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犀兕戾

    更新时间:2015-09-16 00:05:17本章字数:3368字

    苏尘随着李斛迤逦而行,很快就来到了 乌冥道人、幽澜道人以及一干弟子的聚集之地。

    苏尘装作漫不经心地打量四周,偷偷地观察场中的情形。 乌冥、幽澜面沉如水,不见喜怒,没有丝毫表情,让苏尘也摸不透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而苏尘的几名师兄弟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神情,看样子都想瞧瞧苏尘的笑话。

    王羽傲然站立在中央,整整二十七股足有手臂粗细的厚土曜气盘旋着涌入他的体内,仿佛盘龙怒蛟一般,铺天盖地,声势浩大,摄人心魄。

    苏尘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其实也有些佩服。王羽入门的时间比自己要晚上不少,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修炼到龙境,单论天赋,的确比自己高出不少。

    苏尘暗暗打量王羽手中那把深黑色的匕首,那把匕首应该就是 乌冥道人赐给他的法器――裂犀。

    那把匕首形式粗糙,重剑无锋,仿佛是某种犀兕类妖兽的角。裂犀上雕刻着无数古拙的符文,但这种文字形态古怪,并不像人族的古篆,而好像是九黎的巫文、或是三苗的蛊文一类外族的文字。

    苏尘仔细地观察着,心中暗暗打量分析不止。

    苏尘还真就猜对了,这把匕首“裂犀”,的确就是一种妖兽的角。这种妖兽名为望月牯犀,是一种吸纳太阴之气修行的妖兽。修炼万年以上的望月牯犀,其犀角能够掀翻山岳,扰乱星斗,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妖兽。

    不过, 乌冥道人所猎杀的不过是一头年岁未及千年的幼犀,其犀角自然没那么大的功用。不过,对于王羽、苏尘这样程度的人来说,这“裂犀”已经能够让他们的实力提升整整一个档次了。

    况且, 乌冥道人还在其中封印了九头妖犀、十头妖象的魂魄,更是平添了无穷威力。

    这些妖犀、妖象只不过是最低等的妖物,其妖魄更是十分弱小。但是经过望月牯犀的犀角之中的太阴之气的滋养之后,这些妖犀、妖象之魄已经变得极为强大了,更是让这把“裂犀”如虎添翼。

    苏尘看着这把看上去一点也不出众的裂犀,破妄明眸已经看到了“裂犀”之中狂暴凶残的九犀十象的魂魄,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寒意。苏尘心中开始暗暗思量,自己是否是这些暴戾妖魂的对手。

    “师父,”苏尘微微一鞠躬,朝着 乌冥道人说道“苏尘来了……”

    乌冥道人淡淡一笑,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相信李斛已经给你说清楚了,为师也就不再赘言了,开始吧!”

    王羽朝着苏尘远远一鞠躬,脸上闪过一丝阴冷的笑容:“师兄,得罪了……”

    王羽的心中现在十分快意,清晨苏尘得罪了他,憋了他一肚子火,让他暴怒不已。却没想到到了午时,突然福从天降,得了一把法器不说,竟然还获得了名正言顺的撒气机会。

    王羽心中暗自冷笑:三师兄,死了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惹了我,而且实力又太弱……

    苏尘只看王羽眼中的杀机就知道他现在心中的心思,心中不由得一冷。

    俗话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苏尘的心底一股不受控制的怒火猛然腾了起来:想要我死,先掂量掂量你自己的斤两吧……

    苏尘双臂微微一展,数十股厚土曜气仿佛巨蟒一般缠绕在他的身躯之上,化作无数乌黑色的鳞甲。一瞬间,苏尘仿佛变成一名武装到了牙齿的战场大将,浑身黑色的铠甲铿锵作响,连头上都是乌黑的鳞甲,威风凛凛。

    一旁作壁上观的李斛微微一瞟,看了看鳞甲之上游曳不定,仿佛一条条深黑色的怪蛇的黑虬,脸上不禁闪过一道冷笑。

    李斛对一旁的师兄弟说道:“虬鼎甲,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而已。就凭一副虬鼎甲,妄图抵抗六师兄的攻势,咱们这废材三师兄必死无疑……”

    一旁几名师兄弟也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同样都认为苏尘命不久矣。

    任谁也没有发现,苏尘体内的星辰之力正在偷偷地没入虬鼎甲之中,化作无数根四通八达的坚韧细丝,将虬鼎甲牢牢地凝聚在一起,使其更为坚固,牢不可破。

    在星辰之力的作用之下,苏尘身外的虬鼎甲变得固若金汤,其坚韧程度实际上已经丝毫不逊色于龙鼎甲,甚至有可能还犹有过之。

    “犀突诀!”王羽猛然发出一声惊天怒吼,手中的裂犀猛然朝着苏尘遥遥一指。

    骤然之间,一道幽幽的妖犀之魄猛然从“裂犀”之中冲撞出来,仰天长啸。刹那之间,无数股水桶粗细的厚土曜气迅速扑向妖犀之魄,仿佛百川归海一般,与妖犀之魄迅速融合在一起。

