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雀觉醒

    更新时间:2015-08-23 17:50:57本章字数:2752字

    秦牧将嘴角的鲜血抹去,挤出一个笑容,"三长老,封印解除了,我先走了!"

    叶云挥了挥手,"恩,去吧,一桓,去送送秦牧。"

    说完后,转身便走了。

    秦牧心中怒骂,这个老货,看来自己的利用价值是没有了呀。

    "秦牧,我送送你吧。"叶一桓笑着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走就行。"秦牧现在一点都不想和这一家人接触,刚刚迈开腿,身体就是一阵虚弱,差点摔倒在门槛上。

    叶一桓伸手扶住秦牧,拉着他往外走去。

    "秦牧,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你父母的消息吗,老族长有没有告诉过你?"路上,叶一桓问道。

    秦牧摇了摇头,"老族长从来都不说,每次问起来,就说时候未到。"

    叶一桓点了点头,不在说话,过了一会,猛然间又问道:"老族长去苍莽山脉的时候,有和你说什么嘛?"

    秦牧此是正在想着那只火红鸟雀的事情,被猛然一问,张口就要说出来,心中却突然一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没说什么,只说半个月就回来,让我好好保重。"

    叶一桓看了秦牧一眼,那张胖乎乎略显憨厚的脸却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此时已走到大门口,叶一桓拍了拍秦牧的肩膀,"去庆龙城做个富家翁也挺好的,避免了很多的纷争,你说是不是,秦牧。"

    秦牧笑了笑,"我也这么觉得。"

    叶一桓挥了挥手,"我先进去了,有时间我们一起喝酒。"

    秦牧点了点头,转身离去,那张笑脸在转身的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叶一桓隐藏的可真深呀。"

    叶家所有人,竟然无一人知道,叶一桓是锻体境五重的修为!

    就在刚刚拍秦牧肩膀的时候,叶一桓的气势徒然一变,和柳风竟然不相上下!

    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乱说话呀,如果乖一点,还能在庆龙城做个安稳的富家翁,刚刚的事情如果说出去,他可能就因为某种纷争而送命。

    "那只火红鸟雀到底是什么?"

    自己一口鲜血竟然能化成一只鸟雀,而且好像还有自主意识,如果不是叶云及时将其抓住,说不定就飞走了。

    "这难道就是叶云想从自己身上拿到的东西嘛?"

    看到那只全身血红的鸟雀,秦牧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朱雀,可是样貌却是差的太远了,如果将羽毛换成灰色,和麻雀几乎一模一样。

    突然,秦牧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血脉!"

    乾坤八卦盘上的凤凰神图神奇般的觉醒,秦牧一直找不到原因,而那只鸟雀虽然因为鲜血的原因呈现红色,可是它出现的瞬间,周围的温度明显提高,而地上那个被鲜血滴落而融化的小洞,无一不说明这是一只火属性的妖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事情都可以说得通了。

    "难道我竟然拥有血脉,而且还是拥有朱雀血统的血脉?"秦牧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他拥有血脉,为什么这么多年他都无法正常修炼。

    "叶云竟然想要夺取我的血脉?"

    秦牧想起老族长和他说的话,远离叶云。

    因为叶云是炼丹师,本身对于火就极其敏感,如果近距离接触的话,很可能会察觉出他体内的血脉来。

    而这三个月的事情,无一不证明了叶云就是为此而来的!

    今日那只火红鸟雀的出现后,叶云对自己的态度竟然一下冷淡了许多,看来自己的血脉是被彻底夺走了呀!

    围绕着秦牧的一个谜题仿佛一下子就解开了,可是秦牧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心中苦涩不已。

    猛然,秦牧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乾坤八卦盘上的朱雀神图是因为自己的血脉而觉醒的话,而此时他的血脉已经被夺走了,那么岂不是……

    想到这种可能,秦牧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他可以容忍所有事情,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乾坤八卦盘,他失去的一切都可以夺回来,而如果乾坤八卦盘出了问题,那么一切就彻底完了!

