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方云动

    更新时间:2015-08-23 17:51:39本章字数:3231字

    叶家厨房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般大小,灶台少说也有几十上百个,如今快到正午了,各个灶台自然都是火力全开,熊熊烈火燃烧。

    偌大的地方此时只有两人,靠在门上的叶飞已经完全傻掉了,望着天空上数十条火龙从各个灶台飞出,飞向站在正中间的那个人。

    秦牧猛吸一口气,数十条火龙瞬间融合成为一团巴掌大的火焰飞进他的嘴中。

    吞下这一团火焰,火焰焚烧的感觉终于消失了,秦牧长长舒了一口气,脑海也是为之一清。

    "朱雀血脉,想不到我竟然是朱雀血脉,我到底是谁?"

    秦牧喃喃自语,三昧真火还没有找到,那么乾坤八卦盘上的凤凰神图是不会无缘无故觉醒的,那么能造成如此现象的就只有一个理由了,那就是,秦牧不是什么火属性鸟雀血脉,而是朱雀血脉!

    叶云机缘巧合下竟然让秦牧觉醒了埋藏在身体深处的火凤凰朱雀血脉!

    而乾坤八卦图显然加速了觉醒过程。

    看着还有些许未完全熄灭的火星,秦牧有一种冲上去将它吞掉的欲望。

    "看来觉醒的还不够彻底呀。"秦牧强忍着这种冲动,"三昧真火,还得寻找。"

    此时,秦牧的状态就仿佛是种子已经发芽,还需要大量的营养让它茁壮成长。

    而这种营养显然不是烧水煮饭的火焰所能提供的,这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而想要让朱雀血脉的幼芽彻底成熟,显然只有朱雀自身的先天神火——三昧真火,才能办到。

    而这种半觉醒状态,却已经能够让秦牧感受到四周是否有他所需的火焰,比如北灵城正中间的位置。

    "青木阁,看来方勇说的是真的。"

    "秦牧,你,你没事吧?"一个畏畏缩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秦牧转头看去,这才想起他好像将一个人遗忘了。

    看着叶飞尖嘴猴腮的样子,秦牧第一次发现对方好像并没有那么讨厌,"叶飞,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帮了我的大忙。"

    "呵呵,说笑了,都是自家兄弟,当然得帮忙了。"叶飞大义凌然的说道,心中却是另外一个想法,"要是我不帮你,我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里都是问题。"

    看着秦牧欲言又止的样子,叶飞这个人精一下就明白了,将自己单薄的胸腔拍的梆梆响,"秦牧,你放心,我以自己的性命为担保,今天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会传到第三个人的耳中!"

    "那谢谢你了。"秦牧笑道。

    虽然心中有无数疑问,但是叶飞也知道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

    秦牧看了看冷清的叶家厨房,也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而现在差不多就是正午时候了,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飞再次帮秦牧化解了尴尬,将那个胖管事叫来,直接在他手中塞了一把银票,豪气的说道:"去城里定一千人份的饭菜,今天我请。"

    又指了指四周,不怀好意的看着胖管事,"别管我没提醒你,有些事情最好烂在肚子里。"

    "是是是,小的明白,小的明白。"胖管事一阵点头哈腰,看着刚刚还热火朝天的灶台现在只剩下了零星的火点,腿肚子都在打颤,哪里还敢多言。

    "恩,很好,很有前途。"叶飞领导似的拍了拍胖管事的肩膀,鼓励了一句,就和秦牧一起向外走去。

    "那个,等我有钱了,我会还你的。"秦牧现在尴尬的要死,他现在才发现,这个家伙竟然一分钱都没有。

    其实每月叶家还是会给秦牧发一些月钱的,只是原来的秦牧将钱全部花在了岳珊的身上,才导致了现在的窘迫。

    "啪"

    叶飞拿出身上所有钱塞到了秦牧怀中,"你刚刚走出地牢,用钱的地方肯定不少,这些你先拿着,不够了,你在找我要。"

    "这,这多不好意思。"秦牧想了想,自己想要进苍莽山脉确实需要置办些东西,总不能二傻子一般就去吧,可是已经接受了对方如此多的恩惠,让秦牧有些拉不下脸,这可不比叶云的火符,秦牧收的心安理得。

    "拿着!"叶飞挡住秦牧的手,"钱财乃身外之物,你我兄弟一见如故,这点小事就不要计较了。"

    "一见如故?"秦牧哭笑不得,却也识趣的没有多嘴,"那我先谢过了。"

    两人在路口分开,盯着秦牧的身影看了会,叶飞转身向着家里走去。

    ……

    "咦,你不是要去城里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叶飞刚刚踏进家里大门,就被迎面走出的父亲叶虎碰上了。

    叶虎,叶老族长的二儿子,也是现任家主叶龙的亲弟弟。

    他们兄弟共有三人,以***取名,不过此时却只剩他们两人了,老三叶豹十几年前被杀,只留下了一女,如今也不在叶家。

    叶飞一路上都在回想刚才的事情,他从来没想到家族公认的废柴竟然身怀血脉!

