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车祸

    更新时间:2015-08-26 17:01:45本章字数:2987字

    李学琛向王文海——这个大学里的死党借车。然而王文海信不过李学琛的车技,他说,你这种“本本族”、马路杀手,还是不要害人害己的好。

    王文海提议由他开车,带上他的女朋友,还有李学琛和莫邪,四个人一起去佘山玩。李学琛问莫邪怎么样,莫邪说,无所谓。

    周六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天上光溜溜的一朵云也没有。

    刚开出市区,王文海就将速度飙到一百迈以上。王文海的女朋友也在证券公司工作,女孩叫薛美美,圆脸,短头发。她爸爸在市委组织部工作。

    薛美美很健谈,一路上嘴没闲过。莫邪跟不熟的人没什么话,王文海一上车就不停地打手机,没空说话,只有李学琛跟她聊,俩人聊得很是热闹,从最近的电视连续剧,一直聊到这届美国总统选举。王文海这人讲话没轻没重,听得烦了,就说薛美美:“你这张嘴怎么跟屁股眼似的,全是屁话,烦不烦啊?”

    车子停下来,王文海和薛美美上厕所去了。莫邪斜倚着,看窗外的风景。李学琛把头凑近了,说:

    “你看人家男朋友多厉害,我要是那样跟你说话,你非生气不可。”

    莫邪反问:“我要是那样跟你说话,你会生气吗?”李学琛笑嘻嘻地说:“我不生气。”

    “这证明你没心没肺。”

    “你是说人家小姑娘没心没肺喽?”李学琛故意逗她。

    “我没这么说,你别胡说八道。”

    王文海和薛美美上完厕所回来了,车继续行驶。王文海好像有打不完的电话,说的都是股票期货。李学琛说:“王文海,要不还是我来开吧,你边打电话边开车不安全。”

    “我就是闭着眼睛开,也比你安全。”王文海笑道。

    李学琛在他后脑勺捶了一下。“拽什么拽!”

    到佘山已经中午了,四人找了个小店吃饭。王文海让莫邪点菜,莫邪说随便。

    “别点辣的。”李学琛说,“我们莫邪一吃辣的脸上就要发痘痘。”

    薛美美看了一眼莫邪的脸,说:“你皮肤好像是不大好,都脱皮了。”

    她又问莫邪:“你平时用什么保养品?雅诗兰黛应该蛮适合你,水润面膜好是好,不过要一百多块钱一张,太贵了。你千万别用欧莱雅的化妆水,都是酒精,用了皮肤就更干了。”

    “我对这种东西不大讲究。”莫邪说。

    “你平常到美容院做脸吗?”薛美美问。

    莫邪摇头。

    薛美美说:“你看你,眼角都有细纹了,劝你还是早点保养的好,等年纪大了再保养就来不及了。”

    李学琛插嘴道:“报纸上说,年轻女孩不用搞得那么复杂,稍微涂点护肤品就可以了。”

    薛美美道:“哈,你当然这么说了,莫邪别上他的当,男人就希望女人什么化妆品也别买,好省钱。”

    她又问莫邪:

    “听王文海说你是作家?”

    “王文海说话就喜欢夸张。”莫邪道,“我只是喜欢写写东西,连作家的边儿都碰不上呢。”

    “不过你跟我想象中的女作家蛮像的。”薛美美道,“我觉得喜欢写作的女孩就应该是你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

    “嗯,头发短短的,不化妆,穿衣服不太时髦,话不多,安安静静的。”

    薛美美问她:“莫邪,你肯定不常逛街,对不对?”

    “嗯。”

    薛美美一拍大腿:“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女孩肯定不会喜欢逛街的。”

    莫邪看她一眼,笑笑:“你还知道什么?”

    薛美美眨了眨眼睛。

    “我猜,李学琛平常肯定很听你的话。”

    莫邪推推李学琛。“你很听我的话吗?”

    李学琛笑道:“当然了,老婆的话谁敢不听?”

