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请客

    更新时间:2015-08-26 16:58:14本章字数:2946字

    大学毕业后,莫邪在一家报社当编辑,李学琛也找到一家不错的会计事务所。工作都挺稳定。半年后,莫邪第一次把李学琛带回家。她对妈妈说晚上我们回家吃饭。俩人看完下午场电影,高高兴兴地回到家,李学琛买了两盒西洋参,一瓶补酒,一盒点心,一只水果篮。打开门,莫邪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阴沉着脸,灶台上冷冷清清,一个菜也没有烧。

    莫邪傻了眼,只好说:“我们出去吃吧,这附近有家杭州菜馆不错。”

    仨人到了饭店。李学琛让莫邪妈妈点菜,莫邪妈妈拿起来菜单便点了个三斤重的龙虾,又点了个珍宝蟹。最后说没吃饱,又点了个西湖醋鱼。吃完埋单,两千块不到一点。李学琛掏皮夹时笑眯眯的。可莫邪浑身没劲,连说话的兴致都没了。

    莫邪送李学琛到车站,要把钱还给他。李学琛硬是不收。

    莫邪低头看脚下的鞋,说:“我妈这两天身体不好。”

    李学琛点点头,说:“我知道,你快点回去陪她吧。”

    莫邪回到家,莫邪妈妈已经洗漱完,躺在床上了。她还没开口,莫邪妈妈先很委屈地告诉她——有人给黄伟介绍了个对象。

    她恨恨地说:“真不是个东西,还说喜欢我呢,全是放屁!”

    莫邪脱下外衣,把包挂起来。

    莫邪妈妈说:“我想不通啊,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臭门卫,大字都不认识几箩筐。”

    “既然他不是东西,你又何必为了他生气呢?”莫邪忍不住道。

    “我气,我当然气——气他没眼光。”

    莫邪不说话,半晌才说了句:“生气也该我生气才对。”

    “哎哟!”莫邪妈妈先是一愣,随即叫起来,“还没结婚呢,就知道帮他省钱了。你妈吃他一顿龙虾,你心疼了?”

    “你想吃龙虾跟我说好了,又何必敲人家竹杠?”莫邪皱眉。

    “我没那么馋。”莫邪妈妈撇撇嘴,“你妈我什么东西没吃过啊?莫邪我跟你说,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如果他真的喜欢你,根本不会在乎这点钱,哪个毛脚女婿不是把丈母娘捧上天啊?隔壁老孙的毛脚女婿上门,花雕酒、五粮液送了好几瓶。哼,别说吃他一点龙虾,就算要他把心挖出来,他也应该眉头不皱半下。他要是为这个跟你生气,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莫邪觉得跟妈妈讲不清楚。

    李学琛的家境莫邪也了解,虽然现在李学琛吃穿不愁的,莫邪知道这点,所以在学校谈恋爱的时候,她坚持吃饭看电影都是AA制,李学琛送她礼物,过两天她立刻便买礼物回送给他。莫邪小心翼翼的,绝不占他半点便宜,生怕让他看轻了。现在一顿龙虾,把莫邪好不容易维持的自尊心全吃没了。

    莫邪感觉很差。她想:第一次上门弄成这样,以后会怎样呢?

    一连几天,莫邪都没有跟李学琛联系。她猜李学琛应该会打电话给她,或是发个短信什么的。偏偏李学琛没有,连着四天,像是失踪了。

    第五天,李学琛终于来电话了。他约莫邪一起吃晚饭。莫邪故意迟到一刻钟,走进饭店,远远看见李学琛笑眯眯地朝自己挥手。

    “我点了你喜欢的鸭舌头和银鳕鱼。”李学琛说。

    “这顿我请。”莫邪说。

    “不用了。”

    “我说我请就我请。”

    “那我再多点几个菜。”李学琛笑道。

    “好啊,别客气。”莫邪把菜单给他。

    李学琛告诉莫邪,这几天连着加班,每天都忙到十二点以后。莫邪问:“怎么不发短信告诉我?”李学琛说:“太忙,忘了。”莫邪问:“以前你怎么不会忘?”李学琛说:“以前又不用加班。”莫邪说:“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别说过了十二点,就算再晚,你也会给我发条短信息。”李学琛说:“学校里混日子,不像上班这么累。”莫邪说:“你的意思是说,现在上班忙了累了,我们就不用每天联系了,对不对?”

    李学琛停下来,看了看莫邪的脸色,问:“你怎么了,生气了?”