    刚刚的那番异象,叶飞一下就看出了这是血脉觉醒的症状。

    而且看刚刚火龙飞舞的盛况,血脉等级绝对不低,难道是玄级血脉?

    叶飞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叶飞长了一幅尖嘴猴腮的样子,又比较喜欢穿黄衣,所以外面一直流传着他黄鼠狼的外号,其实叶飞本人并不是很坏,就是嘴损了一点,整个叶家,他也就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碰到秦牧会损两句,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他本人也没有什么大的野心,17岁,锻体境四重,此生是没什么希望成为修士了,他自己也不急,按部就班的修炼,以后能修炼到什么级别,就看天意了。

    资质平庸,没野心,地位还比较显赫,在叶家他过的算是比较舒心的,什么勾心斗角都和他无关。

    被叶虎问话,叶飞想了想,问道:"父亲,你了解秦牧嘛?"

    "秦牧?"叶虎皱眉,"你碰到他了?"

    叶飞点了点头,又催促了一句,"你了解秦牧嘛?"

    看儿子追问的急迫,叶虎想了想,摇了摇头,"你爷爷在的时候将这小子看护的很紧,你爷爷走了后,秦牧修炼的资质又差,他自己也低调,没怎么关注过他。"

    今早,秦牧出地牢的时候,叶虎也在,当时看那小子和柳风斗嘴,也略微有点惊讶,只是想到他的资质,也就没有在关注了。

    不过,对于叶龙的想法,他还是挺清楚的,知道他这个大哥不喜欢秦牧,也没多想就说了出来,"不过你大伯不是很喜欢他,这次趁着岳珊那件事情,准备将他赶去庆龙城了。"

    "什么!?"叶飞大惊,他平常根本不关心这些,自然一点都不清楚秦牧现在的状况,听到秦牧要被赶走,立刻喊道:"千万不可!"

    "为什么"叶虎反而奇怪了,自己儿子什么性子他一清二楚,什么时候他竟然关心这些事情了。

    叶飞脸色严肃,看着叶虎说道:"父亲,如果将秦牧赶走,那么叶家将会大祸临头!"

    看着儿子少有的严肃,叶虎皱眉说道:"你知道些什么?"

    叶飞摇了摇头,"父亲,相信我,秦牧如果走了,十年后,叶家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让一个可能是玄级血脉者记恨上,十年时间足够他成长了,到时候叶家可不就是灭顶之灾嘛,只是这话他却不能说。

    叶虎认真的看了儿子一眼,点了点头,"恩,知道了,我会和你大伯商量的。"

    ……

    距离北灵城百万里之遥,有一座占据数万平方公里的巍峨巨城,黑色的城墙高数百丈,墙上刀划斧刻,蛮荒气息亘古长存。

    城中央,坐落着一座巨大的皇宫,皇宫一个不起名的一角,突然从屋内冲出一人,乃是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者,老者惊慌失措,却是突然化为一只火红色鸟雀,留下一道红光,消失不见了。

    御书房,大门无风自开,一道红光闪过,化为那位老者,噗通跪倒在地上,声音悲切,"皇上,公主孩子的血脉玉片碎掉了!"

    巨大的龙椅上,一个威严中年人,身穿龙袍,手中拿着一只狼毫笔,正在认真写字,闻言,手中一抖,一个已经写好的字完全被毁了,不过此刻中年人却顾不上这些,声音低沉,"方位确定了嘛,给我查!"

    桌上的宣纸突然自燃,一点点化为一片灰烬,如果将那破坏的一笔去掉的话,会发现,中年人写的正是一个"火"字。

    ……

    苍莽山深处,一座巨山突然炸裂,一声极其刺耳的乌鸦叫声响起,就见一团金色火焰腾空而起,"为什么我感受到了一只幼年朱雀的气息,为什么!"

    "给我查,找到他,杀掉!"无数金色火焰从天而降,轰隆隆的炸响声四起,一片山林瞬间化为一片火海。

    ……

    扭曲的空间突然裂开一道缝隙,赤红火焰从缝隙中流淌出来,紧接着凤鸣响起,两只巨大的火凤凰朱雀出现在此地,"有幼年朱雀的气息,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他,他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

    繁华的街道上,叫卖声此起彼伏,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突然抬起了头,眼中有一丝惊喜,"朱雀一族,想不到还有孩子活下来了。"

    "爷爷,我要吃糖葫芦!"

    一个小女孩拉着老人的衣角,一只小手放在嘴角,看着不远处的糖葫芦,满脸的渴望。

    "晴儿,爷爷这就买给你。"老者将小女孩抱起,满脸的慈爱。

    ……

    这一切都和秦牧无关,此时秦牧坐在房中,愣愣出神。

    "锻体境三重,竟然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