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签名书会

    更新时间:2015-09-26 16:33:23本章字数:3108字

    “当了作家,比以前幽默多了。”

    他们走到湖边。

    “去划船吧。”李学琛说。

    “好啊。”

    俩人面对面坐在船上,李学琛划船。莫邪看着湖面。久久的,都不说话。旁边时而有小船驶过,船上多是年轻情侣,模样亲昵,有一对还当着大庭广众接吻。李学琛一直朝他们看,船划过去了,还在看。莫邪问他:“你盯着人家看什么?”

    “污染公共环境,我要看得他们不好意思。”

    莫邪忍不住笑起来。

    李学琛见到她的笑容,心头一酸。

    “那天那个人,是你男朋友?”他问。

    “算是吧。”

    “怎么叫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那就是。”

    “看上去他比你小。”

    “他是比我小,小四岁呢。”

    “真是英俊少年。你们是男貌女才。”

    莫邪瞟他一眼。“说我难看,也别这么直截了当啊。”

    “哪有?”李学琛道,“你才不难看呢,你看新书第一页那张照片,绝对是美女。现在不是流行美女作家嘛,你要不是美女,书也不会这么好卖。”

    “那是艺术照。丑八怪上去,也照样变成白天鹅。”

    “我是真的觉得你比过去漂亮了。有味道了。”

    “你女朋友才是美女呢。”莫邪道,“说说看,你是怎么把她骗到手的?”

    “怎么叫骗呢,像我这样的人需要骗吗?”

    “她有没有说过,她喜欢你哪一点?”

    “浑身上下,哪里都喜欢。”李学琛笑道。

    “你们平时吵架吗?”莫邪问。

    “没有,一次也没有。她脾气挺好的。”

    “看上去你好像蛮得意。”

    “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莫邪伸出手,在湖水里撩了一把。湖水不凉,还挺暖。湖面下有许多小鱼,吐着泡泡。偶尔会有鱼跳出水面,“咕咚”,又掉下去。

    “你呢,和他好吗?”李学琛问。

    “挺好。”

    “找个比自己小的男人,什么感觉?”

    “说不清,有点刺激,还有点像长辈的感觉,听话就宠他捧着他,不听话就骂他不睬他,打他。”她笑起来。

    “和他在一起开心,还是和我在一起开心?”李学琛忽然问她。

    莫邪很快地看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手轻轻拍打着湖水。“我只是随口问问,”李学琛道,“你要是觉得不好回答,那就别说。”

    莫邪沉默了半晌。她道:

    “和他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轻松。”

    李学琛耸耸肩,问:“哦,为什么?”

    莫邪看着清澈的湖面,久久不说话。

    “因为......”半晌,莫邪才缓缓地说道,“——我更喜欢你。”

    莫邪的心怦怦直跳,像是要跳出胸膛来。——她居然轻轻巧巧地说了出来。好像那句话是活的,嘴一张,便蹦了出来。她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李学琛送她回家。出租车上,俩人没有再说话。一人一边,看窗外的街景,一棵棵树飞快地向后倒去。到了家门口。莫邪拿了包,走下车。李学琛也下了车。

    莫邪走得很慢,高跟鞋发出有节奏的清脆的声响。她猜他或许会说些什么。如果他提出来,她应该会同意他上楼坐一会儿。喝杯咖啡,看看电视,聊会儿天。可他没有。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上去了。”莫邪说。

    “喔,”李学琛为她打开对讲门,“再见。”

    莫邪有些恍惚地上了楼。还没拿出钥匙,门就打开了。王旭辉站在门口。“我就猜到你会和他在一起。”他道。莫邪放下包,把风衣脱了挂好。她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他逛书店,刚好碰到我在签名售书。聊了一会儿。”她道。

    “他是为了见你故意去的吧。”

    “不会。”

    “你还爱他吗?”他问。

    莫邪想起船上她说的话。“不爱。”她对王旭辉道。她不再说什么,打开电脑写作。前不久有个制片人找到她,希望她写个连续剧,十集左右,都市惊悚言情片,有谈情说爱,还要有杀人流血。

    之前她写了几集,思路不是很畅。一个女孩幼年时被父母抛弃,心理有些扭曲,后来爱上同学的爸爸,被拒绝了。莫邪问王旭辉:接下去她该怎么写?

    “女孩拿硫酸去泼那男人的老婆。”王旭辉道。

    “残酷了点。”

    “要有视觉冲击力。”

    “除了泼硫酸,还有别的吗?”

