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廿八衍

    更新时间:2015-09-13 17:46:54本章字数:3159字

    这套廿八衍斗之术,在北辰残卷之中已经属于较为上乘的功法,威力极为不俗。

    廿八衍斗之术,究其根本,就是凝聚体内源自九天的星辰之力,引动五行及日月之力,凝化二十八星宿之相的功法。

    廿八衍斗之术所衍化的二十八星宿之相,自然远远不及周天二十八星宿,甚至连千分之一都难以达到。但是,修炼太虚天衍诀至极高境界的人,甚至能够演化出不逊于二十八星宿,甚至犹有过之的星宿之相。

    现在的苏尘,还仅仅停留在北辰残卷的之中的最底层――神霄境的第二重,要引动五行、日月之力,那自然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廿八衍斗之术根本不是苏尘现在的境界可以掌控的。

    但是,苏尘却惊喜地发现,廿八衍斗之术共二十八法,他竟然能够使用其中四法,这四法分别为氐土貉、柳土獐、胃土雉、女土蝠。

    按照苏尘的想法,这应该是自己同时修炼天荒鼎罡决的效果。天荒鼎罡决以吸纳厚土曜气修行,而自己体内的星辰之力与厚土曜气相互结合,故此能够使用这四法。

    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苏尘还是很清楚的。苏尘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境界,如果四法齐修,恐怕修炼个几十年也难以有大成,还不如集中精力在其中一法之上。

    因此,苏尘踌躇了很长时间,终于在四法之中选择了氐土貉一式。在苏尘看来,貉有捕蛇食鸟之能,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制幽澜道人,也就是在苏尘的心中留下极为沉重的阴影的幽澜尸鹫。

    不过,苏尘也属于太过异想天开了。虽然世间的确有一物降一物的道理,但是幽澜道人道行精深,苏尘这式连百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的氐土貉,实在没有半点功用。就好比说一头修炼成妖的老鼠,难道会畏惧一只小花猫吗?

    不过,苏尘倒没想这么多,他心无杂念,一心一意地修炼这套功法。

    苏尘泰然而坐,体内的星辰之力仿佛星河倒悬一般,在苏尘的体内缓缓旋转,形成一个与天道暗合的穹宇。

    随着苏尘体内星辰之力的有序运转,苏尘周身上下三百六十五个窍穴之中也开始涌现淡淡地星光,星光四溢,满室生辉。

    无数道颜色各异的星光从苏尘周身的窍穴之中涌出,以苏尘的躯体为中心,划过一道道玄妙莫名的圆弧形轨迹,最后又百川归海一般回到苏尘的体内。

    周而复始,运转不休,仿佛日升日落,潮涨潮消。

    各色星光的运转,都有各自玄之又玄,又暗合天道的轨迹,就好像天空中的星辰朝夕之间的流转一样。

    恍惚之间,苏尘似乎也化作了一个小型的宇宙,自给自足地运转着,十分神妙。

    苏尘的双臂渐渐展开,星辰之力开始脱离轨迹,渐渐涌入他的双臂之间。

    很快,数股乌黑如墨的厚土曜气也开始在苏尘的双臂之间慢慢汇聚,万道璀璨的星光迅速从苏尘周身窍穴之中涌出,与厚土曜气渐渐凝聚在一起,不分彼此。

    “喝!”苏尘纹丝不动,猛然发出一声低喝。

    霎时之间,星光流转,黑幕暴涨,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猛然汇聚在一起。

    苏尘双臂一振,一头似豹非豹,似虎非虎,浑身仿佛深黑色的铁石所铸的巨兽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尖牙利爪尽显无疑。

    苏尘仔细端详了一番这头氐土貉,它周身乌黑如墨,利爪如刀,长齿如匕,双眸之中无数细小的星光仿佛流星掠空一样不断游离不定,煞是惊人。

    这头氐土貉仿佛有生命一般,张牙舞爪,跃跃欲扑,由内而外地带着一股凶神恶煞的气势,似乎要将眼前的一切撕成碎片。

    苏尘满意地点点头,嘴角不由得出现一丝微微上扬的弧线。自己这套廿八衍斗之术似乎又精纯了不少,较之数月之前,简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半年之前召唤出来的氐土貉,简直就像提线木偶一样,呆若木鸡,没有丝毫神韵。而现在召唤出来的氐土貉则完全不同,栩栩如生,双瞳点点星光横流,顾盼之间仿佛活物一般。

    苏尘一直没有机会试试这头氐土貉的威力,因为归藏山旷野千里,没有丝毫声响,除了不时掠过的风声之外,几乎是万籁俱寂,听不到任何声音。

    如果这一式――氐土貉弄出来的动静太大,恐怕苏尘马上就会引起幽冥、幽澜等人的怀疑。而且苏尘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这两人动动手指头都能够干掉自己。

