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柳暗花明

    更新时间:2015-09-24 14:00:49本章字数:3050字

    乌冥就仿佛一头披着羊皮的狼,现在已经完全卸下了最后一线伪装,随时都有可能露出尖牙利齿,将苏尘等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苏尘深知自己不是乌冥的对手,只能全神以待,随时准备抵御乌冥的袭击。

    苏尘冷眼旁观,周围的几名师兄弟或恐惧、或犹豫、或惊讶,脸色都是变幻不定。这个时候,平时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几名师兄弟,就仿佛待宰羔羊一般,惶惶然不知所措。

    而乌冥外有强敌,内有动乱,实际上也是心急如焚。但是乌冥毕竟是人老成精之辈,即使心里再焦急,脸上也是波澜不惊。

    乌冥刚才与王羽的一番交谈,不过是为了赢得时间,凝聚体内的巫力,以便于毕其功于一役而已。乌冥九成的巫力都用来对抗诛心鬼草,能够动用的巫力不足十一,因此才需要花上些许时间,凝聚巫力。

    而现在巫力已经凝聚完毕,乌冥当然不会丝毫客气,骤然发难。

    “犀象断天柱!”乌冥一声冷喝,巫力迸发,手中的裂犀猛然亮了起来。

    刹那之间,九犀十象之魄尽数从裂犀之中冒了出来,昂首狂吼。

    九头狂犀之魄、十头怒象之魄仿佛一头头洪荒巨兽,象嘶犀吼之声震耳欲聋。

    乌冥手指朝前一指,这十九头巨兽挺角举牙,四蹄狂奔,朝着苏尘等人猛冲而去。虽然不过十九头巨兽,造成的声势仿佛百兽狂奔一般,声势惊人,气势磅礴。

    乌冥的境界与实力摆在那里,即使只动用一成巫力,其声势气魄也是苏尘等人望尘莫及的。

    九犀十象之魄狂暴的力量瞬间爆发,象蹄如锤、犀角如戟。乌冥雄厚的巫力与太阴之气所衍化的犀象巨兽,横冲直撞,强大的力量瞬间将苏尘等人全部撞得人仰马翻。

    苏尘微微一滞之间,一头狂犀的巨角在他面前越来越大,狠狠地撞在他的身上,毫无滞碍地透体而过。

    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将苏尘掀翻在地,刹那之间,一股凛冽刺骨的寒意在苏尘的体内迅速蔓延,以极快的速度冻结他的经脉。

    一瞬间,苏尘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全部被冰封,动弹不得。苏尘猛然一惊,这种冰寒刺骨的感觉他十分熟悉,好像是……太阴之气?

    苏尘曾经被太阴之气冰封过,这种冰彻骨髓的感觉苏尘自然铭记于心。感受着那股如出一辙的冰寒之气,苏尘心念一转:难道真是太阴之气?

    这个时候,乌冥刚好解决解决了他的疑惑。

    乌冥静静地傲立在倒了一地的苏尘等人中央,冷冷地说道:“太天真了!你们以为为师不会防着你们一手吗?修炼九州鼎甲诀之人,刀枪不入,水火难侵,防御力可谓世所罕见。”

    “但这太阴之气,却是这九州鼎甲的天生克星,”乌冥冷冷地说道,“厚土曜气密度惊人,连玄铁、天晶也远远不及,只需一缕太阴之气,就能将其完全冻结,动弹不得……”

    乌冥嘴里虽然说着,手底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几个法决凭空一展,六臂麓猿“捞月”已经被他召唤出来。

    捞月身高一丈有余,猿臂过膝,一身擒蛟覆江的神力苏尘也体验过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捞月的实力,苏尘还是十分清楚的。

    乌冥一声令下,捞月奔走如风,立即开始着手将苏尘等人一一送至巨鼎图案之上。

    苏尘、李斛等人都修炼九州鼎甲诀,体重极为沉重,不下于千钧大石。

    但捞月虽然并未长成,但也是洪荒异兽,神力通天,仿佛老鹰捉小鸡一般,轻而易举地就将苏尘等人一一抓起,扔在巨鼎图案之上。

    苏尘被狠狠地摔在坚固的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虽然有虬鼎甲护身,苏尘并未受伤,但捞月随意扔放,苏尘脑袋着地,也摔得头晕眼花。

    苏尘暗暗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其他人也是动弹不得,纷纷被捞月扔在巨鼎图案之上。他们脸上都带着恐惧的神情,仿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般。

