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分手以后的沉沦

    更新时间:2015-08-26 17:02:45本章字数:3401字

    莫邪笑笑。

    “这是驾驶员的本能对吗?我知道,遇到紧急情况,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所以别人都说,驾驶座旁边那个位子是最危险的,千万不要坐。”

    李学琛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这些。他有些意外。

    “上次看一个香港电视连续剧,里面说一对夫妻,男的开车,女的坐在旁边,后来遇到车祸,男的受了重伤,女的一点也没事。警察录口供时对那女的说,你真幸福啊,你丈夫为了让你不受伤害,宁可把自己这边撞上去,可见他是多么爱你。其实这都是电视里瞎编的,千钧一发的时候,谁还会想那么多,总归先保命要紧了,对吧?这是人的本能。”

    李学琛不说话。

    “我这么说,不是怪你不爱我,只是说明一个道理。许多时候都是本能决定一切,人的思想是战胜不了本能的。我估计换了妈妈和孩子,妈妈也许会为孩子牺牲,但这不一样,母爱是与生俱来的,差不多也是一种本能。男女朋友跟它是两码事,有本质区别。”

    李学琛听着,忽然问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一头撞上去?”

    莫邪盯住他。

    “这样,下次换你开车,我们再去撞卡车。你让它往我这边撞。”李学琛提议。

    “你什么意思?”莫邪问他。

    “没什么意思。”

    “你生气了?”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李学琛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莫邪冷冷看着他:“我说什么了,你这么受伤?”

    李学琛重重吐出一口气,看向窗外。

    “将心比心,莫邪,”他摇了摇头,“我要是这么对你,你早跳起来了。”

    “我怎么对你了?”莫邪问。

    “你为什么说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李学琛道,“莫邪我跟你说,你自己讲得开心讲得爽都没关系,问题是要给别人留一条活路。这世上除了傻子,谁也吃不消你这样鸡蛋里挑骨头。”

    “听上去,你心头这口气好像憋很久了。”莫邪缓缓地说。

    “就算是吧,”李学琛说,“莫邪,别看你是女孩子,论通情达理,你可真不如我。”

    莫邪看了他半晌,说:“既然这样,你走吧。”

    李学琛迟疑了一下,大步朝外走去。

    “砰”的一下,门关上了。

    一瞬间,莫邪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其实她一点儿也不在乎撞车的事。她是搞写作的,很能驾驭语言,却不知怎的,讲着讲着,莫名其妙就吵架了。

    她从纸袋里拿出一个鸭舌头,想吃,过了一会儿,又放了进去。

    晚上,李学琛发来短消息:“我们分手吧。”

    她呆了半晌,回复他:“好。”

    旁边的病床,那个小女孩没有吃到葡萄,哭啊闹啊,被妈妈在小屁股上打了一下,威胁要把她卖给拐小孩的人。小女孩终于乖了,安静地趴到妈妈怀里,不一会儿,便睡着了。——她始终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

    两年后,莫邪的长篇处女作发表了,很快的,被一个知名的导演看中,把原著版权买下来,改编成剧本。电影是纯文艺片,叫好不卖座,却在国际影展上得了个奖。莫邪像《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一样,一夜成名。紧接着,许多人都来找莫邪写剧本。起初写一集只有几千元,渐渐的,一集涨到一两万。

    莫邪写都市言情小说,每一本销路都很好。专家点评,说她将商业性与文学性完美结合,刻画人物到位,情节曲折,作品雅俗共赏,是当代不可多得的青年女作家。

    二十五岁的莫邪,在浦东租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离开妈妈独住。黄伟和莫邪妈妈关系越来越近了,一天到晚来她家里,还时不时过夜,莫邪也觉得不自在,搬出去大家都好。

    报社的工作她早就辞了,每天下午三点到凌晨五点,是她的写作时间。

    她抽烟,每天一包。习惯在天蒙蒙亮,也就是睡前喝点红酒,帮助睡眠。然后把电话插头拔了,窗户关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周围听不到一丁点声音。莫邪睡眠不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很久才能入睡,多梦,醒来时梦里的情景能记得非常清楚。书上说这是轻度的神经衰弱。

    王旭辉通常一周来两三次,都是傍晚六七点钟的时候,他有钥匙,打开门,换上拖鞋。这个高大挺拔的男孩,有一张女孩般秀气的脸,雪白的皮肤,长睫毛,嘴唇红润。他绕到她身后,搂着她,抓住她敲击键盘的手。

    很快的,他们脱了衣服,缠在一起上了床。她的身体冰冷,而他的身体火烫。他吻她的唇,她的颈,她的胸。他驾轻就熟,知道如何让她兴奋。

    她总能与他一起到达巅峰,同时飞跃,同时落地。节奏掌握得刚刚好。

    平静下来,莫邪继续写作,她让王旭辉在她的床上睡一会儿。他手托着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她写。

