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巧遇

    更新时间:2015-08-26 17:03:16本章字数:3097字

    另外就是莫邪的外貌。严格来说,因为熬夜抽烟,她显得憔悴了许多。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成为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她留了长发,烫成波浪形,卷卷的披在肩上。她化妆,用很重的胭脂,勾粗粗的眼线,喜欢深咖啡色的唇膏,还有浓烈的香水。浓妆并不使她显得俗气,而是极富个性的。她爱穿裙子,即便天冷也很少穿长裤。她抛却了过去的学生气,与人交流时显得随意,甚至有些漫不经心。

    ——现在,莫邪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

    王旭辉把武侠新作给她看。他从不寄到出版社,只在网上发表。

    莫邪不是很喜欢他的小说,因为离现实太远。那是个奇怪的世界,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思维行事,逻辑混乱,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王旭辉偏爱描写打斗场面,连一件兵器一个招式都要写上几页。对于人物的心理,他似乎不怎么讲究,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就把另一个人杀死,或者前一段还恨之入骨,突然又爱得死去活来。全无半点道理可言,好像只是一时兴起就这么写了。

    他建议她在小说里加些刺激的情节,说这样能吸引眼球。有时候,他还会帮她写一部分,如果不是太离谱,她不会删掉。出版时,看到迥然不同的两种文笔,她和他都觉得非常有趣。

    那天,莫邪和王旭辉去吃日本料理。她喜欢放很多芥末,辣得连王旭辉都皱眉头,可她就是拿一片三文鱼蘸了,面不改色地吃下去。

    背后那张桌子坐的是一男一女。俩人在说话。男的声音很熟悉,莫邪一下子就听出了他是谁。她心顿时提了起来。

    莫邪坐着没动。过了一会儿,那俩人吃完了,站起来朝门口走。服务员用日语说着“谢谢光临”。莫邪低头吃东西。忽然,一个身影在她面前停下。

    “莫邪!”她听到有人叫道。

    她抬起头——李学琛惊喜地看着她。他好像瘦了,戴着无框眼镜,穿一件浅蓝色休闲西装。旁边是个娇小秀丽的女孩子,挽着他的臂弯。

    “真巧,”莫邪站起来,露出笑脸,“好久没见了。”

    “是啊,真巧,”李学琛停了停,说,“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变老了。”莫邪笑道,“你女朋友?”

    “啊,是,我来做介绍,任晓婷,这是莫邪,大学同学。”

    “你好。”女孩留着日本式的一刀平刘海,化着得体的淡妆。

    “你好。这是王旭辉,我朋友,这是李学琛。”莫邪也介绍道。

    李学琛和王旭辉握了手。他们随即离开了。莫邪和王旭辉重新坐下来,吃东西。

    “就是他?”王旭辉看着她,问。

    “嗯。”

    “妤像长得不怎么样。”

    “没错。”莫邪一笑,“我说过,他哪里都不如你。”

    李学琛见到莫邪的那一刹那,像有只手在心头挠了一下,不是疼,而是麻麻痒痒的,全身都为之一颤。他以为自己早把她忘了,然而看见她,那种熟悉的感觉又上来了。——就像大学前三年,他和她连普通朋友也算不上,但她就是在他心里,稳稳地占据一个位置,怎么也不会变。

    莫邪每本出版的小说,他都买下来,拿回家看很多遍。莫邪的笔名叫“珈蓝”。任晓婷说,你很喜欢这个女作家啊?他说,是。

    任晓婷是去年李学琛姨妈介绍认识的。俩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地铁站口。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李学琛下班过去,算好乘两站地铁半小时应该绰绰有余了,谁知道地铁发生故障,硬生生在下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李学琛没有女孩子的手机号码,猜想晚了这么久,她多半已经离开了。

    他赶到那里。任晓婷拿着约定的《知音》,撑着伞站在雨里。她很有礼貌地向他伸出手,并自我介绍。李学琛倒不好意思,有些局促了。她一点儿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问他是不是肚子饿了。

    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李学琛对任晓婷都很满意。任晓婷是老师,小他两岁,有一张甜美可人的脸,普通话标准,能歌善舞。他想不通条件这么好的女孩还需要相亲。更可贵的是,她丝毫没有漂亮女孩的骄傲和刁蛮,而是非常温柔懂事。交往一段后,李学琛觉得自己运气不错,能遇上这样的女孩。