    厚土曜气为形体,妖犀之魄为灵魂。

    刹那之间,一头足有五六丈之高,由厚土曜气凝聚而成的巨犀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头巨犀猛然发出一声冲天怒吼,四蹄如奔,狠狠朝着苏尘冲撞而来。

    苏尘面对危境发出一声刚硬的冷哼,周身的星辰之力几乎全部注入虬鼎甲之中,狠狠挡下王羽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轰隆一声巨响,烟尘四溢。

    苏尘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仿佛断线的风筝高高地飘飞在空中,又狠狠地抛落在地面上。

    幽澜道人仿佛一道黑影,瞬间掠了过去,马上伏在苏尘的身上,查探苏尘的伤势。

    王羽也赶紧跟了上去,故作关切地说道:“三师兄,实在对不起。”

    “我刚刚得到师父这件法器‘裂犀’,还颇有些不纯熟,无法得心应手。”王羽故意摊开手,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却没有料到‘裂犀’之中蕴藏的九犀十象之力,我只动用了一犀之力,三师兄你就挡不住了……”

    王羽明里表示关切,其言下之意却是苏尘实力太差,连自己一击都挡不住。苏尘听得是一清二楚,心底不由得怒意上涌。但苏尘还较为理智,强行将一腔怒火压了下去。

    苏尘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笑容,微笑着说道:“六师弟天赋异禀,前途不可限量,自然是我远远不及的……”

    一旁的幽澜道人稍微查探了一番苏尘的身体,缓缓说道:“没事,伤势并不严重,只需要稍微调养半个月,就能够完全恢复了。”

    另一边的 乌冥道人面色不变,故意打哈哈地说道:“为师本是一番好意,希望能够借你们师兄弟之间的切磋,来提升你们的实力。也好勉励你们,让你们知耻而后勇,却没料到竟然令苏尘受伤,为师甚为愧疚啊……”

    愧疚?苏尘心中冷笑,脸上自然是一副感激的神情:“苏尘没事,多谢师父关心。”

    乌冥道人故作关切地说道:“既然苏尘受伤,也需好好调理才是。为师宣布,半年之内,任何人不得打扰苏尘养伤,让苏尘一个人好好静养……”

    苏尘心中一喜,赶紧说道:“谢师父关心!”

    而另一边,王羽、李斛等一干希望落井下石的师兄弟则是一脸悻然之色。但是师命难违,这几人也只得齐声说道:“是!”

    吩咐待定之后, 乌冥道人淡淡地说道:“好吧,各自散去吧!”

    一旁的李斛故作关心地说道:“三师兄,你受伤不浅,不如我扶你回去静养?”

    被你扶回去?恐怕不死恐怕也得扒层皮,苏尘心中一紧,赶紧推辞道:“不必了,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

    说罢,苏尘强行站起来,缓步朝着自己的洞府慢慢走了过去。

    苏尘离开之后,众师兄弟也纷纷告退,只留下 乌冥、幽澜二人。

    乌冥、幽澜二人在如刀似割的凛冽狂风之中,傲立如松,没有丝毫不适之相。两人毕竟不是凡人,寻常的寒风还伤不了他们。

    良久, 乌冥忽然问道:“怎么样?”

    幽澜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照我看,苏尘绝对已经修炼至‘龙境’了。我刚刚偷偷查探了一番他的身体,厚土曜气凝练得仿佛玄铁精钢一般,浑厚如渊,深不可测。这苏尘,绝对已经进入‘龙境’了。”

    乌冥一声冷哼,平静如冰地说道:“不错嘛!这小子还真懂得韬光养晦之道,能忍人所不能忍……”

    乌冥伸手成爪,冷笑着说道:“不过,任他怎么忍耐,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不过,”幽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发现苏尘的体内似乎有另一股力量,但是微弱得可怜,需要监视他吗?”

    “不用,” 乌冥冷声说道,“知道他已经进入‘龙境’就可以了,以他那点微薄的实力,搅不起多大的风浪的……”

    而另一边,王羽、李斛也在进行着另一番对话。

    王羽满脸怒色,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小子命还真大,这样竟然都还不死……”

    王羽一拳砸在一旁的黑岩之上,盛怒之下的一拳竟然将岩壁砸出一个大坑。

    “若非这‘裂犀’我才刚刚到手,运用起来难以圆润自如,那小子早就被我撕成碎片了!”王羽冷冷地说道,“‘裂犀’之中十九个魂魄,我同时只能运用一个魂魄,难以发挥其全部的威力。如果能够发挥其全部的威力,那苏尘肯定尸骨不存。”

    李斛微笑着说道:“六师兄,来日方长,只需等上半年,我们日后机会多得是。这半年的时间,六师兄好好参透这把‘裂犀’,到时候不是一举可擒……”

    “你说得有理。”王羽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丝阴鸷的微笑……

    乌冥警惕地说道:“会不会是我们?黎的同袍?那些家伙的鼻子可灵敏得很呢……”

    幽澜笑着说道:“大人,您也太过风声鹤唳了,若他们发现了我们,早就打上门来了,何须试探?”

    乌冥了然地点点头:“嗯,是我多虑了。那群家伙逼得太紧,让我有些草木皆兵了……”

    乌冥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冷冷地说道:“等我铸成鼎天禹甲,我一定会将我所受的,全部偿还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