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脉被夺

    更新时间:2015-08-23 17:46:56本章字数:2809字

    大厅内,叶云坐在上首位置,手中拿着一个玉质小鼎,不断的摩擦着。

    下首位置坐着两人,都是一张胖乎乎的脸,与叶云有六分相像,正是他的儿子,叶平和他的孙子叶一桓。

    看着父亲那张笑呵呵的胖脸,以及悠闲的动作,叶平显得有些焦急,"父亲,那小子怎么还没过来,这都快正午了。"

    "呵呵,别着急,刚刚方家的那个小子去看他了,刚走没多久,想必现在他就在来这里的路上了,在这叶家除了我,他也找不出来为他解开封印的人了。"

    "方家的那个小子不会看出些什么吧。"叶平有些担忧的说道。

    叶云面露不屑,"一个锻体境七重的小家伙又有多大的能耐,而且他的血脉被封印过,那天如果不是叶龙让我为这小子治疗,就是我也发现不了。"

    听到父亲的话,叶平点了点头,放下了担忧,转头看向叶一桓,教训道:"一桓,你一定要努力修行,你爷爷可是用禁忌丹术将秦牧的血脉生生夺来的,如果被人发现了,我们爷三都不得好死,听清楚了没有。"

    叶云闻言也是点了点头,面露慈祥,说道:"一桓,你父亲说的对,这秦牧血脉来历不凡,极其强横,我足足耗了三个月时间才将这血脉从秦牧身体内抽出,你一定得加倍努力。"

    叶一桓点了点头,"爷爷,父亲,你们放心吧,有了这黄级二品血脉,再加上我的天赋,这北灵城年轻一代,再无人能与我抗衡,十年之后,叶家家主之位,如探囊取物!"

    叶一恒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和他那张憨厚的胖脸极其不符。

    叶云很满意自己的孙子,十六岁就已是锻体境五重,和那柳风相比也丝毫不差,可是除他们祖孙三人外,无一人知道,在外人眼中,叶一桓就是一个每天笑呵呵,资质平庸,对所有人都毫无威胁的存在,而只有他才知道,他的这个孙子心有多么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一桓,有了这黄级二品的火属性血脉,你的炼丹术也将会更上一层楼,如果能突破黄级达到玄级炼丹师,到时候不仅是北灵城,就是整个云州的主宰庆王府,对你都得以礼相待,我叶家也必将冲出北灵城,成为云州赫赫有名的大家族。"

    未来的金光大道,仿佛就在眼前,叶云祖孙三人也不仅感到热血沸腾,心生向往。

    "秦牧,你快点来吧。"叶一桓喃喃自语,不时望向门口方向。

    ……

    秦牧当然不知道这一切,此时的他已经走到了叶云居所的门口,却是有些犹豫。

    明知道叶云是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却还不得不求助于他,咬了咬牙,秦牧最终还是敲响了门,即便知道叶云有什么阴谋,他也无法阻拦,还不如尽快提升实力,说不定还有一搏的希望。

    进入大厅,秦牧就见叶云一人拿着一只玉质小鼎笑眯眯的坐在那里。

    "三长老。"秦牧恭敬的叫了一声。

    "秦牧呀,今日人太多,还没有恭喜你终于脱离牢狱呢。"叶云说道。

    "三长老,这三个月多亏你的照顾,否则小子说不定早死在里面了。"

    秦牧一脸的感激,心中却是恨不得和这只笑面虎保持千米之外的距离。

    两人客套了几句,叶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物递给秦牧,"你今日脱离牢狱之灾,这枚黄级一品火符就送给你当做礼物吧。"

    火符!

    秦牧心中一跳,叶云竟然将如此贵重之物送给自己。

    天元大陆,有三大尊贵职业,符师,丹师,炼器师。

    其中尤以符师为最,因为想要成为符师,那么首先必须得成为丹师和炼器师。

    因此大陆上顶尖的符师,也必定是一流的丹师和炼器师。

    整个北灵城也只有三位符师,还都是黄级二品的符师,只能炼制黄级二品以下的符篆,可是四大势力却从来不敢招惹这三人。

    这一枚火符,相当于整个叶家三个月的收入总和了!