    也顾不得自己站在哪里了,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没人,伸手在胸口一碰,乾坤八卦盘便出现在他的手上,秦牧连忙望向离字位。

    乾坤八卦盘果然出了问题,可是却不是坏消息,而是一个让秦牧完全想不到的情况。

    离字方位,混沌气息已经完全不见了!

    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赤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一只高贵圣洁,浴火重生的火凤凰——朱雀彬彬如生的呈现在秦牧的眼前。

    "怎么会这样?"秦牧彻底错乱了,难道自己推测的事情都是错的嘛?

    鸟鸣声在秦牧的耳边突然响起,鸣如箫笙,音如钟鼓。

    乾坤八卦盘离字方位的朱雀,凤首高昂,翅膀猛地煽动数下,竟然直接飞了出来,带起一道赤红色的火焰!

    绕着秦牧飞了两三圈,朱雀飞上高空,又突然落下,秦牧眼睁睁看着朱雀钻进自己的眉心,消失不见了!

    乾坤八卦盘缓缓飞起,向着秦牧胸口而去,离字方位,凤凰的颜色暗淡了下来,混沌气息重新出现,凤凰图案彻底隐去了。

    秦牧傻傻站在路中间,不知所措。

    很快一道信息突然就传入到了他的脑海中!

    火!

    要吞火!

    这种感觉极其强烈,就仿佛三天没喝水的人,想要喝水一样。

    秦牧左右四顾,这一时半会间哪里去寻找火呀。

    可是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开始发热,仿佛一大团火焰从里而外灼烧他的身体,头顶上方有丝丝烟气冒出。

    "哈哈,看看这是谁,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城主府的乘龙快婿,秦牧你在这里等你未婚妻嘛,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去柳家等,而不是这里。"

    一个嘲讽的声音从秦牧身后响起,就见一个身穿黄衣,长得尖嘴猴腮的青年走了过来。

    秦牧猛地转头望去,将叶飞吓了一跳,指着秦牧说道:"好家伙,你这头顶怎么在冒烟!"

    叶飞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秦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紧紧抓住叶飞的肩膀,"火,我要火!"

    "火?我从哪里给你找火呀。"叶飞早被秦牧的样子吓到了,完全忘了自己是锻体境四重的修为,而秦牧只有锻体境二重而已。

    "快给我火!!!"秦牧已经快被烧的失去理智了,抓着叶飞大声吼道。

    "好好好,给你火,我现在就给你找火!"

    秦牧头上的烟气越来越多,叶飞从秦牧眼中仿佛也看到了两团火焰在燃烧,尤其是刚刚一声大吼,竟然有火星从中喷了出来。

    "这是怪物呀!"叶飞哪里还敢犹豫,直接应承了下来,脑中急转。

    "火在哪里!!"秦牧恶狠狠的看着叶飞。

    "在,在,在……"叶飞感觉被秦牧双手抓着的地方也快要烧起来了,"在厨房!"

    叶飞终于想到一个有火的地方了,他都快哭了,自己这是作什么孽了,不就嘲讽了一句嘛,要这么折磨他嘛。

    "带我去!"

    叶飞很想说一句,他还有事,你自己去吧,可是他不敢,只好乖乖的带着秦牧去往叶家厨房。

    叶家上千号人,除了家主,长老以及一些嫡系子孙外,大部分的伙食都是叶家厨房准备的,可想而知,这叶家厨房有多么大了。

    此时已快到正午,一大批仆人在这里忙忙碌碌。

    叶飞一家踏入后厨房,大声说道:"所有人,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一个大胖子像是管事一样的人,看到叶飞立刻谄媚的小跑过来,"六少爷,您这是有什么事情嘛,您吩咐一声,小的立马给您办了,您看这都快正午了,好多人等着吃饭呢。"

    叶飞根本不听大胖子说什么,一脚将其踹倒,努力瞪大他那个小眼睛,"我再说一遍,出去!"

    "好好,六少爷,我这就出去!"大胖子看到叶飞发怒,也不敢多说,迅速从地上爬起,"都没听到吗,六少爷发话了,赶紧都给我出去!"

    一帮人哗啦啦的退出了厨房,叶飞赶忙将大门关上,看向秦牧,"这里……"

    话还没说完,叶飞噗通一声靠着门坐到了地上,看到了他从小到大从没见过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