    有时,她会和他一起吃点东西,叫外卖,送两碗鲜肉馄饨,或是一个比萨。她和他聊天,把她的小说构想告诉他,让他帮着想一两个桥段。

    王旭辉在网上发表小说,他只写武打书,走的是古龙那种诡异路线,气氛渲染得很好,而在莫邪看来,主人公大都不太正常。他今年二十一岁,却已整整写了三年。在那个网站上,他的点击率始终是最高的。

    莫邪与他在网上相识,半年后见面。她本来以为他会是个小姑娘,网上这种促狭的事情很多。见面时她看到一张苍白的清秀的脸。她愣了一会儿。而王旭辉也很诧异,他说,没想到你这么老了,我还以为你会是初中生。他们都笑起来。

    王旭辉告诉她,他爹妈十几年前就离了婚,俩人都不愿抚养他,他和外婆住在一起。高考时他作文拿了满分,数理化却接近零分。职校毕业后,他在一家四星级宾馆当服务生。他英语不好,却会说流利的阿拉伯语。

    俩人很快走到了一起。莫邪始终也搞不懂,她为何会喜欢上这个小她四岁性格孤僻的男生。他很依恋她,像对姐姐那样。他看她的眼神,有一种执著的撒娇的意味。然而,除此之外,他却表现出极端的大男子主义。他收入比她低得多,却从不用她的钱。俩人出去吃饭,全是他埋单。一次莫邪建议AA制,他立刻脸阴沉下去,她便再也不提了。

    生日时,她给他买一套名牌的运动服,没过几天他就送她一条项链,价值比运动服要贵得多。莫邪忽然想起当初,那时她也是这样,和李学琛算得清清楚楚,几乎是有些固执地呵护着自己的尊严。

    王旭辉有些像她。或许,写小说的人都敏感。——这大概就是她和他在一起的重要原因。

    莫邪一直没有与李学琛联系。从医院那天起,她再也没有见过李学琛。直到现在,莫邪还是觉得稀里糊涂的,好像没发生什么事,突如其来的,她甚至还来不及考虑,只一眨眼工夫,就分手了。

    莫邪竭力不再去想李学琛。事实上,她现在很忙,大量的约稿,把她时间挤得满满的,她失眠,要靠酒精和安眠药才能入睡。一天中,最多只能熟睡四到五个小时。闲暇时,她会在周围散步,或者跟王旭辉在一起。她没空想别的,脑子里层出不穷的是小说情节,眼前看到的,不是电脑屏幕,就是王旭辉。

    她与王旭辉谈起过李学琛。那是在网上刚认识聊天的时候。

    “我们俩挺要好的。凡是看到过我们的人,都说我们俩挺般配。”她道。

    “那为什么会分手?”他问。

    “不知道。我们总共才吵过一架,就那么一次,就分手了。其实那次也不能算是吵架,最多只是谈得不愉快。换了别人,过几天也许就好了。”

    “既然这样,他怎么没来哄你?”

    “不知道。”

    “连电话也没打一个?”

    “嗯。”

    “真奇怪。”他道。

    莫邪沉默了一会儿,在键盘上打道:

    “其实,我是个挺麻烦的人。我要是男人,大概也不会喜欢像我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跟王旭辉好了以后,莫邪就不谈李学琛了。王旭辉有一次问莫邪:

    “你觉得他好,还是我好?”

    莫邪说:“你好。”

    “我好在哪里?”

    “哪里都比他好,太多了,讲不过来。”

    “骗人,”王旭辉说,“你在敷衍我。”

    “不是敷衍,是真心话。”

    “跟他在一起开心吗?”

    “没跟你开心。”

    “他能满足你吗,能让你有高潮吗?”

    “不,不能。”

    莫邪想那真是一段纯洁的日子啊。她和李学琛除了亲吻,始终也没有过越轨的举动。说来好笑,她跟他分手后,又谈过两次恋爱。王旭辉之前,她与一个牙科医生交往了半年,只认识一个月,便上了床。

    她把她的第一次,糊里糊涂地交给了一个并不太成熟的男人。好像也不觉得可惜,那男人对她说:现在外面都这样。她也就释然了。后来,牙科医生的母亲不喜欢莫邪,和她谈不来,这桩恋情便结束了。

    为什么与李学琛就不能呢?——这个问题莫邪想过好多次,一直想不通。

    他们其实有很多机会,有几次李学琛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在学校的宿舍里,他请同室的男生吃肯德基。男生一哄而散,宿舍里就剩下她和他两个人。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她不允许,坚决不允许。他脱她的衣服,她只许他亲吻抚摸,再下去就不行了。其实她并不是那么看重贞操,内心深处也有着冲动,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那样近乎残酷地拒绝了他。

    莫邪现在跟两年前完全不同了。这主要表现在对男友的态度上。大概是把精力都投到写作上的关系,不想别的东西,所以与王旭辉相处的日子里,显得非常平静。至少对她来说是如此。她享受与他的每一刻,享受他带给她的欢愉,很少考虑到别的。反倒是王旭辉偶尔会发些倔脾气,她也能容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