,毫无声响。岳翎终于开口,“妈,你别听他的!”

    “岳翎!”李学琛怒视岳翎,“你必须考大学!”

    她完全无视李学琛,“妈,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我们对不起爸爸,哥是李家唯一的骨肉,我们没有理由不照顾好这跟独苗!”

    “岳翎,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就想报恩吗?好,就算你想报恩,这个恩,你还的了吗?”

    李学琛的话,有些强词夺理,这符合他的说话逻辑,没有必要解释清楚为什么,只要说的话达到了目的,“你辜负了爸爸对你的期望,你辜负了爸爸的一份良苦用心,你辜负了的东西你数的过来吗?”

    岳翎有些木讷的看着李学琛,还是一如既往的懵懵懂懂,有些惊奇的发现平常不显山漏水的李学琛今天是多么的“巧舌如簧”,她没有反驳,撅着嘴,看着他,“我妈怎么办?”

    “要是你考上了,我照顾她!要是我考上了,你照顾她!要是都考上了,就有我照顾!”

    “为什么?”

    “你会挣钱吗?”

    “会的!”

    “得了吧,别到时自己饿死!”

    岳翎顿了顿,“要是都没考上呢?”

    “要是你用心考,考不上才叫怪了呢!”

    岳翎笑了笑,“可是我现在已经沦落到了跟你一样了!”

    “说的好,有这份知耻后勇的心就好!”

    王美琴有些担忧的看看这两兄妹毅然决然的表情,“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勉强了!”

    岳翎只是最后说了一句,“最后一个模拟考,以前的岳翎就会回来的!”

    李学琛愁眉一舒,“好!”

    李继根的遗照,高挂在客厅墙壁,一家人从不忌讳,这个时候,那种流露着一丝淡淡温情的气氛中,李继根黑白照片中似乎泛着往常岁月里多姿多彩的光泽,把时间的记忆拉的很长很长。

    李继根走了,在默无声息的夜晚里,三个人的心理,埋藏着三种紧紧相连而彼此不同的情愫,任性而又相互理解的共生。

    一次亲友的来访,问起王美琴为何这么明显的张贴着李继根的遗照,王美琴有些为难,最后,两兄妹的话语,让亲友颇有感慨。

    李学琛说:“挂在墙上的是我的父亲,妈妈的丈夫,生前至爱,死了藏起来不让见人这算什么?”

    岳翎说:“爸爸在天上看着我们会不会太远了,在墙上的话,还会近一点,更亲切一点!”

    亲友走的时候,拍拍李学琛的肩膀,“孩子,好好努力,将来会有出息的!”他的余光瞥着岳翎,一种由衷的敬佩,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