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山重水复

    更新时间:2015-09-20 21:50:31本章字数:3284字

    幽澜心中骤然一紧,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说道:“寒蛭大人既然知道我在拖延时间,却为何还顺着我说了这么多话?”

    寒蛭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因为我也在拖延时间……”

    幽澜心中陡然一冷,顿时警觉。他举目四望,周围已经出现七头长相怪异,枝连蔓结的怪异树人。

    这些树人枝叶盈盈,相貌诡奇,仿佛树妖木魑一类的妖物。它们的容貌十分丑陋怪异,佝偻着悬在空中,浑身散发着一股仿佛尸臭一般的恶臭味道,戾气冲天。

    “养棺殪木?”幽澜心中一紧,冷冷地说道,“怪不得你对启筮那厮忠心耿耿,连养棺殪木这样的珍稀魔木,启筮也给你配上了七个……”

    “天衢大陆还有句俗语,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寒蛭感觉自己稳操胜券,也不骄不躁,微笑着说道:“你那七头尸鸾,都是万年老尸的尸气所化,加上你这些年来吸魂纳魄,那些尸鸾更是变得凶戾如狂,极难对付。”

    “若我没有万全的准备,又怎么会来擒拿你们回去?”寒蛭直到现在,还是不想付诸武力,继续诱惑地说道,“幽澜,你只是从犯,并无大过。若随我擒拿乌冥,必定能够将功补过,甚至可能得到封赏……”

    幽澜冷冷一笑:“启筮的阴辣手段,整个九黎谁人不知?你不用骗我了,多说无益,战吧!”

    幽澜话音刚落,顿时一声尖利的长嘶,双臂舒展,身躯暴涨数十丈,猛然发生剧烈的变化。

    刹那之间,一头乌翼蔽天,幽澜如水,大得惊人的深黑色独目巨鸟出现在圆月之下,这自然就是幽澜的原型――幽澜尸鹫。

    幽澜非常清楚这种养棺殪木的底细,这种魔木,正好是他苦心修炼的七煞尸鸾的克星。这种养棺殪木极为珍贵,炼制手法也极为独特。

    这种魔木,只能种在大巫的尸体之中,而且一具大巫之尸只能生出一株养棺殪木,因此极为珍贵难寻。

    而这种养棺殪木虽然珍稀,但是极为强悍,更是鬼煞尸灵类魔物的天生克星。而幽澜这七头尸鸾,更是被养棺殪木克制得死死的。

    寒蛭一伸手,双手之间已经出现两枚黑色的种子。寒蛭双手猛握,无数藤条从他的手掌缝隙之中蔓延出来,仿佛无数条细小的灵蛇,将他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

    藤条继续生长蔓延,反复缠绕,越来越大。很快,重重叠叠的蔓条不断缠绕,最终形成一个顶天立地一般的巨人。

    蔓藤中传来寒蛭清冷的声音:“幽澜,你既然执迷不悟,就成为我的七九玄木的肥料吧!”

    无尘洞中,苏尘正在偷偷地打量周围的情况。

    苏尘仔细观察了一番,无尘洞的地面上,是无数条刻在坚硬的地面上,深入地面数寸的线条。这些线条不是毫无规律的,道道线条阡陌交通,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透着苍茫凝重之气的巨型法阵。

    巨型法阵之上,九个形态古朴的巨鼎之相遍布巨阵的九个角落,仿佛九根承天巨柱,给一种厚重沉稳之感。

    一道黑光猛然掠了进来,落在地上,化作面色冷寂,毫无表情的乌冥。

    王羽等一干人等,赶紧齐齐参拜:“拜见师父!”苏尘也混在人群之中,假装恭敬地说道。

    乌冥一扬手,不耐烦地说道:“现在大敌当前,就不必多礼了。来人是为师的大敌,如果被他杀进来,必定是鸡犬不留。现在,为师需要你们助我一臂之力……”

    王羽率先反应过来,说道:“师父有什么吩咐,弟子必定万死不辞!”

    其他人也很快反应过来,一个个赌咒发誓,上刀山,下油锅之语不绝于耳。

    苏尘冷眼旁观,却在想着脱身之计。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干什么,这乌冥怕是要提前下手了……

    乌冥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地面所刻,乃是为师所布置的九州山川阵,乃是天地间数一数二的防御阵法。只要大阵布置完成,任他实力再强,也叫他有来无回……”

    乌冥一指地面上的鼎图,淡淡地说道:“你们只需各自走到鼎图之上,为师一发功,就能够运转九州山川阵,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李斛自作聪明,抢先说道:“为师父分忧解难,乃是我们做弟子的责任!”说罢,他就朝着阵中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鼎图走了过去。

    李斛一只脚还没踏上去,山洞中猛然响起寒蛭阴冷的声音。

    “洞中的蠢物们,都挺清楚了,无论你们师父如何舌灿兰花,他不过是在欺骗你们。他只是想用你们的血肉之躯为他铸造仙器而已!”