    吃完饭,四人顺着台阶向山上爬,佘山不高,一会儿就到了山顶。树木郁郁葱葱,阳光从叶缝间洒下来,星星点点。旁边就是天主教堂,佘山的这个天主教堂级别相当高,每到礼拜日,许多信徒都会赶到这里。王文海和薛美美去山顶拍照,李学琛和莫邪走进教堂,坐了一会儿。

    李学琛说:“可惜我们不是信徒,要不然将来结婚到这里倒不错。”

    “你想得真远。”莫邪说。

    “你不想吗?前几天我还梦见我们结婚呢,不过挺滑稽的,你没穿婚纱,竟然穿件羽绒服,我更妙,赤膊穿了件背心。你看我们把季节都搞糊涂了。”

    莫邪笑起来:“你这个人稀里糊涂,所以做梦也稀里糊涂的。”

    李学琛看着她,说:“你就这样一直笑别停,我喜欢看你笑。”

    莫邪板起面孔:“你让我笑,我偏不笑。”

    “你还是笑吧。”李学琛说,“你笑的时候好看,不笑就有些凶相。你没听薛美美刚才说嘛,她说我肯定很听你的话,为什么,说明你很凶!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

    “既然这样,你就离我远一点。”

    李学琛笑道:“你看你看,是不是很凶?开个玩笑都不行。”

    “没错,我是凶,而且不时髦,不懂潮流,土包子一个。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让你丢脸了。”

    李学琛一怔。“人家随便说说的,你又当真了。”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随便说说的呢?”

    “薛美美讲话就是那样,你别睬她。”

    “说实话吧,你是不是觉得我傻乎乎的?”莫邪看着他。

    “胡说。我觉得你挺好,真的。我跟你说,男人都不喜欢过分花哨的女人,像你这样正好,恰到好处。”

    莫邪忍不住道:“你是不是故意这样说,好不用给我买化妆品?”

    “哎,太小看我了吧,”李学琛道,“明天我就陪你去买,挑贵的买。”

    “那也没必要。”

    “不行,一定要买,我要封住你的嘴,免得你以后说我。”

    “我说过你吗?我从来没为这种事说过你什么。”

    莫邪见李学琛不说话,又道:“我从来没向你提过物质上的要求,对不对?”

    她是很认真的,等待李学琛的回答。偏偏他没反应。莫邪忽然觉得很没劲。李学琛看到莫邪的脸色,想说:“你提吧,又没关系。”忍住了没说出口。

    俩人一下子沉默下来。

    回去的路上,王文海终于同意让李学琛开车。“看你可怜,高速公路就让你开一段。别开得太快。”

    四人交换了位置。李学琛和莫邪坐在前面,王文海和薛美美坐到后面。起初李学琛开得不快,后来见路面好,车子又不多,不知不觉就把速度提上去了。从沪青平公路转到外环线时,一辆卡车从旁边插过来,李学琛没减速,等到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小车重重地撞到卡车屁股上。

    “哎哟!”李学琛惊呼,使劲转着方向盘。

    “砰”的一下,莫邪感觉头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牵扯,飞快地向后扭去,软软的不听使唤。她痛得失去了知觉。

    莫邪颈椎错位,躺在病床上,头颈箍着一个金属套子,不能动弹。

    李学琛来看她,额头上包着纱布。四人中,莫邪伤得最重,李学琛和薛美美都是外伤,李学琛额头上撞了一下,薛美美腿上一大块乌青。王文海去拉车上的把手,结果手臂关节脱臼了。那辆倒霉的赛欧被撞得不成样子,经理将王文海臭骂一通,看样子短期内不会再给他配车了。

    莫邪听李学琛把情况叙述了一遍。

    “对不起啊,我车开得太快了。”李学琛内疚道。

    莫邪看着窗外的梧桐树,半天没有说话。邻床的小女孩又哭了,她才三岁不到,睡觉不老实,从床上摔了下来,轻微脑震荡。她年龄虽小,却已经感觉到生病也有好处,至少可以向大人提各种要求。她妈妈给她削苹果,她不要,吵着闹着要吃葡萄,可这季节根本看不见葡萄,她妈妈只好买了一串美国红提,价钱比葡萄贵多了。小女孩却不买账,硬是要吃葡萄。

    “绿的,绿颜色的葡萄。”小女孩强调。

    挺作的小女孩。

    李学琛买来新鲜的寿司和生鱼片,还有稻香村的鸭舌头。莫邪喜欢吃这些。她曾经在一个钟头里吃掉三斤鸭舌头。她住院的这些日子,李学琛每天都来看她,买她喜欢吃的东西。他告诉她,上次逛街时她在中信泰富看中的一条裙子,因为价钱太贵而舍不得买,他决定买下来,送给她。

    莫邪听着,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充斥着。——是什么感觉呢?她自己也不清楚。似乎有些东西在心头蛰伏着,蠢蠢欲动。

    李学琛见她半天不说话,问她:

    “莫邪你是不是有点累?”

    “还可以。”她说。

    “那就睡一会儿。”

    “戴着套子睡不舒服。”

    “那你靠在我身上睡,我怀里又软又暖和。”李学琛说。

    莫邪摇摇头,看着他,忽道:

    “我问你,——你把方向盘转过去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李学琛一愣:“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