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厂长

    更新时间:2015-09-04 10:33:09本章字数:2070字

    陈老听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忍不住的颤抖道。“小,小兄弟,你真懂这个?”

    我还在滔滔不绝,我没察觉他的异样。“所以你这个东西得需要会的人来保养,我师父原先就喜欢这种玩意儿,所以我不知不觉的就会了。”

    陈老头双目放光,威严的气势一扫而光。“好!哈哈哈!小兄弟以后你跟着我做事吧!”

    我大喜,这事就算是成了,看着老头出手的样子,肯定好处多多啊!

    陈老吩咐手下给我原来的厂商说一声,谁知听人描述,那个老头就是那边的老板,这可把我后悔了够呛,处好关系说不定还能加薪呢,不过有现在这个出手阔绰的老头,悔意也没那么强烈了。

    跟在陈老后面,还有几个人跟在我后面搬着茶具,进了楼坐上电梯到了最顶层。

    刚打开电梯门,我就被面前的一切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靠,这地方比我们家的地还大。”

    因为我师父原先在世的时候,家里要屯猪肉,所以房子建的特别大,我家得差不多220平了,还得算上院子,人家家里客厅就得过200了,还不算别的。我怀着好奇这看看那看看,陈老头也没管我,他也乐的显摆,我看了一会,也闲的没事,就和这老头唠嗑,我唠嗑也是一把好手,我经常把我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唬的一愣一愣的,陈老头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唠了一会,陈老头正在兴头上,他非常痛快的对着管家说。

    “以后和顺的那个做工业的厂子就交给小孙打理好了!”

    管家一听大惊。“老爷,这不合适吧!”

    陈老显然意识到管家会有这样的反应,微微皱了皱眉毛。“有什么不合适的。”

    管家刚想反驳,只见陈老摆了摆手道。“就这样吧,小孙一表人才,定当此大任,你说是不是啊。”

    说完,陈老微笑着看了看我。

    我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好赖话,我猛的站了起来十分夸张的对着陈老敬了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陈老欣慰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去吧。”

    我应了一声,往门口走去,路过管家身边时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陈老给我官当,这老小子居然从中作梗,你等着,我孙小阳记住你了。

    不过那个陈老头真不赖啊,对我挺好的,我也是个感恩的人,我当时就下决心备好功课,争取把他忽悠得更迷糊。我先跟着李叔的车回了家,给师傅上了几柱香,我自豪的说。“师傅,小阳也找到活了,可以养活自己了,你就安心的在下面看小妮吧!小阳先走了。”

    说完了我就收拾东西走了,我前脚出门,我师父灵位后面传出了一阵苍老的声音“呵呵,臭小子。”

    “卧槽,吓死我了,师父你以后再出来的时候能不能先给个前兆什么的,比如我来了呀,走的时候说句我走了呀什么的,你这一惊一乍的我早晚被吓的提早去见您。”

    我用手抚了抚极速跳动的心脏,牢骚道。

    “哼,臭小子,你来见我我也一脚把你踢回去,好不容易珍藏的好货让你给我糟蹋了。”

    师父说完,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反驳道。“师父你能不能不老是拿这件事情说事,这也不能怪我啊,他已经拆迁了,那只能说你们下面的老大不想让你那么逍遥自在。”

    “你少扯淡,我就知道我没了你这个臭小子肯定不孝顺,还好我机智在活着的时候自己给自己烧了不少钱,车还有房子,告诉你小子,你师父我现在是地狱首富,下去的时候是老阎头亲自接待的你师父,怎么样有面吧。”

    “是是是,师傅是谁啊,牛比的不得了,跟师傅一比我连个屁都不是。”

    我竖起了大拇指。

    “哼,你小子知道就好,对了,你不是要干活么,赶紧去吧,赚了钱记得给师傅烧美女。”

    我一个恍神,发现周围空空如也,好像又做梦了,回了回神,我赶紧搭着货车就去了和顺工业。和顺这个厂子大得离谱,涉及的东西也非常广,我说陈老头让我当厂长,管家还拦着,这得多少油水,一想起来就美,哎呀,说不定过些个日子我也能跻身服不服排行榜了。

    当然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想赚钱那也得付出相应的劳动,未来的几天里我一直跟老厂长学习,我的能力现在还不足以胜任厂长的职务,老厂长性康,叫康日天,想当初这个名字可吓坏了好多小姑娘,不过他和名字叫的不一样是个很和善的人,我和康师傅相处得很好,他也不吝啬,什么机器干什么的,怎么运作,那个人负责这一块,怎么接货,发薪水怎么能即合理,自己又赚的多,不知不觉的半个月就过去了,我在厂子里吃住,废寝忘食的学,别误会,我可不好学,我动力这么强是因为这个能赚钱。

    这天老厂长把我叫了我去,我进了门。“怎么了,康师傅,找我啊?”

    老厂长温和的笑容立马凝固了。“小孙,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师傅,叫我老康都可以,叫什么康师傅啊,我又不是方便面。”

    我尴尬的笑了笑“那,师傅您找我有事啊?”

    老厂长白了我一眼。“废话,你看啊,我在的时候你是副厂长,咱俩马上就要交接了,你就是厂长了,那副厂长你打算找谁干?”

    “什么?您要走?”

    我不禁慌了神,半个月以来,老厂长对我不错,在那某一刹那我真的把他当成了养大我的师父,如今他隐隐约约说自己要走,我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

    老厂长摆了摆手,略有疲惫的说道。“哎,老啦,干不动了,这场子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啦。”

    说到这,我微微叹了口气,就算再怎么强留老厂长想走也是留不住的。

    “小孙啊,我这一走没人帮你可不行,这么大个场子一个人忙不过来的。”

    我感动的眼眶有些湿润,老厂长都快走了还在想着怎么帮我,不过这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揉了揉眼睛。

    “李栓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