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神霄境

    更新时间:2015-09-17 01:56:56本章字数:3492字

    苏尘强忍着剧痛,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缓缓走入自己的洞府之中。他横躺在深黑色的石床之上,疼的嘶嘶直吸凉气。

    苏尘紧闭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的星辰之力仿佛河书洛图,以一种轩逸玄妙,却与周天星辰移动轨迹暗合的方式,开始徐徐运转。

    苏尘全神贯注地静静运转着太虚天衍诀,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霎时之间,苏尘周身窍穴星光横溢,星辰之力划过无数道奥妙的轨迹,又汇入他的身躯之中。星光轮转往复,仿佛他的身躯骤然之间化作了倒悬天际的星图银河,十分奇妙。

    苏尘就像一头冬眠之中的动物,神智完全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沉沉睡去。而苏尘身外的星辰之力,则仿佛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所牵引一般,在苏尘体内有条不紊地自行运转,毫不停息。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苏尘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整整三个月以后。

    苏尘仔细查探自己的身体,不禁脸色大变。他欣喜若狂,恨不得跳起来大吼两声。

    原来,苏尘不但伤势全部恢复,完好如初,而且更在这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突破了神霄境第二重,提升到了第三重的境界。

    要知道,苏尘修炼太虚天衍诀已经数年光景,一直停留在神霄境第二重,神霄境第三重仿佛一个遥不可及的桎梏,让他难有寸进。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因为这次受伤,激发了身体之中的潜力,使得自己获得突破,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苏尘虽然因祸得福,不但太虚天衍诀大获突破,而且更获得了半年无人打扰,专心修炼的时间。虽然昏迷耗费了苏尘三个月的时间,但是苏尘毕竟还余下三个月自由支配的时间,心中自然十分高兴。

    不过,苏尘自然不会感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王羽。王羽当时眼中的杀意,苏尘可看得是清清楚楚。如果苏尘真的只靠一身虬鼎甲护体,现在他早就命殒黄泉了。

    想到这里,苏尘恨得牙痒痒,不禁低声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不过,苏尘对于那把法器――“裂犀”,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虽然其中的妖犀之魄仅仅只有百余年的修为,而且王羽尚不能完全发挥“裂犀”的威力,但是对于修炼不过数年,而且修炼的还不是正宗的修真功法的苏尘来说,已经是他远远不不能承受的了。

    是夜,星河如坠。

    苏尘悄无声息地在黑磐怪岩之间攀爬着,很快就出现在峰顶之上。

    苏尘双目如瞑,闭眼凝神,沉寂地吸纳着这久违了的漫天星光。群星璀璨,周天星辰之力仿佛无数条无孔不入的灵蛇,缓缓地没入苏尘浑身的窍穴之中。

    苏尘浑身的窍穴仿佛一张张贪婪的嘴,疯狂地吮吸这天地之间的至刚至猛,横行无俦的力量。

    苏尘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线,因为他渐渐发现,自己吸纳星辰之力的速度竟然微微变快了一些。虽然只是快了零星半点,但是从长远来看,由此带来的裨益,绝对是不可忽略的。

    蟾宫西坠,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苏尘长身而起,仿佛一头灵活的猿猴,迅速地退往自己的洞府。

    苏尘经过王羽的洞府的时候,突然微微一停,脸上不禁闪现一丝冷笑。

    ……

    王羽正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细细地参详手中的“裂犀”。王羽之所以稳压其他几名师兄弟一头,一方面虽然因为王羽天赋不群,但是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性格坚忍不拔,十分刻苦。

    王羽手中的“裂犀”此刻正在他的手中不安分地跳动着,不断发出犀嘶象吼之声,嗡嗡作响。王羽脸上闪过一丝黑芒,手指骤然握紧,顿时将“裂犀”的气焰压了下去。

    经过这三个月的演练,王羽已经能够纯熟地使用手中的“裂犀”了。虽然仍旧不能召唤出多只妖魄,但是已经能够勉力发挥一只妖魄的七八成的力量了。一头百年妖魄七八成的力量,其威力还是十分惊人的。

    更重要的是,王羽手中的“裂犀”因为是望月牯犀的犀角所制,其中还蕴藏着数目稀少的太阴之气。

    太阴之气是一种极为森冷的力量,太阴之气形成的太阴极冰,与太阳之气形成的太阳真火,一热一冷,乃是天地间至热至寒的两种力量,威力十分惊人。

    而“裂犀”之中所蕴藏的太阴之力虽然少得可怜,而王羽能够动用的更是少之又少,但其冰寒之力发挥的功效已经极为不俗了。

    王羽握紧手中的“裂犀”,挺起胸膛,一股自信油然而生。

    王羽抬头的瞬间,猛然看到一头乌黑色的巨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王羽骤然一惊,整个人仿佛被踩住尾巴的猫,猛然跳了起来,连退数步。

    王羽宁神望去,眼前是一头漆黑如夜的黑色巨兽,这头巨兽似虎非虎,似貊非貊,一身尖牙利齿狰狞而冷寂,眼中闪烁着万点寒芒,凶气逼人。

    这头怒兽猛然发出一声厉嚎,仿佛饿虎扑羊一般,猛然朝着王羽扑了过来。

    而经过初时的慌乱之后,王羽早已经平静下来,脸上不惊不惧,反而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

    王羽狞笑着说道:“我正想找人试试手呢……你这畜生既然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羽手中“裂犀”朝前一展,冷哼一声说道:“象刺诀!”

