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年的等待

    更新时间:2015-08-21 00:25:36本章字数:2922字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黑暗与冰冷的宇宙,广阔无垠,一片虚无。

    一个圆盘从远方而来,在这黑洞一般的宇宙中已飘荡了万年之久。

    一道亮光突然出现,在黑暗中显得极其显眼,圆盘顿了顿,猛然加速,嗖的一声进入到了亮光之中。

    ……

    叶家堡,后山。

    昏暗的地牢内,常年散发着一股刺鼻难闻的霉味,如今已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地牢内更是刺骨的寒冷,呼出的一口气都恨不得立刻冻成冰碴子。

    地牢最深处,一个头发枯黄,上面沾满了草杆子的青年猛地睁开眼睛,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茫然却带有一丝惊喜的打量着四周。

    "真是坑爹呀,万年的等待,如今终于重生了。"

    秦牧喃喃自语,激动莫名,庞大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脑海,巨大的疼痛感让他差点再次昏迷,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秦牧再次睁开眼睛,嘴角挂起一个笑容。

    "真是幸运,想不到竟然还能附身在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他本是地球一个意外身亡的青年,却不知为何灵魂竟然附着在一个圆盘上,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一直飘荡。

    每次灵魂沉睡都是一百年,醒来又是一百年,就在不断的沉睡,醒来中,他足足度过了万年之久,那种孤独寂寞,让他想死,却又死不了,即便是神志不清甚至是发疯发狂,可是从沉睡的一百年醒来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谢天谢地,终于不用过那种非人的生活了,虽然有些对不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过你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万年的孤独漂流让秦牧心有余悸,只要能脱离那种状态就是死秦牧也愿意,因此他更加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非常坦然的就接受了自己附身这个事实。

    不过,他附身的这具身体,原先的情况貌似不怎么好。

    十六岁,作为一个几乎无法修炼的废柴,在这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受尽了嘲讽,三个月前更是在城主千金岳珊十六岁的成人礼上犯了件滔天大错,强奸未遂!

    不得不提的是城主千金还是他的未婚妻,而他们将在半年后完婚!

    "你可真够衰呀,强奸还是未遂。"

    秦牧晃了晃脑袋,站起身来,动了动手脚,适应这具新的身体。

    不大一会儿,肚子便传来一阵叫声,摸了摸肚子,秦牧四下寻找着,不过看到牢门前黑坨坨的一团东西时,又转过头去,他可没有吃猪食的习惯。

    "怎么还不来?"

    秦牧的记忆中,这个时间点会有人专门给他送饭的。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牧抬起头来,就见一个锦衣裘袍的老者,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向他走来。

    老者挺着个大肚子,脸上也是胖乎乎的,不大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和弥勒佛一般,虽已是头发花白,可是面色红润,看起来精神不错。

    "三长老。"

    这位老者乃是叶家的三长老叶云,也是位黄级三品的丹师。

    是叶家公认的老好人,也是秦牧被关三个月时间内,对他最关心的人,每日都会送来可口的饭菜,每五天还会给他吃一粒珍贵的丹药,希望能解开他无法修炼的病症,也是叶家唯一一个相信他是被陷害的人。

    "秦牧,吃饭了。"

    老者将手中的食盒放到地上,将里面的饭菜一一摆放在秦牧的眼前,递给他一双筷子,一脸慈祥的看着他。

    "谢谢三长老。"

    秦牧面带笑容的说道,可是他的脑海中叶老家主的一句话却是涌现出来。

    "秦牧,你一定要远离叶云,他在的地方你一定要保证在百米之外,切记!切记!"

