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栓柱

    更新时间:2015-09-05 20:25:25本章字数:2022字

    这个名字一晃在我脑海中,便挥之不去,不知道为什么对李子腾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什么事情没有他就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一样。

    老厂长听完,摸了摸有些泛白的胡茬。“这是个什么人。”

    我说。“没什么,就是我们俩经常在一起,比较有默契。”

    老厂长一听,琢么了一下子,点了点头头对我说。“那他靠谱么?”

    我连忙笑笑说道。“放心,绝对靠谱!他挺聪明的,什么东西一学就会。”

    老厂长不再询问呵呵笑了两声开口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毕竟和你有默契的人不好找,你有人选那再好不过了。”

    我干笑了两声没再接下话茬,只是一直在想怎么想个办法尽快把李子腾弄过来,毕竟身边没有他这个狗头军师少了很多乐趣。

    想到这里我突然很想见到他,我跟老厂长说请了半天假,去找李子腾,然后打了个出租车回到了村子。

    我站在李子腾家门口,我还在犹豫,唉呀,要是他不同意怎么办?又想了想不对啊!这么油水的工作去哪里找,还是副厂长,我这是给他脸呢,得牛逼一点,他敢不去?不去打死他!一想到打死他我突然觉得自己强壮了不少,我来了自信,牛逼哄哄的敲了敲他家门。

    “柱啊。”

    没过多一会,李子腾出来打开门,一脸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那天没去找你。”

    我愣了愣,突然想到我俩越好的事情,因为我去帮王寡妇他舅搬家了,他没去找我正好可以装个逼。

    想到这。我冷哼了一声说道。“算了,看你这么诚恳的认错我就原谅你了,不过就这样可不行,你得帮我个忙。”

    原本李子腾听到我说原谅他了松了口气,可又听到我后面说要帮忙又顿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颤颤巍巍的说道。“啊?什么忙啊。”

    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唉,我去一个厂子里打工,很不幸的被人当了厂长,我自己一个人打理不过来,需要一个人手来当副厂长,本来想叫你的,可是我实在不想再欠你人情了,算了,就这样吧。”

    我头也不回的走,李子腾眼睛都要喷火了,一个瞬移就窜到了我面前。“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耷拉的眼睛。“这还有假么?”

    李子腾突然大义凛然,好像有什么使命降临在他身上一样。“罢了罢了,我去便是。”

    我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还特么给我装犊子,行了,跟我去学学,也长点出息,你还真打算一辈子给家里拉货了?”

    我说这话也不想想,之前我不也拉货么?李子腾啥都没拿就跟我走啦,其实说真的这小子真挺聪明的至少学东西比我快,我用了半个月,他只用了一个半星期就差不多掌握了厂子的运作了,老厂长也走了,我和李子腾就开始试着管理厂子,就李子腾家里那个情况,他家里一听当了副厂长了,他妈都要变成鸟飞到厂子里看看,不过他家里还有货要送,就没来,只是叫我们好好干。我们这一段时间都住在一起,共同工作,厂子里的老员工的品性也都很质朴,没有因为我们年纪小就小看我们反而在我们一些不足的地方指点我们,好多事都帮衬着我们,这一点让我们很感动,我和李子腾都觉得不能亏待了这些老员工。

    转眼我和厂长接任又过了一个月,到月底发薪水的时候了,我们找会计了解情况可把我们吓了一跳,李子腾还傻不拉几的问。“杨哥,我没听错吧,多少?”

    会计杨哥又笑了。“7300万,错不到,倒是有一些零头我给四舍五入了,你也别吃惊,其实到个人手里也分不了多少,毕竟一个场子这不得几千口子,在加上总部要抽成百分之五十。”杨哥顿了顿又笑了笑说道。”不过也算不错的了,分厂这么多,也就咱们这每年能往上交点,其他的,都他娘的是赔钱货。”

    我们俩一听点了点头,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么个理。这么多厂子,满世界都是7000多万还真是不多,可是我们一想到发工资又头疼了,太难做了,就我们在的这个和顺总厂加起来员工有上千人,每个人的分工还不一样,这TM怎么发啊?

    我们愁我们的,一个在外环上拔地而起的大别墅里,屋子里没有开灯,在屋子的黑暗里有两条身影,透过月光看到其中一位老人此时不由得眯起了眼,对着一位同样年纪很大的的人说。“史密斯先生,查到了么?”

    这两人赫然就是当日和王家那几个兄弟火拼的赵明英和史密斯。史密斯摸了摸鼻子微微叹了口气。“哎,怎么说呢,也不是没有查到,只是我总觉得查到的不是咱们想要的。”

    此时赵明英似笑非笑的表情令人有些捉么不透了。“哦?怎么讲?”

    史密斯欲言又止,踌躇了半天还是说了。“我查不到他的背景,他好像没有任何背景,平日里也没有露出什么高手的破绽,我都不禁的怀疑,是他藏得太深,还是咱么压根就误会了?”

    可赵明英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坚定。“不可能,老夫一把年纪了也不是在这里卖弄,我年纪大的确经历的比你们多得多,我自认为见过的天下奇闻也不少,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信有这种巧合,碰巧到树林,随便扔个被咬了两口的桃就能救我们于水火,我并不相信。”

    闻言,史密斯同样也展现出了一个沉思的样子,一边搓下巴一边暗暗的点着头。

    相反赵明英看起来似乎没有史密斯那样焦虑,依旧保持着那个慈祥老人的样子,微笑着注视着前方。

    不知过了多久,俩个人就这样在安静中度过,终于,史密斯沉不住气了,可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赵明英对着他微笑的摆了摆手。

    “如果他真的不想被我们找出来,那我们按着他,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