    “杀了那男的,然后自杀。”

    “这倒是可以。”

    莫邪转过身,继续写剧本。王旭辉走到她身边,手从她领口伸进去。莫邪抓住他的手打了一下,说:“别闹,让我写东西。”

    王旭辉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莫邪咯咯笑起来。他亲她的脖子,一点一点亲下去,轻轻咬她的肌肤,让她麻痒难当。接着,他把她抱到床上。几乎是有些粗鲁地脱了她的衣服。

    “你是我的。”王旭辉说。

    莫邪笑了笑。“我不是你的,你也不是我的。”

    他解开她的文胸,亲她。她被他带动起来,身体开始扭动,嘴里发出呻吟。他把她压在下面,施虐般的,一下一下撞击着她。

    “你就是我的。”他道。

    平息下来,莫邪问他:吃点什么?王旭辉问:有没有零食?

    莫邪拿出一筒薯片,一包西瓜子。王旭辉接过,一边吃一边说,“你抽屉里那包鸭舌头放了好久,大概早过期了,你怎么不吃?”他提醒她,“扔了吧。”

    “我知道。”莫邪坐到写字台前,打开抽屉,取出那包稻香村鸭舌头,时间久了,外面一层包装纸早就黯然褪色,皱巴巴的。

    她把鸭舌头一小包一小包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排得整整齐齐,逐个抚摸着。

    一共是十六个。

    王旭辉当然不知道,这包鸭舌头是当初分手那天,李学琛买给她的。李学琛知道她喜欢吃鸭舌头。她一直没舍得吃,放到现在。分手得太仓促了,像戛然而止的音乐,让人猝不及防。没来得及留下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她只好把鸭舌头留下。她需要这么一样或是两样东西,能隔三差五拿出来看看。一边看一边回忆那天的场景,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开始很痛苦,日子久了痛苦淡了,鸭舌头慢慢变成某种慰藉,像亲人一样,看到了心里就踏实。

    莫邪安静地看着,过了一会儿,把它们塞入塑料袋,放进抽屉。

    任晓婷每次刷牙时,牙齿总要出血,吐出来,水槽里都是带血的牙膏泡泡。

    她笑嘻嘻地对李学琛说:“我妈看到我这样子,吓坏了,她以为我是白血病。”

    “医生说了什么没有?”李学琛问她。

    “没事。小时候爱吃糖,不好好刷牙,蛀了好几颗牙,牙龈又过敏,看一段时间医生就好了。”

    讲到这里,任晓婷忽然有些扭捏,她对李学琛说:“哎,我这个月到现在还没来——”

    李学琛一愣。“都过了两个礼拜了,——我有点担心。”任晓婷脸涨得通红。

    李学琛这才明白过来,“你是说怀孕?”

    “不一定,我只是担心。”

    李学琛也紧张起来。他每次都用避孕套,但书上说这种东西的安全率只有百分之七十几,稍不当心就要出纰漏。

    “不会吧?”他抓耳挠腮,“去查一查。”

    “怎么查?”任晓婷问他。

    “不是有那种试纸吗,一用就知道了。”

    任晓婷还没来得及去药房,上了趟厕所,她告诉他:“不是的,我来了。”

    李学琛吐出一口气。他劝她以后吃避孕药,据说那样保险得多。

    任晓婷说:“避孕药都是激素,会长胖的。”

    李学琛不再说什么。他知道女孩子对身材都看得很重,她还没结婚,他不能那么自私。李学琛想了一会儿,决定以后尽量少做。他公司里有个同事,结婚前流过三四次产,到后来成了习惯性流产,怎么样也怀不上了。

    还有个同事,就是因为女朋友有了小孩,才不得不奉子成婚,连酒席也没摆。李学琛想,要是哪天任晓婷真的不小心有了身孕,是让她打掉呢,还是跟她结婚?这两种结局无疑都对她不公平,所以还是应该自己克制一下。

    任晓婷见到他陡然轻松下来的神情,没说什么。她去阳台上收衣服了,收进来放到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叠衣服。

    李学琛看她的侧面,皮肤晶莹剔透,下巴那里圆圆的,像个小木鱼。毕业以后岳翎就被公派到美国耶鲁继续深造,王美琴硬是被她拉着去了美国。任晓婷在李学琛的家里基本上不用面对对方家长的压力,李学琛的婶子比较关心李学琛,有时候回合他大伯一起过来帮他把把关,任晓婷也和他们比较谈得来。吃完饭,她会抢着洗碗,把灶台擦得干干净净。她还时不时会烧两个拿手的小菜让大家尝,比如油焖笋、牛肉粉条、糖醋鱼什么的。

    李学琛觉得,不管从哪个角度,好像都是任晓婷更讨人喜欢一点。

    他知道,任晓婷爱他,更甚于他爱她。可这是为什么呢?他长相一般,除了刘燕开玩笑叫他“帅哥”,从来就没人夸过他。工作还过得去,但也不算太好,收入在工薪阶层里只能算是中等。凭任晓婷的条件,找一个大款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