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难以抉择

    更新时间:2015-09-26 16:36:47本章字数:3062字

    他说完,把目光投向窗外。

    起风了。窗外的一棵大树,枝叶茂盛,有几片叶子拨拉在窗前,风一吹,抖个不停,发出像水壶烧开了后的鸣叫声。叶子一片片地往下落,哗啦哗啦。

    莫邪怔怔地呆在那里。王旭辉一直看着她。

    “不要离开我,好吗?”他用哀求的语气。

    莫邪看到他的眼睛,孩子般无助。他还是充满稚气的,尽管他写那些老成辛辣的句子,好像很成熟,但实际上,他只是个二十一岁的少年。他父母在他幼年时离他而去,他害怕孤独。——他像是个溺水的人,把莫邪当作一条船。

    他不想失去她。这些,莫邪都知道。他爱她,向来胜于她爱他。——她有些自责。

    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会永远和他在一起。两个写小说的人,年龄又不相称,生活没有规律,用各种方式做爱,像两只动物,更多的是本能。她从没想过要带他回家见家长,没想过结婚,没想过买房子供楼,没想过与他组建一个家庭。

    他也从来没提过这些实质性的问题。她以为,他心里应该清楚的,她和他只能到这一步,没有将来。这些问题,一直在她心里埋着,现在挖出来重见天日,她忽然觉得自己很自私。

    她不知该说什么。

    王旭辉一骨碌爬起来,把她抱紧。她感觉到他的心跳,扑通,扑通。他抱得好紧,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

    “不要离开我。”他又说了一遍,像撒娇。

    莫邪叹了口气。她伸出手,在他的背上拍了拍。

    “别这样。”她说。

    一连几天,李学琛都不敢与任晓婷见面。任晓婷提出要到他这里来,他就说:

    “我要加班。最近很忙。”

    任晓婷说:“你要当心身体,我下次给你炖鸡汤好不好?”

    他说:“不用了。”

    李学琛心想:到底该怎么办?

    周末,任晓婷买了一只老土鸡,炖汤。她在汤里放了西洋参和黄芪,还有花菇。她把浓浓的一锅汤端上来,让李学琛多吃点。

    李学琛喝了半碗。他提议任晓婷以后人过来就可以了,不用帮他烧饭。

    “我会不好意思的。”他故意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累。”

    “这样不太好。”

    “怎么不太好?”任晓婷问。

    “你又不是我老婆。”李学琛说完笑了笑。

    任晓婷也朝他笑了笑。

    李学琛等着她说些什么,他好继续往下说。偏偏她一句话也不说。

    她吃完饭要洗碗,李学琛抢过碗筷。

    “我来洗,你休息一会儿。”他道。

    “别跟我抢。”任晓婷走到厨房,在水槽里放好水和洗洁精,戴上手套,转身把李学琛手里的碗筷拿下来,放进水槽。

    “你洗不干净。”她丢下一句。

    李学琛讪讪地退到客厅。他随手拿过一本杂志,翻了几翻,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任晓婷洗好碗,坐到沙发上陪他一起看电视。她靠在他身上,几根头发丝调皮地伸进他的鼻孔,痒痒的。让他有打喷嚏的感觉。他伸出手,想把头发丝拨到她耳后,没对准,手居然在她脸上摸了一把。

    “你干吗呀?”她嗔道,“吃我豆腐?”

    任晓婷开这种玩笑,说明她此刻心情很好。

    “噢,对不起对不起。”李学琛连连说道。

    “占了便宜说声对不起就算了?”

    她也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咦,脸皮这么老,还是我吃亏了。”她笑道。

    任晓婷说完,在李学琛嘴唇上亲了一下,把头埋进他怀里。

    电视上在放一部外国电影,一对男女含情脉脉地对视,说些不着边际的调情话,从客厅移到卧室,不一会儿就到床上去了。电视里发出的声音让李学琛觉得尴尬。任晓婷嘴里呵出的热气,烘得他头颈那里暖暖的。换了平时,他也许会把她抱到床上去。可现在,他有些手足无措。

    “晓婷——”他说。

    任晓婷忽然吻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她的手指,在他胸膛上拨动着,像弹钢琴。她闭着眼睛,呼吸急促。她搂住他的脖子,身体慢慢向后倒去。

    她好像很少这样主动。李学琛抱着她,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他无法控制自己。

    王旭辉为莫邪买了一枚钻戒。

    他把钻戒送到莫邪面前,莫邪几乎傻了。

    “嫁给我。”他跪了下来。

    这个场景,让莫邪觉得伤脑筋,同时又滑稽。

    她“噔”一下,站了起来。

    “我知道钻戒不算太大,可我只有这么点钱,”王旭辉道,“等我以后有钱了,我会给你买一颗更大的。”

    他拿起莫邪的手,要给她戴上。

    莫邪手一缩。“旭辉,”她说,“不要这样好吗?”