    瞬间,一头妖象之魄从“裂犀”之中昂首冲了出来,无数股深黑色的厚土曜气与一缕缕雪白的太阴之气迅速凝聚,形成一头足足十余丈,后背已经触碰到洞顶的黑色巨象。

    氐土貉体型虽然也比较巨大,但是与这头深黑色的巨象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这头黑色妖象简直就是一头庞然巨物,王羽原本空旷的洞府,在刹那之间被填得满满的。

    这头巨象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象鸣,象牙款摆,一对象牙凶狠地朝着那头氐土貉撞了过去。虽然这头巨象浑身上下莫不是坚硬逾钢,但其中毕竟是妖象之魄,还保留着生前以象牙对敌的习惯,喜欢以象牙冲撞。

    氐土貉一声兽吼,四爪抓地,毫不相让地猛扑上去。

    两股至刚至强的力量剧烈地碰撞在一起,一声巨响,仿佛平地一声雷一般。骤然之间,气浪四溢,余波四涌,狠狠地将距离较近的王羽抛飞出去。

    王羽站起身来,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讶色。原来,这股沛莫能御的巨大冲击力,竟然在王羽身上的龙鼎甲上留下几道深刻的裂痕。

    这样的巨响自然惊动了周遭所有的人,其他七名师兄弟几乎都在同一时间跑了出来,确定了巨响来源的方向之后,马上赶往王羽的洞府。

    而一旁的苏尘自然也装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混在众人之中,赶到王羽的洞府之外。

    很快,苏尘就看到了面色苍白的王羽。当然,王羽并不是因为负伤,而是因为使用“裂犀”对敌,损耗过度,只需稍加调理就能够恢复。

    另一边,王羽的心腹李斛赶紧冲上前去,关切地说道:“六师兄,没事吧?”

    王羽一声冷哼,冷冷地说道:“放心,我只是体力有所损耗,并无大碍……”

    李斛看着王羽,不禁问道:“六师兄,刚刚那巨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羽平复了一下翻涌不定的血气,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刚才有一头乌黑色的妖兽意图袭击我,被我击退了……”

    “妖兽?”李斛微微一愣,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归藏山上居然还有妖兽?我们众师兄弟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什么妖兽,怕是从某个地方流窜而来的……”

    其他几名师兄弟也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看样子还是颇为忧虑。毕竟,对于妖兽这种前所未见的生物,他们还是心怀畏惧的。

    苏尘混在其中,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情,心中却是一片震惊:王羽竟然如此轻易就击溃了自己的廿八衍斗之术之中的氐土貉,这法器“裂犀”果然厉害!

    殊不知,苏尘现在三脚猫的伎俩,连廿八衍斗之术万分之力的威力也难以发挥出来,不敌王羽,也算理所当然。

    一干师兄弟正议论着,一道乌光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众人之中,正是夜出刚归的乌冥、幽澜二人。

    乌冥冷冷地环顾四周,冰寒的目光扫过一干师兄弟,顿时,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再不敢做声了。

    乌冥冷哼一声,冰冷地问道:“不好好修炼,都聚在这里干什么?”

    王羽赶紧行礼,恭顺地说道:“师父,我正在洞府之中演练师父赐给我的法器‘裂犀’,却没想到一头深黑色的妖兽突然袭击了我。虽然妖兽被我击退,但是弄出的动静太大,因此惊动了诸位师兄弟。”

    “妖兽?”乌冥微微一愣,归藏山上灵气稀薄,完全没有仙人或是妖物会选择在归藏山上修行。正因如此,乌冥才放心大胆地在此处开辟洞府。因此,出现妖兽这件事情,倒是让乌冥有些吃惊。

    乌冥一愣之间,一旁的幽澜问道:“那头妖兽是何模样?”

    王羽赶紧将自己所见描述了一番,然后问道:“幽澜师叔,你见多识广,知道那是什么妖兽吗?”

    幽澜微微一愣,淡淡地笑着说道:“只是一头不入流的小妖怪而已,不值一哂。你们各自散去吧,你师父和我会亲手解决这头妖物的……”

    众人闻言,这才一一告辞,各自散去。

    众人离开之后,一旁的乌冥愁眉微皱,转头问道:“根据王羽的描述,你认为是什么妖物?”

    幽澜苦笑着说道:“以洪荒之大,奇兽异种何其多也!乌齿狍、暮云龙豹,黑岫暴虎都与王羽的描述相差无几,就是传说之中的仙兽氐土貉,也是这般模样……”

    乌冥警惕地说道:“会不会是我们?黎的同袍?那些家伙的鼻子可灵敏得很呢……”

    幽澜笑着说道:“大人,您也太过风声鹤唳了,若他们发现了我们,早就打上门来了,何须试探?”

    乌冥了然地点点头:“嗯,是我多虑了。那群家伙逼得太紧,让我有些草木皆兵了……”

    乌冥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冷冷地说道:“等我铸成鼎天禹甲,我一定会将我所受的,全部偿还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