    秦牧一把抓起,直接就塞进了怀里,毫不客气。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更何况注定是敌人的东西。

    将火符收进怀里,秦牧的笑容灿烂了几分,他知道今天进了这个门,想出去肯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更要捞点好处了。

    "三长老,我今天来,是希望能够将身上的封印打开,麻烦三长老了。"

    叶云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玉鼎递了过去,"这三个月我还是没有找出你身体的原因,原来的丹药就不用吃了,这是枚洗髓丹,你吃了吧,封印自然就解开了。"

    秦牧的笑容立刻僵住了,他没想到连解开封印都用的是丹药,而他最不想吃的就是叶云的丹药。

    秦牧僵硬的脸上挂起一个不自然的笑容,"三长老,解开这么简单的封印,用珍贵的丹药是不是有些浪费了,要不把它留给需要的人吧,相信以您的实力,随手一点就能解开封面了吧。"

    "这个效果好。"叶云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

    秦牧恨不得一拳打在他那张胖脸上,妈的,不就解开一个简单的灵力封印嘛,随便一个拓脉境强者都可以办到,这个还需要看效果?

    秦牧点了点头,极为不愿的打开玉鼎,先是一股药香传来,紧接着秦牧又闻到了一股异常熟悉的味道,那是这三个月吃的丹药的味道,秦牧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洗髓丹,秦牧曾经吃过,和现在这枚绝对不一样!

    秦牧将丹药取出,丹药呈碧绿色,晶莹剔透,看着这异常漂亮的丹药,他却是迟迟下不了口,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三个月他吃完丹药后口吐鲜血的场景,而叶云总是用眼前这个玉鼎将他吐出的鲜血收集起来,说是要研究下他身体的病症在哪里。

    "快吃吧,秦牧,吃了封印就打开了。"叶云笑呵呵的催促道。

    秦牧吞了口口水,一咬牙,一闭眼,直接将丹药扔进了嘴里,心中却是恶狠狠的想道,他也要成为丹师,然后就用狗屎,猪屎,鸟屎配成一种丹药喂给这个老货吃,一百颗,一千颗!

    丹药入腹,化为一个热流,进入他的四肢百骸。

    看到秦牧吃下了丹药,叶云眼神火热,不自觉的走上前去,"秦牧,有没有什么感觉?"

    就在这时,侧厅中走出两人,秦牧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叶云的儿子和孙子。

    三人同时向着秦牧围了过来。

    "怎,怎么了?"秦牧的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往后退去。

    叶云此时也没有在意儿子和孙子的举动了,三个月,这是最后一枚丹药了,秦牧体内的血脉将会彻底被抽出来。

    "身体没感觉嘛?"叶云皱眉问道。

    "感觉?"秦牧一愣,就发现丹田内一股极为微弱的气流沿着经脉四处流转。

    "灵力封印已经被解开了,谢谢三长老了,那我先走了。"

    三人看向秦牧的眼神让他心中警兆,封印已经解除,秦牧转身就想离开。

    "不准走!"叶云一把扣住秦牧的肩膀,凑到他的眼前,"你感受下,应该还有别的感觉,是不是!"

    看着叶云的眼睛,阴森森的,再没有了那副慈祥的感觉,秦牧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背后升起,仿佛毒蛇的毒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皮肤。

    "三长老,不就是个灵力封印嘛,没什么别的感觉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秦牧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叶云的手却如鹰爪一般将秦牧的肩膀抓的生疼。

    就在这时,秦牧突然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起来,瞬间整个人就如煮熟的螃蟹一般,身体通红。

    "哈哈,你看,我就说还有别的感觉吧。"叶云大笑,伸手将玉鼎抓在手上,鼎盖打开,看着秦牧。

    浑身如火烧一般疼痛,尤其是胸口部位,仿佛有一团火焰由内而外一寸寸燃烧着他的心脏,有一种快要炸裂的感觉。

    秦牧捂着胸口,看着叶云张嘴想要说话,却是一口鲜血喷出。

    "噗!"

    鲜血在秦牧诧异的眼神中,突然化为一只火红色的鸟雀,展翅欲飞!

    "收!"

    而叶云仿佛早有预料,将手中的玉鼎对准火雀,一股吸力传来,将火雀直接收了起来,鼎盖盖住,一股烟气沿着缝隙飘了出来。

    秦牧嘴角残留的一滴血液滴到地上,滋啦一声,将地面烧出一个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