    “你不喜欢吗?”他说,“不喜欢这个式样吗?我可以去换。”

    “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不能接受这枚钻戒。”

    “我不懂。”王旭辉固执地说。

    “我不会嫁给你。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他问。

    他眼神直愣愣的,大概是没睡好,俊秀的五官有些黯淡。

    “你还是更喜欢他,对吗?”他问。

    莫邪看着他。

    “旭辉,”她道,“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

    王旭辉说完这句,便走了。

    第二天下午,莫邪在睡梦中被嘈杂声弄醒,好像楼下很多人在说话,还有高音喇叭的声音。她跑到阳台上往下看,吃了一惊。楼下居然停着几辆警车,还有一辆救护车,地面上围起一大片白白的布一样的东西,把整幢楼前的地面都围住了,不知干什么。

    一大群人伸着脖子在围观。

    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手搭凉棚,拿着扩音器对楼上叫道:“这位同志,请不要做傻事!请不要做傻事!”

    莫邪猜想大概有人要跳楼。

    这时有人敲门。她从猫眼里看到,是一位女警察。她有些意外,打开门。

    “有事吗?”她问。

    女警察表情非常严肃。“天台上有人想自杀。居民反映说这人跟你很熟,麻烦你下楼协助我们进行援救。”

    莫邪一下子想到了王旭辉。天哪!她头皮都麻了。

    她飞快地冲到楼下。那片白白的东西是充气垫。她往上看去——

    天台上有个人。莫邪一眼就认出他是谁。

    王旭辉直直地站在天台的边缘,一动不动。像根避雷针,杵在那里。

    “旭辉——”莫邪大声叫道。

    王旭辉好像听见了,头往下一低。

    “女同志,麻烦你告诉我们,天台上那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警察问。

    “朋友。”莫邪说。

    “他为什么要爬到天台上去?”

    “我不知道。”

    “最近他受过什么打击吗?”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莫邪心乱如麻。

    王旭辉的身体好像晃了一下,像是要掉下来。楼下一阵惊呼。

    “让我上去,”莫邪对拿扩音器的那个警察说,“我去劝他。”

    警察想了想,同意了。但提醒她不要靠得太近,不要刺激他,尽量用温和的语气,不能用蛮力。

    “我知道。”

    莫邪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天台。她看见王旭辉站在那里,似在发呆。她一步步走近,在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下。

    “旭辉。”她轻轻地叫了声。

    王旭辉转过身。他表情呆滞,眼圈发黑,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

    “旭辉,我们下去再说,好吗?”莫邪对他微笑。

    “为什么要下去?”他愣愣地道,“这里很好,视野好,看得远。”

    他看向远处。阳光毫无遮掩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穿一件背心,裸露的手臂被阳光灼伤,晒得通红通红。“你在这里也不能解决问题。相信我,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谈,大家平心静气地谈,一定能谈妥的。”莫邪说。

    “你会嫁给我吗?”他问。

    莫邪沉默着。

    “我不是拿这个威胁你,如果你不肯嫁给我,那也没办法。”

    他道,“你下去吧,别管我,我在这儿挺好。”

    他干脆坐了下来,两条腿荡在外面。

    下面又是一阵惊呼。

    “你这样很危险,风又大,万一真的掉下去怎么办?”莫邪急道。

    “掉下去就掉下去,估计跟蹦极差不多,蹦极我玩过,挺刺激的。”他边说边往下看,饶有兴趣地看下面攒动的人头。

    “我知道,你就是在威胁我。”莫邪看着他。

    “没有。”

    王旭辉两条腿荡来荡去。

    “我为什么要威胁你呢?你这人我又不是不知道,脾气倔起来像头牛。”

    他说完,居然从牛仔裤口袋里拿出一把瓜子嗑了起来,把瓜子壳往楼下扔。

    莫邪看了他一会儿。

    “你说得对,”她道,“我就是不吃这一套,有话好好说,大男人寻死觅活算怎么回事?”

    王旭辉对她笑笑。

    莫邪说:“你到底下不下来?”

    他像是没听见,抓起一粒瓜子扔进嘴里。

    莫邪说:“我不会嫁给你,随便你怎么样也不会嫁给你。你够胆就往下跳。”

    王旭辉“呸”的一声,把瓜子壳狠狠地往下吐。

    莫邪说着往楼梯口走去。还没有走到,听到下面“砰”的一声闷响。她转过身,王旭辉已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