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章 转机

    更新时间:2015-08-26 08:14:12本章字数:2999字

    雨中的那场对话,打开了一直萦绕在俩人心上的心结,李学琛一直不愿诉说的秘密终于消失了,如今,成了两个人共同守护的信仰,没有什么比如今一齐面向明天的憧憬更加让人充满动力。

    广玉兰的花,招徕游蜂浪蝶时时戏舞,校园里多了一些生机。恰好雨后的阳光很明媚,踏着阳光铺设的道路走向考场,两个人心中,一直有一丝游离在心上的感觉,美好而激动。

    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李学琛考完第一天的最后一门数学的时候,有些记不得自己从前,主要是不太记得清原来的自己,人格有着一种蜕变的特质,成熟就向一张纸,写着写着就满了。

    但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李学琛走出考场的时候,他眼里的情景,变得悄无声息,迷失的世界,在一场天旋地转中摇摇欲坠,他靠在门框上看着,有些人愁眉紧锁,有些人面露喜色,有些人交头接耳,而有些人则轻松愉悦。

    这次轻微的暂时失聪,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时间也不长,大约十分钟,在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只有两个人,他们有些冲动的拥抱彼此,只一个字,便许下了一生最虔诚的诺言...

    “哥!”

    “考得怎么样?”

    “一定比你好!”

    “这么自信?今天的导数题可不简单。”

    “看来把你难住了,不过,你也不问问你妹妹是谁!”

    “你的答案是多少?”

    “你怎么跟其他人一样啊,都只关心答案!”

    “这时候谁会不急?”

    “你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好!”

    在面馆的时候,岳翎告诉李学琛那道导数题的答案,李学琛有些将信将疑,如果岳翎的答案是正确的,那么这次自己的数学成绩就不会太好,因为三道小题,自己与岳翎的答案毫无吻合之处,“哥?你怎么了?”

    岳翎看出李学琛魂不守舍,“放心吧,我不会错的!”

    “可是……”

    “不过,你要是算错了,也没什么关系!”

    “为什么?”

    “呵呵,告诉你一个秘密,刚刚考试的时候,邱如夏就坐在我斜对面,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答案,与你还真是不谋而合!”

    “那又怎么样?”

    “可见错的人会有很多,因此不必担心啊!”

    “这……”李学琛虽然觉得岳翎的逻辑未免牵强附会,不过,就算是她为了安慰自己才这么说也就接受了,“好吧,快吃吧!”

    “急什么?今天我不打算复习,我相信明天我会发挥的更好!”

    “神经!你哪来的自信?”

    “昨晚我梦见那棵树跟我说话了,它会保佑我的!”

    “又是树?”

    “对啊,即使那些广玉兰,它们为了咱们开出了这天使一般的花朵,你知道吗?”

    李学琛开始怀疑岳翎中毒不浅,担忧她考试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胡思乱想,“赶紧吃,你不复习,我还要背单词呢?”

    “嗯,我吃还不行嘛!”

    灯影浆声里

    天犹寒

    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

    楼外楼

    山外山

    楼山之外人未还

    人未还

    雁字回首

    早过忘川

    抚琴之人泪满衫

    萧萧扬花落满肩

    落满肩

    笛声寒

    窗影残

    烟波桨声里

    何处是江南

    他们回去的时候,还是有些晚了,街道上的唱片店里放着这样的音乐,只是夏日的暖风吹得有些心浮气躁,“真想赶紧洗个澡。”

    “那你还吃得这么慢!”

    “不吃的慢点不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再不好好的压榨你一点,将来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干什么这么伤感,我们到哪都不会忘记对方的。”

    “是,是不会忘记,可是,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变得面目全非。时光没有教会我们任何东西,却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地去相信一个神话;而神话最让人膜拜的地方就在于它的不可信!”

    李学琛觉得岳翎说的话越来越有哲理,不像是一个不经世事的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嘴里说出来的话,“说不过你,我们快走吧!”

    “哥,你今天为什么不骑车?”

    “阳光好,想晒晒!”