    苏尘先引动体内厚土曜气,果然如他所料,体内的厚土曜气原本就沉重无比,被太阴之气凝冻之后,更是坚如磐石一般,停滞不动。

    生死关头,苏尘赶紧凝聚体内星辰之力,缓缓冲撞体内的太阴之气。

    苏尘屏气凝神,体内的星辰之力仿佛星轨流转一般,缓缓地冲撞着体内的太阴之气。

    苏尘惊喜地发现,体内的星辰之力仿佛浪袭坚冰一样,虽然不能直接冲破太阴之气的阻挡,但是每次都会掠走数缕太阴之气,纳入自己体内,化为己用。

    苏尘发现这一点之后,更是不遗余力,体内星辰之力迅速运转,疯狂地轰击太阴之气形成的壁垒。

    苏尘满头大汗,浑身发抖,外人看来好像是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实际上,苏尘正调动体内所有的星辰之力,迅速地鲸吞蚕食着体内的太阴之气。

    苏尘的嘴角陡然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体内的太阴之气在他的轰击之下,已经完全冰消瓦解,苏尘现在已经完全行动如常。

    苏尘小心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但是一旁虎伺在旁的捞月让苏尘不敢轻易有所动作。虽然捞月面容呆滞,仿佛扯线傀儡一般。但是苏尘毫不怀疑,只要乌冥一声令下,它在下一刻就会以快逾闪电的速度向自己奔过来。

    另一边的乌冥也忙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他枯瘦如朽木的右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又一个金色的符篆。九九八十一个金色的符篆浮在空中,煞为壮观。

    乌冥微微休息了片刻,双目猛然一瞪,双手齐舞,将九九八十一道金色的符篆分别打入阵法之中,瞬间消失无踪。

    刹那之间,苏尘等人身下的巨阵发出剧烈的光芒,每座巨鼎的图案之上,都有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将苏尘等人包裹在其中。

    苏尘心中焦急无比,他知道,自己再犹豫片刻,恐怕就会被炼成一件冰冷的法器了。但是一旁虎视眈眈的捞月却让他不敢丝毫动弹,一时间,苏尘不由得感到有些进退维谷。

    苏尘犹豫之间,另一边的王羽竟然在骤然之间暴起。他动作灵活,似乎丝毫无碍,仿佛一头下山饿虎,以快逾闪电的速度朝着乌冥猛扑过去。

    乌冥猝不及防之下,王羽坚如铁石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竟然将他整个砸飞出去。

    王羽得势不饶人,拳头像雨点一样落下,狠狠地砸在乌冥的身上、脸上,简直要将乌冥砸成一滩乱泥。

    乌冥猛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啸,一旁的捞月猛然冲了过来,狠狠地撞在王羽的腰上。

    王羽一声痛哼,对于一旁捞月凶狠的攻击,竟然不闻不问,依旧狠狠地朝着乌冥打去。王羽双手并用,拳头狠狠地朝着乌冥不断地砸过去,完全是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

    乌冥又是一声尖啸,一旁的捞月六臂齐出,仿佛八爪鱼一样,狠狠地缠住王羽的四肢,硬生生将他提了起来。

    捞月巨力惊人,王羽自然不是对手。捞月将王羽的四肢把持得死死的,让王羽动弹不得,只能对着乌冥怒目而视。

    乌冥满脸全是幽绿色的血液,脸色阴沉得就像乌云密布的天空。他浑身上下都是伤口,破破烂烂的,显得分外狼狈,但是却又分外狰狞。

    乌冥满脸狰狞的笑容,对着王羽说道:“我还真小瞧你了,没想到太阴之气竟然也制不住你,果然是绝顶天奇才……”

    王羽咬牙切齿地说道:“老贼,我化作厉鬼,也不会饶了你……”

    乌冥的声音阴冷得仿佛千年寒冰:“你们怕是没这个机会了……当我的鼎天禹甲铸炼而成之时,你们也将被炼成器魂,永世不得超生!”

    乌冥阴冷的声音让苏尘、李斛等人也都不禁打了个寒颤,离乌冥最近的王羽,更是面露绝望、恐惧之色。

    乌冥一声狞笑,对一旁的捞月说道:“将他扔到鼎图之上,你压在他身上,我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捞月立即听命,将王羽扛在肩上,狠狠扔在鼎图之上。捞月六臂齐用,将王羽好像青蛙一样压在鼎图之上。

    乌冥双目紧闭,双手高举:“九牧之金,九州之图,九合天下,九鼎承天!”

    乌冥话音刚落,九座巨鼎图案顿时化作九个巨大的漩涡,开始将九鼎图案之上的“祭品”缓缓吞没。

    乌冥运转大阵之后,几乎耗尽了体内最后一丝灵力,显得疲惫不堪。他看着动弹不得,被缓缓吞没九人,心神不由得一松,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一丝狞笑。

    就在乌冥放松警惕的刹那,苏尘仿佛一头灵活的猿猴,骤然从漩涡之中跳了出来。

    苏尘这些年每晚攀爬岩壁,早就灵敏得跟豹子一般,攀岩走壁如履平地。仅在须臾之间,就逃出大阵的范围。

    苏尘一声怒吼,双臂一展,朝着扑了上去:“氐土貉!”

    刹那之间,一头乌黑如墨,冷眸如星的狰狞巨兽凭空而生,朝着乌冥猛冲而去。