    李斛的脚刚踏上去,猛然一惊,就像触电一样,又缩了回来。而各自准备走向巨鼎图案的几名师兄弟,也马上停了下来,面露狐疑之色。

    乌冥面不改色,冷冷地说道:“他是在扰乱你们的心智,阻止你们布阵。若无阵法庇护,等他杀进来,我们师徒一个也活不了……”

    双方各执一词,谁也分不清谁对谁错,一时之间,所有师兄弟都颇为犹豫,感觉有些进退两难。

    而这个时候,寒蛭的声音也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

    “你们的师父教授你们的功法,名为九州鼎甲诀。这种功法只有拥有承寰之体之人才能修炼,以吸纳五行之气之中的土气修行,可以将你们的身躯淬炼得仿佛坚不可摧,不避刀锋。”

    “但是这种功法,根本就没有任何进阶的可能性。他只是为了用你们的血肉之躯,铸炼出一套防御性的仙器――鼎天禹甲。”

    “你们自己想想,是不是常常觉得身躯沉重如铁,连一根脚趾头都难以挪动?周身关节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僵硬,仿佛僵尸旱魃一般?修炼至高处之后,是不是完全无法再有寸进?”

    寒蛭蛊惑的声音不断的回荡着:“这套功法,根本就不是修仙之法!听说过骊山俑陵没有,如果你们一直修炼下去,就会变得跟骊山俑陵的铁俑刑徒变成一个模样,浑浑噩噩,仿佛神智尽失的僵尸……”

    最后,寒蛭的声音陡然提高:“如果这套功法的确如你们师父所说,为什么他不修炼呢?却让你们修炼?”

    寒蛭说得有鼻子有眼,准确无误,甚至对于苏尘等人修炼过程之中出现的变化说得也是头头是道,这自然由不得苏尘等人不相信了。

    苏尘心念急转,回忆起以往林林种种,对于寒蛭的话顿时信了几分。承寰之体、龙鼎甲……原本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种种头绪,瞬间变得条理清晰起来,很多说不通的地方,也渐渐变得通畅起来。

    苏尘先是感觉豁然开朗,但心弦马上就迅速绷紧。以乌冥的修为,如果他要对自己下手,苏尘自问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想到这里,苏尘不禁偷偷瞟了一眼正中央的乌冥。但是中央的乌冥面沉如水,一张脸仿佛石雕一般没有丝毫表情,更让苏尘心中七上八下。

    苏尘环顾四周,周围的人脸上也是面露犹豫之色,李斛甚至开始以一种不信任的目光重新审视乌冥。

    乌冥冷哼一声,冷冷说道:“这家伙是为师的对头,对于为师修炼的功法自然是了然于心。为师养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竟然相信一个外人,却不相信我?”

    乌冥向前踏出一步,周围九名师兄弟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仿佛乌冥是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乌冥转过头,对离他最近的王羽说道:“羽儿,为师平素里最疼爱的就是你了,连我的贴身法器‘裂犀’都送给了你,难道你还不信任为师?”

    王羽一挺身,坚定地说道:“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又怎会不信任你?”说罢,王羽就直挺挺地朝着乌冥走了过去。

    走到中途,王羽似乎被什么绊倒了,不禁摔了一跤,整个人朝着乌冥摔了过去。

    乌冥正准备去接,王羽猛然一动,仿佛在骤然之间化作了一头矫健的猎豹,手中裂犀朝着乌冥猛然刺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王羽手中的裂犀寒光一闪,两头犀妖之魄发出刺耳的尖嚎之声,猛然从裂犀之中窜了出来,四蹄挥洒,朝着乌冥狠狠撞了过去。

    深黑色的厚土曜气迅速缠绕在两头犀妖之魄上,两头犀妖之魄在瞬间被武装到了牙齿。两头重逾万钧的深黑色犀妖仿佛虎兕冲撞,刹那间出现在乌冥的面前。

    看着王羽声势浩大,威力滔天的一击,乌冥不但丝毫不惧,甚至连讶异之色都没有。乌冥冷冷一笑,手指朝前一指,两头犀妖仿佛土鸡瓦犬一般,瞬间烟消云散。

    乌冥的笑容让王羽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众师兄弟之中,以你天赋最佳,最为聪慧,因此我也最注意你。你聪明伶俐,恐怕管中窥豹,也早就看出些端倪来了。”

    “你以为我没有察觉吗?你曾经偷偷潜入无尘洞之中,看了那九个鼎很长时间。怕是你察觉了什么,所以故意找苏尘的茬,因为杀掉他,九个人就凑不齐了……”

    王羽听得冷汗直冒,如坠冰窖。乌冥的每一句话,都直接说进了他的心里,就好像乌冥能够看破他的心思一样。

    乌冥脸上闪烁着狼一样的狞笑:“不过,你虽然天纵奇才,但是对于修真界的常识知道的也太少了……”

    “比方说,”乌冥一抬手,王羽手中的“裂犀”顿时不受他控制,冲天而起,最后落入乌冥手中,“凡是法器,都需要滴血认主。否则,即使你如何演练这法器,最终也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

    乌冥手中的裂犀冷光满溢,映照出王羽惨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