    任晓婷周末通常会到李学琛这儿来,买新鲜的菜自己烧。李学琛一点儿也不会做家务,任晓婷买、淘、烧全包,她厨艺相当不错,会烧他最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头和罗宋汤。李学琛爱喝点啤酒,她也陪他喝一丁点。吃完李学琛要洗碗,她不让他动,把他推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收拾停当后,再给他切一盘水果,插好牙签端上来。

    “幸福啊。”李学琛常常这么想。要结婚,就该找这样的女孩。

    任晓婷跟他说,他是她第一个男朋友。李学琛没告诉她莫邪的事。他觉得女孩子这方面都比较感冒,还是不提的好。

    前不久,王美琴回来,李学琛的大伯和婶子也在,与任晓婷的父母见面吃了一顿饭,任晓婷的父母都在越剧团工作,晓婷妈妈早年是个不错的范瑞娟“范派”的花旦,年纪大了唱不动了,只好改行唱老旦。双方家长都十分满意,席间气氛相当好,晓婷妈妈还唱了段《十八里相送》和《我家有个小九妹》,借由梁祝的故事,双方的大人自然而然地把话题移到了俩人的婚事上。

    任晓婷的父母早就为女儿买好了房子,三室两厅,一百三十几个平方米,地段环境都很不错。任晓婷的父母很看重李学琛,这套房子指明了可以写在李学琛的名下,并且提醒李学琛是不是可以开始装修了,五月份结婚最好,先把酒席订妥,然后还要买家具家电,置办各种东西,这些都是麻烦事,要早点筹备起来。

    李学琛不想这么早结婚,他说自己年纪还小,事业都还没起步,结什么婚。王美琴不好意思过多干预,拿他没办法。他不提,任晓婷家里那边自然也不好意思提,结婚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李学琛觉得有些愧对任晓婷,他看得出任晓婷是愿意嫁给他的。

    任晓婷倒是表现得很淡然,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也没有显得难堪。出于补偿,李学琛对她加倍地好,一有空就陪她吃饭看电影。有时候李学琛会不知不觉拿她和莫邪做比较——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应付她,比应付莫邪简单多了。

    那天在日本料理店分开后,李学琛想起没问莫邪要联系电话。她以前那个手机早就不用了。他们分手后半年,有一次他鼓起勇气打了她的手机,按键的时候他紧张极了,一秒钟像一个月那样漫长,后来听见“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愣了一会儿,随即心也变得空荡荡的。

    李学琛打电话给出版社,说自己是珈蓝的忠实读者,想写信给她,问有没有珈蓝的电话和地址。出版社说这是作者隐私,不能随便公布。他说那网址也可以,出版社依然说不行。

    他很懊恼,后来在报纸上看到珈蓝出了一本新书,周六下午在书城签名售书。他一下子兴奋起来。

    任晓婷牙龈不好,刷牙时老是出血,她让李学琛周六陪他去看牙。李学琛说:

    “我有点事,要不周日陪你去看。”

    “我和牙医约好了。没关系,你办事去吧。”

    李学琛这回走得战战兢兢,李学琛有种负罪感,背着女朋友去见另一个女人。

    周六下午,他赶到书城。说好是两点,莫邪迟到了一刻钟。她穿一件红色的风衣,长发遮住半边脸,微笑着向读者问好。主持人说了开场白后,示意大家排队一个个来,不要挤。李学琛买了书,跟着队伍一点点往前移。

    轮到他了。他把书交给莫邪。莫邪龙飞凤舞地签好字,抬起头见到他,愣住了。

    “你——”她惊讶极了,说不出话来。

    他朝她微笑。除此之外,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学琛等了一个多小时,莫邪终于结束了。她走出来,吐出一口气,说:

    “好累。”

    “你是名作家了,这么多人找你签名。”李学琛说。“我算什么名作家,都是报纸上宣传的。”

    李学琛问她:“去哪里坐一会儿?”

    “随便,我都无所谓。”她笑笑。

    李学琛说:“那就到世纪公园走走,怎么样?”

    莫邪有些意外。她本来以为他会提出去喝咖啡,吃点东西。从福州路坐地铁二号线到世纪公园,很近,才一刻钟。

    俩人买好门票进去。看到许多人在放风筝,一只老鹰风筝从天上掉下来,正好落到李学琛脚下。李学琛捡起来,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走过来捡风筝,他妈妈在后面微笑着。李学琛把风筝给小男孩,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小孩的脸不能瞎捏,流口水的。”莫邪在一旁说。

    “噢,是吗?”李学琛问她,“这么有经验,已经有孩子了?”

    “没错,今年六岁,在乡下,我爷爷奶奶帮忙带着呢。”莫邪笑道。

    李学琛也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