    莫邪说:“没有。”

    李学琛笑笑,伸手捏住她的鼻子左右拽了拽。

    莫邪把脸别开。李学琛的手又凑过来。

    “你鼻子这么塌,我给你捏捏挺。”

    “真讨厌!”莫邪在他手上打了一下。

    李学琛问她:你妈身体好点了吗?莫邪说:嗯。李学琛问:她有没有说我什么?莫邪说:没说什么。李学琛问:不会连一句评语也没有吧。莫邪说:我妈说你挺好的。李学琛笑道:我本来就不差啊。她有没有说我好在哪里?

    莫邪说:“我妈说你的脸皮最好,又厚又结实。”

    李学琛哈哈大笑。

    吃完饭,李学琛送莫邪回家。路不是很远,俩人一边散步,一边聊天。

    李学琛提议周末向王涛借辆车,到佘山去玩。

    “这家伙以前在学校里成绩总是倒数的,没想到进证券公司才半年就当了个小头目,还给他配了辆车,小日子混得不坏。”李学琛说王涛。

    “别羡慕人家。你将来不会输给他的。”莫邪说。

    “这是我今晚听到最开心的一句话了。”李学琛笑道。

    莫邪说:“成功最好,不成功也没关系,只要努力过就行了。什么车子房子,我一点儿也无所谓。”

    “真的?”

    莫邪点点头。

    李学琛揽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真好。”

    李学琛其实今天心情很差。——上午把计划书交上去,他信心十足,猜想经理即使不用,也会大大赞扬一番。没料到经理看了之后,只是似笑非笑地说了句“新人还要多磨炼啊”。李学琛大为受挫。他看了最后采用的那份计划书,比自己差了一截。又是惊讶又是气愤,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没劲了。

    中午他和刘燕一起吃午饭。刘燕是经理秘书,身材高挑,眉眼有几分像香港影星李嘉欣,是公司里出了名的美女。追她的人不计其数,还有传言说她跟公司大老板关系暧昧。李学琛跟她很谈得来。

    李学琛问她:“看过马晓天那份计划书吗?”

    “嗯。”

    “跟我那份比起来怎么样?”

    “没你的好。”

    “准确地说,应该是差远了对吧?”

    刘燕一笑,“也可以这么说。”

    “可我落选了,他那份计划书倒上去了。”李学琛两手一摊,“世界上居然有这种事情。不是我瞎说,像他那种计划书,让我连发三天高烧,再连吃三瓶白酒,也照样写得出来。”

    刘燕一笑。宝蓝色的眼影下,睫毛像小扇子那样闪动。

    “没什么不公平的,他那份计划书虽然没你的好,但也过得去了。就算你是九十分,他六十分总有吧。马晓天做人很本分,老老实实,这种人最讨老板的喜欢。你不服气也没有用。”

    “我以为只有国营企业的头头会妒贤嫉能,想不到外资公司也这样。”

    “到哪里都一样。你锋芒太露盖过了经理,他不给你穿小鞋才怪。你才进来几个月啊?论资历,科室里人人都比你老。我奉劝你一句,低调些,先站稳脚跟再说,懂吗,小弟弟?”

    这件事让李学琛郁闷了一天。他想告诉莫邪,还是忍住了没说。

    送莫邪回去后,李学琛搭公共汽车又花了一小时才到家。他洗完澡,又给莫邪打了个电话。临挂电话时,他让莫邪亲他一下。

    莫邪对着电话“啵”了一记。李学琛说:

    “你再笑一笑。”

    “傻瓜,我笑你怎么看得见?”

    “我有千里眼,能看见。”

    “好,我笑了。”

    “不够甜。笑得再灿烂些。”

    莫邪忍不住扑哧一笑。

    “嗯,笑得真甜。晚安,早点休息。”

    李学琛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上次看电影,莫邪躺在他肩膀上睡着了。他当时很奇怪,虽然影片拍得很差,沉闷得让人反胃,但也不至于会睡着——况且这也不是莫邪一贯的风格。后来莫邪告诉他,他衣服上有股淡淡的香味,闻着就犯困,而且那天他穿了一件很厚实的毛背心,软软的,靠着比枕头还舒服。莫邪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李学琛还没告诉她,她把口水流到了他的衣服上,好大一摊。否则她会更加无地自容。李学琛倒是挺喜欢这种时候的莫邪。他喜欢看她傻乎乎憨头憨脑的样子。当然这种机会不多。——莫邪太敏感了,很多心。

    莫邪告诉他,当编缉不用坐班,每周只要去三个上午,时间很活络,这样她就有更多的时间自己写作。她谈起这个挺开心,李学琛也挺开心。他想象以后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情景,他在公司里打拼,最终成为金领,而她成为一名作家。这种搭配真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