    “你是不是也想和哪几棵树告别啊?”

    “算是吧,我都是受你的影响,要不是你下雨天说的一番话,我也没这么多愁善感!”

    “你只是不愿意承认!”岳翎看着李学琛,停下来脚步,“如果你看到面前的阴影,别怕,那是因为你的背后有阳光。”

    “这话怎么说的我像是个小孩。”

    “我们本来就不大!”

    “你只是习惯了我对你的依赖,虽然我们也只是孩子。毕竟,你只有我,而我也只有你。毕竟,那么多次想要和你分开,都遭到了上帝无情的惩罚。逼我们流血,逼我们流泪,逼我们用血与泪编织成网,密密匝匝的网住彼此。每一次的分离,都要用更激烈的重逢收尾。”

    好不容易才走回家,王美琴有些吓坏的等着两个人,“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们在外面吃了。”

    “聊聊天,时间就长了!”

    第二天的时候,王美琴特地去学校接他们,跟所有在学校门口的家长一样,延颈张望,考场铃声响起的时候,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是岳翎,带着一种完全的释放,一股脑的奔向操场,她脸上带着许久未绽的笑容,在广玉兰的树间轻快的跳跃,像是跳着舞步的少女。拍遍那些树,在树上留下一道道唇印。

    歌声形成的空间,任凭年华来去自由,所以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恨。风吹起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而时光中未老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树,看季节深深的暗影。

    李学琛废了老大的劲才将她叫回来,王美琴说,考完了无论无何要好好庆祝一下,至于结果怎么样,她没有问。

    岳翎还是原来的岳翎,人是会变,但是不变的是心,心会随着入世渐深而套上各色伪装,但是当累了的时候,它一样会被脱掉,然后豁然开朗。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送信的邮递员在门外敲门,王美琴接过信件的时候,他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与钦佩,“两孩子都上了!”

    王美琴手上薄薄的两张纸,如此千斤,一时间真正五味杂陈,她看了又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岳翎拿到通知书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她这次发挥的几近完美,语文考出了全省第一的高分,数学、英语双课满分,一夜间,全校沸腾了,北大、清华、复旦等高校校长连夜电话打到王美琴家里,正当犹豫不决的时候,岳翎开口了,“我留在上海,我要照顾你!”

    言下之意,李学琛将要远行,他收到了北京财经大学的通知书。“岳翎,你想好了?”

    “妈妈身体不好,去北京要受不少苦,还是留下来吧。”

    “我无所谓的,要是你们不想分开,去北京也行!”

    “不行!”岳翎毅然决然的反对,“交大答应给我两万块钱,以后每学年还会发放奖学金,这笔钱应该足够养活我和我妈了!”

    李学琛没有再说话,的确就算自己拼命挣钱,他们还是跟着自己吃苦,“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没什么意见了!”

    “哥,我会照顾好妈的,你将来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我自己照顾自己没关系,我什么时候不是自己照顾自己,我倒是担心你,你从来都是受照顾,你照顾妈会吃不少苦头的。”

    “人都是要长大的,花绽放的时候,就意味着马上就要结果,这个比喻虽然不恰当,但是时候自己承担一份责任了,你也应该轻松一下了。”

    “呵呵,看来我还得仰仗着妹妹来混日子了!”

    “那是,你妹妹我是谁啊!”

    “以后生活费我帮你打!”

    “哟,口气不小!”

    “我写的小说被出版了,有不少稿费,我自己可以打工赚钱,所以这笔钱我可以留给你。”

    “不用,你自己留着自己花吧!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人。”

    “北京的物价贵,上海虽然经济发达,但是本地人感觉还是吃穿不愁,到了北京就不一样了,一切都要花钱。”

    两个人因为钱起争执,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人生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岁月却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不住的回首,伫足,然而时光仍然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

    谈钱伤感情,男人伤自尊,李学琛最忌讳这样,“既然时间不停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

    这个转机,这个家庭似乎才不断下坠的缆车上又被重新吊起。

    只是——

    时间仍在,而人却在飞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