    一整个上午的时间,苏尘都不断地修炼廿八衍斗之术,以便能够更加纯熟地使用这套功法,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苏尘全神贯注,几乎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挥汗如雨。

    很快,烈日当空,已经是接近午时的时间,而苏尘也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满脸绯红。

    苏尘正仔细观察着这头由厚土曜气以及星辰之力凝化而出氐土貉的变化,耳边突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苏尘赶紧收手,那头氐土貉瞬间消失无踪,没入他的体内。

    脚步声铿锵作响,仿佛金石交鸣一般,苏尘很清楚,来的人肯定是自己某一名师兄弟。

    苏尘这几名师兄弟都修炼天荒鼎罡决,身体都坚逾铁石,仿佛一头头横行无忌的铁牛。他们走在归藏山坚硬的岩地上,个个都是轰鸣作响,很容易分辨。

    苏尘猛一回头,一个面容颇为英俊,但是一脸奸猾之相的少年走了过来。这个人就是最晚进山的李斛,也就是苏尘的九师弟。

    李斛狡诈阴险,而且依附最受宠的王羽,专门为他想各种鬼点子,人性极为恶劣。众师兄弟之中,苏尘最讨厌的就是他。

    不过,实际上师兄弟之中,苏尘跟每一个人都不对付。算上苏尘,这一干师兄弟总共九人,入门时间各自不同。在苏尘看来,这些师兄弟大多欺软怕硬,围着天赋最佳的王羽转来转去,而常常欺辱“实力最弱”的苏尘。

    平时冷嘲热讽,指桑骂槐自然是司空见惯,甚至动辄对苏尘大打出手,毫不留情。

    对于这些,苏尘自然只能暗暗承受,也不反抗。反正苏尘的天荒鼎罡决也已经修炼到了“龙境”,天荒鼎罡决重守不重攻,同等境界之下,其他人根本就伤不了苏尘。

    苏尘通常只需要故意装出一副剧痛难当的样子,往往就能够骗过他们。这样也能够很快结束这场凌辱,然后继续苏尘自己的修行。

    而在平常的时候,苏尘与这些师兄弟自然是完全没有来往的,他不会去找这些人,这些人自然也不会主动来找他。

    故此,李斛这次特意来找他,倒让苏尘分外诧异,出了什么事?

    “九师弟,你有什么事情吗?”苏尘愣了片刻,最终还是问道。

    李斛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冷笑。九师弟?九师弟是你这废物能叫的吗?一个还处于“虬境”的废物,竟然有脸称呼我为师弟?

    李斛毕竟是阴险之辈,脸上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他装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微笑着说道:“呃……三师兄,师父让你去一趟。”

    “什么事?还要劳得九师弟亲自前来?”苏尘故意阿谀地说道。

    李斛面不改色,微笑着说道:“因为六师兄(即王羽)修炼勤恳,境界飞涨,因此师父特地赐予六师兄一件法宝,以资奖励。”

    “哦?什么法宝?”任是苏尘也来了好奇之心,不由得问道。

    “是一把匕首,名为裂犀,”李斛故作神秘地说道,“据说其中蕴藏着九犀十象之力,巨力移山,威力无穷。”

    “裂犀?”苏尘微微一愣,幽冥这只铁公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苏尘心中一惊,顿时警觉,开始思考种种状况:难道这幽冥,要对我们下手了?

    想到这里,苏尘又问道:“既然是赐给六师弟法宝,师父叫我去干什么?”

    李斛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兴奋,但是很快就恢复和善的笑容:“师父说,我们几名师兄弟都忙于修炼,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师父的意思是,”李斛微笑着说道,“趁着六师兄得了一件法宝,三师兄可以与他比试一番,较个高下。”

    苏尘恍然大悟,他马上明白了眼前的李斛笑得如此诡诈的原因了,感情是想看看自己的笑话。

    但是苏尘又很快警觉:那么自己的师父幽冥安排这场比武,又是意欲何为呢?

    苏尘心念急转,马上想到了两个可能:其一,幽冥希望借这场比试,狠狠教训自己一番,以勉励自己更加勤勉地修行;其二,幽冥可能看出了点端倪,想试探自己一番……

    想到这里,苏尘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寒意,如果是第二点,自己恐怕就得多加小心了……

    “师兄?师兄?”李斛见苏尘脸色变幻不定,还以为他心怯了,心中不由得掠过一丝鄙夷。

    “既然是师兄弟之争,六师兄肯定会留手,”李斛笑着说道,“绝对不会伤害到师兄你的……”

    留手?苏尘心中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九师弟,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去吧!”

    “好!”李斛脸上笑容如春风拂面,心里则暗暗冷笑:你就等着半年下不了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