    这一刻,秦牧身体有些僵硬,却也知道为时已晚。

    他身上一定有某种秘密,他不知道,叶老家主一定知道,而三个月前,相信叶云也知道了,才会表现出异常的热情。

    只是三个月前关进地牢内的秦牧,已是极为绝望了,叶云的出现就仿佛黑暗中的亮光,自然将叶老家主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对于叶云是言听计从。

    看着秦牧衣衫破烂,头发枯黄的样子,叶云叹了一口气,一幅极为伤痛的样子,"哎,要是你父亲和老族长还在,谁敢这么对你呀,这些年我沉醉于炼丹,却是忽略了你,让你受此大辱,真是惭愧呀。"

    虽然心中已经开始警惕叶云,可是表面上,秦牧却表现的极为感激,而且此刻他更关心的是如何才能离开这个地牢,"三长老,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呀。"

    叶云说道:"快了,也就这一两日的时间,不过你和岳珊的婚事,却是要取消了。"

    秦牧点了点头,意料之中的事情,那个外表清纯,却心如蛇蝎的女人,费了那么多事,可不就是为了这个嘛,想到那个女人,秦牧心中一团怒火蹭的就冒了出来。

    他现在还能想起来,那天晚上,他被岳珊带到闺房后,被对方一拉,两人就躺倒在了床上,姿势极其暧昧,可是对方却附在他耳朵上说了一句话。

    "秦牧,你这只癞蛤蟆也不照照镜子,身份,地位,实力,你一样都没有,就是一个叶家的寄生虫罢了,凭什么让高贵的我嫁给你!"

    当时的秦牧先是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正要起身,却发现对方竟然拉着他的手按在了那团丰腴上,嘲讽的看着他,而大门此时就这么'巧合'的打开了,七八个少男少女走了进来。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岳珊迅速吞下一枚丹药,娇艳的脸蛋瞬时变的苍白。

    "软骨丹!"秦牧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枚丹药,这乃是专门针对锻体境的,能让人软弱无力一个时辰。

    "你陷害我!"

    秦牧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脑后便被人猛然重击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仿佛还能看到那些人狰狞的面孔以及肆无忌惮的辱骂,以及岳珊那嘲讽的笑容,仿佛一根针一样扎在他的胸口。

    等他再次醒来,就浑身是伤的躺在了这地牢内。

    被一个爱了多年的女人背叛的如此彻底,这件事情是曾经的秦牧死也忘不了的仇恨!

    看着叶云犹豫不决的样子,秦牧知道事情不可能简单到取消婚约就完了。

    "城主岳家一定还提了其他的要求吧。"

    叶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秦牧,沉声说道:"岳珊的父亲岳尘要你离开北灵城,永远都不准回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在三个月后的年度大比上胜过柳家的柳风,如果你胜了,你不但不用离开北灵城,就连你们的婚事都如期举行。"

    这柳风乃是柳家的天才,是北灵城青年一辈中排名前十的强者,而他呢,多年徘徊在锻体境二重的废柴,比不比有什么区别嘛,也就是想当着全城人的面,在羞辱他一顿罢了,秦牧相信这绝对是那个蛇蝎女人的主意。

    "秦牧,你在这里再等待几天吧,我在找家主商量商量,事情也许就有了转机。"

    "不用了,三长老,多谢你的好意,我答应了。"

    "什么,你答应了?"叶云反而愣了一下。

    "不答应又如何呢?"秦牧很是平静的说道。

    "但我希望明日就离开这里。"

    叶云点了点头,"你决定了就好,也许离开北灵城也是一件好事,我们叶家在庆龙城还是有些产业的,到时候你可以去那里,庆龙城可是这云州的主城,比北灵城要繁华许多,而且那里也没人知道你的事情,可以安心的生活。"

    看来叶云也知道这场比斗的胜负如何。

    "你在那里待着,总比在这北灵城强,那我先走了。"

    秦牧点了点头,看着叶云离开的背影,眯起了眼睛。

    "想让自己滚出北灵城的可不只是岳珊,想必叶家的人也在后面推波助澜了呀。"

    秦牧很清楚,叶家有多少人对他不满,明里暗里,一多半的人都应该叫过他寄生虫,这些人早就想把他赶走了。

    "也许还有柳家的人呢。"

    秦牧一下便想到了那柳风。

    北灵城,三大家族,再加城主府,总共四大势力,如今想让他滚出北灵城的就占了三家,而只要出了这北灵城,他能不能活着到庆龙城都是一个问题。

    "想不到刚刚重生就遇到这么多事情,完全可以用危机四伏来形容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早点离开地牢这个破地方吧。"

    秦牧心中想到。

    "父亲,母亲,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不过你们当年可能救出了一批白眼狼呀,你们儿子如今可就要被人家扫地出门,自生自灭了,不对,是已经被人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